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飛,你死定了!」妖冥衝去的同時邪笑一聲,他已經看見楚飛的倒地的模樣!

說完,還不忘看了一眼躺在遠處地上的女子,心頭一陣火熱。

「此言差矣!」楚飛低吼一聲,和他碰撞在一起。

「轟!」

一道白色光芒從他們掌掌間亮起。

他們腳下地皮被掀開,露出黑色土壤,泥土四處濺起,一個大坑在他們腳底形成。

一圈圈波紋擴散,將四周的草樹紛紛吹的東倒西歪。

頭頂上的鷹爪獸和卷老都被爆炸轟鳴聲震的倒飛,紛紛注視下方兩人。

楚飛咳嗽一聲,他的右手臂完全骨折斷裂,鮮血流淌而出,滴落在地上。

反觀妖冥,他有些短暫失聰,片刻就恢復過來,他的身上沒有絲毫受傷痕迹,大笑一聲,說道:「哈哈,看來你輸了!」

說完咬著牙惡狠狠說道:「敢偷我女人後果就是死!」

「呵呵,難道你真的以為我蓄力那麼久就是和你玩的?」楚飛搖頭不屑,挺直腰板,看著妖冥緩緩說了一句。

「怎麼可能!」妖冥眉頭一皺,大喊著。

「爆!」

楚飛一打響指,妖冥體內的暗勁旋即被引動,直接爆炸。

噗嗤!

妖冥體內的臟器全部被轟成糜粉,妖冥雙目瞪圓,不可思議,自己竟然敗在了比自己實力還低的人手裡。

楚飛沉重吐口氣,要不是妖冥自傲,最後一刻沒有完全發揮出實力,要不然自己是不可能將他打敗。

楚飛將妖冥手上的納戒取下來,直接彈出一道火焰,將他身體覆蓋焚燒。

妖冥身體一點渣都沒有剩下!

隨著妖冥死亡,天上的那頭鷹爪獸搖搖頭,眸子里忽然出現一絲清明,看了看卷老和地上的楚飛,不斷啼叫!

楚飛用精神力沖開屏障,直接探知了納戒里所有東西。

「馭獸決?」手掌一抹,拿出一部功法,低聲說著。

「想必就是控制魔獸的功法!」點點頭,抬頭看了看天上的那頭鷹爪獸,大喊道:「我知道你聽懂我們說話,你只要將我送至製藥師公會,我會想辦法讓你徹底自由,不再受到約束!」

鷹爪獸啼叫一聲,點點頭,飛了下來落在楚飛身旁!

卷老吐出一口氣也回到了楚飛體內,隨後楚飛來到嬌嬌旁邊,一隻手將她提起來,放在了鷹爪獸背上,自己一躍而上。 如果你在 因為這是一個秘密,他不想讓對手知道他已經中招。

那天他跟哥哥喝完酒回家之後,就產生了這個癥候。

他想來想去,得出結論,一定是哥哥在他的酒里下了毒!

看來,隨著米拉和娜塔長大成人,他和哥哥之間的財產爭鬥越來越趨於白熱化了,可以說是圖窮而匕首見。

而眼前這個小子,竟然一眼就發現了這個絕密,這……難道是巧合?

天下哪有這種巧合!

不過,當著娜塔的面,庫爾蓋不想透露出任何內心的信息,他表面極為平靜,聲音沉著,「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你認為我是得了什麼病?」

「應該是涅須花中毒!」張凡斬釘截鐵的說道。

《玄道醫譜》對此有詳細的描述,這種花產於北方極寒地帶,每年4月開花,其花泡蜂蜜可以治療陰虛,若是和酒服下,則亢陽起燥,毒發於腹,嚴重者會脫陽腦癱。

庫爾蓋內心極度驚懼,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猜中了是中毒,難道天下真有這麼高明的醫術嗎?

