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有什麼問題我會給你打電話的,我那裏流琛也去過很多次了,安全你放心。」宋慕辰說着,意味深長的看了傅流琛一眼,嘴角帶着淺淺的笑容。

還說不是喜歡上人家了,陸玖玖不過就是去參加個宴會,死宅竟然也要找理由去。

陸玖玖還想和宋慕辰交代幾聲,順便問問下一步治療方案什麼的,然而剛想開口,主宅那邊派人催了。

也不知道是湊巧還是故意,陸玖玖被安排和傅林遠一輛車。

看到陸玖玖穿着晚禮服還裹着大風衣,明明非常有料,但上身只余得白皙的脖子露在外面,傅林遠禁不住嗤笑道:「小嬸子,你這可是暴殄天物啊。「

陸玖玖一開始還沒明白他說什麼,玩了一會兒手機發現他一直盯着自己脖子看,她便伸手取下了脖子上被老太太強制要求佩戴的據說價值200萬鑽石項鏈,丟進了傅林遠懷裏。

「賞你了,大侄子。」

傅林遠愣住了,嘴唇直哆嗦:「你把小爺當…」

「不夠嗎?那這個也給你。」陸玖玖說着,又褪下了一枚手鐲,隨意的丟在了他面前。

迎著傅林遠驚怒交加的目光,陸玖玖無比真摯盯着他的眼睛,一副為了他好的語氣關切的說道:「大侄子,不能再多了,真的,其他手是都是女款的,你想要的話,我回去給你,在外面,咱們還是克制一點自己的癖好!」

傅林遠:??? 他快步追了出去,譚晚晚正在掛擋開車。

「晚晚?」

他趕了過去,譚晚晚根本不想和他多說話,直接關起了車窗。

唐幸內心焦急,乾脆攔在了車頭。

「你幹什麼?」

她瘋狂按著喇叭。

「晚晚,你怎麼了?是我昨晚……做錯事了嗎?」

他雙手壓在車頭引擎蓋上,聲音有些顫抖。

難道真是昨晚表現得太禽獸,嚇到她了?

唐幸內心懊惱,他也沒想到再來一世,自己的酒量竟然回到了零點。

「沒錯,你做錯事了,你昨晚吐得稀里嘩啦,把我最愛的地毯床單都弄髒了。我很生氣,以後都不想見到你了,你也不要來我家了。我看在你姐姐的份上,不和你計較,你別得寸進尺。」

「晚晚,你確定只是弄髒了床單地毯?」

就因為這個,就要不理她了?

「沒錯,就是這個,實在是太噁心了,我受不了!」

「噁心?」

唐幸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都是錯愕發矇的。

也許不是嘔吐弄髒的,而是別的什麼?

他昨晚到底幹了什麼,讓譚晚晚看到他就像是見到了洪水猛獸?

他拚命地想要找回記憶,可卻連一個零星的碎片都沒有。

見鬼了!

「晚晚,這種事絕對不會有下次……不,這次我跟你道歉,是我不對,你別不理我好不好?」

「我知道我混蛋,我可能言行舉止有些不合理,讓你對我這個人產生了不好的印象。我真不沒有褻瀆你的意思……晚晚……」

「褻瀆?」

譚晚晚更慌了,難道是唐幸知道自己昨晚誤打誤撞親了他,還忍不住伸舌頭了?

譚晚晚更加心虛了,恨不得直接找個地洞鑽進去。

臉也開始燒起來了!

晚晚臉紅了?

完了,他真的做了那種不知廉恥的事情?

他發誓,這輩子都不喝酒了,不管有沒有碰她,哪怕是思想上的不尊重也不可以,他怎麼那麼過分!

唐幸現在都無法原諒自己,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

「晚晚,我知道錯了……」

「別,是我錯了,我……我就不應該讓你過來。」

「晚晚……」

唐幸咬著唇瓣,面色蒼白一片。

「真的……無法原諒我嗎?」

「我是無法原諒……」

我自己啊!

最後幾個字憋在心裡,譚晚晚說不出口。

唐幸如遭雷擊。

無法原諒。

難道再來一次,他會把自己的愛情弄得一團糟嗎?

