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天過去,林笑還是沒有看出什麼所以然來,只是看到裡面都是清一色的武裝分子。

陳凌之所以讓林笑再等等,就是因為他從敵我識別技能中,發現那個位置除了120個紅點外,還有一個綠色的小點。

綠色代表是同陣營的人,那麼說明,這個綠點有可能就是他們要找的情報人員。

不過,陳凌無法確定對方是什麼情況。

前面就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傭兵聚集在四周,形成了包圍圈,而那些美麗國的精銳,正在逐漸靠攏過來。

紅點與綠點閃爍的位置很靠近,那麼最大的可能是,特工被抓了,還被關了起來。

難道就在傭兵休息的地方嗎?

陳凌眉頭緊皺,不斷在心底暗暗分析各種情況。

這樣才說得過去。

畢竟,那個情報人員出現在這裡小鎮很久了,要是美麗國的人實施地毯式的搜索,對方絕對逃不掉。

而且,他帶著地獄火突擊隊等人來到這裡之後,發現裡面的人完全沒有在找人,而是看到外面的傭兵在載歌載舞,各種吃喝玩樂。

這說明什麼?說明對方的目的肯定達成了,否則,不會是這般光景。

如此一來,既然情報人員落在對方的手裡,那個重要的資料還能保住嗎?

陳凌情不自禁地緊握拳頭。

儘管他相信情報人員的為人,不會做出出賣國家的事情,但是,這些敵人的手段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萬一情報人員不小心著了對方的道,資料被套走,事情就麻煩了。

就是陳凌不斷猜測的時候,耳朵裡面突然響起龍曉韻的聲音,道:「零,我是80號。」

陳凌收起思緒,點點頭道:「收到,80號,你們情況怎麼樣?」

龍曉韻淡淡道:「頭兒,我們都沒事,不過,我們倒是得到一個重要情報,我們情報人員被他們抓住了,正被關在這裡的監獄中,還好,他沒有生命危險。。」

果不其然。

陳凌冷笑起來。

呵呵,萬事俱備,東風也來了!

7017k 那之間,只看這些人猛地分散開來,朝着洞穴的各個出口涌動了出去,下一刻的功夫,黑衣男子的身邊已經空無一人。

「出來吧。」黑衣男人的語氣十分平淡。

「你打算怎麼捉住那隻小狐狸?」走出來的是一個身材火爆的女人,凹凸有致,卻妖艷魅惑。

「這不關你的事。」黑衣男人冷冷的開口。

「冷毅,從我把你帶入教宗之後,你就一直這麼跟我說話,從來就沒想過我是你的頂頭上司?」

那個被妖艷女人稱作是冷毅的男人,不由得嘴角微微勾起:「哦?是啊,大祭司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我還有一個每天什麼都不做就知道跟蹤我的上司呢?」

妖艷女人的臉色猛然一變,咬牙切齒的開口說道:「冷毅,你實在是太囂張了!」

冷毅絲毫不在乎:「囂張,我囂張自然有囂張的本錢,你有么?大祭司!」

只看冷毅一字一句的說出來,當即那妖艷女人的臉龐一陣青一陣紅,最終咬着牙:「算你狠!冷毅!說吧,你打算把避塵珠怎麼樣?」

冷毅手裏把玩著避塵珠:「避塵珠呼喚蚩尤魔戒,可以溝通神界,這可是教義之中曾經提到過的,那麼我手裏這一顆避塵珠,你說我要拿來做什麼?」

妖艷女人看着冷毅那一臉陰鷙的臉龐:「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冷毅嘿嘿一笑:「我不想幹什麼,只想用它來換取一些東西,至少,能讓我到充滿未知的世界中去。」

妖艷女人冷笑一聲:「冷毅,你真是個瘋子,從你把徐容景弄死之後,我就覺得你這個人的心已經成了一塊石頭。」

冷毅無所謂的笑了笑,但隱藏在眼底那一抹恨意卻是無論如何也揮之不去:「那是他自找的!他本就該死!我還讓他多活了兩年!」

徐容景,就是趙雅婷的丈夫,冷毅的至交好友,前些年的商業巨子。

但自從他的商業帝國一夜之間垮台,冷毅這個人也就從此消失在公眾視野當中。

徐容景的慘死和冷毅脫不開關係,但那時當趙雅婷見到徐容景已經支離破碎的屍身時,冷毅卻是早早的就消失掉了。

任何的懷疑和指控都沒有切實的證據,這讓趙雅婷一陣懊惱。

「呵呵,你們當年的事我不發表任何評論,無論如何那都是你們的事,我現在只關心避塵珠,這東西你可是要上交給教皇大人的,莫不是你要私吞吧?」妖艷女人踱著步子來回的在冷毅的身邊走來走去。

