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事情嗎?」陸子遠給陸安安倒了一杯水。

陸安安現在並不口渴,那雙漂亮的眼睛裏面滿是擔憂。

她將自己的手機給了陸子遠,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陸子遠這才將陸安安的手機接了過去。

看着大哥的等我,渾身忍不住一個激靈。

「這是什麼意思?」

陸子遠有些不解問道。

「應該是大哥也要來海島!」陸安安猜測道。

不然大哥為什麼要說等我兩個字?

那一定是因為大哥要來。

「不會吧!我們都是大人了,為什麼大哥還這麼不放心我們?」

陸子遠那這手機的手抖了抖。

以為大哥知道他們在這裏會不管不顧。

因為他們已經是大人了,可以在外面自己獨立。。「小豪,怎麼了?」女子聽到青年的尖叫聲直接驚醒,趕緊拉開帳篷出來查看。

然後就看到了一堆發出詭異光芒的藍色眼睛正注視着她。

「啊!」女子同樣是一聲尖叫,嚇得癱倒在了地上。

聽到自己姐姐的尖叫,青……

《都市修仙大佬》第142章絕望的哭喊 這獨孤傲天,竟然拒絕了我的女神?」有人咬牙,心頭妒火滔天。

他做夢都想要得到的女子,竟然對獨孤傲天投去了橄欖枝。

獨孤傲天若是接了,他還能勉強心裏過得去,可結果呢,獨孤傲天看都沒有看一眼,視之如草芥。

這簡直就是在踐踏他的女神啊。

類似的事情,在其他落選者的身上也在不斷的上演着。

不管這些女子多失落,不管這些男子多憤怒,他們都沒有辦法,只能無助的看着。

想獨孤傲天這樣出自於麒麟府的天之驕子,根本就不是他們有能力企及的。

「果不其然,第一觀賞閣,獨孤傲天是看不上眼的。」第五觀賞閣內,有大臣微笑道。

其餘人也都默然的點了點頭。

這在他們的預料之中,畢竟如獨孤傲天這樣的妖孽,能看上眼的女子,放眼他們大武王朝,估計也沒幾個,但那幾個,絕對不可能在前面幾座觀賞閣內。

故而,當發生這一幕後,他們卻顯得相當的淡定,早就有所預料。

「唉,第一座觀賞閣內,也沒幾個人了,而我們這裏有九十九人啊,肯定會有人得不到一個橄欖枝的。」有過了第一關的天才嘆息道。

其餘人也都皺起了眉頭,與獨孤傲天比起來,他們的確遜色了不少。

倒是蘇御,無比淡定。

很快,獨孤傲天穿越了第一座觀賞閣,來到了第二座觀賞閣。

當他接近時,第二座觀賞閣上,眾女官家女子,前仆後繼的來到了最外圍,站在欄桿上,目光熾熱的盯着獨孤傲天,而她們的手裏,卻早已準備好了橄欖枝。

「傲天公子,我是禮部侍郎的千金,我對您仰慕已久了,只要您選擇我,哪怕是讓我做您的小妾也可以啊。」

「獨孤公子,我是京城四美之一,我願意做您的丫鬟,只求您能多看我一眼……」

一個個女子,看到獨孤傲天接近,紛紛迫不及待的扯開了嗓子,介紹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想法。

但由於說的人實在的太多了,聲音無比雜亂,根本就不聽清楚,

而廣場上以及廣場外,很多人都看傻眼了。

第二座觀賞閣的那些官家女子,比起第一座觀賞閣的官家女子,都要激動的多,為了引起獨孤傲天的注意,甚至連自己的尊嚴都不要了,什麼小妾啊,丫鬟啊,都出來了。

而且這些女子之中,就有他們夢寐以求的,這次來參加比武招親,就是奔着她們來的。

但現在,在看到這一幕,他們心直接碎了一地。

然而,哪怕是她們叫喚的再激烈,第二座觀賞閣下的獨孤傲天,連頭都沒有抬一下,邁步而過,依舊如同之前那般,將她們投下的橄欖枝,全部震飛了出去。

「傲天公子,他竟然連看都沒有看我一眼,我可是京城四美啊。」有長相極為驚艷的女子嘆息道。

為了能來這裏,她付出了很高昂的代價,就是為了能見獨孤傲天公子一面,只要見了獨孤公子,她相信以自己的名氣與絕美的容顏,絕對可以引起獨孤傲天的注意。

可結果呢。

她的想法,如今看來,是多麼的異想天開啊。

而她旁邊,有一個女子,輕嘆道:「還好,我沒有投下橄欖枝,否則絕對會跟她一樣。」

說着,她再次看向了皇家廣場,卻看到皇家廣場上,那九十九個通過第一關的各國王子與天才,卻看到,他們幾乎所有人的面色都無比難看,很顯然,獨孤傲天的受歡迎程度,直接打擊到了他們。

