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對修士來說,自身所學的術法,絕對是機密,越少人知道越安全。否則,優缺點全部暴露在外,就相當於把命交到了別人的手裡。鄢陽能把自身學的東西,轉教給他倆,那是多麼大的信任呀。

小金急忙舉著另一盞油燈,來給鄢陽照明。

「小金,你靈動有餘,可惜防護不夠強,練習這個可以增強防護。」鄢陽指點道,小金的年齡雖然已經八百歲有餘,但她的記憶和術法都是封印狀態,需要全部從頭學起。

「熊兄,你體格健壯,學習煉體,可以發揮你的體能專長。」鄢陽道,其實她更希望他能走上煉體之路,但這卻不是她能決定的,將來修鍊的方向怎麼樣,還是要看熊兄他自己。

「多謝花子妹妹。」「多謝鄢姐姐。」

兩人鄭重地向鄢陽躬身道謝。

鄢陽抬眼微笑,眼眸在燈光下更加明亮,「以後,需要二位出力的地方還會很多,我希望,將來我們可以攜手共進。」鄢陽伸出了雙手。

「一定。」小金和棕熊和鄢陽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小金和棕熊慎重地將分別屬於他們的那份抄錄本,珍之重之地捧在手心,就著油燈的光輝,分別找了個角落研讀去了。

鄢陽盤腿坐在床邊,一邊為他們護法,一邊也在打磨自己剛剛進階的靈力。

夜深了,道觀四周連一個生物都沒有,安靜地就像個墳地。

這時,一行黑衣人,趕著一輛普通的馬車,出現在朱家莊。而他們的目的地正是這座紫虛元君道觀。

鄢陽一皺眉,結束了打坐,吐出一口氣,道:「宮裡來人了,咱們準備一下。」

鄢陽手指輕抬,幾張安魂符打出去,道觀里那些雜役役使們,都昏睡過去了。

。 第635章

風沫使者褚慕賢不虛此行,帶着滿意的結果,三天後離開風臨。

陳瑜只花了一天時間,處理了典客司被羅嘉昕積壓的公文,正想回葫蘆谷大營之時,隨其師繼續留在風臨的褚瑞祥邀陳瑜家園酒樓一聚。

接着,幾乎前後腳的,姜惟也派人來長史府,對陳瑜發出邀請。然後,內黃道子李儼、楚國道子熊恍跟着湊熱鬧。以他們的身份,當然看不上風臨城尋常酒樓,因此所選之地無一例外的,都是家園酒樓。

世間請客吃飯分兩種,一種是為了填飽肚子真想吃飯;另一種,乃是聚會。

同樣的菜肴,在家園可賣出遠高於尋常酒樓二倍、三倍甚至數倍的高價。因此在家園設宴,絕不可能是為了填飽肚子那麼簡單。

「這是對我身份的認可啊!」陳瑜擺弄著一堆請柬,他知道,儘管紫陽宗已經覆滅,他已經淪為散修。但紫陽宗的剛烈不屈,以及自己之前在西門外的種種表現,特別是一手訓練出可斬殺築基的儀仗隊之後。

這些宗門、世家以及修仙國的親傳弟子、道子之流,終於不再以散修看他。這些一方勢力的天驕之子,在紫陽宗已經覆滅的情形下,仍然認可陳瑜的宗門弟子身份。

邀請之人太多,陳瑜還要近快回大營,讓諸多隊正一起制訂訓練計劃,因此想了想,派王福去家園訂下席面,他決定以他和崔祛的名義,邀請這些道子、世子之流一聚。

此番宴飲,經姜惟、熊恍等人介紹,陳瑜認識了很多人。依著中洲五域來劃分,除了楚國屬於南疆之外,其他人包括內黃李儼都屬於東域。

李儼乃築基後期境界,是一個很英俊的青年,身材頎長,頗有些玉樹臨風,在李呈雪等一眾內黃子弟供衛下顯得卓爾不群。

這次是以陳瑜和崔祛的名義設宴,因此他倆算是主人。而赴宴之人以李儼、姜惟和熊恍身份最為尊貴,褚瑞祥等大派親傳弟子次子,眾年輕人的歡歌笑語,令住在家園酒樓獨院中的一眾元嬰,也不禁想起自己年輕時的崢嶸歲月。