冷毅的眼裏閃現出一抹冷酷和殘忍,不由得淡淡的開口說道:「我做事,還輪不到你插嘴,你不過是教宗派在我身邊難道一條看門狗,有什麼資格跟我說話?」

妖艷女人也不生氣,「是,算你說的對,若是你手裏沒有避塵珠,我自然不會幹涉你的做的任何事。」

「但現在不同了,你手裏的避塵珠我現在就要拿走。」說着,只是看妖艷女人的手裏握著一支馬來劍。

冷毅回過頭來看着妖艷女人,一臉的戲謔之色:「你認為你能殺了我?」

「噗哧!」

馬來劍的劍鋒已刺穿冷毅的肩頭,但冷毅卻絲毫不為所動,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妖艷女人。

「避塵珠的秘密,除了我之外,恐怕教宗里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解開,它在我的手上是寶貝,在教宗大人的手裏,不過就是一個能照用的夜光珠。」

冷毅淡淡的說完這些話,猛地朝着前面一竄,絲毫不顧妖艷女人的攻勢。

繼而一巴掌重重地打在妖艷女人的身上,緊接着便看冷毅掏出槍來,對準那妖艷女人的腦袋。

「砰!」

一聲槍響過後,妖艷女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至死都不能相信,冷毅會下手對付她這個曾經的恩客,現在的上司!

冷毅一臉的嘲諷:「對不起,誰擋着我的路,那麼他就該死。」

隨着冷毅這句話說完,這時才拍了拍手:「出來,把這個女人拖出去喂狗。」

緊接着,便看從洞穴之外走進來一些臉上矇著黑紗的女人,費力的將妖艷女人的屍體拖走,留在地上的是一道道的血痕。

還有那觸目驚心的傷口。

冷毅轉過身去,看着自己手上的避塵珠,不由得出神。

「避塵珠,相傳是昔年軒轅部族的寶貝,而蚩尤魔戒,則是蚩尤保持着巨大身形和呼風喚雨能力的重要來源,蚩尤魔戒中封印着蚩尤大部分的力量,而這等力量卻只有避塵珠能夠與之相互呼應。」冷毅淡淡的說出這句話。

「典籍上的記載很明確,找到了避塵珠,就等於是找到了蚩尤魔戒的鑰匙。」冷毅臉上的笑容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翌日清晨,當張術醒過來時,心中莫名的一陣煩躁,從黑鐵戒的空間中出來后,趙雅婷似乎還在沉睡。

張術站起身來,走出門外,蕭媚卻已經是起了一個大早,正在做早餐。

見到張術從房間里走出來,蕭媚不禁抬頭看着張術:「喲!神清氣爽的,昨天晚上你們兩個沒那個?」

張術苦笑一聲搖了搖頭:「我說過了,我只愛我女朋友一個。」

雷火帝尊 蕭媚撇了撇嘴:「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東西,嘴裏說愛一個人,心裏頭裝着另外一個人,眼睛裏還四處看着另外的女人。」

張術很好奇蕭媚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難道說這位蕭大姐已經是身經百戰了?

但蕭媚卻是一臉的無所謂:「行了小弟弟,你就這樣繼續下去吧,那麼大一個美女就在你身邊,你卻不知道珍惜。」

張術嘿嘿一笑,並沒有回答。

菜胖子這時衝上了樓來:「張術!你快下來!」

張術看着菜胖子一臉焦急的模樣:「怎麼了?胖子?」

菜胖子在樓下搓着手:「快點下來吧,我有事跟你說。」

張術急匆匆地下了樓,只看菜胖子面色不善:「最近也太不太平了,這兩天你的菜被外派的海貨給衝擊個夠嗆!」

「嗯?」張術眯着眼睛,不由得看着菜胖子的一臉古怪。

菜胖子着急的搓着手:「不光是這件事,南叔他老人家最近也有些控制不住手下的人,那些人已經開始在酒吧裏頭賣粉子了!」

張術自然知道菜胖子口中所說的賣粉子是什麼東西。

當即便是眉毛一挑:「黑狼幹什麼吃的?就沒下去管管?」

菜胖子一聲苦笑:「不行,都已經做掉了好幾個了,但這群人就是不長記性,就好像是非要這麼做一樣!」

張術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富甲一方的對面也開了一家酒樓,我進去看過了,裏面的裝潢和菜品都跟富甲一方裏頭的沒什麼兩樣,就連屋子的格局都一樣……」

這一下,張術總算是知道了,看來那個隱藏在幕後的人,做這一切的目的就是沖着張術來的。

「查到消息了么?」

菜胖子搖了搖頭:「還沒有,不過這幾天兄弟們應該有消息傳回來了,你說那個人能是誰?」

張術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可以斷定的是他很了解我,並且他在暗處,我在明處,你和兄弟們說一聲,查探完這次之後,不要在輕舉妄動,總要等到那人先出招!」

隨着張術說完,菜胖子猛地點了點頭,「好,那我現在就回去盯着。」

張術淡淡的點了點頭:「還是來的太快了啊,想不到綠色陽光工程剛剛推行了三分之一,就已經引來那處在黑暗中的人聯手打壓。」

菜胖子猛地一拍前脯:「怕他干鳥?咱們兄弟在,還能怕他們什麼?」

張術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這回人家可是沖着我來的,你去吧,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現在我是腹背受敵。」

