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媽一條生路吧!」

李庶,第三次額首拘禮,近乎九十度大鞠躬。

而這一舉動,讓鄭董事等一眾董事們很是為之動容。

畢竟,李庶可是金門集團的核心財產。

只要有李庶在,金門集團的未來發展絕對是前途不可限量的。

看着李庶依舊九十度鞠躬,向自己以及身後一眾董事求情。

鄭董事等人,不得不私下商討了起來。

「媽媽,請你看清楚!」

「李庶到底是不是一個故意算計你的人?」

「如果他是的話,他何必在此為你苦苦求情?」

不管鄭董事等人商討的結果如何。

金傲雪也必須趁此機會,向自己這個母親嚴肅說道。

她指向了此時,對着鄭董事等一眾董事們鞠躬致歉的李庶。

「媽媽,如果李庶真的是一個無情無義之人。」

「此時的他,不應該是站在一旁什麼都不說。」

「任由你被鄭董事等人送去警局嗎?」

金傲雪的這兩番話,可謂是直刺此刻洪英的內心。

當下,洪英那一雙難以置信的眼神瞪去了李庶。

她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定,是否是真的錯了。

正如傲雪所說,如果李庶真的想要對自己不利的話。

這時候的他,又何必多此一舉,為自己求情呢?

李庶突然「魔幻」一般的舉動,讓洪英頓時產生了疑惑。

她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而鄭董事等人,在經過了一番私下商討之後,最終拍案決定了下來。

很快,鄭董事轉過身子,他先是鄭重的將李庶扶了起來。

隨後說道:

「李庶先生,既然您都出面為洪英求情了。」

「我董事會也絕對不會是蠻不講理之人。」

「只要洪英以後不再打金門集團旗號做事兒,我們可以撤回控訴。」

制裁洪英事兒小,得罪李庶事兒大!

再者,此時的李庶已經是將自己貶入了塵埃。

沒有絲毫仗着自己的才能,來威脅整個董事會。

反而是盡人事卑躬為洪英求情,就差最後的屈膝了。

所以,鄭董事等人最終同意撤回控訴。

「謝謝!謝謝鄭董事,謝謝所有董事會的董事、股東們!」

李庶抱拳再三致謝道。

鄭董事也不敢多受,急忙將李庶攔下。

「只求李庶先生切勿忘記此前的承諾!」

鄭董事還寄望於李庶,能儘早為金門集團再研發出一款新葯來呢。

「一定!一定!」

這點事兒,對於李庶來說可謂是小菜一碟。

隨後,李庶快速的轉過身子,看向洪英了。

他徑直的走了過去,致歉道:「媽,讓您受驚了!」

「李庶,你……你真的沒有算計我?」

董事會現在正式撤銷了對自己的控訴。

洪英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一切都是李庶的功勞。

金傲雪反而什麼都沒有做!

這不得不讓洪英,開始真的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出現了差錯。

「媽,我們是一家人,我怎麼會算計您呢?」

李庶微微一笑!

他很清楚,整件事兒都是洪蓮、洪梅在背後搞鬼。

自己這個丈母娘,只是被她們操控的傀儡。

所以,李庶又怎麼能對洪英動怒呢?

「媽媽,李庶從來就沒有針對過您。」

「您每一次出事兒,李庶都竭盡全力幫您處理問題。」

「您到底還要李庶做到什麼程度,才肯願意相信他?」

金傲雪見洪英依舊還對李庶存有質疑。

這一次,金傲雪少有的露出了怒意來。

她瞪大著一雙眼睛,直刺洪英的雙眸。

「女兒,我……」

洪英此刻也是百感交集!

現在細細想來,李庶的確在自己每一次出事兒的時候。

他都不曾袖手旁觀,相反十分積極的在幫自己處理問題。

不過,洪蓮的話也不無道理!

整件事兒依舊還是有着嚴重針對自己的痕迹。

最終,洪英瞪着雙眼看去了李庶。

「李庶,跟我回去,我有話問你!」

說完,洪英轉身便先一步走了。

「果然,讓媽馬上相信你沒有算計她,根本就不現實!」

看着洪英逐漸遠去的身影,金傲雪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快速轉過頭看去李庶,苦笑道。

「沒事兒!說不定,回去之後一切誤會都解了呢?」

李庶卻是再度微微一笑。

這一笑,猶如一泓清泉一般,滋潤着金傲雪的內心。

很快,金傲雪被「感染」后也跟着笑了起來。

「李庶,你總是這麼樂觀!」金傲雪甜甜笑道。

「傲雪,你總是這麼純善!」李庶依舊自信一笑。

二人,相視一笑!

