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因為多看重王藝琳這個孫兒媳,而是不想看到自己的乖孫成為一個違背承諾的人。

後來在褚臨沉堅持之下,她勉強妥協,答應出面跟王家人協商此事。

她是扒下了這張老臉,丟掉尊嚴,才請來了王家人。

沒想到,最重要的當事人褚臨沉,卻把大家放了鴿子。

怎能不怨?

宋瑾容冷哼了一聲,撂下狠話:「現在王家人已經回去了,這事兒,奶奶也懶得再管,你自己跟王家那邊去說吧。」

褚臨沉終於從思緒里回過神來,怔了一下,好像才想起這件事來。

只是不等他說一句話,宋瑾容便立不耐地掛了電話。

褚臨沉看着被掛斷的手機,思緒微沉——他現在沒心思考王藝琳的事。濃濃夜色中,難得沒有帶着學士帽的龍人族少年,半躺在村口的石頭上,望着頭頂明亮到有些寒冷的月亮,莫名有些失神。

周邊不時響起的嘈雜蟲鳴,以及繚亂飛舞的螢火蟲,都絲毫沒能掩蓋他臉上,那濃濃的迷茫之色。

在過去不算長的十五年時間裏,瓦蘭從未有過像今日一般的迷茫。

從小到大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七十九章你說得很好,下次不要再開口了! 劍神臨世,能否切開這一道攔下他的高牆?

五官受琴音所擾的張曻蠡,還不能夠開闢出那一種神鬼莫測的第七感,行走在這條寂靜的大街上,他目所能及的是一片正常。

這種正常,在身經百戰的張曻蠡看來,倒成了種很不正常的事情。

誰會跑來解開,他這個正常的疑惑?

妙白珏!那個同樣身陷於此的劍神宗子弟。

披頭散髮的妙白珏,拿著他的那個黑芒邪劍,襲向了長劍在手的張曻蠡。

「眾生皆受五音之律、五感之象所惑,彌足不前也難逃身殞形消之苦,何妨不以及時行樂為人生之福,看淡世間百態為苦海行舟之樂。」

同一時間困住了妙白珏,和張曻蠡這兩位高手,尹伯期居高臨下地望著站起身來的姬綱,心知經過他的忘憂之音開導,她的內心深處,是不會再那麼容易感受到痛苦了。

一個面具而已,卸下就卸下了,又不是奪走她的三魂七魄,讓她連人都活不成。

「人內心的情感是很複雜的,就算你幫我封印了它們。當有一天我再見到,那些令我感到痛苦的牲畜,我的痛苦只會變相增多。」

感激之餘,淚痕未消的姬綱,頭腦里還能清楚地想到這麼個道理。

尹伯期是個什麼來頭?她不感興趣,一心只想著今夜過後,明天的痛苦還是會來到她的身邊,踐踏她那弱小的心靈。

「那是你還未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你會覺得夏侯巍跟別人不一樣,甚至比我還要特殊一些,那只是你在最無助的時候,將他當成了你往前眺望的長城高樓。故而,你還是會在某個時刻,再次感受到那一分掩埋多年的痛苦。既然如此,你何不大膽地去追尋他,了解他那個人又跟你有著什麼樣的殊同?他若能接受了你,你這輩子都不會有任何痛苦了。」

言語中略有些醋意的尹伯期,也不管姬綱那白皙的小臉上,為何會多出一份驚訝來,忽悠著她去找夏侯巍的晦氣。

尹伯期相信,只要夏侯巍真的不是,那種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人家是有足夠的能力,去開導她這個迷途的小羔羊。

「他在哪……」

微微攥了攥粉拳的姬綱,真箇相信起了夏侯巍,會給她一個更為安全些的解釋。

她是一個殺手,一個刺客耶!

怎麼能夠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想著些自己的事情呢?

難道就不怕眼前的尹伯期,是一頭躲藏在黑暗深處的惡魔,會在她最沒有防備之時,突然將她吞下肚子慢慢回味么?她不會!

