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古斯都與他的精英衛隊守護著放置他們之間正在啟動的靈能干擾器,而剩下的士兵們則正在使用步槍、榴彈、火焰噴射器、單兵導彈和加強般的凱莫瑞安高爆手雷擊退企圖靠近的敵人——無論是地面上的還是天空中的。

「莎拉,集中精神,我相信嘎姆蟲群的腦蟲薩斯一定就在這附近了。」奧古斯都更加堅定了自己此前的判斷,這裡距離腦蟲所在的位置已經足夠地近了,這也一定是這些異蟲會變得如此瘋狂的原因之一。

「這兒太吵了。」莎拉·凱瑞甘聽到奧古斯都所說的話就集中精神感應可能存在的異蟲腦蟲的靈能信號,而星靈往往都會把這種狀態稱之為冥想。

「差不多有一千名星靈在他們的靈能鏈接中同時呼喊,他們所掌握的靈能足夠席捲城市。」凱瑞甘竭盡所能地照奧古斯都所說的去做了,她漂亮的眉毛正因痛苦而緊緊地皺在一起。

「呃——我感應到了,就在那個方向。」凱瑞甘在沉默地感應了十幾分鐘以後,忽然一手指向前方,那正是托亞斯克雷獸所守護的一個洞穴的入口。

「星靈一定也察覺到了。」

通常,托亞斯克雷獸的數量非常地稀少,它們往往只會出現在主巢區並由腦蟲直接控制。在一般的情況下,只有腦蟲認為自己受到直接威脅時才會派出這些可怕的護衛。

有這種雷獸出現的地方那也就意味著腦蟲就在不遠的地方了。

等待靈能干擾器啟動的時間變得極度地漫長,但好在奧古斯都的部隊堅持到了其啟動的那一刻。

只是當無形的干擾器力場向著各個方向擴散開來時,其效果卻相較於安撒達爾城市的那一個大為地減弱。僅有相當相當少的一部分異蟲受到了影響,不過它們發狂的模樣與平時倒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該死的,這玩意怎麼不起作用。」泰凱斯知道只要靈能干擾器一啟動,即使是正在衝鋒的異蟲也一定會調轉方向回頭攻擊自己的同類:「是不是我們在搬這個鐵疙瘩的時候碰到了什麼東西,要麼就是斯旺的人搞錯了什麼。」

「我想這是因為這兒距離腦蟲太近了,而我們的靈能干擾器的強度還不足以蓋過這隻腦蟲的靈能。」奧古斯都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隻腦蟲的靈能太強了。」

「腦蟲是異蟲中少由的具有強大靈能的品種,想一想就知道,控制著越多異蟲的腦蟲其所擁有的靈能力量也就越強大。「他對身邊的凱瑞甘說。

「記錄下來,讓斯旺重新評估這種武器的價值和風險,嘗試展開加強靈能干擾器能量輸出等級的項目。」

嘎姆蟲群的數量雖然比不上入侵了薩拉星系兩顆星球的耶夢加得成群,但也是異蟲的一支負責主要打擊的蟲巢分支。

如果只有人類一方攻入這座地下洞窟,那麼把賭注放在靈能干擾器上的這支部隊很可能就要全軍覆沒,而奧古斯都也絕不可能以身試險。

不過靈能干擾器畢竟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哪怕僅僅只是一隻不受控制的、脫離攻擊隊形的異蟲也可能會帶來極大的混亂。而嘎姆蟲群的腦蟲對付這種無法被控制的個體極其的簡單粗暴——當作敵人一同消滅。

星靈部隊在與蟲群的交鋒中穩穩地佔據了上風,在大量爆發開來的藍色炫光與釋放的靈能風暴中,不斷出現的異蟲被成片成片地掃倒。同時依然有大批的異蟲從各個蟲道入口湧出,彷彿根本殺不盡一樣。

更多的高階聖堂武士加入了對托亞斯克雷獸的圍攻,他們強大的靈能來自於幾百年深度冥想的沉澱。

每一名高階聖堂武士都是艾爾守護者們中最傑出者,是在卡拉之道中臻至另一個層面的聖堂武士,他們本就是精於肉搏的戰士,在格鬥的技藝上已經是登峰造極的大師。

上百架金藍色的龍騎士機甲也開始向咆哮中的托亞斯克雷獸開火,把這個龐大而猙獰的深紅色怪物轟得皮開肉綻。

藍色光弧環繞著托亞斯克雷獸的周身,十幾名高階聖堂武士正在對著雷獸釋放他們足以擊穿甲殼的強大靈能力量。

即使是這樣,這頭托亞斯克雷獸依然在星靈部隊的猛攻下堅持了足足二十多分鐘。它死去的時候身體上的甲殼都已經被燒灼得碳化,倒下的轟鳴聲彷彿樓宇崩塌。

倒下以後,托亞斯克雷獸的屍體竟然還在開始結繭癒合,奧古斯都甚至懷疑如果沒有人繼續處理這具屍體,它甚至還會復活,但星靈很快就使用他們姍姍來遲的金甲蟲把雷獸的屍體徹底地轟碎。