席間,陳瑜想起五域二疆和四荒,向挨他而坐的熊恍遙遙舉杯問道:「熊兄自壽春啟程,路經南疆和東域,中洲之亂已經開始了吧?」

「沒有,大亂尚未開始,一路上非常平靜。」熊恍舉杯迴向陳瑜,道。

「怎麼可能,早在去年,崔祛就因中洲之亂而逃至巽風半島,熊兄怎麼說風平浪靜?」陳瑜懷疑道。

「熊兄的意思是說,中洲一直都很亂,但各大宗門、各世家仍然維持着表面的平靜,至於暗地裏的洶湧陳兄自己體會。」李儼踞自己矮几,向陳瑜舉杯時解釋道。

「我就說嘛……」陳瑜恍然,應了李儼之邀正準備舉杯之際,突然神色古怪。

早在紫陽宗之時,由於紫蘇在外人面前性子清冷,一些她看不上的人甚至懶得與之說話,因此接待賓客並且陪同遊覽紫陽宗之事,向來是陳瑜和幾位師兄的差事。

而且陳瑜小時候刻苦讀書,來風臨城在典客司任職,幾經鍛煉之下,如今也是談吐風雅,宴席來客雖多,卻是連一些小宗派弟子在這裏,也不覺得被冷落。

因此如今坐在主位的陳瑜,很是受宴會眾人關注。他臉上的古怪神色,第一時間被很多人察覺,然後被所有人發現。

「陳兄這是?」第一次見此情景,手中舉著酒杯的李儼問道。

無須回答,因為他話音剛落,陳瑜身上頓時紫霞耀眼,同時更傳來濃濃的修為波動。

大廳里都是修仙之士,察覺到這股波動的第一時間,所有人心中都有明悟,陳瑜這是即將築基的徵兆。

「又來了。」崔祛有些無耐,但也視作尋常,舉杯向李儼、姜惟等人邀酒,道:「在下出身魔門,諸位不以出身看輕於我,令在下心中很受觸動。今僅以此杯,感謝諸位的好意!」

陳瑜的杯中是果汁,相比之下崔祛就實在多了,他舉起酒杯一飲而盡,還亮出杯底給眾人察看。

李儼、姜惟、熊恍等人一起舉杯。

這裏是深入東海的巽風半島,因地利之便,今日參加宴席者大多是東域修士。這些人不是一派道子,就是世家核心子弟,說句託大的話,或許也只有陳瑜,才能一次聚起這麼多人同時歡宴。

因為,內黃李氏很可能會跟齊國姜氏起衝突;而齊國姜氏很可能,會出兵滅了劍閣以免將來後院起火;同時,楚國熊氏很可能北上,跟此間東域修士產生紛爭。

修仙界一次普通的宗門之戰,也可能是連綿上百年的持久之戰,爭奪人皇的亂世便是持續千年也屬尋常。

大廳里這些驕子只要不出意外,將來彼此定會在戰場相見。

心中有此明悟,面對崔祛的邀酒,眾人與身邊認識不認識的人頷首致禮,帶着心中悲壯與感慨,各自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而此時,身上泛起霞光與波動的陳瑜,卻非常熟練的,取出腰間那本書冊開始翻閱。這個舉動,令李儼、褚瑞祥等第一次見識之人紛紛錯愕。

「按崔兄之前所說,陳兄這是第七次了吧?」見大廳里很多人仍然看向陳瑜,見李儼、褚瑞祥也是不解,坐在熊恍下首的楚銘向崔祛問道。

「是啊,自去年和褚兄從東海歸來,算上這一次已經第七次了。」崔祛看褚瑞祥一眼,道:「那次在樓船上俯看連綿群山,這次也不知道又被什麼觸動,陳瑜的境界再次產生波動。不過還好,陳瑜已經總結出經驗,他只要靜心讀書,這霞光異象也修為波動很快就會平復。」

