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雷潮,熾烈神芒,讓漆黑的空間亮如血夜,妖異艷麗,像是無邊的大火在熊熊燃燒,焚盡諸天。

天門如同陷入沼澤之地的生靈,雖不致死,卻寸步難行。

片刻后,月無痕體表爆發漫天月華,轉眼便至南天門天宇,頂替月蝕南的鎮天之位,以王庭天君之位催動人族氣運。

王權富貴,丁恢也緩緩出動,顧川體表也顯化出一尊黑棺,自其里有一尊頭戴帝冕的身影走出,行到北天門。

王庭一王三天君,以肩抗天門,渡絕海!

「啵——」

忽然,在那雷海深處傳來輕響,焦黑如夜極的宙宇好似一尺畫布震蕩了起來。

四道通天氣運光柱倘若天之支柱,屹立在宙宇四方,神光湛湛,接著,破裂的聲響傳出,一道血芒龜裂了。

一道焦黑的污血顯化,宙宇頓時如同遮住光明的黑布在寸寸斷裂,縫隙中滲透出斑駁光影。

「轟隆隆——!」

無盡的夜降臨!

但是遠處的空間卻不再灰暗。

四道光芒照耀乾坤,讓日月都黯然失色。

在極為遙遠的所在,四座天門正在穿梭虛空,朝著界域而去。

璀璨的光芒已經開始狂暴涌動,人族的氣運在其中瀰漫,一道道天門代替脫落的血芒,環繞在界域四方。

輕而易舉地構築出一道天象,天象盡頭延展出一條通天光道,朝著王庭所在的方向而來。

所有的九州將士,都在注目,遠遠注視著那一片被血煞纏繞,好似煉獄的界域。

顧川伸出右手,捂住自界域內而來的商刀。

他轉頭看向了身後的九州將士,學宮首席…….

「信神者,斬!」

顧川腦海中思緒涌動。

纏繞在界壁四宇的血芒破碎,侵蝕人族界域的邪神,還有已經不能稱之為人的信神者,以及可能出現的神本尊

這些都是王庭的潛在敵人…..

當發現此處空間被封絕時,他可以將郭綏等人撤出,星海的界域多如天上繁星,沒必要在此地死磕。

思菡 現在的王庭,還不足以面對邪神這等存在。

白帝等人是為他留下了後手,但那些後手現在情況如何,是否還存在,都是一個未知數。

敵人清晰,後援未知…..

這是一場極其不對稱,也不該參與的戰鬥!

但透過那「巨人」的回溯畫面,他感悟到了一些特別的東西,此界有人族遺失的那段歲月。

很早的時候,他就知道人族是存在歷史斷層的。

人族或者是其他萬族,甚至是其他未知存在,在人族封閉中州的那段歲月,在萬界清洗過人族的一切痕迹。

再加上十萬年前的瀛王失鼎,人族更是沒落至今,人族遺失的東西就更多了。

有時候,他不禁疑惑想陰棺這東西,真的能引得萬族如此大動干戈嗎?

當黃泉魚,陰陽鯨現世的時候,他明悟了!

陰棺並不是瀛王化道的原因,陰棺雖然神異,但還不至於讓萬族如此,肯定有其他原因……

許多念頭,如同潮水一般流淌。

顧川瞬間踏入光道之內,朝著青玄界內而去。

是什麼原因導致瀛王被萬族圍攻?

以往的他單純地以為是陰棺,現在看來什麼陰棺,都是虛妄。

人王殿對他宣稱人王一脈斷絕嚴重,傳承幾乎全失。

他沒有懷疑!

歷代人王遭遇都不是太好,化道之時也過於倉促,沒來得及留下什麼,很正常。

但現在結合種種,以及那處神秘之地的黑霧亡魂的「人王殿下!」

他想到了很多!

十萬載的歲月,對於任何存在來說,都足以讓他們忘卻很多,一個在萬界沒落了十萬年的族群,會被那處神秘之地的存在輕易辨識。

這說明了什麼?

