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後面找到一個乾淨的拖把,沾了水直接往黑板報上面擦。

五顏六色的顏料滴落在地上。

她沒開燈,外面的路燈很亮,剛好照在這黑板報上。

她的臉在黑暗中顯得更加冷艷邪氣,漫不經心的痞傲從骨子裡散發出來。

她用粉筆勾勒出大致的圖案,接著開始調配顏色。

一個小時后。

她放下調色板和筆。

靠著一張桌子挑眉看著面前的黑板報,眸底帶著審視。

到底是太久沒畫了,生疏了。

將現場清理乾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她拿出手機發了個消息出去。

校門已經關閉,她輕鬆的從兩米高的圍牆翻了出去。

對面車道上,魏炫靠著機車,幾縷劉海掛在他額頭前,騷氣十足,看到雲悅過來立馬掐滅手中的煙。

「悅姐,別告訴我你學習到這麼晚?」魏炫不正經的看著她,腳上的絕版球鞋特別的顯眼。

。 幾天後,林羽得到消息。

奶奶莫韶容也已經搬來江北。

不過,她暫時沒有來找他們,而是花錢在距離南宮世家不遠的地方購買一座農家小院。

林羽大概能猜到她的想法。

估計,她是想緩和跟南宮世家的關係。

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現在都算是一家人。

即便心裡還恨著南宮世家害她被軟禁幾十年的事,即便還怨恨南宮博謀害了她的丈夫和兒子,但現在時過境遷,南宮玉樹和南宮博也都不在了,該放下的東西,也要試著去放下。

只有這樣,才能不讓他們一家人難做。

她的這個舉動,倒是贏得了林羽的一些好感。

去林淺學校走了一趟后,林羽本打算去鳳儀那邊看看的。

但走到半路,卻又調轉了車頭。

鳳儀既然沒有通知自己,就說明她煉製的丹藥還未成功。

自己沒事就跑去詢問她煉丹的進度,怕是會給她增加不少的壓力。

如此,還是不去了吧!

讓她輕裝上陣,說不定,會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就在林羽開車返回沈家的時候,他突然接到陳學海打來的電話。

林羽心中一喜,立即接通電話。

陳學海這時候打電話過來,應該是已經將那三片玉簡上的古文字全部破解了!

「是……林先生嗎?」

電話剛剛接通,裡面便陳學海激動的聲音。

「是我。」林羽呵呵一笑,「陳老,你這是有好消息了吧?」

「對!」陳學海激動得連聲音都有些顫抖,「我和瑤瑤已經把玉簡上的那些文字全部破解出來了,現在的情況稍微有點複雜,電話裡面,一時半會兒可能說不清,咱們要不要找個時間聊一下?」

複雜?

林羽心中一動,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情況越是複雜,說明那三片玉簡上的信息越多!

這是好事!

稍稍一想,林羽立即回道:「這樣吧,麻煩你們來江北一趟,我家裡這兩天有點事情,暫時走不開。」

搬家的日子已經確定了。

就是後天!

搬家的時候,他要是不在家,怎麼也不合適。

而且,他明天也得為搬家做些準備。

這個時候,實在走不開。

「好的、好的!」

陳學海不假思索的答應,「那我們明天一早就趕過來。」

「那就辛苦你們了,我會派人去機場接你們。」

「不辛苦,不辛苦……」

兩人又簡單的聊了兩句,這才掛斷了電話。

……

第二天中午,林羽安排好搬家的事,帶著閻蟬這個好奇寶寶來到了安頓陳學海和陳瑤的酒店。

兩人正欲給林羽行禮,卻被林羽攔住。

「咱們之間就別講這些虛禮了。」

林羽微微一笑,迫不及待的說道:「快給我說說,那三片玉簡上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好、好!」

陳學海連連點頭。

不待他吩咐,陳瑤便從她的手提包禮拿出一張紙遞給林羽。

「這是你們破譯的玉簡的內容么?」

林羽一邊詢問,一邊接過那張紙。

「是的!」

陳學海點頭道:「等你先看完了,咱們再聊。」

「好。」林羽微微頷首,仔細的查看起紙上的內容。

閻蟬好奇,也湊上來跟著一起看。

看著看著,閻蟬的兩道秀眉就擰在了一起。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閻蟬輕攏耳邊的秀髮,吐槽道:「神神叨叨就算了,怎麼感覺前言不搭后語,彆扭得很。」

林羽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雖然閻蟬這話不太好聽,但他看起來,也有點這樣的感覺。

