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啊!那漢大哥知道怎麼修鍊霸氣嗎?」古伊娜期待的問道。

「不知道,不過想要得到修鍊的方法並不難,大海上會的人可不少。」聞言王漢笑著說道。「然後就是劍士和體術修鍊者了,劍士我就不多說了,說說體術修鍊者,體術修鍊者五花八門,其中以海軍的六式在大海上最為出名。海軍六式一共有六種,分別為鐵塊、剃、紙繪、月步、嵐腳、指槍。」

「鐵塊可以把全身的肌肉緊繃和控制血液流動讓身體變的跟鐵一樣硬,一般用於防禦。」

「剃是連續踢地面數十次或以上產生強力反彈力來做高速移動。」

「紙繪是放鬆肌肉感覺身邊空氣的變化,紙一般的順著敵方的攻勢來躲避攻擊。」

「月步有能讓人看起來像消失般的爆炸性的腳力,只要虛踢便可在空中移動。」

「嵐腳是利用超高速且具有威力的踢擊所產生的真空斬進行攻擊。」

「指槍是手指肌肉繃緊或武裝色霸氣,讓手指威力強到像子彈一樣可以貫穿人體。」

「我越來越期待遇到大海上的強者了。」聽完王漢的介紹,古伊娜嚮往的說道。

「你一定會見識到的。」聞言,王漢笑著說道。好似見到這些強者就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青鸞看到了一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御鼎山掌門——月映天!

她眸子里先是露出無比震驚的神色,接著那神色從震驚變成了驚恐,最後感覺毛骨悚然,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你怎麼會是妖王?」

她心臟劇烈顫動,幾乎連寸山尺都拿不穩了,接連退了好幾步,盯著那張詭異的面孔說道。

妖王見她反應如此劇烈,微微皺了皺眉,笑道:「你看到誰了?是你的大恩人,還是你的大仇人?」

青鸞此刻已經失去了意識,腦子裡嗡嗡作響,亂成一……

《御鼎記》第二九九章雪域之王 後車見前面的瑪莎拉帝突然緩慢,嚇的趕緊換了路線,即便不是自己的責任,他也不想撞上一輛豪車,萬一誰誰誰認定他也有責任,那他就完蛋了,得陪不少錢。

「哎,開車的時候最好不要開車!」陳爭揉了揉被掐痛的大腿苦笑說道。

飘香 林紫茂不懂他說的開車是什麼意思,但是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於是沒好氣地哼了一句便側過頭沒再搭理他了。

到了酒店,陳爭將車停好,帶著林紫茂到了前台。

第一次跟著男生開房,林紫茂很是不好意思,低頭默默站在陳爭旁邊,總覺得前台的女服務員在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

「身份證給我,開房需要登記。」陳爭突然對林紫茂說道。

「啊,我沒帶!」

「學生證呢?」

「也沒帶!」

「好吧!」

考慮朱亞男的父親在公安系統工作,查住房登記信息很容易,為了以防萬一,陳爭想讓林紫茂登記開房,這樣就查不到他的開房記錄了。

幾年後,開放信息泄露事件可不止一兩件,很多海王因此中招了。

結果林紫茂一點經驗都沒有,居然啥也沒帶,只能用自己身份證登記了。

現在酒店管理不是很嚴格,一個身份證就可以開好幾個房間,而且開的房間,也可以住好幾個沒有登記的人。

「先生,你的房卡和身份證。」

前台很快開好了三間房,將房卡和身份證都遞給了陳爭。

「走吧,三間房,你挑哪一件?」

陳爭收好身份證,將三張夾著房卡的紙袋子遞給林紫茂。

「啊?」

林紫茂一愣。

開了三間房,那意味著一人睡一間。

枉費她之前一直擔心,自己怎樣才能先假裝拒絕,然後從了他呢。

她想了一下,一把將三張卡都拿過來。

看了一下房號,發現兩個房間相鄰,都在七樓,另外一個房間在下一層,便將其中相鄰的房卡遞迴給陳爭,另外兩個房卡自己留著,說道:「我爸房間的卡我自己拿著就行了。」

「也行,走吧!」陳爭沒想那麼多。

帶著她進了電梯,看了看自己家的房號,然後按了電梯。

見林紫茂沒有按,他便隨口問了一句:「你也在七樓?」

林紫茂點點頭,有些心虛,站在一旁沒有吱聲。

陳爭隨口問了一句:「你哪個房間?」

林紫茂:「716」

陳爭驚道:「我715,隔壁啊,另外一件房呢?」

林紫茂緊緊抓著卡,心虛地說道:「好像是六層。」

「哦!」陳爭倒是多想,兩人很快到了七樓,按照牆上指示找了房間,陳爭拿房卡開了門,林紫茂也學著他開了房門。

陳爭站在門口沒進去,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說道:「八點多了,早點睡覺,等會凌晨就要起床去火車站接人了!」

林紫茂點點頭:「好!」

「記得調鬧鐘啊,到時見叫我。」

陳爭又囑咐了一句,才走進了房間,輕輕關上了門。

這種天氣,出門就會感覺熱,即便是到了晚上,也只是好了那麼一點點。

陳爭進了房間,和朱亞男打了個電話報「平安」,才起身去廁所洗了個澡,穿上睡衣躺在床上玩手機,打算和夏媛希聊一會兒就睡覺。

沒過多久,門口突然傳來門鈴聲。

陳爭猜到是林紫茂,起床打開門,只見林紫茂穿著換好的白色睡衣走了進來,還隨手關了門。

「茂茂?」

陳爭一陣疑惑,還么等他開口再問,林紫茂就撲進了他懷裡,吻了上去。

半晌,兩人分開,陳爭皺眉說道:「茂茂,這樣不太好吧!」

「哼,虛偽!」

林紫茂見他還是扭扭捏捏的,頓時生氣地將他推倒在床上,自己也爬了上去。

此時,陳爭放在床頭的手機響了,林紫茂一眼瞥見是夏媛希發來的消息,頓時生氣地將手機拿起來仍在了地上,還好地上都是鋪著毯子,摔不壞。

沒等陳爭開口,她便一把拉開了自己的睡衣腰帶。

…….

