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爾斯和西奧多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握緊了西洋劍,高呼:「士兵們,隨我殺出去!」

「YES,SIR!」

雙方戰作一團!殺聲震天!

然而美法兩國的戰鬥力着實不俗,兩兵相接的第一時間,就對長州藩造成了壓制!

他們本身沒有什麼特殊,只是身材比日本人高大,力氣和抗揍能力遠超長州藩人,再加上手中有槍。

混戰之中,長州藩藩兵與其一對一毫無勝機,往往被對方用蠻力撞到然後補槍。

查爾斯和西奧多兩人身為上校也非是草包,靠着蠻力揮舞手中的西洋劍,都能砍翻一片人!

而他們身旁,而且還有一部分人沒有參與混戰,而是躲在背後放冷槍。

當長州藩想要以多對一時,往往就被一顆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子彈給打穿!

反觀長州藩,因為街道狹窄,冷兵器作戰的陣形根本就施展不開。

人數上的優勢沒起到半分作用!

好在還有河田一也這樣身懷劍術的藩士,靠着多年修行鍛鍊出來的反應和敏捷,沒有讓場面一邊倒。

不過也僅僅是沒有一邊倒。

「怪不得高杉晉作會輸,這幫人雖不通武藝,卻善作戰!」河田一也砍翻面前的美國大兵,心中有些焦急:「如此這般下去,要贏怕是只能以人命來堆了!」

河田一也對局勢看得很清楚,舉上全城之力要留下這一百多人沒有問題。

但是用人命堆出來的勝利這又有何意義?

河田一也不由得想到。

「早知如此,就不該讓葦名君他們離開!」

若是此刻張弦在這兒,必能斬下敵首!

但此刻卻是來不及了,張弦等人肯定已經走遠。

即便聽到槍聲折回,屆時怕已是於事無補!

然而河田一也不知道的是,張弦根本就還沒離開。

就在他這麼想時,久坂玄瑞大笑着沖入了戰團:「我來也!」

「久坂玄瑞!」河田一也看到久坂玄瑞先是一怔,他在這裏,那豈不是。

等他看到張弦帶着天狗面具出現,頓時大喜。

「葦名君!」

……

起先,張弦本來還在跟久坂玄瑞等人商量一會兒如何沖陣,結果話還未說完就聽到德川雅孝發了飆。

那番話說得張弦都對他印象好了三分。

不到片刻的時間,雙方就已然打了起來。

看着同胞們衝鋒,久坂玄瑞等人如同打了雞血。

即便張弦,也被這份眾志成城所感染。

「葦名閣下,現在又如何?!我等是否應該直接上陣?!」

「自是如此!」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還需什麼商量?

直接上就行了!

「各位,你們去支援藩兵,敵首交我!」

「算我一個!」久坂玄瑞大叫一聲,一行人一起沖了出去。

如此高調的登場,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長州藩眾人頓時大感振奮。

但德川雅孝還有西奧多和查爾斯臉色就不那麼好看了。

德川雅孝本來一直在封鎖戰線,看到久坂玄瑞和張弦后頓時氣得不行。

「久坂玄瑞,天狗劍客!你們居然還敢回來!」

他身旁的河田正始生怕德川雅孝攪事,頗為無賴的抓住他的手臂:「大人,扶我一把!老夫腿軟了!」

「你……!」

另一邊,查爾斯和西奧多看到張弦,頓時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他身上。

「天狗!」查爾斯低喝一聲:「開槍,射他!」

查爾斯和西奧多周圍的十多名槍手,頓時將槍對準了張弦!

「葦名君,小心!」河田一也一直注意著張弦,見西奧多和查爾斯準備對張弦動手忍不住出演提醒。

而張弦自是早有準備,腳下發力以極快的速度朝他倆衝去。

「正好,你們都在一起,省得我去找了!」

戰場人的眾人見張弦就這麼衝過去,紛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這也太魯莽了吧!

查爾斯臉上閃過一絲欣喜,道:「射擊!」

砰砰砰槍聲接連響起。

然而,查爾斯以為得手之際,張弦再度加速,以左右大幅度的移動躲過了所有的子彈!

二十把槍他沒法躲,但十把不難!

而躲不過的,則利用其他美國士兵的身體作為掩護!

隨後,張弦就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納尼!?」

在旁人看來,這簡直是神技!

查爾斯和西奧多兩人瞳孔顫抖,忍不住罵了一句怪物!

人怎麼可能躲得過子彈!

士兵們也很驚慌,慌忙準備進行第二輪射擊。

但張弦不給他們這個機會,剛剛趁著躲避之時,他已經做好了起手勢。

「二刀我流!」

他目光一凝,腳步往前重重一踏,整個人朝着西奧多和查爾斯前沖而去,同時身體進行大幅度的旋轉,手中的雙刀順勢揮舞。

「蛟龍!」

查爾斯和西奧多頓時汗毛倒豎,紛紛往一旁撲去閃避。

但是保護他們的人就沒那麼好運了,結結實實的中了張弦的斬擊。

慘叫聲四起,十多個護衛頓時飛向了空中,鮮血飛灑!

「!!!」

在場之人無不震驚,無論是長州藩的藩兵還是美法兩國的士兵,在外圍觀看的平民百姓,紛紛瞪大了雙眼。

「那個人居然能將人斬至飛空!這是怎樣的力量!」德川雅孝震驚不已,究竟要怎麼練才能練到這個地步?!

即便劍聖在世,也不外如是了吧!?