陳瑜腰間總是別着一本書,此事早已令姜惟、熊恍等人感到好奇,還在葫蘆谷大營時,他們甚至借了此書好奇查看。

而褚瑞祥看着正閱動書面的陳瑜,心中卻是一動:「去年在風波秘境才晉階到凝氣十五層,沒想到短短半年時間,陳瑜即將晉階築基境界的徵兆,竟已經出現七次之多。」

嗷嗚、嗷嗚的叫聲,引起崔祛和楚銘等人的注意。

卻是,在陳瑜矮几旁邊,灌嬰有一張小桌子,它此時埋頭吃菜很是認真。而凝氣四層的小花實在太小,就一直趴在陳瑜的矮几上和他一起吃菜飲果汁。

此時小花引起注意,將小爪子伸進果汁里蘸濕,當着崔祛等人的面,於桌面上寫下「八」這個字。

「你是說,陳瑜已經第八次出現修為波動?」崔祛不知道,陳瑜前幾天反省自己,於城主府也出現過這一幕。

小花連連點頭,然後將腦袋伸進果汁杯里喝得吸哩呼嚕。

陳瑜繼續翻書,身上綻放的紫霞果然正在斂去,激烈的修為波動也在平息。眾人各懷心思,他們留意著陳瑜法力外顯時的紫霞,贊著小花聰明,然後與崔祛繼續喝酒,維持着宴飲仍顯熱烈的氣氛。

一刻鐘后,陳瑜終於恢復正常,苦笑着以果汁向大家陪罪,並且令氣氛更加熱烈。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戌時將近,此次歡宴即將結束之際,風臨城的大街上,酒樓臨街的雅間里突然人聲鼎沸。

喚了店小二出去打聽,沒多久,同樣是修士的店小二滿臉興奮,跌跌撞撞的衝進大廳,有些口齒不清地道:「風、風,起風了!」

起風了,元嬰該出海了!而風沫、風烈的戰事,終於要開始了!

宴席當即結束,姜惟、李儼等人的元嬰老祖,不可能等到風駐才動身,他們必須及時回去為老祖送行。

一眾人走出家園酒樓正門,果然感受到許久不曾有過的涼意。夜市還在繼續,售賣各種法寶、靈符、丹藥,以及護身符、靈果、靈米的小攤販,吆喝之聲更賣力。每個逛街的修士,臉上都洋溢着輕鬆和欣喜。

街道兩邊種植的細葉榕,其葉片正在嘩嘩作響,在街道上鋪了厚厚一層的楊花柳絮被風吹起,於風臨城這個初夏之夜,紛紛揚揚似下起一場雪。

與姜惟等人告別,回到燈火通明的長史府惠風亭,吳峰泰、福廣和士孫正三人,舉著茶杯一起遙望着東方,那裏是大海的方向。

士孫菡、慧遠等人又是激動,又是擔憂,遠遠站在亭外默不作聲。

多年前一位叛出妖仙宗的元嬰長老,攜帶仙寶碎片逃至某座小島被人追上。與追兵一番苦戰後,那長老祭起仙寶碎片阻擋追兵,自己重傷離去。

就像修士的元嬰法寶,仙寶也擁有自晦的特性。儘管只是碎片,無人操控之後,那件仙寶不敵追兵的輪番猛攻,一次大爆發之後將自身的仙靈之氣盡數隱去,猶如凡物般將自己潛藏。

那件仙寶很是不凡,因為叛出妖仙宗的那位長老乃元嬰境界,那麼追殺並將他重傷之人的境界,定也是元嬰級別。

可即便如此,那些元嬰追兵在島上搜尋多日,竟沒能發現仙寶碎片的絲毫蹤跡。待他們無耐回去復命,要想請出宗門重寶他日再來尋找。

然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當元嬰追兵再來,他們找不到當日的小島!他們可是元嬰境界啊,搜遍附近海域,那處他們曾經親臨的小島,就像從未存在過一般竟憑空消失了!