林紫茂很主動,和她的性格一樣,大膽潑辣。

而且,她惱怒,陳爭那時候還在和希希聊天,更是醋意大發。

這一夜,兩人很瘋狂,來了兩次,都來不及打掃戰場,就沉沉睡去。

等到林紫茂再次醒來,外面的天空已經開始泛白了。

「呀!糟了!」她突然驚呼,忙推醒陳爭。

「怎麼了?」陳爭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問道。

林紫茂抓著自己亂糟糟的頭髮,驚恐說道:「我爸!我們要去接我爸啊!」

陳爭迷糊說道:「鬧鐘沒響啊,也沒接到你爸電話啊?」

「我,我手機在隔壁充電呢!」林紫茂哭喪著臉說道。

她爬起來,撿起睡衣套在身上,急急忙忙起身開門,去自己房間。

看到手機上七八個父親來的未接電話和一個響了好幾個小時的鬧鐘,頓時驚呼了一聲:「啊,這下完蛋了!」

她長長呼吸幾次,穩定情緒后忙打了過去,結果發現父親手機已經關機了。

陳爭也穿好了衣服,撿起自己的手機跟著進了她的房間。

「怎樣了?」

林紫茂帶著哭腔說道:「沒接到我爸電話,現在他手機關機了!」

「哼,都怪你!睡得跟死豬死似的,也不知道提醒我一下!」

她把責任推在陳爭身上。

陳爭很無辜地看著她,見她要哭的樣子,很識趣地閉上了最,可心裡卻在抗議!

是誰主動來房間找我?

是誰要了還想要,現在又來怪我?

果然,女人都不講道理!

「怎麼辦,怎麼辦?他的電話是三點多打來的,現在都五點半了!」林紫茂有些著急,拿著手機直跺腳。

陳爭苦笑一下,提醒道:「看看手機,他有沒有給你發簡訊什麼的?」

林紫茂忙解鎖手機,果然發現有一個父親發來的簡訊:「手機馬上沒電了,我在1出站口。」

林紫茂驚喜說道:「他說他在1出站口等我們!」

「那我們趕緊去吧!」陳爭說道。

林紫茂趕緊脫了睡衣換上自己的衣服,陳爭早就傳好了衣服,也沒迴避。

等她換好衣服,兩人匆匆出門。

……

時間回溯。

楚漢火車站。

凌晨三點,瘦弱的林父背著一個有些破舊黑色雙肩包,睡眼惺忪地走出出站口。

今天,火車居然按時到站了。

他有些惱怒,女兒昨天白天說好的要過來接自己,可快到站的時候,他打了女兒兩個電話都沒人接。下了火車,他又打了一個電話,還是沒人接!

氣得他直接想摔手機了,更重要的是,他的手機也馬上沒電了,又沒地方充電。

雖然很生氣,但他還是安慰了自己一句,認為女兒可能睡過頭了,這麼一想,他心裡也就稍微舒服了一點。

車上硬座,根本睡不著,現在正困著。

他想先休息一下,可火車站根本沒有地方休息,只有一些人在售票廳門口打地鋪,他不想跟著他們一樣趴在地上睡覺,那跟流浪漢似的。

女兒說好開了房等他,所以他也不好自己去找賓館休息,怕女兒隨時過來找他。

此時手機也馬上關機了,他給女兒發了個簡訊,告訴自己的位置后,手機就徹底沒電了。

他不敢走遠,只能找了出站口外的一個乾淨水泥台階坐著,靠著後面水泥柱,抱著自己的行李包打瞌睡。

外面倒是不冷,就是蚊子多,沒多久便被定叮了好幾個包,根本睡不著,他還發現有一個小偷嫌疑的人在附近轉悠,更是不敢睡著。

挨了兩個多小時,直到凌晨五點半的時候,才看到女兒和一個小夥子匆匆朝自己跑來。

。 「你給我閉嘴!」

「什麼叫肌膚之親?你再敢胡言亂語,小心我撕爛你的嘴!」

聽茅十八在哪裡胡說八道,鐵墨兩眼通紅怒指茅十八,咬著牙,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這句話,若被自己師姐納蘭詩雨聽到,那可是會毀了她的名節。

「有病!」

茅十八臉色難看,看鐵墨跟瘋狗一樣,見誰就咬誰,他懶得去搭理。

「好了。」

「小蕊你們收拾一下東西。」

「茅十八,你上樓通知花雲毅跟小彤的爺爺一聲。」

「半個小時后,我們樓下見。」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瞥視一眼張牙舞爪的鐵墨,吩咐幾句便轉身離開,前去辦理出院手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