他想知道人族隱藏了什麼,萬族又在遮掩些什麼,所以他要接下這場大戰!

………….

天邊,星光黯淡。

日月重現這片宙宇,一陣陣金戈咆哮之聲,轟然而出,震得無數星海都搖曳。

一輛輛青銅戰車劃過天際,一名名精銳將士面容肅殺的持戈而出,一展展戰旗飄揚在無垠星空下………

烽火的氣機充斥在這方宙宇的每一寸空間,他們手中的神兵利器閃爍光輝,他們身上的鎧甲倒映著他們的血氣。

一往無前的氣魄上升,烽火有感,在氣運之上凝聚成為了兩個大字。

「九州!」

戰歌響起!

…………

遙遠所在,萬界不可知之地,星宇斷層的空間里。

一座巨大的不朽宮殿,在無數氣運繚繞下浮現。

這一座宮殿極為龐然,卻也極為陳舊,彷彿是亘古歲月之前的遺物。

上面銘刻著許許多多古老的先天紋路,還有遠古壁畫。

在那最前端的一幅壁畫上,有一座類似王庭的古老建築,在此刻散發著微弱到幾乎不可察覺的光芒。

壁畫上銘刻了許多面容模糊的身影,一尊貫穿壁畫的偉岸身影特別醒目。

在那偉岸身影的四方,共有九尊略小的身影,同樣充滿不可訴說之感,一共十尊偉岸身影。

在壁畫的四方,有不知名的古獸瑞獸嘯空。

一條金光大道兩端屹立著無數面容模糊,形態不一的身影。

在他們的身後一條條大道紋路鳴奏出晦澀的道音,神秘而難解,可是卻又威嚴莫名。

而在壁畫的最下方的一個小角落中,有一道渺小的身影,身後一面戰旗泱泱煞空……

這似乎是一道遠古輝煌勢力的古老贊畫!

讚頌這些存在的無上功績,以供後世瞻仰。

但仔細瞧去,會發現這壁畫是被人用大偉力拚湊而出的。

許多畫面相比之下,要明亮許多,那是道韻在維持其不崩散,卻不知道為何淪落於此。

「當年勢如破竹,橫掃諸天星海的億萬太青銳士,卻在天庭即將覆滅時銷聲匿跡,很多人都說他們背叛了……」

有強者囈語。

宮殿內的可怕存在抬頭仰望那幅古老的壁畫上,看著那渺小的身影,還有其身後那昂揚的戰旗,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應該是他們自己最想要的歸屬,來於星海,葬於星海……」

雄源 「他們太偏激了!」有古老的存在輕語道。

但緊接著,便被另一名存在打斷:「但他們向帝尊證明了他們的忠誠…..」

「此代人王是哪位的後裔…..」有強者目光悠遠,好似越過無盡空間,看到了星海內正發生的一切。

思菡 「此代人王並不是誰的後代,至少我們沒有尋到他的本源所在…..」

聞言,一名古老存在驚恐道:「你們去看過諸神禁忌,在裡面發現了什麼……,是什麼讓你們有這種想法,這種信心,覺得他能再創一個天庭?」

「不要激動,只不過發現一些小蹊蹺罷了。」

另一名古老的存在流露出一股駭人的殺機,他嚴肅道:「天庭儘管曾經十分鼎盛,十分輝煌,強到極致,但它已經覆滅了,天庭氣運已盡。」

「我人族為何厄難相伴,不就是在償還天庭覆滅的大氣運嗎?」

「姒!」

宮殿深處傳出一聲輕喝,待到那個被稱為「姒」的古老存在平靜后,才歸於平靜,沒再發聲。

隨後,殿外響起了一陣低語。

「姒,我們這些舊時代的殘留,都是人族。」

話語落下,此地似乎重新陷入死寂。

唯有那幅古老的壁畫還在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好似在陳訴那輝煌一生的功績。

……………

萬界,中州!

