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說的不對,我在網上看到過了,我這不是胖了,是可愛到膨脹了,我才不需要減肥呢。」pat哼了哼說道,減肥就等於吃草,吃草就等於活不下去了。

「是是是,你才不是胖,是可愛到膨脹。」慕夏被pat逗的眉眼裏都是笑意,她笑看着他:「你不用減肥了,放心大膽的吃吧。」

pat這才高興的悶頭大吃。

而arro

,則是忍着腹中的饞蟲,等威廉夫婦開動之後,這才開始動手。至於他一個王子,為什麼要等威廉夫婦先開動,當然是因為這兩人是慕夏的養父母了,慕夏那麼在乎他們,那他愛屋及烏,在他們面前,自然也是放尊重很多了。 徐澤笙瞬間被她問住,不知如何答言。

車廂里的氛圍,因為兩個人的沉默,而變得有些窒悶起來。

徐澤笙轉過頭,想好好看着前方的路,目光卻又不自覺的落到了後視鏡上。

鏡子裏,穿着一身Dior小西裝,梳着精幹短髮的古靈,大眼俏臉,紅唇驚艷,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感。

明明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可是,徐澤笙卻總是覺著:這張臉放到她身上,簡直有些暴殄天物了。

因為她除了這張臉長得比較嬌媚動人之外,渾身上下,還真沒有哪一點像個女人。

她太冷血,太強勢,又太精明,太愛錢!

當初為了跟於嘉名正言順的在一起,徐澤笙跟她軟磨硬泡了許久,結果,卻還是被她以一千五百萬的天價違約金要挾,讓他斷了跟於嘉的聯繫。

從那時候起,她在徐澤笙眼中,就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女魔頭。

若不是生活在現代社會,徐澤笙一直懷疑她會變成一個跟李莫愁一樣的女人,甚至更甚。

也不知道她是被多少男人甩過,所以才修鍊得這麼狠心!

想到這兒,徐澤笙忽然有點嘴欠的問:「古總,現在有男朋友嗎?」

「沒有!」

古靈又說:「不過,正在考慮入手一個小奶狗,我看你就比較合適……」

說着,伸手朝着徐澤笙的臉上摸了過去。

這一舉動,嚇得徐澤笙的心跳都漏掉一拍,車子一下子就剎住,猛地停在了路邊。

徐澤笙沒有動,臉色卻也難看極了。

「業務能力太差,還不如夜店裏的鴨子知情解意!」

古靈做出上述評價,然後才收回了手,道:「好好兒開你的車吧!」

徐澤笙怔忡了會兒,才問:「你還去過夜店?找過鴨子?」

古靈揚了揚自己的小下巴:「所以呢?」

徐澤笙抿了抿唇:「那您挺牛的!」

說完,他很快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將車子開上了大路:「你家住哪裏?」

「我住壹號院」,古靈說:「你把我送到門口就行!」

徐澤笙哦了聲,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繼續開着自己的車。

壹號院,是帝都的富人區,好多明星大腕兒,富商巨賈,都在那裏置辦房產。

徐澤笙咬了咬牙:真是個女資本家!

車子在壹號院門口停了下來,古靈推門下車。

她回頭看了眼徐澤笙,忽然道:「經紀人交給你的任務,完成了嗎?」

徐澤笙不由愣住,腦子還沒有轉過彎兒來的時候,古靈已經笑着轉身,朝壹號院裏頭走去。

那一瞬間,徐澤笙忽然就覺著:自己竟然被一個女人給調戲了。

這叫什麼事兒?

徐澤笙惡狠狠的捶打了一下方向盤,隨後掉轉車頭,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開了過去。

古靈和得有些多,回到家以後,連保姆熬的醒酒湯都沒有喝,便倒頭睡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被手邊的電話聲給吵醒。

電話是妹妹古瑜打來的,聲音里透著些許興奮:「姐,我拿到博士學位了,我順利畢業啦……」

古靈一下子從床上彈了起來,跟妹妹一樣感到興奮:「真的?」

「嗯嗯,成績單等下發你的郵箱。」

古瑜興奮的說着,然後又道:「還有一個好消息:我終於拿到了美國矽谷的offer,下個月就要準備去公司上班了,所以我準備後天回國,好好陪陪你和媽媽,然後就準備上班的事。」

「你還要留在美國啊?」

古靈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一大半:「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你一畢業就回帝都來,我爸京津地區的生意給你練練手么?為什麼一定要留在那麼遠的地方?」

「當然是為了學點知識,不然,可惜了我的八級英語了。再說,我剛畢業,你就放心把那麼大一攤生意都交給我打理?萬一我搞砸了,豈不是白糟蹋了你的心血?」

古靈:「可是……」

「姐,事情就這麼定了。我不會一直留在美國,但我需要在這邊歷練一下,等我稍微有點資歷,再去你的公司上班吧。」

古靈嘆了口氣:「行吧,機票定好了,把航班信息發我手機,我開車去接你!」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

