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波a小的控制權成功拿到,navi的戰術目的也完成了。

接著,nafany將火男喊回到a大,準備三人來第二時間反清a大。

navi先交了一顆中門的火,和一顆警家煙,做出一波要打中路的舉動。

远行执念旧时光 之後再來慢慢對a大動手。

navi的a大並不打算第一時間給道具,這樣會讓液體很快反應過來。

所以三人選擇先干摸,拿到一個信息再說。

蘇醒在a大入口靜靜等待,確認隊友已經跟上了。

調整預瞄點位。

想左橫拉!

砰!

隨著taco的鳥狙視野里出現了一個土匪下蹲的身影,他已經被一槍爆頭了!

「喔哦!」

場館內驚呼聲一片。

實在是這種ak手撕鳥狙的局面過於震撼,雖然從蘇醒的視角直接可能就是正常的peek。

但是從taco的角度看來,確實人已死,槍再到。

整的像個恐怖片!

「taco直接被蘇醒秒殺了,招牌式的emperorpeek!而且因為taco死的太快的原因,雷包也沒被看見,現在只剩下總監一人在a門右手貼牆,和之前電子哥一樣的位置,navi會搜點嗎?」

「搜點了,蘇醒又爆頭將總監給帶走了,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啊,這導播視角就像死亡筆記一樣,點到誰誰死,太恐怖了。」

「這樣一來,整個a區就差不多淪陷了,只剩下孤身一人的elige在斜坡進行防守,elige現在手上有一把他最愛的ssg553,將道理,也並非沒有翻盤的可能性,舞台很大。」

將總監擊殺之後,navi幾人並沒有立馬就沖向a大。

而是小心搜點,確定了藍箱老六位和大坑都沒有人之後,再來爆煙進攻a區。

elige的反應很快,直接推上一顆a大通道的煙霧,給自己形成一睹煙牆當做掩體。

緊接著就小身位用ssg553架著看a小。

可電子哥和nafany用一顆閃光來過點,並且用火焰縮小了他能夠活動的空間。

再根據這顆a大通道的煙霧彈,確定了elige的位置。

幾人靜靜地架槍,等待elige漏出破綻。

elige終於是急了。

因為煙霧是有時限的。

而他的隊友一時半會回防趕不過來,只能靠他自己了。

a小看不了,elige就轉過頭來看a大。

但是面對已經將煙邊架好的navi眾人。

蘇醒再收穫一個人頭。

s1mple給上一顆過點煙,直接到包點下包。

naf和nitro則是直接開始保槍行動。

現在他們已經2打5了。

這個回防完全沒有勝率。

naf和nitro兩人選擇都來到了a門,想要看看有沒有魯莽的土匪想要繳槍。

這樣他們也可以及時止損。

但navi的經濟還沒有養起來,所以穩穩地在大坑等待炸彈爆炸。

比分來到9:10.

navi已經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7017k 昨天李耀和楊河回來時天色已晚,便回去休息了。一天時間李耀已經成為了大魂師,在魂師的道路上又邁出了一步。第二天李耀離開宿捨去上課,只來了幾次的李耀對這些同學,還不是很熟,找個沒人的位置坐下,靜等老師來上課,楊河是這個班的負責人,但授課的卻是其他的老師,他只負責處理獵魂等,比較危險的事。

上午的課程是一脈相承的學習文字禮儀,時有會講一兩節魂獸和人類爭鋒的傳奇故事,還會講天文星象,斗羅傳記,歷史名人等;下午的課程一般都是先講解某種魂獸,再講講魂師的戰鬥技巧,之後就是魂師斗魂了。

初級班三年級,儘管武魂學院中的學生天賦都還好,可也不過是八九歲只有一環的魂師而已。斗魂的過程看著就像是菜雞互啄,完全沒有那些魂帝,魂聖魂技亂飛的華麗場面,也沒有團戰鬥魂的鬥智斗勇,李耀對這種場面不感興趣,他現在已經是大魂師了,不論是魂力還是魂技亦或者是身體強度,都要遠遠強於他們,和他們打太欺負人了。