乾皇域。

一道身影無比枯瘦的身影站在虛空下,降下陰影,整個中州盡皆陷入到了一個未知的狀態。

唯有寥寥數次地域,有數道目光升起。

但在發現那道身影之時,也遙遙一禮,旋即自我陷入了那奇異的狀態。

「噌——」

一道金芒,洞穿天地。

不知何時,一道看不清其容貌,渾身都在發光的身影緩緩顯現。

他宛如自歲月中顯照,從時間長河中投影而來,處於一種很是奇妙的神秘之域。

人族當代人皇,乾皇!

「姒尊!」

姒尊回神,看著眼前的人族人皇,深陷進去的眼眶中,雖沒有眼睛,卻透出滿滿的欣慰。

見人皇體表繚繞的點點璀璨河水,知曉其現在正處於時間長河中,提醒道:「時間長河裡隱藏了太多的禁忌,那是我們這些舊時代殘留的最後樂土,不要深入。」

說著,姒尊像是想起了什麼,兀地變色,又仔細打量了人皇一番,說道:「將此代人王帶回來。」

人皇面色詫異地看了姒尊許久,開口問道:「為何?」

「他們已經瘋了!」

姒尊並沒有細說,但人皇已有所明悟。

他輕撫了撫衣間沾染的時間河水,好似感受不到時間之重,就好似凡水一般,輕易褪去:「天庭……」

「我人族欠的債已經還完了,我們不欠這方天地什麼。」話音未落,姒尊將手,按在人皇的肩上。

他像一個老人在叮囑自己的後輩,在傳授他自己的人生經歷,和曾經用血得來的教訓。

姒尊毫無由來的動作讓人皇夢回曾經,在很久遠的時候,眼前的這尊存在也是如現在這般。

告訴他!

你要成為皇,人族的皇。

你要頂起人族的天,並成為新的天!

「氣運剛剛在乾皇域映照了!」

姒尊聽出了人皇語氣中的變化,隱隱猜到發生了什麼,語氣有些莫名緊張地問道:「人王沒有去過那裡,他不可能知曉天庭之事,更不可能知曉鑄天法…..」

人族氣運長河在姒尊的眼前浮現,其里有一道王庭烙印。

「人族王庭,尊號—九州!」

姒尊早已是清風流水一般的心性,在此刻動搖了,渾身繚繞的陰影散去,不作那高深神秘之樣,於天之盡頭起身,看著那九州二字,空洞凹陷的眼眶中有黑霧滲出。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人皇似乎明悟了什麼,安慰道:「姒尊,不必落寞。」

