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家族五人在缺失法陣鎮壓之下,根本不是巨門魔尊的對手。

即便有着王不滅這個天尊,與巨門魔尊也只是勉強斗個旗鼓相當。不過這種局面並沒有維持多久,戰國唯一四人的加入,瞬間將王不滅等人苦心營造的局勢打破。

天尊之間,還有大小之分。

王不滅乃小天尊之境,而巨門魔尊卻是大天尊之境。

軒轅青天等人雖是不死之身,卻並非真正尊境,根本阻擋不了戰國唯一四人。

所以,眼下的局面,對於王不滅幾人來說,敗局已定。

“你們四人欺師滅祖的敗類,竟然還敢聯手魔族對抗人族?”

“廢話少說。這世間一切皆以利益為出發點,我想要的魔族能夠給我。與誰聯手對付誰,我不管。”

“哈哈哈!王不滅,看見沒有,這才是顧全大局之人。我們之間的戰鬥,只會讓這個王朝生靈塗炭,一旦我魔族大軍四起,你們能夠抵擋的了嗎?”

王不滅深吸一口氣,一人傲然於千萬魔軍之前。

“人族的脊樑彎不了,但有一人在,你魔族就不能踏足此界。”

“哈哈哈哈!”

巨門魔尊聲似洪鐘:”人族的脊樑彎不了?他們不就彎了?”

王不滅連正眼都沒看戰國唯一四人,冷聲道:”他們不是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王不滅,還在執迷不悟。”

戰國唯一怒喝一聲。

“也是,不讓你們看到絕望,如你這般讀書人,怎知死為何物。”

巨門魔尊一步踏出,魔氣衝天,頓時鎖定王不滅。

大天尊之力,起源的盡頭,一切的初始。

王不滅只覺得天地再無色彩,一境之差,便是天壤之別。

戰國唯一四人眼招子很亮,見巨門魔尊出手對付王不滅,瞬間擋住軒轅王秀五人。

雖不是五人對手,但是阻擋五人打擾巨門魔尊,卻是能夠做到。

“王不滅,能夠死在本尊手上,你值得驕傲了。”

“起源魔神通—九幽大魔手。”

九幽之地轟鳴如雷,王不滅深陷大天尊之力的束縛之中,周身不滅之力縈繞而起。

“巨門,小看人類,你必死無疑。”

“浮屠戰神訣—不滅天神拳。”

一手一拳在各自的身前凝聚而出,強大到讓人窒息的不滅之力,恐怖到讓人心悸的衝天魔氣,讓得這片天地空間震蕩。

就在兩大蘊含強橫起源之力的神通撞擊在一處之時。

一道淡然之聲於一手一拳之間緩緩響起。

“諸位,此戰可否告一段落?”

眾人就看見,巨門魔尊的九幽大魔手以及王不滅的不滅天神拳,在那道人影的雙手之間如同氣泡一般,啵啵兩聲,潰散於無。

嘶···

這是何等恐怖的手段?

此人是誰?

看着打扮,跟王不滅他哥一樣。

但王不滅肯定此人,他並不認識。

巨門魔尊漆黑的雙眼之中露出幾分忌憚,能夠如此輕而易舉抹消九幽大魔手的人,絕不能輕易招惹。

“閣下是誰?”

男子古井無波的雙瞳掃視眾人,緩緩道:”在下出自儒門,來自界上天星河太清宮,你們可以叫我鳳眠先生。”

界上天,星河太清宮。

所有人的呼吸都在此刻停滯了一瞬。

天上人,來到這裏做什麼?

。 夜幕降臨。

月光下。

水月空舞抱着懷裏的葉子凌,看着他的眼神猶如稀世珍寶一樣,愛不釋手。

很快。

兩人就來到了二中早已荒廢的游泳館里。

因為常年有人打掃的緣故,裏面的環境並沒有水月空舞想像中的那麼差勁。

「葉同學,你看,我找的這裏還算是寬敞吧,要是佈置一下比那些情趣酒店也差不多了。」水月空舞低頭看了看葉子凌白裏透紅的俏臉咽了咽唾沫。

然後情不自禁的親了他一口側臉。

「還…還行吧!」葉子凌沒有在意水月空舞留在他臉上的濕潤,點了點頭裝模做樣的看了看四周。

「這是什麼地方啊水月同學?」看着四周裝飾還算完好的房間,葉子凌忍不住提出了心裏的疑問。

「這裏啊……」水月空舞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回答道:「以後這裏就是我們一起約會的地方了。」

「約會?」

一陣冷風吹過,葉子凌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可是…我感覺這裏……陰氣森森的,你要我以後跟你在這裏約?」抽了抽鼻子,他嬌羞般的說道。

