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昂急道:「師兄,他們肯定跑了!」

「追!還跑不遠!」許魏洲冷道。

鐵玉草不要緊,重要的是介子境域!

這人要是跑了,有可能一輩子都遇不到,介子境域還有什麼念頭可想!

可惜萬路仙集四個出入口,他們哪裡知道範成祥等人走的是哪個出口?

幾人只能分開,要是看到人,就發傳音符通知。

而小院兒門口角落裡,一個拳頭大的圓球靜靜躺在地上。

許魏洲等人離開后不久,小院兒中突然出現個人來。

范成祥改變裝束,畫上兩撇小鬍子,大搖大擺在萬路仙集的大道上走著。

心中暗想:這群人還挺小氣,一株鐵玉草記恨這麼久,也不嫌勞心!

如今大道上除了還開著的商鋪,只有三三兩兩幾個人在街上步履匆匆行走。

范成祥自然不能太出眾,腳步也快了起來。

走到南出入口時,正好碰上從出口折返的一個築基後期男修士。

這個男修士是許魏洲一行人中一員。

此時他探究的目光在范成祥身上停留,范成祥惱火道:「看什麼看!再看眼珠子給你挖出來!」

男修士當即道歉:「前輩對不住,晚輩只是見你像個熟人,所以多看了兩眼。」

范成祥不樂意了:「熟人?我的熟人都是金丹期修士,你一個築基期小輩算哪根蔥?」

他把鄙夷刻在臉上,彷彿多看不起築基修士一樣。

男修士暗惱,心中罵道:「你結丹前不也是一根蔥嗎?」

不過這話他沒膽子說,這已經到了出口,若這金丹修士惱羞成怒把他拖出陣法殺了怎麼辦?他都沒地方去說理!

又想起他們跟的男人身邊有一個築基期女修士,一時覺得眼前這人應該不是那男人。

於是再不敢瞎說,又是賠禮又是作輯才把范成祥給送走。

范成祥冷哼一聲,負手大步走出陣法。

一出萬路仙集,范成祥見四下無人,趕緊叫出蘇子靜,幾人坐上飛棺一路往南方去。

源火秘境在東木與南火交界,那裡是一片火山,源火秘境就在其中一個火山底。

范成祥想的是:一年後反正要去源火秘境,不如就近找個地方閉關,到時也不用火急火燎往秘境趕。。 孟有房定睛看著,他的神色變得有些古怪,怎麼感覺這件物品好像真的是給這貨準備的呢?

「哇塞!神仙大人真是厲害,這彷彿就是我身體里長出來的一樣!」

蟻大力幸福的大吼,它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有前顎的感覺了,現在,它又成了以前那位戰無不勝的蟻族勇士!

「嗚哇!嗚哇!」

聽著這一陣的狂吼亂叫,孟有房趕緊是制止了它:「蟻大力,你看到那個小點沒有,試試你的前顎看看能不能挖穿了它!」

蟻大力把前顎一揚:「放心吧神仙大人,看我的!」

「吭哧!」

一聲輕響,蟻大力看準了那個小點猛得就是一口。

「叮靈靈!」

靈禁上華光一閃,一層薄薄的碎片逐漸從靈禁上剝離,散落在地面上。

疼到绝望 「咻!」

冰龍的身形急速閃動,那些細碎的片片被它一一的收進了肚子里,一點渣渣都不剩。

孟有房一陣的無語。

冰龍這貨別的不行,對於是不是寶貝它真的是門清,孟有房可是看的很清楚,那些碎片不是別的,全都是靈氣的結晶!

他們兩個在這裡瞪眼,蟻大力可是沒停。

前面的這個小點很結實,雖然剛才的那一口有了痕迹,可是裡面還有著很厚的一層,這可是有些對不起神仙大人的囑託。

「作為蟻族的勇士,不能讓別人失望,尤其是神仙大人!」

蟻大力振奮精神,它的全身開始泛紅,那兩隻前顎上面霎時閃起一道金光,對著前面的靈禁又是一口。

「吭哧!」

「叮靈靈靈!」

這一下子,從那層靈禁上掉下來更多的靈氣晶渣。

孟有房雙眼不停的掃視著眼前的靈禁,他的臉上全是喜色,陣紋正在消失,那一條條的靈氣線路好像有了阻斷的跡象。

「蟻大力好樣的,繼續加油!」

一針雞血打下去,蟻大力的身上紅光更盛,它現在相當的興奮。

神仙大人給了裝備,神仙大人還給了承諾,神仙大人還親自給加油,這是蟻族從未有過的無上榮光!

還能說什麼,加油干,干到天荒地老!

盯著眼前的那個小點點,蟻大力充滿了幹勁,這就是它向著巔峰邁進的第一步,這靈禁必須要打開!

「我啃!」

叮靈之聲不絕於耳。

彷彿那一雙前顎就是為了這層靈禁而生,蟻大力的攻擊讓靈禁一層一層的變薄,最後,那裡只剩下一層白膜發著微光。

蟻大力試了幾次,最後它無奈的放棄了。

舉著碩大的前顎,它向著孟有房一晃觸鬚:「神仙大人,這最後的一層好像需要靈氣才行,我還沒有那個本事。」

聲音里有些小失落,不過它還是高高的昂著頭。

現在不行,沒說是以後不行,只要功夫深,它蟻大力早晚能成為蟻族的傳說,它早晚也能和神仙大人肩並肩!