妖仙宗的靈氣非常濃郁,即使那處海域屬於妖仙宗外圍,其靈氣之盛,也不是風臨這種小城能夠比擬。被天地靈氣滋養多年,仙寶的仙靈之氣再也無法隱藏,也因此,每逢颶風起,東海偶爾會出現一座縹緲的小島,而這座小島,竟在那片海域乍現,又乍隱!

隨着時間的推移,修士們紛紛猜測,定是仙寶碎片吸收了大量天地靈氣、日月精華,其仙靈之氣逐漸濃郁。因此,每年每次颶風起,那座小島出現的時間,雖瞬息但是在延長。

只是適逢上一任宗主離奇殞落,整個妖仙宗陷入長達數百年的內亂,除了本島之外,其餘外島之主率眾相互攻伐,再沒心思組織人手,依著縹緲的線索去找尋仙寶碎片。

如今吸引無數元嬰駕臨,是因為從去年起,那座小島雖仍然縹緲,但出現並且維持的時間,已經足足一息,足夠元嬰修士瞬移其上!

「吳兄、福廣大師、士孫前輩,請保重!」陳瑜、崔祛和褚瑞祥,一起向三人深深見禮。因為這三人在陳瑜府上儘力和睦,甚至有說有笑像是相交莫逆。但只要出了陳瑜府門,只要出海,他們三人會全力致對方於死地!

(未完待續)

。太女殿下未嘗不知道這些世家公子與自己相交的自的,只是那又如何呢?若不出差錯,這輩子自己都要和他們共事相處。

武承儒聽到太女跟自己說「承儒你要出去嗎?快去快回哦!」元瑾瑜看武承儒向外走的樣子打了招呼。

「哦,三急,三急!」到底顧慮,看殿下是個女孩子,並沒有像在軍中那樣口無遮攔,略拱個手趕緊出去。元瑾瑜聳肩和堂哥對視了一眼繼續往裡邊走去。

「澈之,澈之,聽堂哥說,你找到一家酒館梨花白……

《快穿之瑜兒游世界》65.被系統男攻略的皇太女2 說完王院長殷殷期盼地望着楊凡,其餘眾人也一同望着楊凡。說實話,楊凡真的不想上班,實在是王院長老人家殷情期盼,不忍辜負啊!

「一個月配合幾次?」楊凡正色問道。

「兩三次吧。嗯…若是沒有棘手手術,也許可能一個月沒有。」王院長回應完頓了一下又補充道。

「成交!」楊凡露出笑容爽快道。

能不爽嗎?不用坐班,每月最多出勤兩三次,工資高,職業好,這份工作不香嗎?哎!不對啊,說好的不上班,怎麼?哎,算了,誰讓我凡哥心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好!王科長你一會兒帶着楊顧問去辦理一下入職手續。楊顧問加個微信吧,有工作我好通知你。」王院長拿出掌機點開自己的二維碼說道。

「好!」

楊凡拿出手機開機,這一開機就不得了,短訊、通訊提示聲響個不停。

「凡哥,跟你同事兩年,沒想到你這麼吊,改天給我扎兩針,我虛,你懂的!」這是一位關係不錯同事發的。

「凡子,視頻上的人是你嗎?五年不見身手這麼好,要是當初在學校有這身手,體育系那幫犢子敢這麼囂張嗎!」這是大學宿舍東北哥們發的。

「凡哥哥,你現在好厲害啊!雖然已經分手一年了,但是我還依然想着你,今晚約嗎?」這是一位綠茶發的。

「凡凡,有么有受傷啊?你現在還好嗎?怎麼電話關機了?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你這針灸醫術哪學的?」一連串的關心問候加十萬個為什麼,那熟悉的問候方式不用看就是老媽楊蘭。

…….

