「……」

帕爾親昵的動作讓虎婭和尾巴好受了一點,然後虎婭眼睛一轉,狀似隨意的問道:「帕爾,您今晚不會真的要跟那個女人睡吧?」

「怎麼可能?」

這種送命題帕爾表示自己知道答案,他連連搖頭,然後走到了床邊。

「主人。」

瑪麗很是恭敬的喊了一聲。

「嗯。」

帕爾點了點頭,從掌中空間里掏出紙筆遞給了瑪麗,讓她把學會的魔法寫在紙上,寫詳細點。

「今晚可是學習魔法的時間。」

……

瑪麗所會的魔法也不多,她主修的是靈魂和精神方面的魔法。

瑪麗所會的魔法以星級排序,從到低有:

三星的靈魂奴役

二星的精神衝擊

二星的精神牢籠

二星的立場護盾

一星的動作遲緩

一星的空氣鎖鏈

光是這六個魔法,瑪麗就寫了一晚上時間,等到第二天黎明時分,這些魔法帕爾就學會了。

學習一星魔法消耗50精神能量點。

學習二星魔法消耗100精神能量點。

學習三星魔法消耗200精神能量點。

六個魔法一共消耗了帕爾600精神能量點。

提升一星魔法的等級消耗20精神能量點,五級到滿級需要100精神能量點。

提升二星魔法的等級消耗50精神能量點,五級到滿級需要150精神能量點。

提升三星魔法的等級消耗100精神能量點,五級到滿級需要300精神能量點。

把六個魔法提升到滿級消耗了2110精神能量點。

加上學習消耗的,一共消耗了2710精神能量點。

帕爾的能量點不夠了,所以他從繁星長槍上抓下來100顆銀色光點和100顆白色光點。

生命能量點:10130

精神能量點:8040

……

六個魔法的介分別是:

靈魂奴役max(三星控制型魔法,用精神力形成奴役印記,可奴役精神境界低於或等於三星的生物,根據所奴役生物的精神境界不同,所佔據使用者的精神力上限不同,消耗:100點精神力,滿級特效:消耗減半。)

精神衝擊max(二星攻擊型魔法,用精神力形成鋒銳的精神尖刺衝擊敵人,消耗:15點精神力,滿級特效:瞬發!)

精神牢籠max(二星控制型魔法,用精神力形成牢籠控住敵人,精神境界在二星以下的敵人無法掙脫,二星的敵人至少會被控住五秒,消耗:20點精神力,滿級特效:瞬發!)

二星立場護盾max(二星防禦型魔法,可抵禦三次中級青銅騎士的全力一擊,消耗:30點精神力,滿級特效:瞬發!)

動作遲緩max(一星控制型魔法,使敵人身體動作遲緩,遲緩程度視敵人境界而定,消耗:10點精神力,滿級特效:瞬發!)

空氣鎖鏈max(一星控制型魔法,形成五道空氣鎖鏈束縛敵人,實力在初級青銅之下的敵人無法掙脫,消耗:5精神能量點,滿級特效:瞬發!)

……

六個魔法中就三星的靈魂奴役魔法有些特殊,之前的幾級消耗都是200點精神力,可奴役對象的精神境界越來越高。

滿級之後只是消耗降到了100點精神力。

滿級特效是消耗減半,這個消耗減半還包括了對於使用者精神力上限的佔據。

也就是說,如今帕爾因為奴役瑪麗所被佔據的20點凝練精神力的上限變成了10點。

根據瑪麗的講述,帕爾知道了更多關於這個三星魔法的事情,那就是奴役印記是作用於被奴役者靈魂上的,隨著時間的積累,就算之後被奴役者的精神境界提高了,可以掙脫奴役的可能性也很小。

「但是,這也是有可能性的啊!」

远行执念旧时光 帕爾思考了一下,取出繁星長槍從上面抓下六顆白色光點彈入了瑪麗體內,將她的身體境界提升到了高級騎士學徒。

「很亮,但不夠亮。」

帕爾看了看繁星長槍上的光點,不出所料,和瑪麗有聯繫的那個光點還是白色的,並不少銀色的。

「瑪麗,你要全心全意的發誓……」

帕爾讓瑪麗發了一個誓言,因為靈魂奴役印記的關係,繁星長槍承認了瑪麗的誓言,這樣瑪麗就不會背叛了。

……

「哈~睡覺!」

帕爾學完魔法之後睡了個回籠覺,一張床上擠著四個人,這是他前世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時間來到了下午,帕爾一醒來就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幽炎要塞外即將發生決戰的消息。

「我們也去。」

在幽炎大公有意的拖延之下,金晶要塞這邊收到消息的時候就有些晚了,但帕爾在思考過後,覺得自己還是可以趕上決戰的時刻。

因為就在前兩日,帕爾已經將半獸人的戰馬坐騎都提升到了准魔獸級別,消耗了334顆白色光點。

繁星長槍上面還有690顆白色光點和100顆銀色光點。

至此,之前大戰獲得的光點消耗了一大半。

但磨刀不誤砍柴工,帕爾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召集人手,準備前往幽炎要塞外面參加大戰。

……

很快,半獸人士兵集合完畢,一個個身披金色盔甲,筆直的坐在戰馬之上,強大的能量波動形成了一股莫名的氣勢,撼人心魂,誰還能認出他們在幾個星期前還是弱小的半獸人奴隸?