「涅須花中毒?」庫爾蓋大搖其頭,斷然否定,「錯了錯了,這根本不可能!我根本不相信中醫,更不會去吃這種草藥!」

張凡一臉神秘的微笑,目光炯炯地盯住庫爾蓋,不過他還忘不了撇了娜塔一眼,他發現娜塔的臉色在一秒鐘之內忽然有了變化。

不過這個變化轉瞬即逝,只有張凡的眼睛才能夠到捕捉到,

張凡敏銳的第六感覺,隱隱的意識到,在庫爾蓋和納塔之間有著一種不言自明的東西,也許只有他們雙方才能夠意識到這點。

張凡想稍微地打一下草,驚一下蛇,把面前的一隻鐵蓋子稍微的欠開一條縫兒,看看裡面有什麼秘密,或者說看看兩人有什麼表現。

「庫爾蓋先生,我不認為你主動吃過涅須花。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種花本身並無毒,如果它被摻在一種烈酒里,比如高濃度威士忌,那麼它的毒性就很大了。我想,你這個病症,一定是在某一次酒後之後發生的,我說的對嗎?」

「啊……」庫爾蓋失聲的叫了一聲,差一點跌坐在椅子上,「你……你難道是下毒之人?」

「哈哈哈哈,庫爾蓋先生,我著實替你的智力而悲傷,今晚之前,我遠在大華國,與你無冤無仇,怎麼可能萬里迢迢跑到這裡來給你下毒,是我瘋了還是你瘋了?」

庫爾蓋一臉大汗,臉色通紅,他掏出手絹兒不斷地擦臉。

看得出他的手在微微的顫抖,「你既然能診斷出來,難道你有解藥?」

「笑話!簡直是笑話!庫爾蓋先生,我雖然很習慣於尊重別人,但是你如此腦殘的表現,令我不得不再次嘲笑你的智力!」

張凡得意洋洋,背起雙手,眼皮向上翻,那樣子相當傲氣。

庫爾蓋在張凡面前,終於被擊倒,他雙手緊緊的扶著桌子,身體儘力向前傾,「你的意思是說你有解藥?」

「只要一副中藥,喝兩天便徹底根治,永不複發。」

「真的?」庫爾蓋雙眼一亮,幾乎尖叫起來。

「是真是假,你吃了我的葯就知道了。」

「那……我就試試。」

「可以。不過,這副葯是由中藥材配成的,在你們R國恐怕弄不到這些草藥,必須等我回到大華國之後配齊了葯給你寄來。」張凡道。

庫爾蓋此時對張凡已經是深信不疑,連忙點頭道,「那就請張先生回國之後,馬上把葯給我郵來……要麼,我跟你去大華國?」

「好辦,你暫時無生命危險,此事等米拉的病好之後再說。現在,米拉情況十分危急,我必須馬上見到她,請庫爾蓋先生行個方便。」

「好辦好辦!」庫爾蓋大手一揮,「走,我們馬上去急救室,」

一行人走進急救室的時候,張凡看見米拉躺在病床上,頭上戴著呼吸機,身上插著一個又一個的輸液管。

張凡不由的一陣心痛。

前天還是在他懷裡千嬌百媚的美人,一轉眼變成了生命垂危的病人。

他打開神識瞳看去,發現米拉身上完全沒有生氣,整個的身體系統已經快被毒素給摧毀了。

照這樣下去,肯定活不過24小時。

米拉身上蓋著一條薄薄的毯子。張凡可以透過毯子清晰地看見她嬌美的體形。

他有點兒惋惜,這樣一朵美麗的冰雪蓮,竟然被德克爾那個吃軟飯的率先給開了,而前天又被仆西給二次污染……作為張凡的女人,他無法容忍這樣的現實。

如果此時此刻有可能的話,他極有可能借著怒氣,把德科爾給廢了,若是能抓到仆西,那一定是一寸一寸地把仆西給砍碎!

