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前世可是能橫推九天十地的九劫劍帝,何以被這樣的垃圾廢物鎖定?!

蘇銘暗罵了幾聲后,又是無奈了起來,他知道,自己前世再厲害,那也是歷經了幾萬年的苦難,才修成正果的,而現在自己就正處於這種苦難中。

這種被追殺的痛苦,自己前世也是經歷過的,而這一次,不過是另外的全新體驗罷了。

他苦澀的笑了笑,不再去想這個問題,而他知道,那種污染物的源頭,現在一定是攝於什麼規則,才沒有出來抓他,而污染源給他帶來的感覺里,也有著那物很快就能出來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似乎是倒計時般。

想到這裡,蘇銘不禁是深呼吸了一下,眼皮子都跳動著,他現在首先不知道那污染源什麼時候會開始動身殺他,也不知道那物會採用什麼樣的身份和手段來殺他!

想不通的事情,索性不去想了,蘇銘抬起頭,打量著自己來的這裡,當看了一圈后,他確定自己似乎來到了什麼未知種族的領地了。

只見的此地高山林立,一片幽暗,冥冥之中好似是有著一種詛咒在窺測,那種詛咒雖然和那種噁心的窺測感不同,但同樣的是讓著蘇銘心裡非常的不舒服。

在這高山之間,也的確是有著小溪潺潺流過,在那小溪的流動中,是伴隨著嘩嘩的流水之聲的,只不過此地是沒有鳥叫的,只有偶爾的幾聲烏鴉鳴叫!

天空也是非常的昏暗,不是陰天的感覺,是死了很多人的那種感覺!

就好像是身處於末世煉獄。

蘇銘深吸了口氣,他現在肚子咕咕叫了兩聲,顯然是有些餓了,他頓時愣住了,自己可是馬上要踏入紫府境的武者了,難道也會肚子餓嗎?!

但這時,他才驚訝的發現,雖然自己身體受傷,元氣能量這些肯定不能再用了,但此地,似乎本就限制著能量元氣,也就是說,他此時,廢了和沒廢,結果是一樣的!

這一個結果的出現,讓的蘇銘也是愣住了,莫非此地屬於封魔地?!

他又找了一圈結果后,整個人便是呆住了,因為此地里,他所處的位置,儼然是一片空地,而空地之前是那幽暗的群山,而空地之後,則是一個入口通道,在那通道門口,是有著一塊巨石的。

這巨石上刻著一行字:

此地,幽魔地!

無論神魔,來此皆死!

只有最強凡王,入此地,可從盡頭出!

蘇銘無語了,原來那九劫劍不僅是把他瞬移出了一萬里,還直接把他送到這種生死禁地裡面了?好傢夥,這可真是父慈子孝啊!

他鬱悶極了,想要掉頭離開此地,但發現此地似乎是有著什麼阻力的,他越往回走,風阻越大,幾乎是不可移動的,但往前走,風阻就很小。

他嘗試了好幾回往回走,但沒走幾步,就被那狂風直接是逼了回來,慢慢的,他也就放棄了,把目光都放在了那未知的幽魔地。

他低下頭想了想,在自己腦子裡,搜尋著前世的記憶,自己前世畢竟也是來過幽魔地的,不可能什麼信息情報都沒有吧?!

搜尋了好一陣子后,蘇銘這才從那種迷茫中釋然出來,他的確是搜索到了足夠的情報,但這些情報雖然拿到手裡,不僅沒有讓他心裡輕鬆,反而是讓他更加是沉甸甸的了!

因為這個叫做幽魔地的地方,是一個封印之所,神秘古老的力量在這裡封印了一個極其可怕的存在,而這個存在,當初是瀕死的。

但就是這種瀕死的狀態,讓的這個可怕的存在自我解體了,解體后這個存在化成了靈氣,而後來不慎進入此地的人類,則都被這種古怪的靈氣給污染了。

之後,這裡就出現了一個種族,這個種族的人類,經過無數年的繁衍,最後形成了一個怪力族,這個種族的人都是體修,他們的身上沒有真元和元氣的波動,但就算是憑藉肉身的碰撞,他們也是非常恐怖的!

