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身後傳來一聲嗤笑,喉神眼前一黑,見到一個沒有頭顱的人體。

“這無頭身體好熟悉。”

喉神臨死前只有一個念頭。

勾離神王看到這一幕,心中極是憤怒,沉默一會後冷靜下來。

這些都是小事,八景諸神是自己一部分,死了休息一陣即可復活。

關鍵是抓出陸謙,務必不要再讓此人在體內搗亂了。

他閉上眼睛,靜心感應。

此人變化多端,如果是在外界,恐怕自己也看不清,但此地畢竟是自己體內。

“他在那邊……”

勾離神王指出陸謙隱藏的位置。

未曾想一石捲起千重浪。

勾離神王也想不到真是自己這簡單的一指,竟然鬧出了大問題。

智慧神命令下達,那裡的士兵騷亂起來,無差別對旁邊的同僚進行攻擊。

“殺啊!”

陸謙連續變幻位置,再由勾離神王指出,衆人心裡緊繃的一根弦直接斷裂。

衆人無差別攻擊身旁的同伴,互相覺得對方是假冒了。

百萬人自相殘殺,場面甚是壯觀。

如果原先是一場普通的感冒,那麼現在就是大病,全身系統接近癱瘓。

勾離神王捂住額頭,看來還真是小看了陸謙這個傢伙。

更危險的事情還在最後。

“陛下,不好了。全被污染了!”

只見士兵們轉化成黑色,身上散發着死寂腐敗的氣機。

不僅是各個衛兵,包括外圍血肉、腳下骨骼以及五臟六腑,黑色像是墨水一般散開。

衆神也逃不了這黑水的污染。

八景諸神本身是五臟六腑,身體各個部位的意志化,一旦器官被感染,他們也隨之感染。

“效果竟然這麼好。”人羣中一個白衣士兵眼神驚訝。

原本想用黑水搗搗亂,沒想到黑水竟然同化了那麼快。

不過想想也是,人體絕大部分都含有水,黑水亦可同化這些水流。

隨着黑水同化,一陣陣龐大的精氣被他吸收,隨後運送到北陰酆都山。

此刻,酆都山第九層即將建成。

該地獄漫天火紅,大地全是岩漿,沒有落腳。

空氣蘊含着一種火毒,吸一口即墜入萬劫不復之地。

此獄爲熔岩大焦獄。

獄中溫度極高,空氣炎熱,普通人光是吸一口火毒之氣,立即化爲灰燼,永不超生。

第九層沒有多少花裡胡哨的東西,進入其中的人都要承受火毒的灼燒。

此層建成,之後就是第十層大圓滿。

這是大慈尊也沒接觸過的領域。

第十層爲阿鼻地獄,也就是傳說中的無間地獄。

打入無間地獄的一般是最強大的惡人,所謂無間地獄就是苦無間,身無間,時無間,形無間。

進入必定永無超生,無間地獄有不可思議的神通。

隨着能量越吸越多,勾離神王越發感覺狀況不妙,他的力量正不斷流逝。

“陸謙,給我停手!!”

勾離神王怒喝一聲,聲聲如雷。

一股無形力量從泥丸宮飛出,來到喉部。

瑶枫 轟!

金色劍光分化萬千,如雨墜落。

“啊!饒命!”

諸神和士兵紛紛死在劍光之下。

面對陸謙這種挖牆腳的行爲,勾離神王忍無可忍。

乾脆無差別打擊,下狠心割掉這個病竈,否則再放任擴大,那麼自己的根基也保不住了。

哪怕強行耗費元氣出宮,也要將陸謙擊殺。

轟!

再一輪洗禮,百萬大軍以及二十四景神全部葬身。

這下喉部以及五臟六腑徹底崩壞。

泥丸宮勾離神王化成光團暗淡了些許,像是大病初癒的病人。

“神王,好久不見!”

陸謙身形忽然出現,望着忽然白光深處頭戴帝王冠冕的男人,狠狠一劍斬下。

劍刃穿破虛空,來到勾離神王頭頂。

此時,勾離神王驟然擡起頭,冷笑道:”來了就別想走了!”

此人何其囂張,如果得了好處離開倒也罷了,他只能吃下這個悶虧,想不到竟敢上來挑釁。

殊不知泥丸宮的自己掌控一切規則。

譁!

勾離神王輕鬆避過人皇劍,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來到陸謙身後。

雙手結獅子印,身後出現一隻黃金獅子,宛如泰山壓頂,帶着破滅大千的氣勢。

轟!

這一毀滅性的獅子印,轟擊在酆都山上。

剎那間,勾離神王感覺世界變了。

自身處於烈火之中,呼吸着毒氣,熾熱的氣流順着氣管流入肺部,將肺部燒穿,蔓延到五臟六腑,外面的皮膚彷彿泡在岩漿之中,燙得他差點暈過去。

“這是哪?”勾離神王神色一凝,隨即雙目大放光芒,”管你是哪,雕蟲小技,給我開!!”

