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嫣微笑著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話,一旁的王淑儀臉上的神色稍微緩和了一些對梁嫣說道,「梁小姐我兒子呢沒有和什麼人打過交道,有些不懂事你不要在意。」

「阿姨你太客氣了,死……李子孝和我都是好朋友不用這麼客氣的,是您太在意了。」

李子孝在對面鼓著嘴不高興的看著梁嫣,梁嫣也看見李子孝的眼神不過她沒有刻意停留,她知道李子孝為什麼會生氣,剛才差點她就說出「死人頭」這個稱呼,現在的她心裡可是七上八下的生怕自己哪句話說錯給王淑儀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子孝啊,我看彤彤都已經去學校了你這……」

李子孝拿筷子的手開始顫抖起來,「哦,那,那什麼,我……」

梁嫣手心裡也攥出了汗,忙打圓場說道,「那什麼,阿姨,李子孝他明天就要去學校報道了,你也知道的大學不比初中高中開學比較晚的。」

「這樣啊,你看我這上了年紀記性也不太好了,對了,子孝你考上的哪所大學啊?」

這次李子孝手裡的筷子直接掉到了地上,他一邊彎腰撿筷子一邊想著說辭,「哦,我啊,我考上的是……」

「阿,阿姨,李子孝考上的是一所私立大學……」

「私立大學?」王淑儀看了看梁嫣又看了看李子孝瞬間王臉色就變了,「子孝啊,這私立大學是不是民辦的三流大學啊!?」

好不容易撿起來的筷子再次掉到了地上,他壓根就對自己這個學校一概不知,先不說私立還是國辦就連學校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阿姨,這你可就有所不知了,雖然這是所私立大學但是裡面的教師陣容以及各個科系一點不比名牌大學差,甚至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說這話的時候梁嫣臉上掛著自豪,就好像這所流弊閃閃放光芒的私立大學是她家開的一樣。

「比清華還厲害的學校?」

王淑儀畢竟是舊年代思想國內知名大學也就那麼幾個,這就好比買衣服肯定是看見名牌就認為是上等貨。

「是啊,阿姨我知道您心裡過不去這道坎,不過現在時代和以前是大大不一樣了,不一定常掛在嘴邊的就一定是最好的。」

梁嫣真希望時間能夠停止,她總覺得再說下去肯定會露餡。

或許梁嫣的祈禱真的奏效了,一陣清脆悅耳的電話鈴聲打破有些緊張略帶尷尬的氣氛。

「喂,哦,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王茹夢掛斷了電話對李子孝說道,「李子孝你跟我去搬一些東西。」

「好的。」李子孝就如同得到聖旨一般三步並兩步的跑出了別墅。

王茹夢有些歉意的對王淑儀說道,「阿姨,我有些事情要去辦你們先吃吧。」

「等一下,我也跟著去。」姬若冰站起來也跟著走了出去。

一下子餐桌前就剩下了王淑儀和梁嫣以及幾個不愛說話的丫頭,楊莎妮一直不敢說話她覺得王淑儀是個非常嚴厲的人,和她在一起吃飯比和以前的婆婆吃飯還要壓抑。

王淑儀之所以對李子孝這麼苛刻出人頭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現在圍繞著自己兒子身邊的女孩子簡直一個比一個優秀,這麼多優秀的女孩子如果自己的兒子不努力怎麼可能追到手呢?

「來來來,咱們吃咱們的,讓他們去忙活就行。」王茹夢這一個小插曲將王淑儀原來的話題打斷,現在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梁嫣暗暗鬆了一口氣,急忙招呼著大家吃飯,李子孝沒能嘗到她的廚藝是有些遺憾與其提心弔膽不如不吃,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也不爭這朝夕。

李子孝跑出別墅一段距離后才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呼哧呼哧的喘了兩口氣對王茹夢說道,「你這個電話還真是及時,再繼續下去恐怕就會火星撞地球了。」

「嘁,你以為上帝真的是有求必應的嗎?記得給我漲工資!我冒著生命危險自導自演了這麼一幕,你要是不給我漲工資我現在立馬就回去揭發你!」

「哈?你說你是……喂!你怎麼和梁嫣一樣張嘴閉嘴的就是錢錢錢,咱們的關係提錢……」

「少跟我套近乎!我一個女孩子家家的當然要處處為自己著想,你就說你給不給我漲工資吧?」

「給給給!給你漲工資!!」李子孝咬牙切齒的在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王茹夢比了一個V做出勝利的姿態,還不忘回過頭對姬若冰吐吐舌頭。