甚至同樣的境界下,這些修鍊怪力肉身的種族,是可以碾壓那些擁有真元的武修的。

這就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因為體修是不可能這麼強的,現代的體修,其實都是沒有丹田或者丹田先天殘缺的武者,他們這些人在武修一道沒有什麼大的前途,因此就選擇了體修,但這種所謂的體修,實則不過是運用蠻力的武夫而已。

但這個修鍊怪力肉身的種族,他們的身體力量,絕不是什麼蠻力,而是巨力,是可怕的怪力,而他們的戰鬥技巧,更不是什麼匹夫,而是精妙的武功!

比如真元武者的控制真氣御天而行,這些純體修武者,則是肉身橫渡虛空。

這個種族的脾氣是非常怪異的,而他們的存在,與黑淵更似乎是格格不入的,甚至這個地方都對他們是排斥的,而幽魔地的這個種族,更是因此被稱之為幽魔族。

幽魔族所存在著的地方,並非只是有他們的居住,這裡更是有著一些古怪的蠻荒古獸,而這些古獸是兇殘無比的,它們與幽魔族的人類,永無休止的廝殺著,而他們爭奪的目標,就是資源!

這個資源,是幽魔地一種稱之為黑水靈液的物質,此物是液態與固態的凝合體,就像是凝結起來的水珠子,雖然可以拿著,但它軟軟的,也像是一個橡皮糖,而這種物質,是可以吃的!

吃掉黑水靈液后,不僅僅是可以解決溫飽問題的,更是能促成他們修鍊的靈氣物質。

這都是因為,幽魔地的靈氣極其的稀薄,他們想要修鍊是不太現實的,但這黑水靈液,卻是黑淵之中那黑氣混合此地的靈氣,凝結成的一種氣液。

當然相比那精純無比的,足以讓的一個武者,踏上武仙之路的原始黑氣來說,這黑水靈液就遠遠的不夠看了!

但儘管如此,這黑水靈液雖然沒有那種批量造仙的神效,卻是可以批量造紫府的。

在這裡修鍊的幽魔族人,以及那些蠻荒古獸,他們的力量層次,都是不用修鍊,只要達成初等成年的階段,自動就是紫府境的戰力!

而這些部落人類或者是古代凶獸的成年體,就大部分都是紫府境高段的了,可以說他們成紫府的概率,是百分百的,而那些古代凶獸,同樣是這個概率。

尤其是他們兩族的族長級別,基本都是陰陽境的級別,而他們這種陰陽境,可不同於外界那種陰陽境!

外界那種陰陽境,看起來花里胡哨,各種運用空間法則,但和這些人相比,他們的空間法則過於拙劣是一個特點,另一個就是他們的肉身基礎看似紮實了,但其實還有巨大的提升空間,可以說外界的陰陽境武者基礎看似是大圓滿,其實不過只是樓閣泡影罷了。

而幽魔地是封印之地,這裡封印的主體,可並不是幽魔族和那些古代凶獸,而是此地的一個最大的禁忌,只不過這個禁忌,連蘇銘前一世探索黑淵的時候,都是沒有得到答案的!

尤其是這個禁忌,可並不是沒有事的,這幽魔地之所以在門口掛了那個擅闖者必死的牌子,一方面是因為這裡的古代凶獸以及那幽魔族人太強,也太怪,而且他們仇恨外界人!

一旦外界來客讓這幽魔族人以及古代凶獸發現,那肯定是會被當場打死的,因為此地只許進、不許出,而且這裡是封魔地,而他們在外界引以為豪的真元和元氣,在這裡是無法動用的,而那幽魔族人也好,古代凶獸也好,他們本就憑藉的是強大到匪夷所思的肉身,封魔的陣法對他們是毫無負面效果的!

甚至此消彼長之下,幽魔族人這種擁有強悍肉身的,在這幽魔地內,簡直就是神仙!

外面的陰陽境武者,進入了幽魔地后,被這裡的紫府境幼年期武者吊著打,都是正常的事情!

而幽魔地雖然是個禁忌,但歷年都不缺少冒險進入此地闖蕩的武者,而他們這種明之九死一生,卻仍然要進來的原因,便是因為那禁忌之秘了!

