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那慫樣?」劍瘋,見黃穹咬牙切齒,也不敢向他對手,他反而冷笑不屑,譏諷一句便轉身離去。

「劍瘋你回來!」 看劍瘋走遠,氣急敗壞的黃穹大聲呼喊,引起四周眾人目光投來。 馬三炮與慕容痕兩人,看黃穹那副氣惱,又不敢追劍瘋的樣子,到讓他們兩個忍不住笑了。 「酒也喝的差不多了?」 「也該去看一場好戲了?」 馬三炮瞥視黃穹一眼,說著漫不經心的話,隨後轉身率先離開餐廳。 慕容痕神色一怔,當他聽明白馬三炮的意思后,他抿嘴笑了笑,扭頭看向黃穹問道:「你不想跟我們,去看一場好戲嗎?」 「好戲?」黃穹皺眉,馬三炮與慕容痕兩人的話后,他面露驚訝道:「劍瘋去找一坤了?」 。 這一看,卻發現她神色有些古怪。 不過,楊平瀚遞過來的酒杯很快打算了他的思緒。 他收回目光,專心應對起自己的「岳父大人」來。 推杯換盞間,半瓶酒進了褚臨沉的肚裏。 誠如秦舒所說,他酒量不佳,整個人開始熏酔。 楊平瀚倒是酒量不錯,到現在,臉色一點兒變化也沒有。 他笑着說道:「看來小褚有點不勝酒力啊。小舒,要不你扶他去你房間里休息一會兒吧?」 「好。」秦舒心裏雖然有些彆扭,但還是依言扶起了褚臨沉,又看了兒子一眼,「那巍巍……」 「孩子我會照看的,今晚就讓他在這兒睡,我待會兒幫他洗澡換衣服。」夏明雅說道。 秦舒看着她,動了動唇,到底還是把話咽了回去,點頭道:「好。」 巍巍和金子倩不同,夏明雅如果不想被自己發現,想必不會藉機折磨孩子。 首發網址et 她扶著褚臨沉回到自己房間里。 反手鎖好了房門,她把男人沉重的身體往床上一扔,眉頭便皺了起來。 「讓你喝你還真喝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她話音落下的一瞬,原本醉醺醺的男人倏地睜開眸子,幽黑的雙眸深沉如海,帶着一絲笑意地看向她。 「那是我岳父,總不能不給面子吧。」褚臨沉勾著唇角說道,撐著身體緩緩坐了起來,抬手揉了揉太陽穴。 雖然是裝醉,但半瓶酒還是挺上頭的。 秦舒隨手倒了一杯水遞給他,想了想,說道:「你不會不知道,他們讓你在這兒喝酒留宿,是什麼意思吧?」 褚臨沉眸光頓時深了深。 他沒有接水杯,而是突然抓住秦舒的手,稍稍用力便將她拽向自己。 秦舒低呼一聲,不想讓水弄灑在床上,只得抓緊了手裏的杯子。 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坐在了男人兩條健實有力的大腿上。 他的長臂輕而易舉地將她攬在懷裏,身上強勢濃烈的荷爾蒙氣息伴隨着清冽的酒精,沁入她的鼻尖。 秦舒一隻手舉著水杯,另一隻手下意識地推開他的胸膛,像一隻受驚的小鹿,眼神驚惶。 褚臨沉低笑了下,菲薄性感的唇湊近她耳邊,緩緩地吐出溫熱的氣息,回答了她,「知道,所以我不想拒絕。」 因為他的靠近,秦舒不禁僵住了身子,而他的氣息噴灑在自己耳垂上,一陣酥麻蔓延。 她不自在地扯了扯唇角,「你……」 剛一開口,褚臨沉抬起一根修長微熱的手指,輕輕抵在她的唇上,輕噓了一聲。 他偏頭一笑,說道:「今晚我們要是不做點什麼,豈不是辜負他們的一番好意?」 說着,挪開手指,唇朝秦舒貼了過來。 看着他無限放大的俊臉,離自己越來越近—— 「等等!」 秦舒及時地回過神來,阻止了他。 她用手推開他的臉,擰眉說道:「褚臨沉,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 褚臨沉不喜歡她抗拒自己的親近,抓住她的手從臉上拿下來,低沉的嗓音透著不滿,「什麼事?」 秦舒下意識地朝房門處看了一眼,轉過頭來,表情有些凝重,壓低了嗓音緩緩說道:「你不覺得,我父母的舉動有些奇怪嗎?」 見謝瑾淵收拾東西準備起身,許紹文隨即跟著一起起身,他望了望杜允若離開的方向,心中瞬間有了不好的預感,但他還是不死心的問道:「謝大哥你這是?」 謝瑾淵沒有直接回答許紹文的問題,反倒從謝素素的包袱中取走了昨夜從杜允若那裡拿來的荷包收到了自己懷中,他只對許紹文叮囑道:「等素素醒了之後,告訴她我有事先離開了,過段時間我會去和你們匯合。」 許紹文瞬間沉了臉色,他知道自己猜得果然沒錯,他很是詫異的質問謝瑾淵道:「她就是那個擄走你的魔教妖女?」 許紹文的話讓謝瑾淵很不高興,他立刻皺著眉頭反駁道:「她是不破閣之人,但並非什麼妖女,請你說話放尊重些。」 見謝瑾淵根本不聽自己的話,許紹文也有些生氣,他斥責謝瑾淵道:「謝大哥,我看你是被她迷了眼,她身為不破閣少主,強搶江湖上的男子還少嗎?」 謝瑾淵自然曉得,他在不破閣住過數月,比許紹文更加了解不破閣里住了不少被強擄上去的江湖中人,但他卻不想告訴許紹文其實那些人都是自願留在不破閣的,若若沒有強迫他們。 見謝瑾淵沒有反駁自己,許紹文又忍不住繼續補充道:「而且不破閣中人在江湖上向來名聲極差,不可輕信。」 謝瑾淵知道若若的名聲確實不好,但他還是忍不住為杜允若辯解道:「這只是假象,你不了解事實,就沒有資格對她評判,若……阿伽若不是你口中的那種人。」 見謝瑾淵如此執迷不悟,許紹文只能耐著性子對他解釋道:「謝大哥……正道向來和不破閣勢不兩立,你們是沒有結果的,而且明顯那妖……那女子對你無意,你又何必如此?」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