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無比的女人卧室!

到處散發着女性的氣息。

女人的一應用品,應有盡有。

「先生,這是按鈕。你有事可以按它叫我。夜裏,我在二樓靠樓梯口第一個房間。」

阿嬌輕聲說着,嫣然一笑。

說得有點奇怪:既然有按鈕,又為什麼強調具體房間位置?

張凡正要說什麼,突然,歐陽夫人在樓下尖聲喊道,「阿嬌,你抓緊時間,把樓梯的蠟打完,去負一樓把乒乓球枱子抹乾凈,明天珊兒要和張先生打球呢!」

「好嘞!」

阿嬌表情稍顯不快,但聲音卻相當爽快,答應完之後,一邊向外走,一邊回頭道:

「張先生,洗手間的防滑墊今天剛洗了,沒晾乾呢,你夜裏小心腳下!」

張凡點了點頭:「好的,我會注意的。」

阿嬌又是眉眼一笑,轉身出門,隨手把門給帶上了。

張凡躺在床上歇口氣,望着天花板。

鼻孔里傳來一陣陣脂粉氣。

脂粉氣,容易調動男人的合而猛。

張凡不由得竟然有點後悔:

也許,不如答應歐陽闌珊的美意了!

想到這,拿起手機,想給歐陽闌珊發個信息。

手到屏上,又猶豫了:這種事不好後悔!

這時反悔,女人大多要拒絕的。

那樣,就更尷尬了。

胡思亂想了十幾秒鐘,打開聰耳,聽着阿嬌已經走到了走廊的盡尖,腳步聲開始在樓梯上噠噠噠的響……

很好的一個女人……不由在眼前回放她上樓梯的誘人樣子,上樓如斯,也不知她下樓梯是否更動人一些……

正在胡思亂想,忽然阿嬌的腳步聲停止了。

停在什麼地方?

根據她走的步數,應該是停在二樓和三樓的緩步台上。

張凡認真傾聽起來。

耳中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一男一女,在喁喁私語:

「老壞蛋,昨天夜裏為什麼偷懶?害得人家等了半夜!」阿嬌的聲音。

果然不出所料!

張凡一時興起。

這也是了解歐陽偉的一個時機。

張凡輕輕從床上跳下來,無聲無息,拉開房門,以極輕腳步,快速走到樓梯口邊,探出半張臉,向下一看。

只見歐陽偉雙手插在阿嬌的懷裏,正在親吻阿嬌的臉,一邊親吻,一邊小聲道:

「老太婆聽說珊兒要回來,昨天晚上激動得失眠了,我沒機會上來陪你。」

。 研究?研究什麼呢?是不是研究晚上怎麼……

屬下們一想到這裡,頓時臉就紅了。啊啊啊,不行,這畫面太有衝擊感了,他們要流鼻血了!

屬下們連忙轉移了關注點,看看花,看看草,看看這大好河山……

咳咳……

御天策回去的時候是狼狽的,灰頭土臉,垂頭喪氣,怎麼看都像是斗敗的公雞。

夢家家主的眼微微眯起來,嘴角上揚:天助他也!

這些日子就覺得這御天策有些不好控制了,他如果真的一心要挽回藍曦若,那還怎麼啥了她?和他預想就完全不同了好嘛?

但是現在……

夢家家主裝出一副關心的樣子:「御天策,你這是怎麼了?」他故意一副不知情的樣子。至於他為何會知道,自然是御天策出門的時候,他看到了。

而且這御天策大大咧咧的追求藍曦若的事情,已經是鬧得滿城風雨,覺得藍曦若這樣的人真的有人追,那人也真是太大膽了。

御天策頹廢的將手裡所有的東西扔在地上:「沒什麼……」他嘆著氣,直接坐在了地上,魂不守舍。

夢家家主的眼睛瞥了一下地上的東西:上好的布料、精緻的首飾、修鍊資源,還有……花?