而眼下他只有把仇恨壓在心裡,先給米拉治病再說。

張凡慢慢地坐在床前,給米拉號了號脈。

然後,回頭對身邊的人說,「我要給她做一次詳細檢查,閑雜人等退出急救室!」

說著,掃了庫爾蓋一眼。

庫爾蓋此時已經對張凡抱著很大的信心,他當然要給張凡創造機會,「所有的人都退出急救室!」

醫務人員、保鏢和副手和庫爾蓋陸續走出急救室。

張凡看了看站在身邊的娜塔,擠了一下眼,笑道:「你會治病吧?」

「不會。」

「你不會治病,你也屬於閑雜人等,還不趕緊給我出去!」張凡笑道。

娜塔冷笑一聲,「你自己留在這裡,我不放心!誰知你要怎麼檢查!」

張凡皺了皺眉,很奇怪的問道:「我給我自己的女人治病,想檢查哪兒就檢查哪兒,想看她什麼地方就看她什麼地方,難道跟你有一個仙的關係?」

「你拿下不拿下他確實跟我沒有半個仙的關係!可她是我表妹!如果你在急救室里對她有什麼不軌行為,不但侮辱了我表妹,也侮辱了我們家族!我當然要監視你。」

張凡聳了聳肩膀:「你絕對是上綱上線的專家。你不會說我侮辱了你的國家好吧?好了好了,你就站在這裡好了,看我怎麼親手收拾你表妹的!」

張凡說著,也不再理會娜塔,而是伸手到薄毯下面。

探手到腹部。

小妙手感覺到了肌膚。

憑著熟記於心的穴譜圖,張凡隔著毯子,摁了摁丹田周圍的幾個脈穴。

。 「我知道你想見你母親,但是她現在真的不方便,這樣好不好,我給你錄一段她的視頻。」

「不行!」

殷玥想都不想的拒絕。

在她這裏對父親可是沒有任何的信任可談。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可真是看到家裏有事要求到你頭上,你居然給我提條件了。」

見殷玥不是那麼好騙的,殷利元有一些惱羞成怒。

他是真的很需要錢,也是沒別的辦法了。

「在你沒有想好之前不用給我打電話了,我跟你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條件就是那些,如果你能答應,我就可以儘快懷江時霄的孩子。」

說完,殷玥就掛斷了電話。

殷家這邊。

殷利元看着手機,真是氣得要命,但又無能為力。

他早知殷玥不是那麼好騙的,可為了能讓她嫁到江家去,殷利元也是別無他法了。

眼下自己也不得不再想想別的辦法。

身後,陳世潔走過來,看到他那個德行就知道沒成功。

她冷哼一聲,坐到沙發上看了眼殷利元,「你就把實際情況告訴你女兒,我看也不會怎麼樣。」

「這你就不懂了,殷玥很難搞定的,她對她母親感情很深厚,若是知道她母親現在的情況,往後咱們都別想在利用她了。」

「你難道還怕她不成?現在她媽起碼還在你手裏,我已經讓我娘家去找醫生了,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肯定能儘快的讓她答應,你再給我一些時間,另外,咱們兩個的存款……你也拿出來些幫幫公司吧。」

酒卧 「你什麼意思,想用我的嫁妝?」

「不是不是,沒想用你的嫁妝,那你看公司最近這個情況,你也知道的,咱們兩個之前不是還有一點積蓄嗎,我想着你拿出來先救濟一下公司。」

在陳世潔的面前,殷利元顯得很卑微。

畢竟之前因為殷玥母親的事情,他們兩個一度鬧到要離婚,現在又是出了這麼一檔子事。

「咱倆的積蓄怎麼可能有!上一次我送女兒去國外讀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給她拿了多少錢,小小也是你的女兒,你不會想着這筆錢是完全從我的嫁妝裏面出吧?我自然是花咱們兩個的積蓄啊。」

一聽到這個,殷利元的心都涼了。

也就是說他實在沒有別的辦法,除了逼迫殷玥這條路還算是可行的。

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妻子,然後嘆了口氣,「這樣,我明天就去找殷玥,然後想辦法逼她儘早還上江時霄的孩子。」

陳世潔點點頭,她剛要邁步上樓。

忽然,她的腳步頓了一下,轉身看向殷利元,「你說,這個聞老爺子一個勁催促着殷玥,讓她懷上江時霄的孩子,無非就是想以此來控制江時霄,那……如果咱們兩個控制了懷孕的殷玥,是不是也就可以從江時霄的身上獲得更多的錢,那可不止是這幾百萬!」

殷利元愣了一下,這他可不敢想。

「聞老爺子在商界裏面一手遮天,我哪敢和他耍心思,咱們倆還是別動這種想法了。」

「瞧瞧你那德行,怕什麼怕,不是有一句話叫做富貴險中求嘛。」

陳世潔越想越覺得這件事可行,如果能從江時霄那裏一次性拿到幾千萬。

那他們兩個就可以徹底收手,從這件事中永遠抽身出去,也就無所謂殷玥她媽的死活了,不用總是這樣左右為難。

殷利元自然也明白陳世潔心裏想的,只不過是他畏懼聞家。

。 次日一早,李長壽留下了十幾號人先在搭建島上一部分基礎工程和防禦工事,便是順利返程。

到此時,大家對『二郎神島』這個名字,已經是很順口了,叫的很歡,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充滿著期待。

李長壽對此自也是盡在掌控。

這東西,咋說呢?

你想讓別人信,自己得先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