菜胖子表情也難得凝重一回,「那我跟在你身邊。」

張術連連擺手:「不用,估計這些人的眼早就盯到趙總的身上了,還好她昨天搬過來跟着我。」

說到這兒時,菜胖子的臉上不禁出現一抹古怪的神色:「趙總和你在一起了?」

張術隨手給了菜胖子一個爆栗,轉頭瞪着他:「胡說些什麼,也不怕風大閃了小舌?」

菜胖子嘿嘿一笑,這便灰溜溜的開車走了。

而此刻,在地下山洞之中,冷毅正在參悟避塵珠的奧秘,避塵珠,在上古傳說之中可是神物,據說能夠溝通神界,冷毅的目的很明顯,身在教宗之中的他,為了達到那個目的,是無論如何也要成為萬人之上的教宗!

因此,避塵珠的重要性就凸顯了出來。

「主教,他們來了。」只看一個身穿黑袍的人走到冷毅的面前,恭恭敬敬的開口說道。

冷毅擺了擺手:「來就來,有什麼好怕的?告訴下面的人,準備好禮物,這些人胃口可是大的很,我們無論如何也要給他們準備出一份大禮來。」

只看黑衣人點了點頭,這便走出洞穴。

冷毅伸了一個懶腰,不禁淡淡一笑:「你們也來了?正好,那就一個都別走。」

過了很多天,在海城不遠處的一處廢墟之中,能夠看到其中躺着七扭八歪的屍體,這些人普遍都有一個特徵,身上穿着黑色長袍,看起來像是基督教的牧師,但又不完全一樣。

而在廢墟的不遠處,是一處天然的熔岩洞,這洞穴之中如同蒸籠一般,帶着薄薄的霧氣。

一樁驚天血案在海城市引起軒然大波,王警司如今已經是片區的衛隊,再也不是從前刑警隊的大隊長,就連二級警司的職銜都免了。

整日黑著臉跟着一群年輕的小衛隊出活,自己一手帶出來的徒弟現在是頂頭上司,王警司別提有多憋氣了,陸晨煜棄車保帥,做出的選擇自然是自斷一臂,將王警司外放不說,就連待遇也是與之前天差地別。

「張術!」王警司咬牙切齒,這一回的驚天大案,引起了高度的關注,並且省廳里還確定下了破案日期,三十天內,必須破案!而王警司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張術!

除了他,誰還能做出這樣的事兒來?

。 玉露扶著美景在街巷中穿行,不一會兒,離留香居已經走出一段距離,美景眼看著酒還沒醒,唉,她沒想到美景酒量那麼差,差點耽誤了大事兒,等下一定要好好讓她長長記性!

她再回頭看,浮雲間還有縷縷殘煙飄在上方,她也不想做得這麼絕,誰叫那掌柜的敬酒不吃吃罰酒呢!

正走著,玉露突然見到眼前有一口水井,有了!她將美景扶了過去,斜倚在一旁的牆邊,又拿著水桶,從中打了些水上來,也沒有瓢,她只好用手捧了讓美景去喝。

美景喝了酒,正好口渴,將玉露手裡的一捧水喝了個乾乾淨淨。

見沒有效果,玉露將冰涼的井水潑到了美景臉上,美景這才清醒一點兒。

美景眯著眼睛,打量著周圍,並不是酒館的布置,於是問道:「小姐,我們這是在哪兒?」

玉露焦急地說道:「美景,我們現在很危險,周圍全是要抓你家小姐我的人!」

美景急忙跳起來,警覺地觀察四周,一邊安慰著玉露:「不要怕,我們走。」

說著就一把提起玉露,沒看方向往上方掠去,幾個縱躍之間,又回到了浮雲間附近。

玉露心想,這傢伙真是讓人頭大。

最終在她的一番努力之下,把美景帶到了醫館,給美景灌了些醒酒湯。

美景睜開眼時,瞧見一位頭髮灰白的大夫,手裡正拿著一根針往她虎口上一紮,她疼得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

「這下清醒了吧!」玉露抱臂站在她面前。

美景看了看,原來小姐把她帶到醫館了,都怪自己貪杯,不知道有沒有耽誤小姐的事情。

美景小心地問玉露:「小姐,我沒有耽誤什麼吧?」

「要不你小姐我帶了個火摺子,現在你恐怕見不到我了!」玉露語氣雖然嚴厲,但是沒有責怪的意思。

一股內疚感頓時充滿了美景的心裡,「小姐對不起,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貪杯了,如果再耽誤事兒,就讓小姐把我趕出去!」

「知道錯了就好,記住這次教訓,沒有人會永遠容忍你的錯誤的,幸好有這次驚無險,咱們這就回去。」玉露也明白她知道錯了,點到為止就好,過於苛責只會適得其反。

美景從床上跳下來,將虎口的針一拔,隨著玉露拿了些葯后,便往驛館的方向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