只不過那禁忌之謎,無數年來,所有人甚至那站在最頂尖的大人物、謀算者,他們的心裡也只不過是有著一個初等的方向,而對於這個方向,他們心裡也是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的,甚至他們猜測了這麼多年,仍然不敢對那個方向,給出一個結論。

三誓诺言定三世 儘管如此,所有人都仍然懷疑著,這個幽魔地那個封印著的禁忌之謎,就是說的這件事,於是他們一批一批武者,悍不畏死的進入此地!

為了讓這些人有來有回,更是有著一批強者,他們就位於那幽魔地的門口,一方面是送那些冒險者們進入此地,另一方面,也是在定期之內,聯合所有的力量,強行逆轉這幽魔地的規則,讓那些冒險者可以出來此地。

而他們為了這些冒險者,能夠在這地方取得巨大的收穫,更是開發出了一種叫做解魔陣的微型陣法,這種陣法的存在,是和封魔陣呈現反向的作用的。

如果說封魔陣是為了封魔而成立的話,那麼解魔陣,就是為了解除封魔的效果而開發的。

只不過那設立封魔陣的人實力太強,恐怖到差不多整個黑淵,都被其控制在封魔陣中,而那研究解魔陣的,肯定是沒有那麼大的能力的。

但他設計的這解魔陣,雖然不能完全解除封魔陣的封魔,卻是可以百分比的解除部分封印的,而這也是有限制的,那就是他們決不能派出陰陽境的武者進入此地。

陰陽境的武者,已經修鍊生死二氣,他們若進入此地,其一死亡率這裡本就高,陰陽境死在這裡,無疑是有些虧本的,畢竟修鍊是逆天而行,能到陰陽境就已經是不容易中的不容易了!

其二他們的生死二氣很容易勾動這封魔地的封魔陣,將他們直接封印,注意不是封魔,而是封印!

之前就出現過這樣的事情,直到外界的武者研究了很久后,才最終得出了外界武者,若進入此地,不可有高於紫府境!

而就算是陰陽境,紫府境進入這裡后再臨時突破也是可以的,因為那生死二氣,必須要沾染幽魔地的本土氣息,才會被這裡視作「自己人」,而不是「敵人」!

所以這幽魔地,定期都會有著一批武者進來,而這些人,都是精挑細選的紫府境,畢竟送這些人進來的難度是很大的,為了確保每一次的探秘結果,他們都是選擇的最精銳的紫府境,甚至這些人里,每一次都有那麼幾個是快要突破到陰陽境的!

而陰陽境的突破是需要陰陽二氣的,他們就算進入幽魔地后,也不是說突破就突破,歷史上除了有那麼幾個確實驚才絕艷的妖孽之輩,在這幽魔地中突破到了陰陽境外,其餘的人,哪怕是絕代天才,只要是還達不到妖孽層次的,盡皆都止步於半步陰陽了!

而半步陰陽的天才,也算是很恐怖的了,畢竟相比而言,大部分武者確實只能修鍊到亞陰陽境,或者是紫府境超級大圓滿了!

在原地修養了一會後,蘇銘猛地眼皮子跳了起來,他感覺到有危險正在慢慢的朝他靠近,他觀察了一些地形后,猛地趴在了地上,耳朵貼地聽著那不斷傳來的地裂之聲,頓時心跳都砰砰砰的急劇跳動了起來。

好像有什麼巨大的東西,在朝著這邊走來了。

那玩意確實體型太過巨大,體重也很可怕,走的每一步都像是引動了地震山搖,而根據那地震的幅度變化來看,那傢伙很快就會來到這裡了。

怎麼會這樣?!

蘇銘冷靜的想了想,突然間驚呼了一聲:「水!是水源!」

因為按照那種凶獸活動的軌跡和範圍來看,能讓它這麼邁動步伐的走,必然是飲水!

而這種凶獸,似乎是巨象?

蘇銘是不能確定的,因為這裡凶獸的體型都是無比巨大的,不要說大象了,就是這裡的一隻犀牛,同樣是無比的巨大!

而蘇銘所在的位置,幾百米外,就是一片水源地的。

那是一條小河流匯成的微型湖泊,只不過蘇銘現在藏身的位置,是有著草叢的,他尚可隱瞞身形,而草叢距離那河邊,卻是有著幾百米的裸魯面積的!

但那河邊,卻是有著草叢的!

