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她……可沒那麼好騙!

看到藍曦若這個樣子,柳氏和藍玉顏對視了一眼,似乎都鬆了一口氣。現在他們都以為前幾日藍曦若的凌厲氣勢,只是因為受了驚嚇。因為現在的藍曦若,看起來和從前並無二異。

藍玉顏的眼中閃過幾分毒辣:廢物,你就乖乖待在家裏就好!以前你搶盡風頭,現在被所有人罵作廢柴,這樣才最好!

而且,藍玉顏在背地裏散佈了不少關於藍曦若的壞話,什麼醜八怪啦,什麼沒用啦。現在世人對藍曦若的看法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柴。

至於醜八怪這種謠言之所以沒被揭穿,也是因為藍曦若以前很少出去,見過她的人幾乎沒有。當然,這也是托藍曦若那個好父親和柳氏的福。所以說……藍曦若的名聲,幾乎是壞到了極點。

太子坐在另一側,目光就從未離開藍玉顏的臉,在看到藍曦若的時候,眼中閃過幾分厭惡。

藍玉顏可沒少說過,這藍曦若總是欺負她呢。以前仗着自己是天才,對藍玉顏多半侮辱欺負,這筆賬,他算是記下了。

然而,這些都是藍玉顏的一面之詞。每次都是假裝不經意說出口,然後驚慌失措的說不是這樣的,可憐楚楚的眼神就更讓太子御天策深信不疑,以為藍曦若就是個十惡不赦的惡女。

可憐的藍曦若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御天策記恨了個透徹。

然而藍玉顏還對藍曦若這麼好,簡直讓御天策越看越不順眼,就越發覺得藍玉顏溫婉大度。

「伯父,本宮來只是想看看玉顏,以後這些不相干的人,就無須到了,免得擾了大家興緻。」御天策站起來說道,目光卻冷冷的看着坐在一旁的藍曦若。

。 「把你的手,給我拿開!」

被馬雲飛,突然薅住脖領的雷凌,冷目怒視馬雲飛,並沒有直接動手,而是讓他把手鬆開。

並不是雷凌怕事,而是他看出馬雲飛對自己有殺意。

「我如果不放,你想對我怎樣?」馬雲飛面露不屑的冷笑,瞪大眼睛故意在向雷凌挑釁。

在他離開天族后,他就一直在為昨晚雷凌下落犯愁,可天意如此,讓他偏偏在這裡遇見了雷凌,跟自己喜歡的女人。

他有點壓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迫不及待殺了面前的男人,把龍堯摟入懷裡,讓黃天傲看看誰更配擁有他孫女。

「這小子是故意來找茬的?」

禪德皺眉,看馬雲飛的架勢,還真夠囂張,上來就薅住雷凌的脖領,還敢這樣講話,他真怕雷凌忍不住動了手。

因為雷凌一動手,必會有人遭殃。

「別小看這小子。」

「他的氣息波動很強,也是天境強者,甚至可能在雷凌之上。」

一旁的青冥眉頭緊皺,在他看來這個馬雲飛不簡單,年紀輕輕就可以踏入天境,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什麼?」

「那豈不是說,雷凌他遇到對手了嗎?」

一旁李天龍驚訝萬分,修為在雷凌之上,自然就威脅到了雷凌的安全。

「未必!」

「你沒看雷凌以靜制動嗎?」

「這就證明雷凌還沒把這個小子放在眼裡。」

禪德搖頭。

锦语 雷凌什麼性格他最清楚。

遇強則強,遇事不慌,反而更加的可怕!

這簡直就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青冥點頭,禪德所說他也贊同,雷凌之所以沒有動手,完全是因為這裡不適合動手。

面對不鬆手的馬雲飛,龍堯、蘇夢兩人惱怒,二人邁步上前時,只見雷凌突然抬起手臂,擋住了二人幫忙。

龍堯、蘇夢二人不解,這都被人薅住脖子了,雷凌竟然還能忍得住?

就在二女注視雷凌時,雷凌卻伸出手,抓住了面前薅住自己馬雲飛的手,不動聲色的他只是輕輕一捏。

只見,馬雲飛臉色頓時變了樣,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輕而易舉被面前的雷凌拿開。

『怎麼可能?』馬雲飛不行,他的力量在雷凌面前居然這麼不堪重用?

噔噔!

在馬雲飛注視雷凌時,卻被雷凌直接用力一推,瞬間被推出數步。

很明顯,比手力,馬雲飛根本不是雷凌的對手。

而他雷凌,壓根就沒把馬雲飛放在眼裡,何須動怒?