尹伯期的琴音太強大了,連他自己都無法自拔,何況她這個一度徘徊在痛苦邊沿的可憐之人。

「在你心裡!循著你面前這個方向而去,短則三天長則半月,你會遇到他的。說不準,其實他也在等著你的出現,等著你去融化他體內的那座冰山。」

話裡有話的尹伯期,隨手指向了離得霸刀門,不算很遠的槍王宗。

槍王宗?那裡可是夏侯巍的老家耶,去他老家找他多好的事兒呀,說不定還能碰上他家的親戚。

「……」

淚目含羞地望向了,尹伯期所指的北方,姬綱明白那裡是什麼地方,也聽說過一些跟夏侯家有關的事情。

徒留下一抹淡香的她,跑離了尹伯期的靈識覆蓋範圍。

她要去哪裡?也許是槍王宗,也許是她的心裡。

「呵,白羊!你什麼時候學會給別人牽紅線了?夏侯巍自己都還九死一生呢,讓那姬綱去找他,不是擺明了讓夏侯巍,前顧后盼多一分牽挂么。」

這人的到來,讓尹伯期為之震驚。

他來做什麼?三宗九門這麼大,他這個島主自然是吃飽撐著沒事做,出來散散步啦。

「暗靈盟那麼大,你們成天不是說著要瓦解掉么?我這是順了你們的意思,先讓這第五軍少幾分隱患。」

不認為自己跟這人的關係有多麼要好,揚起手來撇開了,對方搭在他肩膀上的臟手,尹伯期繼續清閑地看起了,沒有動彈過半分的妙白珏和張曻蠡。

和這人相比,他的修為很差么?

也不算很差,只能說在這種地方,對他尹伯期的持有靈,沒有那麼多的優勢。

「哈哈哈,你這話我喜歡聽,就跟你的曲子一樣,總讓人聽了清心明目,一點兒火氣都冒不出來。」

摸了摸自己這算不得髒的手背,這人臉上嬉笑著,心裡卻有些不自在。

他想不起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尹伯期給討厭上了。

說好聽一點,大家的志趣不都是匡救三宗九門么?

怎麼會見了個面,倒先要打一架呢。

該不會是持有靈在作祟吧?瞅了不遠處的妙白珏,身上的那點兒黑雲暗霧,這人略微皺了下眉頭。

他的來無影去無蹤,依然會讓尹伯期感到些許的不舒服,哪怕他真的離開了東州,去往了其它的地方。

「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做什麼?放開我!」

被伊葛拎著從這道裂縫裡移了出來,馬杜只剩下了一張能夠嚷嚷幾句話的小嘴,沒有了那麼多的能耐。

額,貌似他從一開始,就沒有那麼多的能耐。

「我們不是好人,我們也不是壞人,我們是大人!小夥子不要太緊張,難道你忘了當你被那傢伙追殺的時候,是誰救了你嘛?」

就待功成身退的伊葛,也不說些誆騙馬杜這小兔崽子的話語出來,只這樣將他轉向了妙白珏那個方向。

這黑燈瞎火的,也只有他和尹伯期,才認得清那街上站著的人是誰和誰。

讓馬杜來認,估計得多等幾年。

「……既然你們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那你們就有可能又是好人又是壞人!那人誰呀?黑頭黑腦的,比一個木頭人還要黑,我怎麼知道那不是你們的同夥……」

認不出妙白珏的具體容貌,不把自己當成花月所言的那種小笨蛋,馬杜繼續保持著,他這麼個窩在牆角邊的姿勢,就等伊葛這廝幫他解開那幾道,受了封印的經脈。

「這裡不是個說話的地方,你倆有什麼個問題解決不了的話,回荀滕那邊去處理吧,我這裡的事還沒解決完,就不送你們了。」

因了剛才那人的影響,心情不是很好的尹伯期,一見伊葛拎回來了個疑似馬杜的臭小子,便想著今夜裡這事可以歇停歇停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過從者不是要令咒控制嗎?自己又沒有,總不能等會抽獎完之後,獎勵一發放,呆毛王就要殺了自己吧?想到這,穗乃宇也停下了那剩餘的幾次抽獎,而是趕緊問了問系統:「喂,系統,saber應該是聽命於我的吧?」

「放心啦,本系統怎麼可能會坑你呢?在本系統抽中的人和寵物,都會對你百分百忠心的。而且還會為你改善人和寵物的某些限制,比如只要是要消耗生命啦,魔力啦,查克拉啦等等,都會修改成消耗兌換點的。亦或者是需要什麼血統啦都會修改的,放心抽獎吧~」

聽到系統的解釋,穗乃宇也放心了,系統的這個修改還不錯嘛,不然如果自己抽到什麼家族限定之類的,例如什麼血輪眼啦什麼的不能用,不就尷尬了嗎?