「院長,你們手術的時候外面來了很多要採訪的媒體記者,我以救人要緊給搪塞在醫院大門外了。還有很多小網紅裝作病人家屬溜進來想偷拍,我讓保安請出去了。同時我打電話求助警察幫着維持秩序,現在還沒有出什麼亂子。」

一位帶着金絲眼鏡說話一絲不苟的中年大叔走到王院長身邊告知情況。

「孫科長,你安排的很好。」王院長讚賞道。

「作為醫院安保科科長,這是我應該做的。但是現在網上關於這位楊凡先生的話題太火爆了,隨着手術成功結束,外面要求採訪的人員越來越多,群情洶湧啊!我看堵不如疏,院長你覺得呢?」

安保科科長深深地看了楊凡一眼,確定了造成這次麻煩的罪魁禍首,又不動聲色的提出方案等待領導決定。

「楊顧問,你火了!你已經沖入熱搜榜第九位和第十位了。」一位長相可愛的護士妹子指著自己手機驚呼道。

楊凡一看標題分別寫着「當代李三腳踹飛馬路暴徒,盡顯英雄本色」,「神秘青年現世,鬼門關前救人!」

點開視頻第九位一看,視頻中暴徒風衣男猖狂追殺路人,直到揮刀看向楊凡,此刻楊凡神遊四方盡顯淡然本色,利刃加身渾然不懼,接着動作乾脆利落,勁道十足擊飛暴徒風衣男,加上視頻配樂,場面燃爆了!

卧槽,想我凡哥還有這麼吊炸天的表現,簡直帥得一塌糊塗,連我自己都愛了!

點開視頻第十位再看,視頻中楊凡呵住小青年不要妄動傷者小姐姐,氣勢非凡。接着詳盡描述了楊凡行雲流水般的施針手法,急促的配樂與楊凡不疾不徐的講解,這哪是救人分明是一場中醫針灸秀啊。

前一刻是動作超然的俠士,下一刻仙風儒雅的神醫。也不知道是當場哪位大神拍攝的,這技術水平可以啊。

楊凡這般誇不是沒道理的,誰讓人家把自己拍得這麼吊啊,凡哥看得心裏舒坦啊。

視頻下方的評論清一色的點贊。

「人帥、身手好,醫術高,這樣的男人都被我發現了,一遇凡凡誤終身啊,老娘決定非凡凡不嫁!」

「凡哥還缺徒弟嗎?家裏有礦,想拜師!」

「比起流量明星,這樣的凡哥,你值得擁有!」

……

逐條看了幾頁,皮厚的凡哥罕見老臉一紅,沒辦法,粉絲的話騷到凡哥骨子裏了,忍不住啊!

「凡哥,你快看啊!官媒青團表揚你了!」另一位長像清純的護士小姐姐激動地跳起來,殷勤地將手機遞給楊凡。

官媒青團寫道:「當代青年狹醫楊凡,除暴安良,救死扶傷,弘揚正能量,值得你崇拜!」

乖乖!連官媒都發聲助威,若是楊凡此刻出道,便是出道即巔峰,火箭晉陞頂流。

「玉袍長劍勘風流….」凡哥的手機響了,自從轉職做道士,凡哥就把手機鈴聲改成《謫仙》了,內心騷得不要不要的。

「您好,我是某某娛樂公司的…」楊凡聽了一半就知道邀請自己簽約出道的,出道不存在的,凡哥要回家好好學習。

連着幾個陌生電話打得凡哥都點煩了,掛掉後主動給凡媽打電話保平安:「喂,蘭姐!你在幹嘛,怎麼這麼吵?」

「你們先靜靜,我兒子電話來了,一會兒我再告訴你們我家凡凡小時候的事。」凡媽對着一眾記者網紅說道。

「蘭姐,你跟誰說我小時候的事?」楊凡好奇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