不论想回 久坂玄瑞,時川等志士更覺震撼。

他們知道張弦很強,但實際表現出來的力量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誇張。

就像真的天狗一樣!

而張弦不管他人所想,當即追擊查爾斯。

他的目的是斬下敵首!

而查爾斯,這一刻切實感覺到了恐懼!要死!

他的士兵們也恐懼張弦的力量,竟沒第一時間進行救援!

反而是西奧多,提刀朝張弦攻來!

。 身體一晃,姜塵的身影就離開了議事殿,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廣場。

這處廣場,位於半山腰,為一天然的石台,面積很大,足足能容納數萬人。

在姜塵來到這裡之前,上清一脈的三百餘位弟子,已經全都聚集在此地,默默的等候姜塵的安排。

姜塵需要的法壇,張衡等人早已備齊,上好的白玉打造,異常的通透,綻放出瑩瑩寶光,一看就知不是凡物。

法壇前,立著一個鼎爐,不是別的,正是姜塵以天地之力煉製的天地烘爐。

法壇上,則是供奉著一座神像,不是後土娘娘,而是她的化身,四御之一的後土皇地祇。

後土娘娘遁世多年,三界幾乎沒有任何關於她的傳說,姜塵可找不來她的神像,只好退而求其次,供奉她的化身。

不過,問題不大,化身是本體的延伸,祭拜化身與祭拜本體並無太大的差別。神像兩側,擺放著兩件寶物,分別是幽冥幡與度人燈。

姜塵能否成功將鬼魂送入輪迴,關鍵就在後土娘娘與這兩件法寶的身上。幽冥幡與度人燈就不說了,皆為鬼道至寶。

而後土娘娘,六道輪迴都是她以肉身造就的,是真正的輪迴之主。只要獲得她的同意,打開輪迴通道,送那些鬼魂進入輪迴,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所以,姜塵此次拜的是後土娘娘,而不是上清聖人。轉世投胎這種事,明顯是後土娘娘更為的專業啊。

道祖親自來了,也比不上後土娘娘。

以餘光掃了一眼下方的一眾弟子,姜塵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今日貧道有一大功德之事要與爾等分享,你等可願助貧道一臂之力?」

下方眾弟子聞言,雖不知是什麼大功德之事,但想到祖師既然這麼說了,那肯定是件好事,遂吩咐回道:「弟子願助祖師一臂之力。」

得到肯定的回復后,姜塵遂又吩咐道:「爾等在此誦念度人經,以助貧道成事。」

說完,姜塵就轉過身去,正面對著法壇,就見他先是以身上的功德之力點然度人燈。接著,又從儲物法器裡面取出三株長香,以度人燈的燈火點燃,插在了天地烘爐之中。

最後,姜塵對著後土娘娘的神像拜了三拜,這才拿起神像另一側的幽冥幡。

此時,眾弟子已經按照姜塵的吩咐,齊聲頌念起度人經,渺渺的道音回蕩在青山之間,好似與天地取得了共鳴。

待經念百遍,姜塵似乎是覺得時機到了,手上猛地一發力,幽冥幡上立即綻放出幽幽神光,旋即,一道道鬼魂從中飛出,或是立於虛空,或是立於山巔。

一瞬間,青城山的氣溫,都下降了不少,好似進入了冷秋,溫度低的嚇人,令人莫名的打了個寒顫。

億萬鬼魂齊齊湧現,那浩蕩出的陰氣,何其之恐怖,也就是山上的活人都是修士,有修為在身,且,已經念了百遍度人經,得到了天地之力的加持。

不然的話,被這強大的陰氣一衝,就算不死,也要大病一場,傷了根基,壽元大減。

待鬼魂全部浮現之後,姜塵再次對著後土娘娘的神像躬身一拜,說道:「娘娘在上,下界修士姜塵有事稟告,今幽冥界生亂,有惡鬼為禍人間,以至於億萬鬼魂滯留人間無法轉世。」

「是故,姜塵懇求娘娘法外開恩,開啟輪迴通道,送這些無辜鬼魂轉身投胎。」

「娘娘慈悲,姜塵拜上。」

誠懇的聲音,伴隨著裊裊青煙,升入虛空,傳到了未知之地,後土娘娘修行的地方。

旋即,姜塵就感到,一道無比偉岸的意志降臨了,在他身前的後土娘娘的神像,徹底的不同了,好似活了過來。

一雙充斥著大愛、慈悲的眼神,從神像中浮現,先是看了一眼姜塵,而後又看向了那滿山遍野的幽魂。

呼~~呼~~

莫名的,有風颳起,從山間吹來,帶其陣陣呼嘯之音。

隨後,此地的虛空,竟是扭曲起來,有無數規則浮現,玄之又玄,隨著虛空一同扭曲。

漸漸的,一個巨大的,漆黑的漩渦顯化,流露出神秘的氣息。這是輪迴通道,後土娘娘親自開闢的輪迴通道,古老而又神秘。

轟隆隆!

漩渦轉動,發出莫大的吸力,捲動無邊的風雲,將青城山上的億萬亡魂通通攝入其中,輪迴轉世去了。

通過這個輪迴通道轉世,無需喝下孟婆湯,通道內,自有玄妙的輪迴之力涌動,能洗掉一切記憶,確保這些幽魂在轉世之前,記憶乾淨的如同一張白紙。

看著眼前這一幕,姜塵漸漸放下心來,有後土娘娘出手,這億萬鬼魂的問題,就算是解決了,而他,也將收穫一筆功德。

助億萬鬼魂轉世投胎,這能得到的功德,也不算小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