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暫時不重要了,暫時……不重要……

眼前的這個怪物是孫岩這麼多的戰鬥中遇到的最強的一個對手,孫岩沒有再說話,因為孫岩知道現在憑任何東西,都是無法解決眼前的問題……除了刀。

「殺!」那怪人低喝了一聲。

在他的眼中流漏出無盡的瘋狂和殺意,嘶吼的聲音不斷從他的口中發出,兩柄彎刀彷彿消失一般,但是下一刻彷彿出現了上百柄彎刀,如潮翻湧,冒著詭異的黑色煙氣,撲向了孫岩。

「呼……」

但是一柄黑色的長刀卻出現了,在力量的爆發下快到幾乎失去蹤影,貼著地面而來。

不是防守,孫岩居然沒有進行防守,只是默默的突然暴起,迎著襲向自己的彎刀,悍然對沖。

揮刀一擊,黑色的長刀彷彿能夠吞噬周圍的光,詭異到了極致,刀身上纏繞著一道熾烈的白炎,長刀與兩柄彎刀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當」

孫岩玄氣洶湧而出,巨大的衝擊力從兩人交手的地方向外衝去,強勁的對碰,使得交戰中的兩人都是心頭一震,各自暴退而去。

孫岩警惕的看著對方,眼中流漏出絲絲忌憚。但是孫岩卻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更加瘋狂的神色。

「媽的」

孫岩沒有停留再次沖向了對面的怪人,剎時,刀芒閃過,戰技-黑月熾炎繁花。猛地大吼一聲,體內的玄氣瘋狂湧出,周圍的空氣彷彿沸騰了一般,天上的星辰都要在這一聲怒吼中破碎了。

「嘭」

狂暴的玄氣爆發開來,巨大的黑芒沖向了怪人,對面怪人手中的兩柄彎刀,猛地冒出了更加濃烈的黑色煙氣,煙氣與黑芒相交的瞬間彷彿實物碰撞一般發出了巨大的聲音。

但是下一刻熾炎與黑煙相交的時候,黑芒上纏繞的的熾炎彷彿火焰遇到汽油一般。

「轟」

熾炎的光芒衝天而起,瞬間吞沒了繚繞的黑煙,而孫岩的那道黑色刀芒也爆裂開來,如繁花一般無數小型的黑色刀芒沖向了對面的怪人。

這次孫岩幾乎是全力以赴,爆出的刀芒更加小了一些,鋪天蓋地的傾瀉向了怪人。而那強悍無匹的怪人,也沒有想到孫岩的這個戰技,但是此刻已經沒有辦法躲開。

「噗噗……」

血水迸濺,一聲凄厲的慘嚎聲響起,那怪人被孫岩的這一記戰技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身體猛地倒飛出去。

而孫岩看到的那把黑色長刀威勢絲毫不減的向那怪人砍去。

直到,「當!」

一記碰撞聲。

无人能温暖自己 孫岩的這把黑色長刀被一個兩把交叉的彎刀擋住,而此時孫岩已經在那怪人眼中看到了一絲驚懼。是自己的白色熾炎!自己的熾炎居然能夠剋制對方的黑煙!

孫岩手腕一翻,長刀被孫岩甩出,刀尖向著那怪人刺去,而孫岩順勢身體一矮向著那人懷裡靠了過去,左手猛地順勢擊出,拳鋒之上依舊纏繞著白熾色的火焰。

三道黑色拳影從白熾色的火焰上沖了出來,「嘭」,一拳擊在了那人身上,頓時一股猶如漣漪般的黑色水波,蕩漾開來。

孫岩反手又是一拳轟出,一輪黑光,猶如黑日,直接轟在了那人身上。

「噗」

一口黑血噴出那人身體再次被轟飛出去,而孫岩右手向後伸出,一把接住了落下的黑刃。

重新回到孫岩手裡的黑刃,向著前面怪人的喉嚨劃出,但是那人卻瘋了一般沒有管孫岩的長刀,兩手的彎刀當頭斬向了孫岩。

以命換命!孫岩不由得大驚失色,但是這個機會孫岩不想放棄,猛然松刀身體反而向後傾倒,胸口擦著刀鋒下墜,同時腳跟蹬地推開了有五六米的距離。

洶湧的玄氣讓孫岩這一次,不論速度、力量,都遠超之前。

「啪嗒」

當他雙腳穩穩的落回到原位站定,前方的地面上,那個怪人靜靜的站在那裡,只不過喉間多了一把黑刃。

「嗬」那人喉嚨發出一陣嗬嗬的聲音。

孫岩冷冷的看著那個怪人,沒有再次發出攻擊,只見他彎刀緩緩的舉了起來,手腕一抖,刀光斬落,孫岩的黑刃被磕飛出出去。

那人緩緩的抬眼看向孫岩,幾次交手讓他身體上也多了幾道恐怖的傷口,而且讓他很疑惑的是,眼前的這個人怎麼會這麼詭異,本身的實力並沒有比自己強,但是那白色的火焰,卻可以讓自己受不小的傷。現在他的體內還有大量白色火焰的能量在肆虐。