那巨獸絕對是會去那河邊飲水的,而蘇銘現在的藏身之地,似乎只有這草叢了,他想了想后,還是決定讓自己這具身體,隱藏性的潛伏了起來,畢竟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危險了。

而除了那個巨獸這種可聽到腳步聲的外,其餘的凶獸,大部分可都是無聲無息的,有些可比他這潛伏性高明,現在那巨獸馬上就來了,說不定危險已經暗中四伏,保險起見,蘇銘哪裡都沒有跑!

雖然是潛伏了下來,但他還是嫌自己現在的隱藏手段少,頓時他默念口訣,連連疊加了幾個可以用肉身里的元氣的隱氣口訣,才算強迫症的結束了。

但儘管如此,他內心深處仍然是惴惴不安的,雖然前一世他就闖蕩過了黑淵,可是這一次,他仍然是提心弔膽著,總感覺冥冥之中,有著什麼危險的東西,在黑暗中彷彿是一條毒蟒般的盯著他!

而這個所謂的毒蟒,就睜著幽綠色的三角眼,泛著那種冰冷的寒光,吐著幽冷的蛇信子,在黑暗中蜷縮著粗壯的蟒身,陰冷的盯著他……

就是這種感覺,讓蘇銘感覺是渾身都不自在,而他這一刻,才想了起來,自己進入這幽魔地時候,身上是掛著那個古樸黑塔的可怕強者給他施加的靈魂印記的。

在那靈魂印記的鎖定追蹤之下,或許……在他剛踏入這幽魔地時,他的行蹤就已經暴露了。

不過這個也只是蘇銘的猜測,但具體他的行蹤是不是真的暴露,他都是不知道的,因為……他在明,而敵……都在暗中!

甚至這幽魔地里的那些個幽魔族人,到此時他都是沒有見過的,根本不知道水深水淺,前世他來黑淵修鍊的時候,也沒來過這幽魔地,因此他大腦差不多對這裡的信息,除了了解些膚淺的皮毛外,當真是一無所知了。

蘇銘越想越不安,索性徹底的潛伏了下來,但越是克服自己的道心平穩下來,他就越惴惴不安,這種失衡的心態,讓他自己都是苦笑了起來。

而此時,那地面上傳來的震動之聲,越來越強烈了,就好像是天塌地陷一般,一寸寸一尺尺的移動而來,在這種震撼性的場面之下,哪怕是潛伏狀態的蘇銘,也是忍不住撥開眼前的草叢,小心翼翼的看著那個走過來的傢伙!

只見的那是一頭體型巨大的水犀牛,其全身都是灰白色的,身體非常的壯實,頭上是有著一個尖銳的巨角的,眼睛是血紅色的,這血紅也不是什麼疲憊之紅,更不是仇恨血紅,而是天然紅!

這犀牛每一次邁動步伐,都是有著天崩地裂的,而按理說這犀牛乃是群居凶獸,它怎麼就單獨行動了呢,正納悶著的蘇銘,卻發現這犀牛一路走來,其走姿是不太對的。

似乎……是有些一瘸一拐的。

而看其那個瘸了的腿,更是有著鮮血一滴一滴的滴落了下來,看那傷口,應該是某個凶獸留下的。

這個傷口不小,咬合的部位殘忍的勾成了一個可怕的切邊,就好像是鋼齒不規則的切下!

那個位置,更是有著血肉露了出來,筋膜都露在了空氣中。

這犀牛越是走著,那地上灑落的血就越多,蘇銘深深看了一眼,這幽魔地還真是殘忍啊,而他看著這頭犀牛趔趄的身形,在沉默了一下后,輕聲呢喃道:「幼年體……」

是的,這頭孤身犯境,一瘸一拐剛剛結束一場大戰的犀牛,居然是一個幼年體,但看這頭幼年體身上的氣息,已經是達到紫府境,這如果換算成人類武者的年齡和實力,就是十幾歲的紫府境,別說看上去,就是聽上去都是不可思議的!

這頭幼年體的犀牛,朝著河邊一步一步的瘸著走了過去,鮮血是流了一地的,看到這些鮮血,蘇銘沉吟了一聲,「這小犀牛受傷了,很嚴重,這些血液很可能吸引來其他凶獸的,很危險啊……」

當然他不是擔心這小犀牛的安全,他是擔心自己的安全,畢竟如果這小犀牛的血液,如果招惹來了其他可怕的凶獸,那些凶獸如果瘋狂的湧來了此地,那自己恐怕也隱藏不到哪裡去,到時候如果出了什麼差錯,也許自己還真就被生吃了!