孟有房笑著點點頭,他把棍子給收了回去。

這蟻大力果然是挖洞的好手,千里之堤潰於蟻穴,這萬無一失的靈禁也一樣的毀於那兩隻大前顎。

「行了,你先休息,剩下的我來!」

把蟻大力放在冰龍的身旁,孟有房果斷的靠近了那層靈禁。

信息提示上沒有危險發出,這層靈禁也只剩了最後一層,只要輕輕的用靈氣一擊,這層膜就能破。

不過孟有房還是把棍子挺了起來。

無它,有的時候,多一手準備也是好的,靈禁破碎時爆出的靈氣那也會傷人。

「開!」

低喝一聲,這一次,孟有房的手真的按在了靈禁上。

「嗡!」

靈禁猛然的發齣劇烈的震顫,下一秒,一股極強的靈氣波動向著眾人洶湧而來。

「主人!」

「嗷嗷!!!」

「啾~!」

兩隻肥寵剛只喊了兩個字,隨後便是被靈氣給撞到了牆上讓它們不停的發出慘叫。

疼到绝望 「果然是怕什麼來什麼。」

孟有房心中微微發苦,棍子可以阻擋敵人的武器,可這些靈氣還真阻擋不住,還不如說,這棍子更歡迎這些靈氣。

古樸的陣紋正在閃光,棍子就像是吸塵器一樣把靈氣向著裡面猛吸。

孟有房可是受了大罪了。

綠色的小樹苗,墨靈,包括他的身體,哪一樣不對靈氣感興趣,這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的靈氣,還這麼濃厚,哪個都不想放棄。

所以,孟有房再一次的在靈氣海洋中飄搖。

何止是他,如果他能轉頭看一圈,他就會發現,在場的生物有一個算一個,沒有一個能逃得過這靈氣海洋的波濤洶湧。

冰龍,兩隻肥寵,還有蟻大力,它搖的最歡。

就像是以前人們吸氧,一下子不小心吸多了就會醉氧,蟻大力就是這樣,它這一次吸的可不是多的一星半點,所以,它醉靈氣了。

只不過,醉氧的反應是昏睡乏力,醉靈氣不同,它只會讓人興奮。

「我要成為蟻族的神仙!」

「我是最偉大的行軍蟻!」

「我戰無不勝!」

也不知道蟻大力平時給自己灌了多少的雞湯,反正,它現在是有什麼喊什麼,喊的全都是心裡話。

孟有房可是清楚,這樣的狀態很不好,搞不好就得廢了。

雖說這只是一隻小螞蟻,可見死不救也不是他的風格,再說了,旁邊的那兩隻肥寵一樣的也在上下亂竄,胡言亂語。

這裡面也就冰龍要好一些,它的修為高,而且對靈氣適應性也好。

可就算是這樣,冰龍現在也是身上寒光閃閃,它的大爪子一伸一收,不時的向外噴兩口白氣。

要說這些人當中最穩定的還真只有他孟有房了。

小樹苗,墨靈,棍子,身體,雖說都在搖擺,可一點不影響孟有房的思維,他就像是一個看客,看著這些東西在自動運轉。

「靈!」

一道淡淡的金光在他的身體上閃起,他的眼睛看向了系統,在那裡,大地圖上的金色物質同樣也在震動著微波。

感受著金光的波動,孟有房明白,又該插棍子了。

靈氣歸靈氣,可也不能讓它們這麼漫無目的的吸收,作為仙府的主人,一切都得有仙府的印記才行。

身上的靈氣線路一放光,孟有房控制住了棍子,雙手猛得向地上一擲,一根棍子插在了地上。

「嗡!」

人體靈氣凈化器再次開啟。

……

不得不說,孟有房這個工具人還是很管用的,有了他的凈化,那些靈氣也是有了統一的進出口,經過他這麼一循環,旁邊的小夥伴們好受了許多。

一絲絲的白煙升騰,靈氣薄膜再也沒有了痕迹,而每個小夥伴的身上都是靈氣飽滿,圓潤可愛。

尤其是那兩隻小寵物,更肥。

「主人!」

兩聲呼喚,小妖狼和小鳳凰向著孟有房猛撲。

「停!」

孟有房大聲疾呼,這要是再不喊停,這兩個貨就要碾到臉上來了,這特么哪裡還是小寵物,這是兩隻大碌碡!

兩隻小寵物停下了衝撞,可惜,慣性依然很大。

「嘭!」

一次親密的接觸,寵物和主人之間的感情更加的深厚了。

站起身來,孟有房扯住了兩隻小寵物:「你說你們兩個怎麼變成了這樣,就不知道控制一下的嗎?」

兩隻小寵物很是委屈,不過它們並沒有反駁。

小妖狼向著背後的那個陣紋一指:「主人你快看,那裡的陣紋就要打破界限了,好像裡面有著不得了的惡魔要出來!」

荣绮 孟有房抬頭一看,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

他不是沒有關注著這道陣紋,從靈氣迸發開始,他一直就盯著這道陣紋,可這道陣紋從來沒有添亂,很穩定,而且,一點也不吸收靈氣。

不吸收靈氣的陣紋,那就說明它並沒有打開的徵兆。

一般來說,想要打開一個陣紋,那就是需要大量的靈氣,可能這外面的靈禁也是為了這陣紋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