可總有人想來想去就想挨打也沒有辦法不是,就像站在他面前的這個光頭,就很想過去彈一下。

「我叫馮凱,新來的,來和我打一場怎麼樣」光頭抱著膀子說道。

「好呀!」李耀說道,不就是教育熊孩子嗎,這事我熟啊。教育熊孩子第一步打一頓,接著熊,接著打,等他感到疼的時候,就知道不會在你面前熊了。

李耀和馮凱來到斗魂台前,對負責的老師報上名字,分列兩旁。

馮凱看著台上的李耀說道「馮凱,十五級一環魂師,強攻系,武魂——大地暴熊」

「李耀,二十一級二環大魂師,強攻系,武魂——三足金烏」

「多少級?」馮凱瞪著一雙小眼睛,看著李耀,張著嘴,看著從李耀身上亮起的兩個黃色魂環。

「小光頭,我說我是二十一級,你看我這兩個黃燦燦的魂環,怎麼樣你怕不怕。」李耀一臉笑意看著馮凱。

台下看著斗魂台的眾人,看著李耀亮起的第二魂環,紛紛議論出聲,在三年級就獲得了第二魂環比他們要強很多啊。

「我……不怕……,來吧!開打」

聽著這小光頭顫抖的聲音,沒想到還挺有勇氣的。魂師斗魂中每多一個魂環,就是多了一種手段,通常情況下這種劣勢是不能靠其他的方法來拉平的,除非武魂克制,才有可能越級而戰。這也就是為什麼玉小剛教導唐三時會說「環多骨多技能一波,環少骨少撒腿就跑」

看在這小光頭這麼可愛的份上,李耀覺得等會可以下手輕點。

「那我可就來了,第二魂技——極晝之光」李耀低喝一聲,第二魂環閃爍,爆發出刺眼的光芒,場上的馮凱被刺目的白光影響,不得不閉上眼睛。殘日出現獲得了力量和速度提升百分之三十,魂技威力提升百分之百。背後羽翼輕揮,身體離地半尺,飛向馮凱。

馮凱看著攻來的李耀立刻開啟武魂,想要釋放第一魂技,看他雙手貼近地面,怕是類似地刺的魂技。

「小光頭,你要幹什麼,地上那麼臟,把你的小爪子抬起來」李耀的聲音在馮凱背後響起。以李耀二十一級的魂力即便是不使用極晝之光,他的速度也不是馮凱可以躲避的,更何況是用了極晝之光增幅。

台下眾人只感覺火光一閃,李耀便消失了,下一次出現已經到了馮凱的背後,用鋒利的爪子,敲著馮凱的光頭。能看清李耀動作的估計也就只有斗魂台上的老師了。

台上的老師看著這場碾壓式收場的斗魂說道「本次斗魂,李耀勝。李耀你以二十一級的魂力碾壓馮凱,這並不值得稱讚,但你作為強攻系魂師,卻擁有不下於同級敏攻系魂師的速度是值得讚揚的;至於馮凱,面對陌生而強大的對手,你應該在看到李耀亮起第二魂環時就開啟武魂遠離李耀,再伺機尋找機會釋放魂技。

可你看看,你做了什麼?看到意外就愣神,連武魂都忘了開,一步錯,步步錯,還想強行發動魂技,你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機會,老師是這麼教你的嗎?」

那老師越說越激動,教訓著馮凱,吐沫星子都飛向了馮凱。這畫面感,很有愛啊。

「老師對不起>人<」馮凱紅著臉,低著頭,一副你說的都對的樣子,看樣子就知道這場面不是第一次了,果然是熊孩子。

「其他人今天的課就到這裡,馮凱留下打掃教室,作為懲罰。」

看著老師離去,李耀的同學們圍了過來,嘰嘰喳喳的問著。

「李耀,你好厲害呀,你是怎麼修鍊的,這麼快就二十一級了。」

「是呀!李耀,是有什麼秘訣嗎」

李耀想說我從來沒有修鍊過,到現在為止,我連怎麼冥想修鍊魂力都不懂。開口卻說道「修行又哪來的捷徑,我只是努力了而已,當你能心無旁騖的修行,並持之一恆的時候,一定會有好的結果」

李耀覺得騙人不對,但善意的謊言又怎麼是騙呢,我這都是為了你們好啊,努力修行不一定有好結果,但不努力修行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李耀快步離開這些人,再待下去就要穿幫了,要是有人問他修行的具體問題,他可沒有辦法回答。不知道學院老師會不會教冥想,不行得去問問楊河。

楊河的辦公室,李耀門清,站在門前敲敲門說道「楊老師,在嗎?我有事找你」

楊河開門看著李耀說道「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有什麼事說吧!」

李耀想了想問道「老師我想問問你冥想的方法,是否與我所學的不同,我很困惑,那是一種怎樣的狀態」李耀不好說自己沒有學過冥想,只好編個理由了。

楊河看著李耀,這好學生就是不一樣,這麼快就開始想這種高深的問題了,說道

「冥想其實就是一種在體內觀想自身武魂的方式。我們身處的世界,到處都充滿能量,修鍊魂力就是通過冥想的方式,讓能量進入武魂凝練后,形成我們所用的魂力,魂力反饋給肉身,儲存在身體中。同樣使用時也是通過武魂調動身體中的魂力,發動魂技。

武魂就是我們魂師溝通天地的橋樑,也是魂師的根本。

所以當你冥想時,只需放空心神,讓自己的心神沉入武魂中,之後感受自然能量,將它引導進武魂凝練,再轉入身體儲存就行了,很簡單」

「老師真厲害,居然知道這種高深的問題」李耀覺得這個楊河老師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咳咳!老師也是不知道的,這些都是斗羅殿,歷代供奉總結后,傳出來的,這書就在武魂城的圖書館里。」