掛斷電話,古靈從床上爬起來,去浴室里洗漱。

對着鏡子,給自己化了個十分精緻的妝容,搭配了一套米色西裝,古靈拎着包包,足下生風的朝着樓下走去。

她一向是個特別理智的人,今天卻罕見的因為醉酒,而誤了上班的事兒,古靈忍不住在心中默默檢討了一下自己。

今天有一個早會要開,司機又不在,她來不及吃早餐,便開車朝着公司去。

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會兒。

不過,作為上市公司的女總裁,開會遲到一會兒,也不算什麼大事兒,沒有人敢說什麼,早會也很快切入了正題。

討論完公司上半年的幾個投資案例,而到了下半年,關於《策江山》這部劇,投資部的主管,還有部分股東,跟古靈產生了些許分歧。

她本人很看好這部劇,有投資意向。

但是,投資部的何總,還有部分股東則覺著:最近幾年原本就經濟不景氣,影視行業容易受平台,政策,和演員的影響,變數更大,所以建議她多多投資一些實業,縮減在影視方面的投資。

古靈愣了愣,也不知道怎麼的,腦海里一下子就閃過了徐澤笙的那張臉。

她怔忡了幾秒鐘,隨即輕咳了聲:「這件事兒暫且不急,我回頭再好好考慮考慮!」

老大發話了,底下人也沒敢說什麼,簡單做了個總結,早會便散了。

古靈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又重新翻了下《策江山》的項目書,反覆想了想,覺著何總的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公司下半年銀根吃緊,《策江山》又是大男主戲,不太容易出爆款,的確沒有必要投資這種高風險項目。

與影視劇相比,還是房地產行業比較穩妥,值得投資!

最重要的是:她不應該受美男計的影響,而做出不理智的判斷!

生意人,利益為先,不能感情用事!

古靈將那份《策江山》的項目書扔進了一旁的碎紙機里,然後才端起桌上的咖啡,慢慢喝着。

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是徐澤笙的經紀人,向卓打來的!

。 她一個沒站穩朝前栽去,正好穩穩地落在了封晏的懷中。

她想推開他,可渾身沒有力氣。

呼出來的氣都是滾燙灼熱的。

她死死地抓住他的衣服,渾身冒汗,熱得不行。

「幫我……幫我開一下空調冷風,我……我好熱。」

她甚至覺得自己口乾舌燥,能喝下一桶的水。

「你怎麼?是不是生病了?」

她臉上浮現出不正常的潮紅色,汗如雨下。

他觸手摸了一下她的臉頰,滾燙的嚇人。

他不是傻子,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

她被下藥了。

他此刻不知道該不該責備白胭,他甚至能察覺到自己心底的喜悅,恨不得乘勢真正要了她。

但,理智始終佔據上風。

明明眼前這個人,是能夠把自己折騰的喪失理智,可偏偏這個節骨眼理智尚存。

「柒柒,你先去泡一下冷水,說不定能緩解一下。」

「我……我這是怎麼了?」

她不斷擦拭臉頰上的汗珠,理智讓她鬆開封晏的衣服。

可是她的手彷彿長在他的身上一般,甚至覺得衣服不夠涼快,想要觸碰他微涼的肌膚。

她想要得到更多。

可是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折磨著自己,快要把她蒸發乾了。

「先不要問了,洗個冷水澡。」

他拉著她到了淋浴下面,一開冷水,她被凍得哆嗦了一下。

「好……好冷……」

這個冷,和他身上的冷一點都不一樣,冰涼刺骨,遠不如他身上的舒服。

「我不要,會感冒的。」

她趕緊跳開,躲在了他的背後。

身子隔著衣服貼著他寬厚的後背,她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柒柒……你被下藥了。」他不得不冷靜的告訴她這個事實。

「下?下藥……什麼時候的事,難道……」

她猛然想到了什麼,欲哭無淚。

「我以後再也不來這兒了……」

她苦著臉,心裡焦急的不行。

她自然不希望因為這樣和封晏發生關係,心裡有些排斥。

她顫抖的把手放在冷水下面,凍得瑟瑟發抖,立刻抽了回來。

「我不喜歡這個冷水……怎麼辦?」

「那,你要我嗎?」

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極其沙啞起來,雙眸深深地凝睇在她的身上,彷彿要將她的靈魂看穿一般。

「你若要我,我自然欣喜若狂。但我怕你後悔,怕你怨我……我甚至在思考,要不要真的用一個孩子拴住你……」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此時此刻是心動的。

只要她稍稍點點頭,他必會為之瘋狂。

他朝著她逼近,喉結情不自禁的上下滾動。

原本他察覺不到熱,可現在卻覺得渾身燥熱,身上的衣物全都是阻礙。

唐柒柒下意識的後退。

她腦袋一片迷糊。

慾望,讓她想要靠近封晏。

理智卻又提醒著她不可以。

她沒注意身後,結果撞到了床腳,她身子不受控制的倒下。

青街石巷 倒下的瞬間,她近乎本能的想要抓住點東西,阻止失重感。

她抓住了封晏的衣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