陳學海不好意思笑笑,解釋道:「老朽的能力有限,加上玉簡的內容有缺失,有些地方,實在翻譯不通順。」

「唔……」

林羽再次從頭到尾的看一遍,點頭笑道:「我倒是差點忘了,玉簡本來應該就有所缺失,不太通順也正常!不過,這內容,好像有點誇張。」

「這應該是遠古時候的詩歌,內容可能確實有很大的誇張成分。」

陳學海道:「雖然如此,但老朽覺得,裡面的部分內容,還是有很大的參考價值的。」

林羽點頭,又拉著陳學海坐下,「你繼續說,我聽著。」

陳學海點點頭,又向陳瑤伸出手。

陳瑤白他一眼,從包里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筆記本遞給他。

「你還記筆記啊?」

看著陳學海接過筆記本翻開,林羽和閻蟬同時露出詫異的笑容。

陳學海不好意思的笑笑,「我這年紀大了,記性有點不好,在破譯玉簡的內容時,想到些什麼,就趕緊記下來,免得忘了。」

林羽訝然,隨即點頭示意陳學海接著他之前的話繼續說。

陳學海將筆記本捧在手中看了幾秒,這才開口道:「老朽覺得,所謂的神殿,就是隱藏在崑崙深處的上古遺迹。」

「結合上面這些零零碎碎的內容,大致可以判斷出,神殿的位置應該在崑崙之東的群山之中。」

「一般的時候,神殿不顯於世,只有在一個特定的時間才能看見!而且,神殿守衛森嚴,就算看見了也進不去。」

「我們之前說的陰陽玉,有可能是進入神殿的鑰匙,也有可能是信物……」

陳學海不斷的將自己的推測說出來。

這些都是他在破譯玉簡的內容之際突然想到的一些東西。

洋洋洒洒的說了半天,他才將自己的筆記本上記錄的那些全部說完。

臨了,又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當然,這些全都是老朽自己的推測,至於到底是不是這樣的,可能只有找到那裡才知道了!」

「你能推測出這麼多東西來,已經很厲害了。」林羽稱讚道。

「唉!」

陳學海搖頭苦笑,惋惜道:「可惜玉簡不全,如果能找到更多的玉簡,肯定能得到更加確切的信息。」

說起這個事,陳學海又不住的嘆息。

他的年紀大了。

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那遺迹到底是什麼模樣。

如果不能看到,他恐怕連死都不會瞑目。

「差不多了,如果你的推測沒錯的話,咱們至少有大致的方向了。」

林羽擺擺手,臉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而且,你還忘了一個人!」

「誰?」

陳學海和陳瑤同時疑惑的看向他。 「趕快!讓我看看,是什麼護身符,看起來到像一個錐子。」

怀里软猫 聽李天虎說的這麼玄乎,花雲毅到好奇起來,湊到雷凌身邊,伸手就從雷凌手中扯了過來。

在他仔細打量一番,到沒有看出其中有什麼門道,整體看起來像鋒利的獠牙,但又是金屬材質。

「拿來!」

「這個護身符是我爸送給雷凌的,這是關鍵時刻希望可以保雷凌一命的東西。」

看花雲毅攥著護身符打量個沒完。李珊珊怕花雲毅給弄壞了,一把從花雲毅手中搶了過來,重新將護身符交給雷凌。

李珊珊知道,這是自己父親擔心雷凌有事,所以才把自己的護身符送給雷凌。

這意義非凡,興許關鍵時刻,真的可以救雷凌一命。

李天虎臉色有些難看,自己行軍打仗,自己父親都沒有捨得把護身符送給他,甚至他大哥還在前線鎮守邊疆,也未曾得到自己父親這麼重視。

反而一個外人,竟然被自己父親這麼器重,不惜將自己身上的護身符送人,這眼裡還有他們這些兒女嗎?

「小氣!」

「我只是看看,又沒說不還給雷凌?」

花雲毅不樂意了,看李珊珊那副緊張的樣子,生怕自己獨吞了似的。

重新拿回護身符的雷凌,感覺護身符有些奇怪,看似不大,但卻有些份量。

尤其,他看護身符上面有奇怪的紋路,總覺得此物有些靈性。

「雷凌,記住把它收好。」

「我爸戎馬一生,能夠化險為夷,走到今天的成就,跟這護身符有很大關聯。」

李珊珊看著雷凌,千叮嚀萬囑咐,特別看中自己父親的這道護身符。

雷凌點了點頭。

由李珊珊親自為他戴上護身符。

花小蕊看著雷凌,神情默默,似乎有說不完的心裡話,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日頭已經落了,時間越來越接近凌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