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瑧被他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逗笑了。

見自家姐姐不僅不收斂,還笑起來,白源的小眼神從惱怒轉向怨念,那股怨念如有實質。

白瑧覺得她被這股怨念扼住了喉嚨,乾笑兩聲道:「哈哈,不說了,你調息吧!」

她的臉皮修鍊不到家,否則怎麼會感覺到尷尬呢。

白源扯著白瑧的胳膊搖晃,「我的親姐,你還是回去吧,弟弟我感受到你的關心了!」

他不想每次下台都要接受一波打擊,他年紀還小,受不住。

正在此時他們身後傳來一個欣喜的聲音。

「姐姐,小白,原來你們跑這來了!」

二人回頭,就見楊芷蘭拉著一個身著綠衣的高大青年往這邊來,這青年正是她的大哥楊江介。

到了近前,她鬆開青年的手,提裙坐到白瑧身旁。

白瑧對來人拱了拱手,「表哥(楊大哥),芷蘭(楊姐姐)!」

楊芷蘭理了理她的裙擺,轉頭說道:「剛台上看見你們,下台就不見了人影!」

豆蔻年華的少女,清新可愛。

白瑧拍了拍白源的小肩膀,與她說道:「這不是輸了嘛!」惹得後者怒目而視。

楊芷蘭理裙子的小手一頓,端正了神色看向白源。

「小白還小,修鍊也刻苦,日後會有機會的!再說小白的靈根也好,這次不行,外門大比時肯定可以……」

楊江介輕咳一聲,打斷妹妹的敘話,「就算在外門也還有我們照應,表妹也不必擔心。」

自家妹子說的什麼話,這次不行,外門大比就更難了,這哪裡是安慰,這是扎心吧?

白源倒是不在意,也許是沒想到,他拱拱手,「那就多謝楊大哥了!」

因為姐姐的關係,這兩年他與楊家大哥也熟悉起來,他畫的符籙也都放在楊家四叔的鋪子里***在門內貴上不少。

「聽說表哥的貢獻點已經夠了,為何不申請進內門?」

上次就聽楊芷蘭說,楊江介的貢獻點已經足夠進內門了,但是他一直沒有申請。

楊江介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家裡決定,下次宗門收徒時,將族中子弟都送到門派。我不放心,決定再登十年。」

雖說他們族中也有爭鬥,但那都是小打小鬧,在家族發展的大事上,他們從不含糊的。

白瑧點點頭,楊江介在外門已站穩了腳跟,從他可以時不時出入正初峰,就能看得出來他很有手段。

她的眼線也是楊江介幫忙安排的,雖然只是一個看管花草的雜役弟子。

不管是不是自願,這樣一個人願意為家族發展,延後進入內門的時間,白瑧是佩服的。

楊芷蘭看向楊江介,感激道:「只是委屈了哥哥!」

這幾年若不是大哥事事照顧,她也不能安心修鍊,還學了煉丹術。

正待幾人說些什麼,一道熒光浮現在幾人身前,確切的說是白瑧面前。

白瑧伸手接過傳訊符,從氣息上判斷,這是胡菲菲發來的。

。 半龍人王提起拓海踏雲,幾乎是面貼面的咆哮。

「噗~」

拓海踏雲張嘴,吐出大口淤血,噴在半龍人王臉上。

半龍人王彷彿沒感覺,繼續搖晃拓海踏雲,咆哮吼道,「說!我的聖物呢?在哪?你藏在哪?到底在哪!」

「噗~」

拓海踏雲再次噴血,然後腦袋一歪,昏死過去。

「啊啊啊!」

半龍人王咆哮,抓著拓海踏雲衣領,將後者狠狠摔砸在地上。

楊姓老者想阻止都來不及,唯有眼睜睜看著,隨後感知拓海踏雲的氣息,確定拓海踏雲只是昏迷,沒有身死,才吐出一口氣,放鬆下來。

半龍人王繼續發狂,咆哮怒吼。

楊姓老者沒有理會,這種陷入瘋癲的人,無論說什麼都是白搭,與其萬一惹惱了它,加害拓海踏雲,不如任由它發泄。

……

同一時間。

「嗖!」

拓海踏雲、楊姓老者等人的空中,蘇景行快速飛掠閃過,拾取了一百多張卡片。

卡片到手,當即拐彎,向月盪山飛去。

此時的月盪山脈中,連綿的一座座山峰上,到處是歡呼聲。

渡劫成功,踏入六境。

心月狐從此以後,不用再忌憚任何妖族。

烈焰虎王等妖王恭賀過後,一個個已經離去。

蘇景行迎面飛掠來,直奔最中心的一座山峰,立即吸引了心月狐的注意。

不等蘇景行降落山頭,就有十幾個半人形半妖身的心月狐,極速飛到空中,攔住去路。

「這裡是心月狐聖地,閣下是誰?來此有何目的?」

一個屁股後面長了兩條尾巴的心月狐老者,警惕的看著蘇景行,沉聲詢問。

「七首座,他好像是人族。」老者身後方,一名保留狐耳的中年男子,輕聲開口。

「人族?好像真是哎。」

「確實是人族,關鍵是什麼人?」

「不會是那拓海家族的人吧?」

「……」

其它的心月狐,打量蘇景行,低聲細語討論開。

「閉嘴!」

老者聽在耳中,一聲低喝。

所有心月狐頓時啞然,不敢再開口。

「咳~」

蘇景行見狀,輕咳一聲,沒有二話,直接取出乾坤囊,打開其中的三個。

啪嗒~!啪嗒~!啪嗒~!

