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先生,您先看看,滿意了我們才能作畫。」李青峰無奈地道。

畫了那麼多幅畫,沒有一幅滿意的,說畫不出孩子的神韻,他們也很絕望。

若不是前期做了那麼多,這位又是惹不起的主,李青峰真想撂挑子不幹了。

「一張合成照片,有什麼……」何承天冷哼一聲,瞥了一眼,下面的話,頓時咽了下去,身子如遭雷擊,蹭地一下站了起來:「這照片你哪來的?」

李青峰一怔:「何先生,這照片,你滿意嗎?」

「我問你,這照片哪來的?!」何承天直接奪過照片,緊盯着他道:「告訴我,哪來的?」

「我妻子的弟弟,何凡那拿來的,之前我托他尋找相似的孩子。」

李青峰沒有隱瞞道,不忘補充一句:「若是不滿意,還請何先生不要生氣,小凡只是想幫我忙。」

他摸不準何承天的脾氣,只知道這位震怒,他承受不起。

何凡,更承受不起!

「何凡?你說,他叫何凡?」何承天身軀一震,雙眸泛著駭人光芒,不可置信地道:「他叫何凡?」

「是的。」李青峰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叫何凡怎麼了?

「李姐,答應他的錢,現在給他轉過去,再加十萬!」

何承天看向阿姨,目光回到李青峰身上:「還請你告訴我,何凡住在哪,這張照片我很滿意,我想當面感謝他。」

「就是我鄰居。」李青峰道。

這事瞞不過何承天,而且,直接加十萬,看來何承天是真的滿意。

如果何凡能夠和何承天拉上關係,也不用考什麼成人大學,未來也有個好前途。

至於何凡找張文文辦事,他早就知道了,只是沒點破。

「你在這裏等一會兒,我去見我夫人。」

何承天說完,起身上了二樓。

二樓卧室內,柳清緣坐在床上,靠着床頭,眼眶紅腫。

這麼久了,她還沒從喪子之痛中走出來。

兩人年紀都不小了,將近四十歲才有了何文超,幾乎溺愛到了骨子裏。

柳清月更是將一切的愛給了孩子,可孩子沒了!