「好吧!我錯了,你原來真的只是只二哈」李耀心裡想著。 厲沅沅來的這些日子裡,也就厲家明吼過她,剩下就是這老女人了。

好歹厲家明是原主的爹,而習姬可什麼都不是。

「叫什麼叫!嫉妒我年輕貌美比你瘦?」

「小賤人,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習姬出來接應是要帶厲沅沅去木屋的,但不知怎的,話不投機,加上提到太子的事情,直接就變了臉成了仇家。

「喂,老女人!不教我修鍊就罷了,在我未來夫君的地盤你憑什麼也撒潑?」厲沅沅莫名地感到很多委屈,自己起碼算半個女主人吧,可習姬一點面子都不給的。

不但亂砍濫伐,還傷及無辜。

這要是放在現代,早讓警察給逮起來了。

「那得看,你能不能活著見到白非墨。」

「她能不能活著還輪不到你說了算。」說曹操曹操到,封塵的飄逸身姿不知何時來到了這裡。

「封塵?」厲沅沅一下子就暴露了剛才在說謊,忙著捂嘴也無濟於事。

「我就說他怎麼可能放心你一個人過來,還真讓我說中了。」

習姬試探失敗也不忘給自己找借口,裡頭可還有位在等著呢。

「跟我走。」封塵在桃花島找了一大圈才找到商九苫和習姬的藏身之處,而當輕功騰空飛過片片花海的時候,卻看見了厲沅沅也在。

封塵估摸著習姬不懷好意,想到怎麼也算是自己的半個好朋友吧,沒準一攪和,還能抱得美人歸。

「別鬧,我有事兒呢。」厲沅沅嘴上說著白非墨更靠譜,但身體不自覺往習姬那邊靠去。

「這位公子,奴家還要帶小姐去給商公子請安,還望不要怪罪。」習姬收放自如的態度真叫厲沅沅羨慕,動粗的時候狠絕冷厲,溫婉的時候也能謙卑恭遜。

光是這一點,厲沅沅捫心自問一定做不到。

「厲沅沅,商九苫可不是盞省油的燈,不比白鶴好對付。」封塵再次嘗試去拉厲沅沅的手,卻是被無情地甩開。

「好了,我舅舅還能害我不成!大不了事後再和白非墨說清楚前因後果,就這樣。」

白非墨?

封塵連他的影子都找不到,天曉得從涼月榭出來後為什麼就看見厲沅沅一人。

「又不是親舅舅,而且我也不會害你。」封塵知道這要被習姬帶走了,下次再要人可不容易。

「親不親的可不好說,小姐你說是不?」習姬眯著眼睛對她嫵媚一笑,厲沅沅頓時覺得全身的毛細血管都在顫抖。

明明看著和藹可親平易近人,怎麼就覺得骨子裡透著陰森森的冷氣。

「是是是……」正所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厲沅沅為了修鍊靈力,只好暫時扮作聽話的樣子。

習姬看穿也沒拆破,等封塵走了,再好好算賬也不遲。

「是你大爺的!」封塵是受命來綁習姬回去的,可厲沅沅似乎更為要緊。

瞧白非墨那不要命的熊樣,封塵就算打不過習姬也得捆走厲沅沅。

「娘親,他罵我,幫我揍他!」厲沅沅演的上頭了習姬還沒認可這段關係,她倒主動貼上來。

「沅沅,你都這麼說了,為娘可不得成全你。」習姬笑盈盈地又是一招天降芙蓉花,滿天飛的花瓣在桃林中,分外鮮艷又別緻。

封塵見狀不妙,習姬的法術愈發急促,騰騰殺氣漸漸逼近,急忙大呼「厲沅沅你個沒良心的,見了親娘就忘了男人!」

這話哪裡很奇怪呢……都說重色輕友來著,她可沒覺得孝順和愛情有什麼衝突。

況且,她也知道和白非墨的算不算愛情還都沒下文呢。

「我……是不是娘親你心裡沒點數么,要不是事有輕重緩急,我也不會獨自來找習姬啊。」厲沅沅的聲音慢慢變小了,習姬忙著和封塵交戰,也無暇分心細聽她的自言自語。

「沅沅,進屋吧,他們還要一會兒。」不知何時,商九苫也來誠邀她進去再說。

厲沅沅看著不相上下的兩人,走的好一會兒腳也有點酸了,遂依著商九苫的意思,坐下來喝點水潤潤喉。

「你怎麼會……不對,她和你說了什麼?」厲沅沅休息的時候也不忘要趕緊弄清楚自己處境,是敵是友得區分明白,不可亂打一趴。

「沒什麼,大外甥女真不打算叫我一聲『舅舅』?」商九苫因為這個稱呼久久不能釋懷,好帶樣貌也算上乘,又沒害過她,哪裡不夠格了。

「又不是親的,何必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