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就好像是一朵隨風搖擺的白蓮花一樣惹人憐惜。

「當然,這個地方多好,實在不行,還可以去更衣室的,那裏還有一張休息的床。」

水月空舞本來對葉子凌有想法,再一聽到葉子凌對她撒嬌,她就更加忍受不住了。

「你說,我們去更衣室好不好?」

汐勤 剛才葉子凌被冷風一吹,身體的藥性加劇,導致了此時的他根本沒有聽清楚少女的呢喃。

「我好難受…你給我到底喝了什麼…我好渴,我要水……」

葉子凌毫無意識的拍打着水月空舞,以此來表示對她的不滿。

「看來是藥性徹底發作了。」水月空舞勾了勾唇。

她給西城洋子的的確是迷幻藥,但是副作用很大,用完之後如果沒有專門的解藥來調理的話,那麼就會變成……

……………………………………

「你說什麼?」

校門口。

林梓寒和蕭淺一臉憤怒的看着門衛。

「是的,現在我們學校已經關門了,不允許任何人進入。」門衛不假思索的說道。

因為換班的緣故,這位門衛並不知道裏面還有好幾個人沒有出來。

「那我的老公在你們這裏上學為什麼到現在還沒回來,打了他好幾次電話也沒人接。」林梓寒冷冷的看了門衛一眼。

「我…我哪知道?」門衛縮了縮脖子,明顯是被林梓寒眼神發出的威勢給嚇到了。

「沒準是你那老公貪玩放學去了別的地方!」頓了頓,門衛說出了他的猜想。

這麼凶的女人,他可不想輕易得罪。

「不可能,他不可能這麼做,既然你不打開門,那就把你們校長的電話給我。」

見門衛這麼堅持,一邊的蕭淺也不想跟他犯話。

「那裏有。」指了指一邊的教師名單,門衛就不在說話了。

他雖然有些不滿兩女的做派,但考慮到她們的老公可能會出事,並沒有因此計較。

嗯?等等。

兩女一男?老公?

這是什麼牛馬關係?

想到這裏,門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了看門外的兩女。

……

「喂?我是美莎奈子,請問您是?」

這邊還在苦苦尋找的美莎奈子聽到自己包里的來電提示,便拿出電話看了一眼。

是個陌生號碼?

……

校門外,見電話通了,蕭淺和林梓寒對視一眼,隨即清了清嗓子,說道:「你就是二中的校長?」

「我就是美莎奈子,閣下是?」

美莎奈子心裏着急,哪裏還顧得上陌生人的問話,所以說話的語氣帶着些許不善。

手裏拖着電話。

蕭淺鵝眉蹙起,自從她稱霸地下世界以後,很久沒有聽到別人用這種語氣對她講話了。

要是以前,可能她會一個電話殺美莎奈子的全家。

不過考慮到美莎奈子可能知道葉子凌放學之後的去向,她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那好,你知道我家的葉子凌放學之後去哪了嗎?為什麼到現在他還沒有回來?」蕭淺着急的問道。

「啊?原來你是葉同學的家人啊,我現在也正在學校里找他呢,聽門衛說,他和另外三個女孩子沒有出來。」美莎奈子歪過頭看了一眼身後,旋即說道。

「什麼!」

聽完美莎奈子的話,蕭淺心中一沉。

「小淺?你怎麼了?子凌他怎麼了?」

林梓寒見到蕭淺這副樣子也跟着慌了起來,連忙詢問。

手裏按下靜音后,蕭淺面色陰沉的簡直能滴出水來。

「梓寒姐,子凌肯定是出事了。

剛才那個校長說這個學校里只有他跟另外三個女的還沒有出來。」

林梓寒聽完並不答話,只是一把搶過蕭淺的手機,打開免提語氣嚴肅的說道:

「我是林氏集團的總裁林梓寒,葉子凌是我法律意義上的丈夫,他要是出事的話,那麼你們這個櫻花二中我想也沒有必要存在了。」

美莎奈子聞言,並沒有出口反駁。

拿出包里的手電筒,一邊走一邊說:

「我知道林總你現在的情緒很不好,作為校長,我當然也希望葉同學平安無事,所以你用不着說這樣的話。」

「那好!」林梓寒摘下金絲眼鏡,看了眼一旁的門衛,「你跟這個看門狗說一下情況,我要進去找我的丈夫。」

……………………

「我說,你有沒有過男朋友啊?」葉子凌有些無語的看向身邊的水月空舞。

水月空舞被說的無言以對。

但是始終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我只是知道戀人之間接吻應該怎麼做,其他更進一步的…也只是從書上看過,在器材室的時候,也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那你這麼大費周章的把我弄到這裏來就是想跟我接一晚上的吻?」

葉子凌哭笑不得:「既然如此,那你就把我放了吧,以後我們還是朋友。」

「朋友?」

看了看身下被自己壓着的葉子凌,水月空舞狠狠的搖了搖頭,「不可能的,就算是當朋友,也是那種男女朋友!」 有些事情對於曹祐這個年齡的人來說,會很奇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