嘭嘭嘭!

三具方艙當空呈現,蘇景行外放靈元控制住。

再一一破掉封口,讓躺在方艙里的念霜、念靈兒、念筱筱,全部蘇醒。

整個過程中,兩條尾巴的老者等心月狐,看的是瞪大眼睛,一臉驚愕。

「這……這……」

「這裡是哪啊。」打了個哈欠的念靈兒,揉著眼睛坐起身。

「……這裡是月盪山!」念筱筱俯視地面,然後,看向四周,目光落在兩條尾巴的老者等心月狐身上,先是一滯,繼而驚喜道,「七首座,你們怎麼在這裡?」

「念筱筱?」留著狐耳的中年男子認出念筱筱,疑惑道,「念筱筱,你們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在乾坤囊里?」

「那是孔宣哥哥,為了方便行事,讓我們暫時待在乾坤囊里罷了。」念靈兒在一旁聞言,解釋道。

「孔宣哥哥?」兩條尾巴的老者,看了她,目光掃視,古怪道,「你是心月狐族?是我們的族人?」

「是啊。我和姐姐,都是心月狐半妖。」念靈兒點頭,然後,又指向蘇景行,介紹道,「他是孔宣哥哥,沒有孔宣哥哥,我們早就死在暴血狼族的爪下了。」

「是的,七首座,正是這位人族孔宣,救了我。」念筱筱也在旁邊附和道,「他是人族靈武,實力很強,三掌就能滅殺一個三境妖將。」

聞言,兩條尾巴的老者目光一閃,臉上的警惕退去,恭敬的朝蘇景行行禮,感謝道,「多謝孔宣小友的相救。」

留著狐耳的中年男子等心月狐,也紛紛行禮。

「不用客氣,我也是順手為之罷了。」

蘇景行輕笑一聲,將其餘收刮來,救下的心月狐,從一個個乾坤囊里全部放出來。

一瞬間,空中多出一百多個或受傷,或完好的心月狐。

地面的山頭上,不少心月狐看見這一幕,紛紛衝上天空,圍過來詢問情況。

等念靈兒、念筱筱,將蘇景行的來歷,出手相救,再次介紹一遍。

兩條尾巴的老者等心月狐也好,剛上到空中的心月狐也罷,全都驚喜又感激。

就是念筱筱、念靈兒、念霜,也一陣意外。

她們三個最早進入乾坤囊,對蘇景行後續路上搭救的心月狐,並不知曉。

這會兒一百多心月狐放出來,哪還不明白,蘇景行這一路上付出了不小的精力。

哪怕蘇景行實力不弱,輕鬆滅殺三境妖將。

但在七曜星,三境妖將並非最強,上面還有四境、五境。

森深不见鹿 蘇景行能從四境、五境妖族的手下,搭救心月狐,無疑承受了很大風險。

這次拓海踏雲的針對,圍剿心月狐。

七曜星其它妖族,沒有落井下石的已經算好的了。

像蘇景行這般出手搭救的,可以說,有且僅有一個。

大恩人吶!

「孔宣小友,你的大恩,我心月狐永遠銘記在心。」

心月狐真正的王,一個帥氣無比、名叫封冼的中年男子,朝蘇景行真誠感謝道。

「你放心,定星儀馬上就會讓人送來,除此外,我們還準備了一份禮物,希望孔宣小友不要推辭。」

「這份禮物因為無法挪動,只能請孔宣小友,你隨我們走一趟。」

「……好。」蘇景行沉吟片刻,點頭答應下來。

心月狐既然願意報恩,蘇景行也沒什麼好矯情的。

本來,路上搭救心月狐,就是蘇景行的賭注。

賭拓海踏雲陰謀失敗,心月狐成功扛過危機。

現在,蘇景行賭贏了,自然到了收穫的時刻。

定星儀只是其一。

擁有六境妖王坐鎮的心月狐友誼是第二。

神秘的禮物,是第三。

這三樣,不要白不要。

「狐王,聽念筱筱說,念靈兒、念霜她們可能是你們第六脈的大首領,封簡的後人。」

應承下來,蘇景行不再客氣,將因為興奮暫時忘了驗證身份的念霜、念靈兒拉出來,直接道,「能不能讓那封簡過來一趟,驗證一下,她們的身份?」

「還有這種事?」心月狐王封冼聞言,一陣訝然,繼而點頭,朝念靈兒、念霜笑道,「你們放心,封簡還活著,我們這就過去,找他驗證一下。」

「謝謝王。」念靈兒聞言,忙喜色感激道。

「也謝謝孔宣哥哥!」

她可沒忘記,這一路上蘇景行的照顧。

蘇景行點頭,沒有說什麼。

「走!」

封冼大手一揮,帶著幾個首腦心月狐,以及蘇景行、念靈兒、念霜,往第六脈的山峰飛去。

念筱筱等其它心月狐,則由兩條尾巴的老者安排著,送去治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