「那繼續抽吧,還有五次呢!」高坂穗乃宇也放下了心。

第六次抽獎,「就差一點點就中了啊!」

第七次,「怎麼還是差一點點!」

第八次,「唉,這次差的距離有些大啊~」

第九次,「自己的運氣這是用光了?」

「第十次開始!我還就不信了。」穗乃宇看著抽獎轉盤在面前轉呀轉的,心裡有些緊張,絕殺一次吧!給自己來個黃色品質的讓自己見見世面不行嗎。。

停了停了,看著指針的速度越來越慢,距離黃色區域越來越近,穗乃宇也激動了起來,有希望啊!停了!真的停在黃色區域了!比呆毛王還厲害的品質!

「恭喜你抽中黃色品質物品’迪迦奧特曼變身器——神光棒’一個。」

「納尼!奧特曼變身器!這這這,又沒有怪獸讓我打,要這個幹嘛?還黃色品質呢、、白高興一場。」

「本系統對你的智商真的是無語了,誰告訴你奧特曼只能打怪獸了?」

聽到系統的話,穗乃宇忍不住點了點頭:「也對啊,自己可以變身奧特曼直接去對抗帝國啊!」奧特曼肆意殺戮帝國的軍隊?想想都覺得刺激!畫面感有些強啊!

「好了好了,十次抽完了,抽獎獲得的東西現在開始發放。技能類在此抽獎空間直接傳輸。物品與生物類則是在你出去后發到你身體附近。現在就開始給你傳輸劍技『天霧辰明流』了。準備好了嗎?」

高坂穗乃宇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開始吧。」

叮!劍技「天霧辰明流」傳輸開始!

我勒個去,傳輸的過程依舊是讓人腦子疼的不行,穗乃宇懷疑如果哪一次運氣好,多抽中幾個技能會不會被直接給疼死!那樣就尷尬了,運氣太好而死。。

叮!劍技「天霧辰明流」傳輸完畢!

終於完了啊,隨著系統的提示,穗乃宇也終於不再遭受大腦那撕裂的痛感。稍微放鬆了一下,穗乃宇也打開了自己的個人面板查看起了「天霧辰明流」這個劍技的具體信息,雖然已經知道怎麼使用有幾招但還是有些好奇。

「天霧辰明流」古流劍術流派:劍術共四階十一式。分別為初傳三式:貳蛟龍丶肆祁蜂丶腑牙躰。中傳七式:九牙太刀丶十毗薊丶刳里殼丶矢汰烏丶貳鬼蜂丶夜紋塵丶千嘴離。奧傳:逆羅剎。

看完「天霧辰明流」劍術的簡介,再加上腦海中各招式的具體動作,穗乃宇也大概明白了「天霧辰明流」的厲害,只能說果然不愧是抽獎白送的!不過吐槽歸吐槽,這個劍術其實真的挺厲害的。

「喂,別沉思了,我要送你出去了。」

穗乃宇的注意力被系統這一句話給吸引了過去,「不是,你急著想讓我出去幹嘛?抽獎空間還有時間限制不成?」

聽到穗乃宇的話,系統精靈不耐煩道:「因為本系統不想再繼續看你的小JJ了。懂了吧?暴露狂!」

額,突然聽到這句話,穗乃宇還楞了一下,不過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不由自主的朝下看了看。是啊,自己剛才是和艾斯德斯一起躺在被窩睡覺呢,然後身體就被送到這個空間了,所以自己一直赤裸著身體?

「啊!我被你看光了,而且是這麼長時間!我不純潔了~嗚嗚嗚~」

「滾出去吧你!噁心不啊?」本來還哭的梨花帶雨的穗乃宇在系統的話音落下之際身體就被傳送了出去,穗乃宇也就又看到了昨天晚上有著美妙回憶的房間。

感受著被窩傳來的溫度,看了一眼依舊安靜的躺在旁邊的艾斯德斯,穗乃宇不由自主的伸了伸腰,如果時間一直停在這一刻,感覺也不錯。等等,自己好像忘了什麼?

穗乃宇將頭緩緩的向右邊轉了轉,就看到了床旁邊正站著一位英氣十足的女子,皮膚柔軟雪白,金色秀髮、碧綠色的瞳孔、堅定的眼神、無需妝扮也十分俏麗的面孔,銀色鎧甲,藍色衣服,當然更引人注目的還是頭頂的那一根呆毛。這是一隻活生生的Saber!