隨著衣衫被撕碎,蘇情婉都未能做出什麼反抗的動作,她有些茫然的看著自己身上俊美的男人,嘴裡喃喃道:「王爺……」

「叫我名字就好。」葉流雲的聲音中充滿了柔情,只是身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男人在這方面總是無師自通的,更何況攝政王還是個無比聰明的男人。 屋子中充滿了曖昧而奇異的氣味,帘子後面,兩個身影不斷的交織在一起。 門外,暗一和暗二偷偷笑著,忘川則氣鼓鼓的站在一旁,沒好氣的盯著兩個人。 「你們再偷聽,我明天就告訴王爺和王妃。」 暗一不屑的朝天翻了個白眼:「切,我家主子才不會這麼小氣呢,你這個小丫頭不要多管閑事。」 翌日,蘇情婉賴在床上,一下都不願意動彈。 葉流雲側身望著自己身旁的女子,眉眼的彎度顯示出了他此時愉快的心情:「婉婉還要不要再多睡一會?」 蘇情婉有些沒好氣的看向了葉流雲,猛地把頭鑽進了被子裡面。許久后,沉悶的聲音才傳了出來:「不要了,我想靜靜。」 她實在是有些氣惱,早知道自己就不嫁給這個男人了!男人的嘴都是騙人的鬼,昨夜裡明明她都喊了不要了,王爺怎麼就跟耳聾了一般,硬生生熬到了天明。 日上三竿后,蘇情婉才懶洋洋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忘川擠眉弄眼的看著自家主子:「小姐,啊,是王妃,昨夜過的可好?」 這話瞬間讓她想起了昨夜那副旖旎的場景,蘇情婉的臉瞬間變得通紅,不住的揮著手:「忘川閉嘴!不要再提這件事了。」 作為二十二世紀的新新人類,明明她才應該是最開放的一個,卻未料到這大順的人也不如自己想象中的保守。 蘇情婉把頭埋在被子里,如同一個鴕鳥一般,聲音都有些悶悶的:「小忘川,我要洗漱。」 忘川憋著笑,點了點頭:「奴婢早就準備好了,只是小姐起的太晚了些。」 這邊蘇情婉剛洗漱完畢,幾個侍女就端著盤子迎了上來:「王妃,王爺說了,您昨夜費了不少力氣,特意讓廚房做了點補身子的東西。」 說罷,掀開蓋子,赫然是雞湯人蔘等補氣血的湯藥。 蘇情婉頓了頓,才一字一句的把嘴裡的話給吐了出來:「葉!流!雲!」 第一百一十二章聚餐(第七更奉上) 過去三十年,國家經濟保持着高速的發展,特別是南巡講話之後,發展愈加迅猛,在2001年加入WTO後,更是進入了黃金髮展時期。 靠着廉價勞動力,企業家從事外貿以及國內市場的快速增長,就獲得了豐厚的利潤,這就給企業家們形成了一個很不好的印象,既然做簡單的產品就可以獲得豐厚的利潤,幹嘛投入重金搞研發,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麼。 哪怕是汽車產業,被譽爲發達國家經濟發展中重要支柱產業,可以帶動上千個上下游企業鏈,可是在華夏,自從開放了合資之後,本土品牌靠着與國外車企合資生產合資車後,也沒有達到國家所希望的那樣,靠市場換技術,而是逐漸淪爲國際品牌的代工廠。 道理很簡單,靠着合資車大賣可以賺取不少利潤,幹嘛要投入重金搞研發,而且還得面對車企已經形成的技術壁壘,這不是自找煩惱麼。所以不管一汽還是上汽,過去十幾年也沒見技術有多少提升。 國家也一直強調,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科技創新是發展的動力和源泉,可是技術創新不是那麼容易的,都是得靠砸錢砸出來的,沒有錢就很難前進。 顧校長覺得有必要,找幾個院系負責人開個會,得在與企業合作方面多下點功夫,而且政府的各項補助,比如高新技術企業補助、科技項目等等也得積極申請,雖然錢不多,但是經不住量大,一年拿個幾億還是有的。 而這一切秦元清並不知道,秦元清正請一衆同事吃飯,酒桌上的酒隨意開,結果一輪下來,秦元清已經趴在桌子上。 “看看,大佬也不是什麼都厲害,這喝酒麼我就甩他一條街!”朱文得意地笑道。 他們都沒有想到,秦元清的酒量竟然這麼差,才喝了不到半瓶葡萄酒,就直接不省人事,大醉特醉。 “朱文,現在大佬喝醉了,怎麼送他回去?你知道他的家嗎?”楊靜沒好氣地說道。 這些男人啊,怎麼那麼喜歡喝酒,真是太讓人討厭。 “怕什麼,晚上讓大佬直接睡樓上酒店不就是!”朱文不在意地說道:”今天大佬給我們發工資,我還是第一次拿到那麼多錢,晚點我們再去唱歌唄!” “我跟你們說哦,我可是人稱水木歌神,當年水木年華我差點就加入了,陳健還是我的手下敗將!” 蜜糖少女 朱文得意地說道,這夥人中就屬朱文最爲外向。 “不了,我還得回家呢,我老婆已經打了三個電話了!”郭越靦腆地說道,他和朱文是同一個班,”豬瘟,你也趕緊回去吧,不然太晚回去,小心楊玉讓你跪鍵盤!” 朱文,他周邊的朋友都叫他豬瘟。 “哎呀,真是沒意思,這麼早夜生活都還沒有開始呢,我都想請你們一起去天上人間,去見見天上的仙女們!”朱文誘惑地說道。 “朱文,你這消息真是太落後了,你不知道5月的時候天上人間就被警方突襲了麼,勒令停業整頓6個月,現在都還在停業整頓中!”黃建佳鄙視着說道:”虧你還老是說是自己是夜店王子,連這麼大的事都不知道。” 5月11日,朝陽警方分四路突查天上人間、名門夜宴、花都、凱富國際等四家豪華夜總會,那五六百位姿色上等、穿着時尚的小姐排成一隊,登上了新聞,轟動了全國,不知道多少人才知道天上人間大名,也才知道世間竟是有這般奢靡的銷金窟。 黃建佳這樣的宅男,也是看了新聞才知道什麼是天上人間。 朱文被懟得臉都紅起來,他雖然口花花、愛吹牛,什麼夜店王子,實際上他一次夜店也沒去過。讀研的時候他就和女朋友楊玉結婚,兩個人都出自農村普通家庭,在京城也是很不容易,所以每天一下班朱文就是準時回家,連網都很少看,所以5月份天上人間被警方突襲的事,朱文並不知道。 至於天上人間,是他有一次陪朱玉逛街路過,被那紅綠燈閃爍得心一陣跳動,才知道這一家夜店。 今天看到賬戶上那數萬塊工資,朱文心就一陣衝動,想要去漲漲見識。 “你們這些臭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楊靜鄙視地說道:”難怪一個個奔三的人,卻沒一個混出什麼成績,你們看看秦院士,比你們年紀小得多,已經是名滿世界的學者!” “徐姐,這些傢伙平常你可看得見,可別讓他們隨意報銷!”楊靜對着身旁坐在一塊的徐嘉憶說道,徐嘉憶也是博士後,今年27歲,讀的是財務經濟,是管理兩個實驗室的財務,今後採購、報銷、轉賬、發工資都是經過徐嘉憶的手,可謂是實驗室的管家婆。 徐嘉憶微笑不語,她與楊靜他們不是一個系的,以前是不認識的,也就今天才剛剛見面,而且領域也不一樣,沒有什麼共同語言。也就與楊靜這一個同是女人,會稍微多一些話。 “你們繼續吃,我先帶着秦院士上去房間!”徐嘉憶說道。 “我來幫忙吧!”一個性格很安靜的男生起身說道,這個男生叫陳曜,是汽車工程系的,剛剛在攻讀博士。 陳耀雖然看起來斯斯文文,但是還是有些力氣,扶着秦元清離開桌位,而徐嘉憶則是拿着酒店名片,打了酒店經理的電話,開了一間房間,然後就直接坐電梯往房間而去。 沒一會兒,就有個服務員過來開門,徐嘉憶和陳耀扶着秦元清進入房間,躺在牀上,蓋上被子後,才退出房間。 徐嘉憶並沒有直接離開,作爲財務,她還得爲今晚的餐費買單,而其他人則是還沒有吃飽,先前只是吃了點,就開始喝酒,結果一輪下來秦元清趴在桌子上,現在秦元清不在,他們都放開了,氣氛也變得熱鬧起來。 足足到了九點,大家才各自散去。 。。。。。。 秦元清只覺得很難受,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藉助着微弱的燈光,打開了牀頭燈,才知道自己睡在酒店裡。 “又喝醉了。。。。”秦元清心中無語,自己這一世的酒量,真的是差到不行,纔不到半瓶葡萄酒就醉了,還喝斷片了,連怎麼進入酒店房間都不知道。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