隨後星靈們就衝進了托亞斯克雷獸所守衛的坑道中,奧古斯都則率領著士兵們跟隨著他們。

在經過雷獸的屍體時,所有人都驚訝於那堪比泰拉多爾龍王鯨的巨型骨架。而要知道,雷獸僅僅是一種生活在陸地上的動物,這意味著他的骨架必須足夠牢固才能夠承受得住身體與器官的重壓。

托亞斯克雷獸所守護的那個洞穴連接著一個更加龐大的洞窟,其內只有布滿潮濕附著物與腫瘤的牆壁,地面上是潰爛的組織體,裡面正流淌著某種惡臭的膿水。

奧古斯都從一眾聖堂武士之間穿過,赫然發現正他們正圍著一隻散發著熒光的異蟲生物。

讓奧古斯都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這隻異蟲的周圍居然是一堆人類通信設備的電腦主機和顯示屏,而為這些供能的數據線電纜則沒入在地面上突起的組織體腫瘤之中,似乎異蟲正以某種生物制電的方式為其供能。

散發著光芒的顯示屏上滿是污垢、粘液與菌毯,某種特殊的異蟲發光生物環繞著它,就像是顯示屏上的燈光。幾個被異蟲感染的、渾身尖刺的感染人正使用著他們僵直的手指操縱著這些設備,至少有數十根蟲腸和粗大的經脈連接著他們的大腦與地面上的巨大腫瘤。

一隻在使用人類的全息投影裝置看UNN新聞的腦蟲。

顯示屏上的新聞是:奧古斯都蒙斯克,帶來災禍與厄難的人。 「可是你這樣也不是辦法啊,要不我先扶你進去休息吧。」

寧次點點頭,任由天天將自己攙扶起來,進入船艙里。

船艙進門就是一個走廊,走廊前半段兩側一共有四個房間,後半段有一個廚房和一個雜物間,設備十分齊全。

天天將寧次攙扶進左側的房間,房間很小,不過布置也非常簡單,因此並不決定擁擠。

「來,你小心點,我再去給你弄點吃的。」

天天將寧次攙扶到床邊後轉身準備離開,但是立馬就被寧次給拉住。

「別,天天,別給我弄吃的了,弄了也是白弄,咱商量一件事行不行?下次你能不能去和白學學那個大冰蛇的忍術?」

「噢,到時候再說吧,我去做飯了,你不吃我還得吃呢。」

「叩叩叩!」

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天天將門打開,鼬站在門口。

「你有事找寧次嗎?他現在狀態不太好哎。」

「嗯,有點重要的事,你去忙吧。」

久居长白 「噢,那你們聊,我去做飯了。」

天天,給鼬讓開一點位置,鼬走進房間,天天則順勢離開房間,鼬將門關好走到寧次面前,眼神有些嚴肅地看著寧次,寧次有些奇怪。

「出什麼事了?怎麼這種表情?」

鼬搖搖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還沒出什麼事,就是覺得有些奇怪,寧次,你不覺得奇怪嗎?四代水影身死這件事情外界完全不知道,很顯然這個消息已經被水之國給封鎖了,可是絕卻知道這件事情,絕甚至還知道四代水影的居然死因,那就意味著絕當時一定在場,那麼,絕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三尾的下落呢?就算他當時不知道,以他的情報能力,要找出三尾也非常容易,那何必還要讓我們去找呢?」

一開始寧次還沒想這麼多,現在鼬這麼一提,寧次立刻想了起來,原著中似乎四代水影就一直在被帶土給操控著,就算絕不知道三尾的位置,帶土也一定知道,而絕又完全是帶土那一邊的人,想到這裡,寧次臉色立刻一變,就連雙眼都變成了轉生眼。

「也就是說,這是絕和那個傢伙的陰謀,為的就是讓我們去水之國?」

鼬點頭,表情變得有些凝重。

「我不知道絕和那個傢伙到底在盤算什麼,但是這一次的任務恐怕並不簡單,那個傢伙恐怕會在水之國搞一些動作,寧次,我覺得我們還是得小心一點比較好,說不定那個傢伙會直接翻臉。」