想到那種災難性的後果,蘇銘是非常頭疼的,只見的撲通一聲,這小犀牛走到了河邊后,身體跪了下來,用嘴喝著那些水,而它的那些血液,也是滴答的滴入了河中。

看到這一幕,蘇銘心裡咯噔一下,大事不妙啊,這血液滴入河中后,那河中潛伏著的凶獸,很快就會從沉睡中喚醒的,比如那可怕的水蟒、毒鱷等,恐怕都會瞬間把這小犀牛給生吃掉啊。

而這小犀牛一路殘留的血液,應該是已經吸引那些凶獸前來了,可以說,這片小小的河谷,馬上就會有著大批量的凶獸前來!

蘇銘沉吟了一會,面色變得陰沉下來,他突然間想起了一件事,對於這幽魔地的幽魔族人來說,他們可是天生的體修戰士,也是優秀的獵人,他們對於血液的嗅覺,比凶獸還要靈敏。

對於這麼一頭看起來是遠道跋涉而來,又灑落如此多血液的巨獸,他們怎麼會毫無察覺呢?!

難道……蘇銘心裡咯噔一下,想到了一個可怕的推測,那就是幽魔族早就注意到了這頭犀牛,而這頭犀牛這一路前來,不過是他們用來誘因凶獸的手段!

或許這頭犀牛的傷,都是被幽魔族的人類造成的,難道幽魔族的人類,他們真正的目的是要覆滅一大批的古代凶獸?!

蘇銘愣了一下,而就在他愣的時候,卻聽見那河谷之外,都是有著地裂山搖的響聲出現,更是有著一道道殘忍的嘶吼聲響徹而起,那些吼聲的出現,讓的他都是心神一緊!

這是河谷之外的,而那河流之內,那方才靜謐著的河水,此刻都猛烈的晃動了起來,平靜的河面變得漣漪劇烈的波動,像是河流的深處,有著什麼神秘的生物正在蘇醒,而蘇醒后的那生物,也正在朝著那犀牛而來。

頓時,那頭流血的犀牛,就成為了河谷內外凶獸們的共同目標,而這原因就在於……幽魔地里,最大的補充能量以及修鍊的寶物,黑水靈液是排不上第一把交椅的。

因為這第一把交椅,是凶獸本身和幽魔族本身。

是動物本身的血肉,這才是大補品,相比之下,黑水靈液的效果是比不上新鮮的血肉的!

而這頭犀牛實在是太幼年期了,它的血肉太補了,又是活體,一旦殺了這個犀牛,它的血肉,是那些死去凶獸血肉的十倍之多,加上它幼年體的屬性,那些血肉的大補性還要更高!「哥,你們在山頂上玩的還舒心不?」。

在陳悠悠和張嫣嫣心裏不安的時候,看上去滿臉通紅的劉濤一臉諂笑走了過來。

他先是看了一眼站在林澤旁邊的付明,見他沒什麼表示,便又緊張的看向一旁的林澤。

林亦嘴角微微一翹的看着劉濤:……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一百八十七章你這個小同志的思路還蠻奇葩的 下令的時候,岩石臉上殺氣洶湧,恨不得立刻幹掉那些該死的混蛋。

到了此刻,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地獄火突擊隊的其他人都立功了,唯獨除了自己。

從一開始,自己就被零派來這邊守着這裏。

可以說,自己以及小隊的人一直在養精蓄銳,守株待兔,就等著敵人出現,然後直接給對方當頭一擊。

結果,他們都沒機會發揮實力,那些混蛋就通過地下通道離開了這裏。

混蛋!要是真的被對方跑了,自己的老臉往哪裏放?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堂堂四大中隊長之一。

自從墳墓基地建立以來,這還是地獄火第一場戰役。

如果第一次集體作戰,自己就不爭氣,在小隊人的面前丟了面子,以後自己還怎麼當他們的中隊長?

心底閃過這些念頭后,岩石沉着一張臉,緊緊抓着手中的槍械,快速朝着前面廣袤的荒野搜索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