唐幸那一瞬就像是被人抽走了精氣神。

他低垂腦袋,輕輕挪開了步子。

「我知道了,你無法原諒我,我也無法原諒我自己。我這種禽獸不如的畜生,渾身都是慾念的罪徒,我就不應該出現在你眼前髒了你的眼。」

「晚晚……對不起。」

他失魂落魄的離去。

譚晚晚愣了一下,她剛剛聽到了什麼?

他也無法原諒……

禽獸不如的畜生?

慾念的罪徒?

髒了眼?

譚晚晚呆若木雞,恨不得原地消失。

弟弟果然知道了,她這個色女,對這麼小的弟弟下手,還是閨蜜的親弟弟。

她禽獸不如,是罪徒,髒了唐幸的眼啊。

唐幸離去很久,她都無法回過神,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屋內。

「怎麼了?」譚母疑惑的看著她。

譚晚晚看到親媽,也不知道怎麼的,竟然沒忍住,哇的一聲哭出來。

。 遇到殺手的事情,華曉萌沒想讓家裏的老人知道,只是簡單的說:「就是鄭錫陽太喜歡我了,想要挖謹言的牆角,我不答應,他就動用了一些強硬的手段將我帶走了,還好謹言找來了。」

聽到這話,蕭母怒了,「你可是我們蕭家的媳婦兒,他敢打你的主意,我之前還挺喜歡鄭錫陽演的戲,沒想到他是這種人,他沒有不知死活的對你做什麼吧!」

「還有謹言,他怎麼連媳婦兒都保護不好,真沒用!」蕭母連兒子都嫌棄上了。

華曉萌知道蕭母在擔心什麼,她並不是很介意,如實說:「媽,不知道,我之前跟着學習了拳擊這些,很能打,鄭錫陽不敢動我,謹言很好,真的。」

「那就行,放心吧,媽一定給你報仇!」蕭母語氣嚴肅。

葉老爺子也是說:「敢動我的寶貝外孫女,葉家也不會放過他的。」

華曉萌樂出聲,沖着蕭母擠眉弄眼,「媽,我想吃你做的紅燒排骨了!」

「我這就去做!」時間已經很晚了,蕭母聽到華曉萌的要求卻是沒有半分的不高興,興高采烈的進了廚房。

支走婆婆,華曉萌又對着盧哲打了一個眼色,隨即道:「盧哲,你陪外公下會兒棋!」

葉老爺子連忙說:「不用在意我,我就是想知道,鄭錫陽那個混蛋,還做了些什麼!」

「外公,我真的沒事,你不知道,盧哲的棋藝也是非常好的,你們玩兒,然後早點兒休息,咱們明天再說啊!」華曉萌避而不答。

老爺子似是也知道華曉萌幾個小輩怕是有話要說,遲疑片刻,到底是起身離開了。

至於蕭父,已經上樓和蕭老爺子彙報情況去了。

客廳安靜下來,華曉萌擺擺手,蘇軟軟和沈如白立馬在她面前坐下了,陳安然沒在,接機的時候就沒在。

「萌萌,到底是怎麼回事?」蘇軟軟低聲問。

「這個稍後再說,小弟,把你手上的所有關於殺手榜的資料,到時候給我一份!」華曉萌道。

「好的萌姐!」

采忆 想到什麼,華曉萌又說:「你一直在負責接任務,前幾天有人找Cute做事,知不知道?」她想起鄭錫陽想要請Cute幫忙的事情。

沈如白連忙回答道:「萌姐,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追尋鄭錫陽的消息,沒有去管任務的事情,怎麼了?」

果然是這樣,華曉萌心裏苦笑一聲,這就是生生給錯過了啊!