「你就是老子的Master?」看到面前的Saber嘴中突然嚴肅的說出了這句話,穗乃宇也不禁嚴肅的坐直了身體:「對,我就是。」

「誰?」睡在穗乃宇旁邊的艾斯德斯猛然坐了起來,即使是睡覺艾斯德斯也會保留著非常高的警惕性,這是她從幾乎出生以來就養出的習性,正在安心睡覺的艾斯德斯突然聽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多了一個人,而且在她進來的時候自己竟然一點都沒有感覺到!這怎麼可能不讓艾斯德斯感到吃驚,自己作為帝國的將軍還有人敢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進來而且自己沒有發現!從床上坐起來睜眼的瞬間,艾斯德斯也看到了一個女人正站在床邊,艾斯德斯迅速從床上站了起來,手中瞬間凝聚出冰劍指著Saber。saber見此也迅速舉起了自己手中的ex咖喱棒(excalibur)。

Saber說實話也被艾斯德斯嚇了一跳,剛被召喚到這個世界時,肯定也第一反應是觀察周圍安全不安全,在看到只有一個女人一臉幸福的睡在自己master身邊時,以為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女人,也就放下了警惕。沒想到啊!

艾斯德斯看著眼前的女人,這女人竟讓自己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恐怕不比自己弱!好多年了!除了第一次獵殺危險種的時候有這樣的感覺外,再也沒有過了!帝國什麼時候有這種級別的高手了?而且自己還一點消息都沒有。

而剛剛回答了Saber問題的穗乃宇也被艾斯德斯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突然看到艾斯德斯與Saber對峙了起來,穗乃宇感到十分頭疼!

。 這個攻擊自然是維爾和伊芙共同完成的傑作。

經由維爾之手把火焰之力注入到伊芙的箭矢中,再由伊芙使用「精靈弓術」把箭矢發射出去,在加持了各種魔力效應之後,這支小小的箭簇瞬間就變成了一個超級大殺器,哪怕是雙方間隔了有接近兩千米的距離,這支箭還是毫無偏差的落在了對方的前進道路上。

這一次的箭矢攻擊,只是一個試探罷了。

目的嘛,很簡單,只是為了驗證維爾心中的猜想罷了。

不過嘛,這一次的「試探」行動似乎起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效果——

「誰?」

從明面上來看,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隊伍最前方的女領隊艾麗莎,在箭矢爆炸的那一瞬間,她就張開了一面巨大的魔力護盾把自己和身後的幾個駝獸的保護了起來,緊接着,一種奇特的氣息開始以她為中心開始擴散。

這是法師特有的魔力感知。

离人久未归 只要在這種力量的覆蓋範圍內,任何物體都無所遁形。

(註:被發現,而不是看破本質。)

按照常規的感知來判斷的話,一個普通法師的感知範圍約為五十米,等到他的實力上升到高階之後,他們的感知就會發生質的變化:位階越高,感知的範圍就越大,一個正常的十二級高階法師,感知範圍也就是一百五十米左右,當然,雖然戰鬥力並沒有達到應該有的水準,但是艾麗莎的感知還是達到了該位階應該有的水平。

可是,在她的感知範圍內,除了那些商隊成員和雇傭兵以外,沒有任何突兀的地方,很顯然,她的猜想錯了。

意識到這一點后,幾乎是同一時刻,又是一面精巧的魔法護盾出現在了她的身前,一雙帶着魔法熒光的美目宛若探照燈一般的四處張望了起來。

完美的戰鬥本能。

每個人都有着自己特有的習慣,比如現在的艾麗莎。通過魔力的加持,可以讓自己的某些部位得到一定能力的強化,從而使自身的某些能力得到加強,這是魔力的使用方法,也是「市面上」最通用的魔力使用方式。

是的,之前維爾和伊芙在沙漠上行走也是採用這個方式。

不過,她這下意識的行動卻毫無意義——

環顧四周,卻是空空如也。

在她的視線中,除了遍地的黃沙之外,什麼都沒有出現。

當然,這也不能怪她,畢竟,她只是一個正常人,即使視野在魔力的加持下擴大了近乎一倍,但是,這也只是局限在五百米的範圍內,超出這個距離后,她能看見的東西也只是一些很模糊的小黑點罷了,更何況,維爾現在是處在商隊近兩千米的距離發動攻擊。

【鷹眼術】,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學習到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