這些東西估計都是用他給的錢買的,倒是挺會挑啊……大概都是女孩子喜歡的東西。

「你去找藍曦若了?」夢家家主裝作驚訝的樣子問道。

御天策也沒打算隱瞞,本就有幾分怨氣的他在聽到這樣的語氣就更有了幾分氣惱,就一股腦的全說了出來。

末了,還咬牙切齒:「你說藍曦若到底是看不上我哪兒!我到底是比那個男人差在哪兒了?」最後還冷哼兩聲,「說不準就是在報復我之前對她的不理不睬!」

對於這樣的話,夢家家主心裡是嗤之以鼻的,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笑笑:「御天策你可能是有些不了解藍曦若的脾氣了。」

一聽到藍曦若三個字,御天策皺皺眉。

「藍曦若是個比較狠毒的人,而且,她是沒有心的。」夢家家主看御天策很認真的在聽,就繼續說下去,「底層大陸的藍宇廷照顧了她那麼多年,可是她卻逼死了他,這是不孝。直接間接的死在她手上的人有那麼那多,這是冷血。夜華傲是他師父現在卻成了相公,這是不自尊!如此不孝冷血又不自尊的女子,怎能配的上如此身份的你?」

夢家家主這話說的那叫一個義憤填膺,似乎就是在給御天策打抱不平,順便把藍曦若貶得一文不值,把御天策抬高。

御天策瞬間就有了一種自己好牛逼的感覺,那種自豪感油然而生,攔都攔不住。於是乎……他就覺得:自己這麼優秀,藍曦若算個鳥?

夢家家主看到御天策眼中的光芒,嘴角一勾:魚上鉤了!

「藍曦若的存在,對你而言其實就是一種阻礙。你不清理掉她,她就會一直影響你。如果你真的想找一個女子,我可以把我家女兒許配給你。」

夢家家主說著,就想起了那個讓他頭疼的女兒。

非要說自己是個男的,真是愁死了!

雖然說夢家家主看不上御天策,但是!人家法師都說了,只要找個男的來,成一次親,這性格或許就能變回來了。

雖然說御天策這人確實不咋的,但是讓自己女兒變回來才是最要緊的,大不了這成親就暗地裡來,不驚動別人,等到女兒恢復正常,再把他給休了!

御天策一聽是夢家的女兒,自然欣喜無比。夢家的地位如何他是知道的,且不說這女子長相如何,就光地位,那就是了不得的。以後……這夢家可都是他的!

可是他似乎忘記了,夢家還有一個夢軒。

有夢軒在,哪裡會輪得到他繼承夢家的所有東西?

在利益面前,御天策哪裡還會想那麼多?只是貪婪的咽著口水,然後目光灼灼的看著夢家家主:「家主此話當真?」

一看御天策心動,夢家家主就笑的更加歡暢了:「當然當真,當然當真。」心裡卻想的是,自家女兒終於算是有救了啊……

總算是找到一個冤大頭,能幫他了……

御天策忽然就變得咬牙切齒:「既然藍曦若是那個阻攔我的人,我絕對會把她啥了。家主您放心,我生是夢家的人,死是夢家的鬼,絕對不背叛您的期望!」

現在他就開始信誓旦旦的承諾了。

夢家家主心裡也是樂開了花啊!現在他就去把夢晨找回來,不管她願不願意,這親先成了再說!

至於御天策嘛,反正利用完了就扔,他無權無勢,不可能和夢家對抗。

這樣想著,他心裡就開始美滋滋的期盼女兒能回來的時候了。

御天策心裡也開始美滋滋的想著會有一個多麼美妙的洞房花燭夜,今後的生活會多麼富足美好了。

兩人都各懷鬼胎,但是卻都是同一個目標。

而從青樓逃出去的混沌大帝,則是繼續鍥而不捨的去了藍曦若住的地方。他一定要把自己的勢力全部收回來才行!

簡直是欺人太甚!

藍曦若和夜華傲這個時候是不在的,只有紅舞莫幾個人在,不過他們在閉關修鍊,冰茉微和赤玄倒是閑得很,四處晃悠。

混沌大帝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人影鬼鬼祟祟的趴在那裡不知道在幹什麼,他有些氣惱:勞資的地盤豈是你們能踏入的?

於是,他直接上前抓住那黑衣人:「你是幹什麼的!」

黑衣人被抓住的時候明顯一愣,大概是沒料到自己會直接就被抓了。他後退兩步,警戒的看著混沌大帝:「你又是誰?來這裡幹什麼?」

這聲音……竟是有些熟悉的。這種熟悉,是對藍曦若幾人來說的,混沌大帝自然不可能聽出來。

混沌大帝冷哼兩聲:「我是誰?我當然就是這裡的主人!」

那黑衣人立刻否認:「不對!這裡的主人是曦若!」看起來似乎還對他的話有幾分鄙夷。

混沌大帝怒了:「勞資才是這裡的主人!」

那黑衣人冷笑:「痴心妄想!」他以為這混沌大帝是要加害於藍曦若,就更加不客氣的觸手了,那手段凌厲的很。

混沌大帝也催動靈力,那怪異的法訣倒是厲害的很,才修鍊了幾日就將這身子的靈力飛速提升了,不過……前提就是……以人或者動物的血肉為引。

也就是世人所謂的——邪修。

正邪現在對於混沌大帝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因為他什麼都還沒有,都被那該死的藍曦若給佔據了。等他搶回所有的東西,再去找個合適的人直接奪舍了。