「鄭錫陽原本是想尋找Cute幫忙阻攔你們的追蹤,聯繫過你,但是沒有得到回應,後面就不了了之,如果當時你多關注一下,說不定早就找到我了!」她一臉的複雜。

沈如白表情扭曲了一瞬:「不會吧!」

「會!」華曉萌看着他道。

「萌姐,我錯了!」鄭錫陽乾脆利落的認錯。

華曉萌見狀,勾勾唇角,狠狠的揉了一把小弟的頭髮,「這不怪你,你做的已經夠好了,我想說的是,篩選一下最近的任務消息,說不定咱們可以從中查到什麼。」

沈如白明白過來,神情凜然,他清楚,華曉萌是真的沒有怪他,有些事情,不用說的太明白,「我知道了萌姐!」

兩人的對話結束,蘇軟軟湊過來,抱住華曉萌,狠狠吸了兩口她身上的味道,放心了,「好萌萌,下次出去玩的時候,一定要帶上我,誰想對你出手,我錘爆他們。」

華曉萌胡嚕一把她的頭髮,「好,帶上你。」

「對了萌萌,我聽說鄭錫陽那邊出現了很多殺手榜上的厲害人物,甚至還有第一殺手的手下存在,咱們是不是得做點兒什麼,不能讓他們這麼欺負人啊!」

華曉萌由着她在自己身上蹭,蹭的煩了就掰掰蘇軟軟的臉,可某人還會立馬黏糊上來。

她家萌萌失蹤了這麼久,實在是嚇壞她了,必須得好好摟摟抱抱。

「放心吧,他們做過的那些事情,咱們肯定要一一報復回來!」華曉萌語氣森冷。

「果然還是我萌萌霸氣,干翻他們!」蘇軟軟一揮手,鬥志昂揚,說着又蹭了蹭華曉萌的臉。

蕭謹言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蘇軟軟在華曉萌身邊拱來拱去的畫面,他俊臉黢黑黢黑的,將自家小女人從蘇軟軟的魔抓中拯救出來,不高興的道:「抱盧哲去。」

蘇軟軟拽著華曉萌不撒手,「蕭大總裁,你怎麼這樣,萌萌又不是你一個人的,你放下她,讓我好好稀罕稀罕啊!」

蕭謹言額角青筋突突直跳:「鬆手!」

「不松,你放開萌萌!」蘇軟軟倔著呢,這段時間以來,她每天都心驚膽戰的,必須抱着華曉萌心情才能平復下來。

華曉萌像是一個布娃娃一樣被兩個人扯來扯去,無語的道:「我還是個傷員呢,你們能不能善待我一下!」

蘇軟軟就差直接撲上去了,淚眼朦朧的,「嗷嗷嗷嗷,我可憐的萌萌,讓我看看你哪疼!」

蕭謹言忍無可忍:「盧哲,管管你媳婦兒!」真是誰都想和他搶萌萌,沒完了!

結果那邊盧哲剛探出個腦袋,就被蘇軟軟給瞪了,他特別慫的轉過頭,裝作沒看見,不是他不想管啊,管了的話,蘇軟軟真的會揍死他的。

「萌萌,你不愛我了!」蘇軟軟瞪完盧哲,沖着華曉萌撒嬌。

華曉萌也知道,這妮子是真的嚇壞了,特別需要安撫,連忙拍拍蕭謹言的手臂,「放我下來!」

蕭謹言:「……」我也需要安慰啊,我也可害怕可害怕失去你了,我也是個寶寶啊!

見男人僵著不動,華曉萌又說:「你放我下來,咱們晚點兒再說啊!」

聽出了小女人的話外之意,蕭謹言總算是不情不願的將她放下來了,只是那張臉依舊死臭死臭的。

蘇軟軟迫不及待的撲到華曉萌的身上,生怕再次被蕭謹言搶走,眸光警惕。

華曉萌一邊順着她頭上的鳥窩,一邊說:「我這不是回來了嗎,不嚇不嚇啊!」

「萌萌,你不在的這兩天,我天天做噩夢,夢見你掉進海里被鯊魚吃了,還夢見你被丟進了深山老林里……」蘇軟軟開始喋喋不休的控訴。

華曉萌耐心特別好的聽着,時不時的回應一聲。

。聽到熟悉的獅吼聲,塞麗娜本能地僵在了原地。

四獅聯盟殺害幼崽的陰影讓她至今還無法忘記。

而獅群僅存的小獅子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她瑟瑟發抖地躲到了塞麗娜的身後,兩隻小爪子緊緊地抱住母親僵硬的前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