。 翌日深夜,感知到雙眼傳來的波動,佐助拆下繃帶。

隨著白色繃帶一圈圈落下,六芒星萬花筒疊加三角風車狀萬花筒的圖案顯現。

通過移植直系血親的萬花筒寫輪眼而融合成的全新萬花筒,瞳力提高的同時還保留了萬花筒的能力,同時對身體的負擔也大大減小。

白嫖鳴人獲得的力量在體內「清晰可見」,曾經感應不到的查克拉隱藏體內,越是感應,佐助明白這遠遠不夠。

雖然不明白宇智波和漩渦一族有什麼關係,但需要更多的交流(白嫖)鳴人,才能讓雙眼的力量更強大。

[擁有那擼多的力量,強大也是理所當然。]心中暗下決定,回想起石板上的留言,兩股相反的力量想加,可得森羅萬象。

「我這雙眼,能把黑暗看的一清二楚。」眼睛的提升超過他的設想,下次有機會問問鳴人,現在最重要的是找他決鬥。

就像海馬社長堵王樣打牌從來沒贏過,截止目前佐助也沒有打贏過鳴人。

但現在的佐助已經不一樣了,鼬留下的高級進階材料遠超二柱子想象,這份來自哥哥沉重的愛,讓人迷失。

熟悉力量至天亮,迫不及待的推開房門,那↑擼↓多↑,速來決鬥。

木葉村沒有適合兩人戰鬥的場地,佐助夜翻地圖,最終地點定在終結之谷,這裡環境優秀依山傍水,荒無人煙可以放開手腳。

前往尋找鳴人的路上,碰到每天都要來檢查身體的小櫻,不遠處恰好是出門購買早餐的卡卡西。

時間拉回兩周前,反觀宅在家中叮叮噹噹的鳴人,每天例行公事為自來也補身體,送他修仙。

回到家開始練習如何為草薙劍附魔,佐助下線狀態,偷偷刷本不太好,剛好趁機好好研究一下偷偷更新的系統。

十六個書架緊緊圍繞住附魔台,一旁放著二次加工的鐵砧,佐助和自己的劍立在一旁,覆蓋著神秘的紫色。

經過鐵砧的修補功能,草薙劍的屬性徹底更改,從最基礎的鐵錠加起,黃金、鑽石,不斷提升材質。

修補完后草薙劍名稱發生改變,一把「基礎太刀」震驚鳴人。

「基礎太刀?草薙劍」

2.0kg

太刀

耐久:30/30

Lv20以上可以使用

物理攻擊+50

傷害+7

火屬性攻擊

鋒利Ⅴ

亡靈殺手Ⅴ

耐久Ⅲ

異界加成所覺醒出新的刀刃。

根據兩周的失敗經驗,鳴人逐漸摸索出部分頭緒,由於不同世界之間的差異,附魔書對火影世界內的物品,進行附魔的成功率會很差。

而且不能直接使用「鋒利Ⅴ」等高級附魔書,需要先使用「耐久Ⅰ-Ⅲ」,完成對草薙劍的基礎同化升級,才可以繼續承載力量。

鋒利拉滿,加強攻擊種類的附魔遊戲中只能承載一個,但是鳴人發現忍界似乎不吃這套規則,連效果都有所變更。

亡靈殺手:對亡靈生物造成額外傷害。(穢土轉生、屍鬼轉生、殭屍、殭屍豬人、骷髏……)

既然不衝突,能加的全部附魔,火焰附加則改為火屬性攻擊,這把草薙劍脫胎換骨,雖然外形沒有發出大的改變,但刀刃在紫光的包裹下隱約透出一抹紅光。

看著這把刀鳴人總感覺似乎哪裡缺少了什麼,仔細拉開更新公告,終於在放大放大再放大后,找到這樣一行字。

玩家可添加青金石、紅石粉、螢石粉進行武器強化。

[垃圾系統又開始搞什麼?],抱著試試看的心裡,放下鐵砧進行嘗試。

強化+1無法使用螢石與紅石,只有青金石可以進行強化。

伴隨鐵砧一陣全自動的聲響,一把「+1基礎太刀」出現,雖然鳴人不懂,但他深受震撼。

再拿起脖子上帶著的星影村的隕石,這塊隕石中含有十尾的一部分能量,大膽的想法油然而生。

沒多久,一把蘊含流星之力的太刀生成,強化等級+9后則需要改用紅石粉,順暢+15,鐵砧承受不住后裂開報廢。

細長通紅的刀身,不復最初的模樣,名稱改為「流光星隕刀」,最下方多出一行小字:能喚醒流星之力的刀。

「這,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那樣。」附魔帶來的紫色光芒仍然覆蓋包裹住整把刀,其中蘊含的力量卻讓人感到心悸。