這個打擊太大了,大到她承受不住。

「清月。」

何承天走了進來,看着妻子,心頭一痛。

柳清月彷彿沒有聽見一般,依舊獃獃地坐在那裏。

「你看看,我找到了。」何承天將照片遞了過去:「你看,這是不是你夢中的小超。」

「小超?」聽到兒子的名字,柳清月眼神波動了一下,看向照片,頓時激動地將照片奪了過去:「對,對,就是這模樣,還有學堂,小超跟我說,他在這裏上學。」

「不僅是小超,還有你說,跟他一起學習的何凡。」何承天道。

「何凡?」柳清月一呆,目光看向何承天:「有何凡的照片?」

「李青峰的鄰居,也是他妻子的弟弟,這照片就是從他那拿來的。」何承天道。

「照片,何凡……」

柳清月神情恍惚,接着激動地從床上站了起來:「我要去見他,他一定是見到小超了。」

她記得那個夢,小超告訴他,是何凡將託夢令的時間分給了他,才能託夢。

「你先冷靜,李青峰說這照片是合成的,我讓人去驗驗,現在我們就去見何凡。」

何承天扶着她,道:「你換身衣服,調整一下情緒,這樣可不適合去見客人,李青峰還在下面等著。」

「好。」柳清月點頭,這樣確實不適合見客人。

如果,這個何凡真的是小超說的何凡,自己身為母親,可不能在兒子的同學面前丟臉了。

兩人很快收拾完畢,跟着李青峰一起返回,來到何凡住處。

咚咚

房門敲響,何凡打開房門:「李哥……二位是?」

「請問,你是何凡嗎?」柳清月小心翼翼地問道。

「是我,二位是?」何凡疑惑道。

李青峰連忙介紹道:「這二位是何文超的父母,何承天和柳清月。」

「二位裏面請。」何凡連忙將他們請進去,李青峰雖然很想進去,但何承天對他擺了擺手,只能識趣地回家。

讓二人在沙發上坐下,為他們倒了兩杯水,何凡道:「有些簡陋,二位見諒。」

「沒事,沒事。」柳清月連忙擺手,緊緊盯着何凡,激動地道:「何凡,你是不是見過小超?是不是跟他一起學習?」

「何夫人,你別嚇我。」何凡面色一變,道:「據我所知,小超他已經不在世間了,那張照片,只是我在外面撿的,二位若是不滿意,就丟了吧。」

「我們很滿意。」何承天接話道:「前幾天,小超託夢給清月,說他在學堂學習,有個同學也叫何凡。」

「二位,我還年輕。」何凡輕嘆道:「我知道二位思念孩子,只是,那照片真是我撿的,至於何凡,同名的不少。」

「抱歉,這實在是太巧合了。」何承天歉意地道,掃了掃房間四周,道:「不知你在哪撿的照片?」

「今天中午出去吃飯的時候,在路上撿的。」

何凡隨口胡謅,安慰道:「二位喪子之痛,我能理解,也希望你們能早日走出來,我想小超也不希望你們沉浸在悲痛之中。」

「何凡……」

柳清月剛想說話,便被何承天打斷了:「那不知,你有沒有撿到其餘照片?」

「沒有,只有這一張。」何凡搖頭道。

夫妻二人聞言,很是失望。

。「外面那個,也是魔刑天。」惡魔頭像帶著一絲鄙夷的語氣說道,彷彿並不像承認一般。

蘇白沒有猶豫,揮手又是一巴掌。

惡魔被打的有些發懵,隨後有些憤怒,即便是自己被四個奴僕消滅的時候也沒受過這等委屈。

現在卻在一個小修士手下遭受到:「莫要再動手,不然我定要讓你好看。」

《全球競技場:勝者為王》第二百三十七章魔刑天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璇風瓑浼氬啀璇.. 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

我心中感到奇怪,同時感覺到黑影的出現或許和女鬼有關,總之黑影出現在這裏不太像是巧合。

想了想,我跟上去看了看。

現在我沒辦法找到朱八的行蹤,跟上去或許可以發展一些情況。

剛才那個蝙蝠黑影好像是直接上了天台!