彦霆 隨後,李庶再一次致謝了鄭董事等人之後,便迅速與金傲雪返回了家中。

剛一回到家中,就看見洪英雙手交叉放於胸前。

一副冰冷的表情,坐在大廳沙發上。

。 林天成當然知道董自玲的心裡想法——不甘心這樣放棄,但又不敢主動試探他,所以主動挨打。

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看著董自玲的臉已經不是臉了,林天成都有些下不了手,只是,他也知道,不用力打一巴掌,董自玲不會甘心。

遲疑了下,林天成輪圓了胳膊,這一次他用了五分力道,朝董自玲臉上打了過去。

「啪!」

董自玲臉上鮮血飛濺,有些臃腫的身體也重重撞在牆壁上面。

王夢欣趕緊後退兩步,站在林天成的身後,不忍去看董自玲現在的慘樣。

看見董自玲身體蜷縮在地,林天成問,「董天師,你沒事吧,要不要我幫你叫救護車。」

董自玲艱難地站起身,也不管臉上還在滴血,看起來有些生氣的樣子,「林少俠,我已經說了叫你全力以赴,結果你還是有所保留,難道我連讓你全力出手的資格都沒有嗎。」

剛剛林天成一巴掌,打的董自玲膽戰心驚。

只是,董自玲很清楚,林天成這一巴掌,比全盛時期的一巴掌還是差了不少,如果林天成就是這個打巴掌的力道,哪怕他現在有傷在身,依舊有很大的把握擊敗林天成。

當然了,董自玲懷疑林天成有所保留,不敢貿然出手。

董自玲現在的樣子,已經不能用面目可憎來形容了,林天成道,「我剛剛已經用盡全力了。」

董自玲道,「你沒有。」

林天成有些懷疑,如果真的全力以赴,會不會把董自玲的腦袋打扁。

見董自玲不相信自己,林天成只好實話實說,「好吧,我承認,我剛剛只用了五分力道。」

董自玲的目光開始猶豫起來,看樣子在做什麼激烈的思想鬥爭。

王夢欣生怕董自玲還要讓林天成打,勸道,「董天師,你現在的傷勢已經非常嚴重,需要趕緊去醫院救治。」

林天成道,「如果董天師沒有其他事情,造化丹我就收下了。」

看見林天成在拿造化丹,董自玲的情緒有些激動起來。

剛剛他讓林天成打了兩個巴掌,結果還沒有試探出林天成是不是受到化功散的影響。

他不打算再給林天成打一巴掌。

如果林天成沒有中毒,又不肯全力出手,這巴掌還要挨到什麼時候?

他現在也想清楚了,剛剛兩巴掌是白挨了!

董自玲低著頭,佯裝屈服,突然間暴起,一拳朝林天成的胸口轟了過去,「去死吧!」

看見董自玲竟然出手偷襲,林天成就不再留手,重重一巴掌打了過去。

這個時候林天成也知道了,如果他不全力出手,讓董自玲絕望,董自玲說什麼都不會甘心。

「啪!!!」

這一巴掌就厲害了!

董自玲臉頰發生了嚴重的變形,臃腫的身軀重重撞在牆壁上面,包廂裡面的窗戶都震的嗡嗡作響。

董自玲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雖然他剛剛挨了林天成一巴掌,但心裡卻微微舒坦起來。

還是前幾天的味道!

他現在可以肯定,林天成確實沒有受到化功散的影響。

董自玲掙扎著站起身,身體有些搖搖晃晃,他坐在椅子上面,「林少俠果然沒有中毒,我敗的心服口服。」

林天成面色微沉,「現在已經不是心服口服的問題了,剛剛我就提醒過董天師,乖乖交出造化丹,你可以離開。」說完他轉頭看著王夢欣,「欣姐,你先離開這裡。」

他終究是小看了董自玲的貪慾,縱然他不會殺了董自玲,讓董自玲成為一個廢人還是有必要的。

董自玲也感覺到林天成動了殺機,他擺了擺手,「林少俠不能殺我,請聽我說。造化丹對林少來說至關重要,但對龍虎山來說不過九牛一毛,龍虎山天材地寶還有許多。過兩天我還要和林少俠切磋,到時候另有好東西奉上。」

林天成冷哼一聲,「你吃了今天這個虧,到時候恐怕會布下天羅地網。」

董自玲點了點頭,「我承認,我可能會動用一些手段,但我動用手段就一定能贏的了林少俠嗎?恐怕未必。富貴險中求,我和林少俠都一樣,我想要林少俠身上的資源,林少俠想要我龍虎山的資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