刀身入鞘,掩蓋出鋒芒,武器升級必須跟上,佐助的刀還沒有想好,砍團藏半條胳膊仍進去融合說不定會有奇效。

草薙劍這種量產貨,不符合身份,一把宇智波專用太刀,似乎更符合二柱子的逼王氣質。

如果有機會,鳴人更想試試神樹,傳說宇智波團扇,就是神樹的一部分製作而成的,屬於火影世界的頂級材料。

忙碌了兩個禮拜的鳴師傅,終於武器升級完成,佐助的刀,就只能等到他可以活動后,弄到想要的材料,再進行升級。

放刀進入背包,準備好下午出門實驗的打算,敲門聲傳來,門外是佐助邪魅狂狷的笑臉。

「鳴人,來戰鬥吧。」

佐助站外門外等待鳴人開門,身後是跟著的卡卡西與小櫻。

進入鳴人家中,三人看到的是如同進行某種邪惡儀式的場景。

神秘莫測不認識的符號,不斷從書架傳導向中間奇怪的檯子,這些符號不是封印術式,卡卡西十分確定。

寫輪眼中沒有絲毫查克拉波動,應該是鳴人通靈出的異空間物品。

牆角刀架吸引白毛和佐助的注意力,基礎太刀屬性碾壓忍界武器,除去有著特殊屬性的鮫肌。

吸收對手的查克拉,並將吸收而來的查克拉注入使用者體內。

不僅可以將對方查克拉吸走為自己使用,還可以利用鮫肌儲存的大量查克拉刺激身體細胞再生,與鮫肌匹配程度高的,甚至可以合體成為魚人。

沒有一把真正正常的刀,可以和它相上面傳來的波動相提並論,瞬間拉住二人的感知。

常年練習使用刀法,對一把好刀的感應十分靈敏。

可惜卡卡西心中有女人,拔刀沒有佐助有神,被他搶先一步率先抽出。 第1783章

元紹承親切地招呼著秦舒,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慈愛。

儼然把她當親女兒似的。

但秦舒不是元落黎。

而且就算是真正的元落黎在這裡,恐怕元紹承也未必會像現在一樣熱情。

這一切,不過是因為國醫院的訂單,讓元家嘗到了甜頭。

秦舒對此心知肚明,但面上還是應和著,在元欣容的身旁坐了下來。

元紹承作為一家之主,坐在餐桌的首位,負責主導整個餐桌上的氣氛。

他就像照顧在外面辛苦工作難得回家一趟的女兒一樣,積極展現父親的關懷,噓寒問暖、熱情夾菜,不談半點跟秦舒身份有關的事情。

這是秦舒跟他們的約定——讓他們把自己當成真正的元落黎。

但是,因為約定是只跟元紹承和元欣容的,李春南母子倆至今不知道那天在溫泉酒店裡發生了什麼。

元家的甜頭,更沒落到他們頭上。

倆人坐在秦舒的對面,表情帶著一絲不善。

直到終於忍耐不住——元俊書猛地放下筷子,發出啪一聲響。

「爸!」他揚聲開口,聲音清晰地傳到正在送菜的傭人耳中:「你明知道她根本不是元落黎,這是在做什麼?!」

「你亂說什麼?」元紹承立即瞪了他一眼,餘光下意識地去看秦舒的反應。

秦舒神色平靜,輕輕停下了筷子。

元俊書心裡的鬱火早已經想宣洩出來,不客氣地說道:「就因為她現在是國醫院的副院長,可以借職位的便利給咱們家一些訂單,你和妹妹就不追究她的真實身份了嗎?你們跟她合夥欺騙國主,這可是重罪!!!」

元俊書咬著牙說出最後一句話,激動得語氣都有些顫抖。

說完,緊盯著對面的秦舒,等他們的回答。

而他藏在桌子底下的掌心裡,早已打開了錄音器。

只要他們三個中的任何一人作出回應,都是揭穿這個冒牌元落黎的最有力證據!

面對突然發難的元俊書,元紹承和元欣容都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幾乎同時開口:

「俊書!」

「哥……」

但——秦舒沒有給兩人說話的機會。

滢菲 她輕柔的嗓音接過了他們的話,直視著元俊書那隻陰怨的獨眼,緩緩說道:「或許你還不太清楚,上一次造謠我身份有假的是辛家四小姐辛寶娥,而且是當著國主的面,最後的結果是被國主斥責一通,由辛將軍帶回去教訓了。」

「所以,沒有證據的話,有些話千萬不要隨便說。」

秦舒提醒著元俊書,同時,也在觀察他的反應。

看到對方眼中一瞬間的遲疑,她唇角勾了勾,用有些遺憾的語氣說道:「雖然因為我搶走了你的繼承人位置,導致了不對我的不滿……但是,我一定會努力得到這個家的認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