寧次眉頭緊皺,沉思了許久,最後搖搖頭。

「不,我不覺得那個傢伙會在這個時候和我們翻臉,鼬,你忘記了嗎?你可是那個傢伙介紹進入曉的,再怎麼翻臉他都不會選擇和你翻臉,恐怕這次他更多是沖著我來的,只是……他到底想做什麼呢?」

寧次感覺自己掉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當中,但是又實在是想不出來這個陰謀到底想要得到什麼。

寧次最先排除的就是帶土要和自己翻臉的可能性,畢竟自己加入組織之後也沒做過什麼損害組織的事情,而且抓尾獸也是自己最積極,老早就抓住了四尾,唯一見不得的恐怕就是寧次一直和大蛇丸保持著聯繫

可大蛇丸雖然是曉的目標,但是大蛇丸這件事情並不是非常重要,甚至還是佩恩主動叫停了追殺大蛇丸,理由也僅僅是要開始準備抓捕尾獸,僅僅是準備而已。

寧次和大蛇丸保持合作的關係就算被知道了,曉也不可能因為這個理由就要除掉寧次,最多就是盤問盤問寧次,讓寧次說出大蛇丸的下落而已。

可是這一次動作顯然就是針對寧次的,最主要的是,開口讓寧次和鼬去水之國的是佩恩,而不是帶土。

佩恩當時還專門找寧次談了,想讓寧次當下一任首領,來制衡帶土,寧次不認為佩恩會突然站到帶土那邊去來反過來算計寧次。

不分析還好,現在這麼一分析,寧次的腦袋變得更加混亂,忍不住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這樣?」

「寧次,我覺得我們得改變計劃了,這個任務不簡單。」

寧次深吸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點點頭。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這麼看來,他們想要的僅僅是讓我們去水之國,而不是尾獸,當時佩恩甚至還說不需要馬上抓住的這種話,這可不像是他會說的話啊。」

鼬點點頭,沒有回答,寧次立即站起來,朝著門口走去。

「我去讓天天改變方向,直接去水之國,既然這是曉內部的事情,那就沒必要去找別人了,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咱們只要走一步看一步,就算最後真的翻臉了,我也不虛他們!」

寧次離開房間推開廚房門,此時天天正在燒水,準備做魚料理,寧次突然進來讓天天有些驚訝。

「寧次?你也要吃東西嗎?那我多做一份。」

「不,天天,我有正事要和你說,咱們不去波之國了,直接去水之國,另外,到時候可能會有大規模的戰鬥,你要做好準備。」

「哎!這麼突然?是出什麼事了嗎?」

天天瞪大雙眼看著寧次,寧次點點頭,心情有些複雜,如果一開始寧次就想到了這些的話,寧次是肯定不會讓天天一起來的,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寧次了解天天,現在讓天天離開已經是不可能了,只能讓天天做好準備。

「嗯,出了一些意外,你做好準備就是了。」

半個月後,寧次一行人下船,一踩到地面上,寧次就忍不住做了個大大的深呼吸。

「啊~~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啊!沒想到重新踩在陸地上的感覺竟然這麼好啊,實在是太棒了!」

天天將船收起來,沖著寧次翻了個白眼。

「差不多就的了,你這樣讓別人看見還以為我的船很差呢,這可是我花了大價錢買的船啊。」

「啊哈哈哈哈~~我可沒這麼說啊,再說了,這附近不是沒……」。 「咚!咚!」

兩聲轟鳴傳出,冰土之牆瞬間被洞穿,卻是阻擋不了絲毫。

下一刻,兩道利劍便是洞穿寒煙雨二人的胸口,留下深深的血洞,鮮血汩汩而流,一絲毀滅之力更是透入體內,撕裂他們的身體,更是摧毀他們的靈體。

「啊!」

痛苦的喊叫聲立即響起,寒煙雨二人瞬間跌落而下,摔倒在地,徹底成了兩個廢人。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電光火石之間,其他寒家之人竟是來不及反應。

而那寒龍聖尊陰沉着臉,死死地盯着秦楓,心中有着熊熊怒火燃燒,卻被其強行壓制,因為從剛才簡單的交手中便感知出,他絕非秦楓的對手。

「混賬!無敵仙尊,八百多年未見你人,剛一現身,便來寒家鬧事,視本聖為無物否!?」一道爆喝陡然響起,旋即便見一道身影從寒家內部的傳送陣處飛掠而至。

來者正是寒楓聖者,早在秦楓進入寒天城時,他便已收到消息,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秦楓望向對方,冷喝道:「寒家對我春族所作所為,你不知情?現在卻來阻攔,是否太過可笑!」