孫岩也還站在那裡,體內的玄氣湧出,一下就控制了被磕飛黑刃,現在除了身上的傷口又多了幾道,就好像他根本沒有動過。甚至他手中的刀,都好似從未動過。

「嗡~吱~」

就在這時候,從遠處衝過來一輛汽車,孫岩用餘光向一旁瞥了一眼,正是劉英和廖盼兩人開的車。

眉頭微微一皺,心裡不由得擔心起來,她們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但是當看到對面那人也看向了劉英兩人時,孫岩再次動了,他不能讓劉英兩人落到危險之中。

孫岩奮力揮出手中的長刀,一道熾烈的刀芒向前衝去,璀璨的光華激蕩出巨大的能量波動,挾帶著一股猛烈的狂風,發出陣陣異嘯。

而對面的那人也動了,向著劉英兩人的車衝去,其實他已經生出了退意,但是不擊殺一個人,他回去也不好交代。

所以他沒管孫岩的攻擊直直的向著劉英衝去,他相信自己的速度,但是他沒想到的是,孫岩這一刀居然也是沖著劉英的位置。

后發先至,「嘭」,一刀劈中,兩者交匯處發出雷霆之聲,無數耀眼的光芒在撞擊下映紅了整個天空。

就在這時候一條手臂飛到了空中,手中還握著一把彎刀,耀眼的光芒落下,孫岩就只看到一道身影消失在遠處,孫岩擎刀死死的盯著那人消失的地方。

「隊長!」

劉英也恢復了視線,就看到孫岩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不由得喊了一聲。

連忙下車,兩人向孫岩沖了過來,等來到孫岩身前,兩人不由得愣住了,孫岩現在身上滿是刀傷,右手死死的握著黑刃,雙眼望向遠處,但是那雙眼睛卻已經失去了焦距。

「隊長!」

兩人驚叫一聲撲了過來,摟住了孫岩。而孫岩則是在兩人剛出碰到自己的時候,緩緩地倒了下去。 真的只是隨便了解一下嗎?

隨便問問嗎?

沈長青轉向季柚,眼角的餘光無意間掃到了她懷裏的小金龍,小金龍只冒出一個腦袋瓜,但聽到雀黃幾個字后,它臉上的神色卻異常的好奇與渴望。

沈長青想了想,還是誠懇道:「你不用了解了,你買不到。」

季柚:「???」

雖然有點不想打擊季柚,沈長青還是道:「它是一種有價無市的珍寶,雀黃,準確來說其實是孔雀身體裏面的膽囊結石變異而成,如果沒有遭遇意外,雀黃是有極大的幾率自然成長為魂器的。」

季柚一聽,忍不住問:「可它現在不是還沒成為自然魂器嗎?為什麼也這麼貴?10億,它怎麼不去搶呢?」

10億,一個材料。

簡直~

沈長青聞言,解釋道:「10億隻是它的市價,實際上,如果有人肯賣的話,應該還不止10億,像阿顏手裏這塊的大小,保守估計要20億左右,才能拿到手。」

季柚:「!!!」

小金龍:「!!!」

季柚一臉震驚的瞪向盛清顏:「你竟然拿20億來磨牙?」

「哦——」盛清顏聽了,懶洋洋地掀起眼皮子,說:「對於我來說它就只是一個磨牙棒哦。」

季柚:「……」

季柚自閉了。

季柚看向沈長青,沈長青接着道:「雀黃值錢,原因有好幾個,我說個最重要的一點吧,如果一位魂器大師拿到雀黃來製作魂器,它是有很大的幾率成功的,且一成功,至少也是中級魂器,甚至有70-90%以上的概率能製作出一個帶有天然屬性的高級魂器。」

自然魂器,與人造魂器,雖然都是魂器,但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人造魂器有瑕疵,對使用者有各種要求,比如匹配度、契合度、精神等級……

諸如此類,要求多多,你花大價錢買回來一個人造魂器,結果契合度低,強行使用,對精神力的提升沒有效果,反而還可能損害精神力。

但,自然魂器,就沒有這個顧慮了。

自然魂器,無論是低級的、亦或者中級、高級,它天生就與人類的精神力契合度高,最低級的自然魂器,與人類的精神匹配度都達到了90%以上!