「咦?那個少年,不就是剛才擊敗齊國王子齊閎的少年嗎?他竟然如此鎮定,這個小郎君,不簡單啊。待會兒,我試試他?」女子心頭一動。

能擊敗齊閎的,資質絕對很強,可能背景不強,但潛力大,未來一旦成長起來,也不會比那些背景強的,差到哪裏去,甚至還有可能變強一位絕頂強者,比如王帝大人,雖然這個幾率太過於渺茫了,但也不是沒有希望。

而其他一些沒有投下橄欖枝的,也都有類似的想法。

她們將自己的目光,落到了中等郡國的王子們身上。

只要能成為這些王子們的王妃,對她們自身也好,還是對她們背後的家族的發展也好,都有巨大的裨益。

轟。

接着,獨孤傲天又來到了第三座觀賞閣,有了第一座觀賞閣,第二座觀賞閣的教訓后,第三座觀賞閣的女人們,終於大多數出現了猶豫。

她們站在第三座觀賞閣的邊緣,看着邁步而來的獨孤傲天,有的直接投下了橄欖枝,但也有的,猶豫不決,生怕步了前面兩座觀賞閣上那些官家女子的後塵。

果不其然,投下橄欖枝的那些女子們,全部落的了與第一座與第二座觀賞閣一樣的結果。

「還好,我沒有投下去。」一些女子暗自慶幸,

而投下橄欖枝的那些女子們,卻沒有多失望,因為她們來這裏,就是為了獨孤傲天的。

除了獨孤傲天外,她們不會再選擇選擇人。

哪怕那些人之中,有中等王國的王子,她們也不會選擇。

即便是退而求其次,他們還是可以選擇大武郡王的子嗣,甚至王子,也是有可能的。

緊接着,獨孤傲天來到了第四座觀賞閣,依舊如同之前那樣,直接就穿過了,看都沒有看一眼,那些投下的女子,也都搖頭嘆了口氣。

很快,在萬眾矚目下,獨孤傲天來到了第五座觀賞閣下。

隨後他停下了腳步,抬頭看着第五座觀賞閣,道:「我獨孤傲天,見過武王陛下。」

「好。」武王金戰天點頭一笑。

隨後,他看向了身旁的七公主金秀兒,道:「秀兒。」

金秀兒起身,看着的獨孤傲天,道:「目前,你的表現,還不算讓我滿意,等你過了第三關,我再決定要不要給你。」

「好,這才有意思,殿下的這根橄欖枝,我獨孤傲天要定了。」

說着,獨孤傲天離開了第五座觀賞閣,再次回到了皇家廣場上。

「接下來,贏國蘇御上前。」

灰衣老者的聲音,再次再皇家廣場上響起。

頓時,所有人都無比詫異的看向了蘇御。

誰也沒有想到,繼獨孤傲天後,蘇御竟然會成為第二個前往觀賞閣的。

。 「行酒令共有五十多種玩法,大部分我都是知道,依照南宮雲煙的性子會選擇的無非就只有幾種,不難!」南宮雲雁同樣小聲的說道。

「五十多種?」南宮玥震驚了。

她驚訝的看向南宮雲雁,這位姐姐也太厲害了吧!

兩人剛說完,站在中央的海棠就拍了拍手,所有人立刻停下話頭看向她。

海棠雙手交疊在腹部,恭敬有禮的道:「接下來,我將小姐整理的四中玩法規則跟各位說一下,希望各位小姐牢記規則,不然會被懲罰的哦!」

「另外再說一點,這次我家小姐為了讓各位玩的更盡興,特意設置了彩頭,龍鳳玉手鐲一對。」

說著,海棠示意一個端著托盤的丫鬟,在各個案幾前走了一圈。

走到南宮玥前面的時候,她發現那托盤中的龍鳳手鐲雕工相當精緻,而且玉的水頭也是極好的。

拿到市面上,最少價值千兩白銀。

真沒想到南宮雲煙竟然為了一個小小的雅集,這麼捨得下本錢!