言罷,秦楓陡然祭出太極靈體,釋放出一股恐怖的毀滅之力轟向對方,將寒楓聖者與寒龍聖尊包裹其中。

面對這一擊,寒楓聖者二人不由大吃一驚,紛紛出手防禦。

「轟隆!」

秦楓對於毀滅之力的掌控早已今非昔比,威力之強足以滅殺三重天靈聖,寒楓聖者二人根本抵擋不住,瞬間敗退,紛紛吐出一口鮮血。

不過,對方二人畢竟是神族的靈聖,是神族重要的戰略資源,在靈界更是巔峰存在,是防止魔族入侵的重要保障,九重天絕不允許他們輕易隕落,特別是隕落在自己人手中。

故而秦楓沒有下死手,僅僅只是擊傷二人,給予對方強烈的壓迫,令他們知道雙方之間的差距。

「怎麼可能!?你應該剛成聖不久,為何會如此之強!?」寒龍聖尊驚恐無比,怒嘯連連。

寒楓聖者也心驚不已,默默打量著秦楓,略一思忖,開口問道:「是屹峰聖者給你的機緣?這數百年你消失無影,是去奪取那份天大機緣了?」

秦楓淡漠地盯着對方,沒有回答,也無需回答,反而說道:「你在靈界待得夠久了,去九重天吧。」

他的話語輕描淡寫,但落在旁人耳中卻宛如驚雷,他竟是直接讓一位靈聖離開靈界,而且話語之中又透著一股不容反對的威嚴之感。

秦楓望向寒龍聖尊,接着說道:「還有你,也一起去吧。」

他的話語,不容拒絕。

寒楓聖者與寒龍聖尊皆面色陰沉,難看至極,沉默無言。

這時,寒家之中又有數道身影升騰而起,卻是家族之中的頂樑柱,四名高級靈仙以及兩名六重天靈仙。

這六人之中有兩人非寒家本族之人,卻也格外受到重視,加入寒家都已萬年以上,早已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春楓,你太過猖狂!」寒龍聖尊瞥了眼來到身後的六人,盯着秦楓神情陰森,喝道,「布寒夜封天陣!」 上去后朱平發現自己腿腳胳膊不少地方被劃破了皮還出血了,不過此時他醉著呢,不痛。

現在他和海鷹一起站在了這個礁石上,他向四方看去,海鷹問道:「怎麼樣!」

朱平環視了周圍,遠處是漆黑的大海,一片漆黑。唯一亮着的東西是岸上的燈塔,燈塔在一閃一閃的為遠航的船隻指引著方向。除此之外身後的這個海貓島倒是明亮的,朱平喜歡這份明亮,只覺得這份明亮像一個避難所,保護了自己。他鬆了一口氣,再抬頭望天,天上繁星點點,朱平看着天空心中奇道:「天上的星星有這麼多嗎?」

朱平之前聽王教授說城市裏有光污染,已經看不到這麼好的星空了,一般來說只有在島上才能看到這麼好的星空,不過朱平沒想這麼多,他此時的目光落在了海鷹身上,心道這個男人帶自己到這裏幹嗎?

只見海鷹看着周圍,突然對朱平道:「喜歡嗎?」

海風吹起來了,爽快的海風吹到臉上,朱平只覺得酒意消了點,海鷹也清醒了一點,但朱平心想,這大概是兩個人醉酒前的迴光返照,過會他們很可能就沒意識了。

朱平比較懂這個,因為他常陪父親出席酒局喝酒,雖然知道是迴光返照,但是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

只聽海鷹又問道:「你喜歡這裏嗎?」

朱平心想這裏有海燕,他便回答道:「喜歡。」

海鷹卻說道:「你不準喜歡,這裏是我的。」

朱平哼了一聲,心道:「無論是大陸島嶼還是土地,不是國家的就是集體的,肯定不是你海鷹的。但他也不爭辯,他有點醉了,他坐了下來,休息一下。

海鷹大聲道:「我從小就喜歡當頭,想當頭領,我喜歡那種感覺。可惜那時候在家受人管,於是我不想受人管,去當兵了,卻發現當兵更不能隨心所欲。」

朱平心道:「部隊怎麼可能讓你隨心所欲。」

海鷹問道:「海燕有沒有給你講過我的事,其實我本來可以在部隊干一輩子的。」

朱平點頭道:「有講過,講了你探親的時候搞垮了海霸,不過傷人太多,隨後就被迫轉業。」

海鷹搖頭道:「其實也不算被迫,我爭取一下還是有機會留下的,但是我不想呆了,我想按我的心意生活,我想來到屬於我的地方,於是我就回來了。」

朱平說道:「也許你只是想念當漁民的生活,想家吧。」

海鷹點點頭,說道:「也許吧,我那時很想念現在這樣的生活,想得受不了,就回來了。你看現在,我擁有了這樣的生活,在這個島上我就是王,你們就相當於我的臣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