是任何人。

也就是說,自然魂器不挑使用對象,精神力E級、D級……S級、SS級……都可以無障礙的使用自然魂器。

……

雀黃,只要按部就班的成長起來,絕對是可以成為一個自然魂器。

這是它的珍貴原因其一。另外,雀黃作為材料,用來製作魂器,成功率極高,且新製作出來的魂器有極大的概率帶有自然魂器的屬性。也就是說,它很可能是不挑人的,對使用者是沒有要求的。

單單是這一點,就足夠它成為無價之寶了。

其二,當今社會,環境惡劣,孔雀的生長環境早就已經不復存在,如今還存活的孔雀,全是人類花費了大的力氣專門給孔雀人工建造了宜居環境,並不斷人工培育、精心呵護……才能維持物種不滅,即便如此,孔雀的數量也非常稀少,而雀黃可是要億萬分之一概率才能誕生。

其三,即便雀黃最終無法形成自然魂器,它也是一種重寶,將之隨身佩戴,能長期的提升精神力與體質。

其四。

其五。

……

總之,這玩意兒,以季柚的經濟能力,買不起,也沒渠道買。

沈長青心想。

然後。

聽到沈長青的解釋后,季柚一張臉上的氣惱,一下子憋了回去。

這!

這玩意~

果然貴有貴的道理啊。

季柚張張嘴,說:「哦……我明白了,我確實買不起。」

季柚懷裏的小金龍聽完后,臉上也蔫噠噠的。

然後~

下一秒,季柚抬手,就揉了一把小金龍腦袋上的角,說:「咳咳……別灰心,以後要是運氣好,咱沒準也能撿一個雀黃呢。」

「咳咳……」沈長青清咳一下,道:「那個,雀黃應該是撿不到的。因為現在所有的孔雀都是人工養殖,由聯盟孔雀養殖基地專門負責飼養,它是一個官方組織,也就是說,它是聯盟官方承辦養殖的,裏面的孔雀,從生到死,一直都生活在基地,不允許私人私自帶離,而且,孔雀的身體有系統監控、實時監測,一旦發現某隻孔雀有誕生雀黃的潛質,就會被特別的照顧與保護……」

「所以,你想撿到,是不可能的。」

季柚:「……」

季柚抬手,揉着太陽穴:「沈長青同學,你有沒有覺得你有時候講話太過於直接?」

沈長青睜著一雙清亮的眸子,認真道:「我只是陳述事實,句句屬實,一字不假,有……有問題嗎?」

季柚摩挲着手掌,陰笑道:「沒問題,就是有點想揍你。」

沈長青嘴角微僵,低聲嘟囔道:「咳咳……難道,老實,真的是一種錯嗎?」

季柚笑道:「老實沒錯,老老實實挨打就行了啊。」

沈長青:「……」

沈長青決定閉上嘴,什麼都不說了。

這時,時間剛好合適,楚嬌嬌已經潛伏到關卡處,將通道口打開了一絲,刷的一下,一隻黑金鼠躥了出來,但它剛冒出一個腦袋,立馬就被楚嬌嬌一刀斃命。

「砰!」

季柚、盛清顏、沈長青三人負責警戒四周,楚嬌嬌一個人作為屠夫守在關卡口,一隻擊殺后,楚嬌嬌遊刃有餘,接着,再放出一隻。

「砰!」

第二隻。

「砰!」

第三隻。

……

一直擊殺了20隻后,楚嬌嬌才停下手,露出一點氣喘的模樣。

接着。

換下一個。

下一個人是沈長青。

裏面一共關着268隻黑金鼠,為了降低風險,季柚他們先把低級的黑金鼠給放出來擊殺掉,之後才一起合力擊殺幾隻2、3級以上的。

沈長青自從踏進戰鬥系,平時學習的都是遠程攻擊,但除了體質稍稍弱了些,沈長青的近戰實力也不弱,他使用的是一把5級的能量劍,這柄泛著冷光的劍,此刻彷彿劊子手的劍,手起劍落,幾乎沒有落空的。

1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