「表哥?」

南飛燕,看到自己表哥倒退,她急忙上前,一臉關心的打量著自己表哥馬雲飛,生怕傷到馬雲飛。

馬雲飛雙目赤紅,咬了咬牙看著對面雷凌,說道:「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較勁嗎?識相的,趕快過來向表妹磕頭認錯!」

「你叫什麼名字?」

聽到馬雲飛口氣這麼大,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好奇的問道。

「他叫馬雲飛,來自東海!」

不等馬雲飛回答,一旁的龍堯搶先告訴了雷凌。

雷凌皺眉,瞥視身旁的龍堯一眼。他其實知道他叫馬雲飛,昨天晚上龍堯已經告訴過自己。

他這麼問,就是想親耳聽到馬雲飛回答,搞一下緊張的氣氛而已。

「龍堯小姐還記得我?」

馬雲飛,笑容一臉的看向龍堯,覺得能被龍堯記著,這是一種莫大榮幸。

看到馬雲飛沖著自己嬉皮笑臉,龍堯立馬露出厭惡。

「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龍堯小姐也是你叫的?她現在可是有夫之婦,收起你那副齷齪的樣子!」

蘇夢看不慣,馬雲飛那個表情,擺明就是對龍堯有意思,可龍堯已經是雷凌的女人。

聽到蘇夢所說,馬雲飛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雙目微眯收回目光,看向對面的雷凌道:「你跪還是不跪?」

「想要跪,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才行!」

聽到馬雲飛還是這麼囂張,他手也覺得很癢了。

想讓他跪地磕頭,恐怕就算當今的泰山北斗都沒有這個資格。

「很好。」

「你已經成功的惹惱了我。」

「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馬雲飛咬了咬牙,看雷凌不知好歹,他也沒必要在顧慮什麼了。

嗖!

風馳電掣。

馬雲飛出手速度極快,迅雷不及掩耳,剎那間便出拳打向雷凌。

雷凌不動如山,面對馬雲飛一拳來襲,他只是動了一下脖子,馬雲飛一拳便落空。

馬雲飛臉色鐵青,看雷凌這架勢,擺明就是看不起自己,他勃然大怒之時,突然感覺胸口傳來劇痛。

「哇……噗!」

馬雲飛居然口吐鮮血,噴出的鮮血被雷凌閃身躲過,隨後只見馬雲飛直接倒退數步,噗通雙膝跪在他的面前。

二人交手,簡單,直接,完全沒有被圍觀者看出與普通人打架有什麼不同。

可對面的南飛燕,卻瞳孔睜大,花容失色。

自己表哥,可是東海修真世家,實力很強的,居然就這麼輸了?

青冥、禪德、李天龍三人笑而不語,他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雷凌出手快到肉眼難以撲捉。

可憐他馬雲飛,大意過了頭,輕而易舉就被雷凌一拳KO。

「就這點實力,也好意思出來班門弄斧?」

雷凌以蔑視的眼神,看著跪在自己面前,雙手捧腹的馬雲飛搖頭諷刺。

跪地的馬雲飛,面色通紅,自己這次的確是低估了雷凌,不然怎麼可能輕易被雷凌打傷?

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人現眼?

「雷凌,你給我等著。」

「這筆賬,我讓你用血來還!」

馬雲飛咬牙怒視雷凌,今日他算是見識到雷凌的實力,但他相信自己只要認真起來,雷凌必死無疑。

「表哥!」南飛燕心疼的上前,伸手把馬雲飛攙扶起身,神情緊張的看向對面雷凌,急忙扶著自己表哥馬雲飛掉頭離去。

「雷凌,你就這麼放過他了?」蘇夢詫異,看著馬雲飛就這麼走了,她覺得這樣放過他太輕鬆了。

「放不放過,這可不是由我來決定的。」

「像他這種,不可一世的傢伙,怎麼可能甘心就這樣算了?」

「好了!」

「收拾他的機會在後頭,沒必要因為這種人而亂了今天的心情。」

雷凌搖頭。

看著不甘心離去的馬雲飛,直接斷言馬雲飛不會善罷甘休。

「雷凌?」

「我怎麼感覺,就算沒有今天這件事,這個馬雲飛好像也對你有很大的敵意呢?」

禪德皺眉,看著雷凌突然問起自己想不通的疑問。

其實,不止禪德看出來,青冥、蘇夢、龍堯都注意到,馬雲飛對雷凌的態度,完全就像爭風吃醋,紅了眼的架勢。

被禪德這麼一問,雷凌神情變得古怪起來。他沒有回答,而是直接扭頭看向一旁的龍堯。

沒錯,這就是最佳的答案。

青冥、禪德、蘇夢、李天龍四人一目了然,紛紛點頭示意明白了。

可龍堯卻是一頭霧水,看雷凌他們的眼神,都懷疑到自己的頭上,她急忙開口否認道:「我跟他又不認識?你們可不要瞎想!」

雷凌笑了笑,並沒有有任何的解釋。

至於吃醋,這跟談不上,因為他與龍堯可是有姻緣契約在。

「好了。」

「這麼久了,也不知道花小蕊她們買的怎麼樣了?」

雷凌收回目光,突然想起花小蕊她們了。

因為被南飛燕糾纏,後面的馬雲飛出現,已經浪費他們的不少時間。

……

商場門外。

馬雲飛面色蒼白,被南飛燕扶著走出商場后,突然一把將南飛燕推開。

南飛燕一臉愕然,剛才還好好的,自己表哥突然就翻臉,這讓她搞不懂。

「雷凌!」

「你給我等著。」

「我馬雲飛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馬雲飛面色突然猙獰的可怕,雙手握拳,咬著牙怒囂道。

「表哥?」

「那個就是你說的,與天族三小姐結下姻緣契約的雷凌?」

看到自己表哥怒斥雷凌的名字,南飛燕這才想起來,自己在哪裡聽過雷凌的名字。

「沒錯!就是他!」

「那個龍堯,就是天族嫡系,黃天傲的孫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