泥丸宮炸開,漫天光芒淹沒兩人。

外界,王朝法身被破,陸謙和勾離神王的身影飛出來,落到泥丸宮都城內部的法陣上。

光芒一閃而逝,兩人消失不見。 一小時后,林天成和李東來兩人被送進了市第一人民醫院。

醫院方面早就得到了市委領導的指示,外科骨幹早就上崗待命,林天成和李東來一到醫院,就被一群白大褂迎入院內。

林天成,李東來,穆紅妝三人可是立下大功,是人民英雄。

看見林天成和李東來兩人受傷了,一群大大小小的領導和隨從,把兩人圍在中間。

「哪裡受傷了?」一名外科主任醫師詢問林天成。

「我沒受傷。」林天成道。

穆紅妝就對醫生道:「你幫他檢查一下吧。」

醫生不敢怠慢,仔細查看了下林天成全身,然後又讓林天成擼起手腳的衣服看了看。

「看不出有什麼外傷,只是有點感冒。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建議拍個X光片。」醫生道。

「不用了,我真的沒受傷。」林天成什麼事都沒有,當然不同意拍片。

很多醫院裡面的醫生,一聽說病人哪裡有個疼痛就是拍片,說是為了小心起見,其實就是過度檢查。

「那就留院觀察一下。」穆紅妝道。

看這群人的樣子,自己不留院觀察還不行了,林天成只能答應下來。

「醫生,李警官好像受傷很嚴重,快幫他看一看。」有人道。

醫生連忙給李東來做了檢查。

李東來同樣沒有任何皮外傷,不過看李東來一副傷的很重的樣子,醫生就讓李東來做了X光片。

李東來當然知道X光片有輻射,猶豫著要不要拒絕,就被一群人擁簇著進了CT室。

在李東來做X光片的時候,醫生就一臉嚴肅,在電腦面前現場觀看。

「醫生,怎麼樣?傷的重不重?」有人關切地問道。

醫生沉吟了下,道:「根據我的經驗,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沒有問題。」

大家就鬆了口氣。

等X光片出來后,醫生又仔細看了一下片子,道:「片子上看不出任何問題。不過為了穩妥起見,還是建議留院觀察兩天。」

看見穆紅妝臉上露出一抹嘲諷,李東來臉上火辣辣的,不過還是裝作鬆了口氣的樣子,道:「沒事嗎?那就好,我胸口現在還疼的利害。」

醫生一聽,臉上露出幾分疑惑,很快就道:「那就做一個加強MRI檢查。」

李東來嚇了一跳,連忙擺手,道:「不用不用,我看還是先留院觀察一下吧。」

一個領導就板起臉來,嚴肅地對李東來道:「胸口疼痛可不是小事,聽醫生的話,做MRI檢查。」

不管林天成和李東來有沒有問題,市委領導高度重視這件事情,那麼一群領導和醫院方面就要拿出自己的態度。

就算過度檢查,領導也只會說你小心謹慎,工作到位紮實,絕對不會責怪。

李東來就感覺心裡有些發苦,要不是穆紅妝就在旁邊,他都想說自己不疼了。

林天成不需要做檢查,就先辦理了入院,住進了一個高級單人病房。

因為林天成有點小感冒,按道理是不需要治療的,不過醫院方面哪裡敢啊,立馬給林天成開了點保守的葯,讓林天成輸液。

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樣子,文國華也來到了醫院。

聽到李東來還在做檢查,文國華就來到了林天成的病房看望。

文國華已經詢問了醫生,知道林天成沒有大礙,不過一進入病房,還是很關切地道:「天成,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適?」

「有點感冒。謝謝文市長的關心。」

文國華點了點頭,看向林天成的目光裡面,不吝讚許,「好好養病,工作上的事情不要擔心,有什麼事情,等病好了再說。」

說完,文國華轉頭看著身邊的一名醫生,指了指輸液瓶,道:「輸液可是大事,一定不可以掉以輕心,要隨時關注病人的身體情況,有什麼問題立即向我彙報。」

「是是,請文市長放心。」那名醫生連連點頭。

文國華又嘉獎了林天成幾句,就離開了病房。

由於林天成的父母不在雲城市區,再說這種事情林天成也不可能通知家裡,穆紅妝就主動留下來照顧林天成。

林天成深深地看了穆紅妝一眼,欲言又止。

他本來是想問問,穆紅妝說話算不算數的,但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他趁著盤鷹嶺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化解了和穆紅妝之間的恩怨,可不想再去自找麻煩。

過了今天,他和穆紅妝就橋歸橋路歸路。

想到自己說過,只要林天成好好活著,就給林天成一個機會,穆紅妝有些心虛。

那個時候,穆紅妝倒是肺腑之言,如果林天成真的死了,穆紅妝肯定還會有點悲傷的。

現在的情況就不一樣了,林天成沒死,在這種情況下要讓穆紅妝給林天成一個機會,穆紅妝就不樂意了。

就好像一個身患絕症的富豪,如果有人可以救他,他肯定願意獻出自己的所有。可一旦救好了,再讓他兌現,他肯定就後悔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