見她嘖嘖稱奇,南宮雲雁轉頭看向她,笑問道:「喜歡嗎?」

「談不上喜歡,就是感覺挺漂亮的!我沒想到南宮雲煙竟然這麼大方!」

「喜歡,那待會兒姐姐給你贏過來!」

「……」

突然有種被寵上天的感覺!

然後不等南宮玥拒絕,就見南宮雲雁轉身對著蕭綺夢、楊詩蕊兩人,說道:「小玥兒喜歡那對龍鳳玉手鐲!」

南宮玥否認三連: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蕭、楊兩人:「小玥兒放心,看姐姐們給你贏過來!」

正當南宮玥想在解釋解釋的時候,場中央的海棠又開口了:

「第一種玩法,名曰:唐僧妖精孫悟空,按順序一物剋一物。兩人相對,每個人做念經的動作(兩手核實)在胸前畫圈同時口喊「唐僧阿唐僧」開始,規定:唐僧吃孫悟空,孫悟空吃妖精,妖精吃唐僧,喊這三個人物的時候一定要做動作,如果喊唐僧就繼續念經,喊妖精就雙手舉過頭頂后孜牙,喊孫悟空的也要做猴子的動作,這個大家都會的。負者飲酒。」

「第二種玩法,名曰:大小西瓜,這個沒什麼難度,就是再喊大西瓜的同時,手上要比小西瓜的動作,反之亦然。同樣負者受罰!」

「第三種玩法,名曰:青蛙落水,從第一個人開始念口令,一隻青蛙一張嘴,兩隻眼睛四條腿,撲通一聲跳下水;然後第二人的口令是,兩隻青蛙兩張嘴,四隻眼睛八條腿,撲通,撲通,跳下水;第三人的口令是,三隻青蛙三張嘴,六隻眼睛十二條腿,撲通,撲通,撲通,跳下水;然後如此類推,負者受懲罰,然後下一人再從頭開始。」

「第五種玩法,詩句接龍……」

海棠一一將五種方法的玩法全都詳細的說了一邊,而後給了眾人思考的時間。

幾十息后,海棠讓丫鬟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放著一張寫了四種玩法的宣紙跟筆墨。

眾人只要在自己選擇的活動後面點下一點,點數最多的就是眾人要玩的那一個行酒令。

很快,所有人都做出了選擇,海棠數了數宣紙上的墨點,開口道:「想玩唐僧妖精孫悟空的有三人,想玩大小西瓜的有四人,想玩青蛙落水的有五人,想玩詩句接龍的有十人。」

「所以此次我們要玩的就是詩句接龍!」

雖然早就知道希望渺茫,可當海棠宣布結果的時候,南宮玥還是難過極了。

她選的是大小西瓜,在她看來唐僧妖精孫悟空雖然可愛,但是妖精的動作實在不雅觀,而青蛙落水又需要非常好的心算,她不行!

至於詩句接龍,如果她們允許用佛語代替,那她沒什麼問題的,但是這明顯就不可能啊!

所以只剩下了比較簡單的大小西瓜,這個只要按照要求做出相反的動作就行了。

對她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詩句接龍,她死定了!

「既然已經選出來了,那我就當這個第一個吧!」南宮雲煙搖了搖手中的團扇,沉吟了一會兒,念道:「春江潮水連海平。」

王韻婷坐在南宮雲煙左下手第一個,見此淡淡接到:「平民送客楚山孤。」

袁懷玉:「孤帆遠影碧空盡。」

李凝玉:「盡日君王看不足。」

沈靜怡:「足下躡絲履。」

…………

輪到蕭綺夢的時候,尾字已經成了「生」。

南宮玥緊張的盯著她,就見沉吟片刻,笑道:「生當作人傑。」

楊詩蕊:「傑閣侵霄漢。」

南宮玥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這一幫人是在腦子裡建了個詩詞大全嗎?

怎麼一個個接的這麼溜?

那一會兒她接不出來,豈不是很丟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