我和朱八十幾分鐘前才從天台逃下來,現在我要一個人上去嗎?我不由得有些心虛,若是碰到被大量厲鬼圍攻的情況,我不一定能夠一個人跑出來。

彦瑄 不過我好像沒有別的選擇了,我現在是什麼線索都沒有發現,而且樓下這些地方也都找遍了,確實應該上去看看。

我小心翼翼的向著樓上走去,同時注意著身邊的情況,防止被鬼給盯上。當然也是防止有人會在天台埋伏,若是再出現像剛才那樣的情況,我肯定下不來。

探查過後,確定沒有危險后我向著樓上走去。

這棟樓也是通風的,夜晚難免時不時會有風吹過來。雖然我知道這真的只是普通的風,可是在風吹過的時候,我還是不可避免的渾身發毛。

很快我就到了天台,這一路還是比較順利的,並沒有發生意外情況,沒有感應到自己被跟蹤,也沒有發現這裏有埋伏的痕迹。

來到天台後,我看着那扇門,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走出去比較好。

我感應到天台上確實站在一個人,一個很厲害的人,只是我沒辦法肯定他就是孟湖。我感應到的氣息很奇怪,他的氣息和孟湖很像,可是我又感覺有些不一樣。

具體哪裏不一樣,我說不上來。

「來都來了,還不肯出來嗎?」

忽然我聽到了孟湖沙啞的聲音,這個聲音確實是孟湖,只是他的嗓子好像受了傷。

我知道這句話就是說給我聽的,只能推開天台的門走了出去。

走出來不過兩步,就看到孟湖站在離我的六步遠的地方。現在的孟湖變化很大,兩隻眼睛凶煞嗜血,他沒有穿上衣,背後有着一對很大的翅膀。

看到這樣子的孟湖,我不由得怔住了。

當我注意到哦迷糊看我的眼神時,我知道情況不妙,現在孟湖好像根本就不認識我一樣,他看我的眼神太陌生了,像是再看仇人一樣。

「孟湖。」我喊了一聲,想要得到孟湖的回應。

可是我的聲音對孟湖沒有任何影響,他臉上表情沒有出現一丁點變化,就連眼神的波動都沒有。

被孟湖兇狠的眼神盯着,我感覺到了危險,死亡的氣息!

「去死!」孟湖嘶啞的喊道,然後快速的就向著我沖了過來。

孟湖的速度很快,我躲避都有些來不及。他的手本來是沖着我的心臟來的,我用盡全力躲避也只是勉強避開,他直接在我的手臂上抓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手臂被抓傷后,大量的血就從手臂中湧出,很快就將衣袖給染紅,隨即血液從手指滴答到地上。這是抓到大靜脈了,所以血流的速度並不是很快,若是抓到大動脈,估計我撐不了多久了。

避開孟湖后,我急忙後退,想要爭取一些時間處理傷口。這樣一直流血下去我可沒辦法撐下去。

只是孟湖下手極為狠辣,他根本沒打算給我喘氣的時間,一次落空,立即再次動手。

看到他的手向著我抓過來,我感覺非常頭疼,他的速度太快了。

我沒有別的選擇,果斷用長劍斬了出去,長劍的鋒利我是知道的,很容易就會將人給砍成兩半。所以在出手的時候,我主要是恐嚇孟湖,河南不敢傷到他。

結果孟湖的舉動完全出乎我的預料,不避開長劍直接抓了過來。不過孟湖的這個舉動卻也在情理之中,畢竟孟湖現在和瘋了一樣,連我都要殺,他現在不避開長劍也是可以理解的。

孟湖的手掌和長劍來了一次碰撞,結果長劍在孟湖的手上劃出了一道血痕,比起我身上的嚴重很多。

在孟湖受傷后,我急忙避開,然後將手臂上的傷口處理一下,暫時將血給止住了。可是我卻發現傷口的位置已經變黑了,顯然是沾染了某種毒。

我看向孟湖的眼神更加警惕,孟湖還會用毒,看來我現在很危險。

孟湖盯着他身上剛才被我傷到的傷口發獃,怔怔的一動不動。

我感覺有些古怪,剛才我雖然傷到了孟湖,但是也僅僅是讓孟湖受傷了,並沒有使用什麼特殊的手段,應該不會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

看着孟湖這樣子,我有些擔心剛才的那一劍是不是真的重傷了他。

就在我擔心的時候,孟湖忽然看向我瞪了過來,眼睛泛著凶光,像是一匹餓狼。孟湖身上的氣息暴漲起來,頓時孟湖身上的妖氣就將整個天台都給籠罩。

感受到孟湖身上釋放出來的妖氣,我感覺非常的不對勁,比起以前孟湖身上好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只是我沒有太多思考的時間,孟湖將妖氣釋放出來后,直接就向著我沖了過來,這次他將背後的翅膀都給用上了。

剛才我已經見識過孟湖的實力,我根本打不過他。

看着孟湖衝過來,我儘可能的躲避。這次我也算是早就有了準備,所以勉強躲開了孟湖的攻擊。

只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若是孟湖不停手,我遲早要栽倒在孟湖的手上。

我呼喊孟湖的名字,讓孟湖的目光放在我的臉上,說起我和他以前的那些事情,想要讓他恢復神智。

可是我這樣做一點效果都沒有,孟湖沒有任何變化,還是在用全力攻擊我。

我一邊和孟湖周旋,一邊思考着解決困境的辦法,隨着時間的推進,我漸漸地處於下風,而且在這個時候我身上的毒也開始發作了。

孟湖身上的毒確實厲害,我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