這身子簡直是太憋屈了。

「你認識藍曦若?你是她的什麼人?」混沌大帝想要拽下黑衣人的面罩,卻被迅速躲開,看起來似乎是很不想以真面目示人。

這黑衣人的身手很厲害,預計要比藍曦若還厲害。

黑衣人下意識的想要說出「朋友」,但是一想到如今自己的身份……怕是再也沒有資格了。他眼神暗了暗,將所有的遺憾和怨念全部都集中在一起,全部由靈力發泄出來。

他多想自己能理直氣壯的回答一句「愛人」,或者是更為親密的一些稱呼,但是……這怎麼可能呢?

為了能能到藍曦若,他已經棄明投暗。他心裡打算著一些連他自己都覺得無恥的想法,卻怎麼都抑制不住。

他的理智,在看到那滿目喜慶地方時候就已經開始緩緩喪失了。越是沉淪,就喪失的越厲害。如今,他更是沒法回頭了。

曦若,曦若……我到底要如何才好?

莫要怪我,我也很痛苦……

黑衣人一邊想著,手裡的招式就越發凌厲,竟逼的混沌大帝連連後退。他穩了穩心神:「你到底是誰?是不是要來找曦若的麻煩?」

雖然……他也是。

但是,他就是無法容忍其他人來欺負藍曦若,哪怕那人的實力很弱,哪怕……

他就是如此自私。

愛,本來就是自私的。

混沌大帝望著這個黑衣人,心裡開始微微發怵,但是忽然又想到他的鬼鬼祟祟,忽然就笑了:「我說啊,年輕人,你是想窺探這裡面有沒有你心上人呢?還是想要談談情況直接把人劫走呢?」

雖說這混沌大帝不清楚感情這一回事到底是什麼,但畢竟活了這麼多年,見得多自然也能判斷出幾分。

被戳中心事的黑衣人沉默不語,只是一味的攻擊。

只要是藍曦若的敵人,就是他的敵人,但是……那一位除外……

「不過啊,我可是要告訴你,藍曦若和邪王情真意切,那一對……你是沒法破壞的。」混沌大帝笑著開口。

沒法破壞?

黑衣人下手更狠了:憑什麼,憑什麼!他那麼喜歡藍曦若,從底層大陸的時候就開始了!他心心念念了她這麼多年,為什麼她一點回應都沒有?甚至,她都不知道!

越想越狠,攻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混沌大帝最終還是招架不住節節敗退,然後很是丟臉的灰溜溜的離開了。

。 好一會兒后,塵埃散去,賽場之上只剩下兩道站立的身影,以及玄冰圍成的角斗場!

泽海 沒錯,就是角斗場!

除了雲錚和玉天心之外,雷霆學院其餘六人皆被冰封,玄冰將雲錚和玉天心包圍,玄冰之內的六名雷霆學院學員,除了一開始的雷天之外,其他的都是一臉驚駭與無助,他們的視線還停留在玉天心身上,似乎是先向玉天心求助。

但現在玉天心自身難保,又如何拯救被冰封的雷動等人!?

玉天心雖是唯二站在賽場上的人,但這並不意味著雨天行動擋下了雲錚那數千冰箭,只是雲錚手下留情罷了!

只見玉天心半邊身子都被冰封,青色的寒氣在他臉上蔓延開來,他的嘴角和眼角已經結出冰碴,四肢都失去了知覺,無法動彈,只能用最後的不屈死死的盯著雲錚,一字一頓的厲喝道:「士可殺不可辱!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從此大陸便再無你的容身之所!」

玉天心似乎篤定雲錚不敢殺他。

他身後有藍電霸王宗,有雷霆學院,無論是哪個,都是雲錚和史萊克學院招惹不起的!

更何況,這可是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是兩大帝國和武魂殿承包的盛事,刀劍無眼,偶爾死一兩個參賽選手,也不是什麼大事,往屆也不是沒發生過,但像雲錚所言就太惡劣了,大賽委員會不可能置之不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