「出發!」

帕爾騎在大黃背上,一舉繁星長槍就帶領眾人出發了。

噠噠噠……

三百餘騎奔行在金晶要塞空曠的街道上,氣勢之盛,誰人敢攔?

還真有!

幽士幽二五跳了出來,張開雙臂攔住了帕爾一行人。

「馬丁少爺,我這裡有幽炎大公給你的一封密信。」

「嗯?」

……幸虧前兩天請假條還是沒用掉,牙疼吃完葯之後昏昏欲睡的,今天請假一天。

作為補償明天多更一章,愛你們~

《我的戀愛日常絕對有問題》本月最後一張拉胯條。 「臭小子,你們幹嘛呢?」

老爺子一聽到孫子的叫聲連忙迎上去,卻之間孫女被孫子拉着一溜煙的就從自己眼前有過,驟時,火冒三丈。

腳步穩健如飛的跑到他們面前,啪啪就倆腦袋瓜子,強勢的從他們手中搶回孫女。

可憐的倆傢伙,本來是滿心歡喜的,意外的被揍了,頓時皺着眉頭,揉着後腦勺癟嘴驚呼,「爺爺很痛誒。」

老爺子冷「哼」一聲,突然覺得自己剛剛下手輕了,再次抬起手想要補一下,有了剛剛的那一巴掌,承昊承宇這次警惕了很多。

一察覺爺爺的動作,兩人動作一致的後退一步。

一一也連忙拉住了老爺子。

「爺爺,他們還是小孩子,您就別生他們氣了,氣壞了身體我和霖都會心疼的。」

老爺子動作一頓,心底有些小雀躍,但面上還是強裝鎮定,不過倒是很聽話的收回手,跟着一一走向沙發。

她反手做了個ok手勢,偷偷回頭沖着他們眨眨眼。

兩人愣怔的看着姐姐的背影,心中倍感委屈。

明明他們只是想帶姐姐去看看她的房間,什麼也沒做,為什麼爺爺二話不說上來就是一巴掌?

真的,他們真的是史上最委屈的人了。

本來想要訓斥兒子的邵夫人看到倆孩子委屈的模樣,於心不忍,來到他們身邊,輕輕地拍了拍兩人的肩膀。

提醒他們。

「承昊承宇,不要怪爺爺,你們倆剛剛拽著姐姐跑確實是太危險了,把家裏人嚇壞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

原先還一臉懵的兩人,此刻才明白爺爺打他們的原因,兩人懊惱的拍了下自己的腦袋,愧疚的低垂著頭走過去。

「姐,對不起,我們倆剛剛不是故意的,我們只是想帶你去看看你的卧室,所以才……」

知道自己沒理由,倆人聲音越說越小,連看都不敢看一一。

老爺子全程黑著臉,瞪着他們。

一一伸手拍拍爺爺的手,先是安撫好他,才去安慰倆弟弟。

楊昭霖全程被晾在一邊,鬱悶還不好說什麼。

毕竟拥有过 远行执念旧时光 看懂兒子小心事的楊媽,掩嘴偷笑提醒親家母,「承昊承宇,你們帶你們姐姐姐夫上樓看看他們的卧室喜不喜歡,不喜歡就重新佈置。」

一一滿心好奇的跟着倆弟弟來到他們口中的房間,進門,入眼的便是一片粉色,從牆磚到地毯,從卧室到衣帽間,不知道的恐怕要以為他們進入了童話世界。

因為眼前的一切真的是太誇張了。

「那個……」

「怎麼了,姐?」

一一環顧四周,神色複雜的看向兩個弟弟「你們確定這是給我們準備的房間,不是給寶寶的?」

「當然是給姐姐準備了,姐你不喜歡嗎?」

「不是,就是覺得像個小女孩的房間。」

「就是小女孩的房間,我聽哥說,這個房間是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經準備了,可是沒出院你就不見了,

當時這個房間就成了我們家的禁忌之地,除了爸媽,爺爺奶奶,任何人都不許進入……」

邵承昊拉着一一坐下,把她不在的時候,父母為她所做的事情全都講出來,一一整個人處於震驚的狀態。

她怎麼也沒想到,父母竟然在尋找她的同時還不忘保留她的卧室,明明沒有親眼看着她長大,卻不舍浪費這段時光,每年不斷的更替同齡的衣物飾品。

不僅如此,甚至不讓領養的女兒稱呼自己為爸爸媽媽,更沒有參加過她的家長會。

可見爸媽真的愛極了她。

「姐,你要是覺得太幼稚,我找個設計師重新幫你設計……」

「不用了」一一打斷弟弟的話,轉頭看向卧室里的裝飾和擺設,突然覺得越看越喜歡,她搖搖頭,拒絕弟弟的好意。

她走到床邊,按了按床上用品,轉身坐在上面,軟軟的席夢思,和他們公寓裏的希望,他仰起頭看向身邊的男人,「老公,我們今晚留下來住一晚吧。」

「好,我等下讓楊伯給我送換洗的衣服過來。」

「不用啦姐夫,你的衣服,姐姐的都準備好了,在衣帽間里。」

楊昭霖愣了一下,轉身走進衣帽間,看到裏面的男士衣服,拿起看了眼上面標註的尺寸。

有些驚訝,「這誰準備的?怎麼會知道我穿的尺碼?」

兩人壞壞的一笑,抿唇,「你猜啊。」

楊昭霖:「……」

這兩人還真是欠扁,總是沒事找事來挑戰昭霖,一一有些搞不懂,他們怎麼虧吃了那麼多次,還是不長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