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販子!」阿金放下望遠鏡,對盧卡斯說道。

「原來如此。」盧卡斯直接拿著刀,踏著月步,向著人販子船沖了過去。 來到船上,幾刀之下,將人販子一個個殺死,盧卡斯接著為這些被抓起來的傢伙鬆綁。 「各位,快點離開這裡吧。」盧卡斯說罷,接著準備離開。 「請等一下!」一個中年人連忙叫住盧卡斯。 「實在是太感謝您願意幫助我們了,不過這裡有幾個孩子,他們都是流浪兒被這些人販子抓了起來。」 「不知道您能不能幫下忙,解決一下孩子們的問題。」中年人不好意思的說道。 「哪裡?」盧卡斯意外的看著對方。 只是對付幾個人販子而已,還不如他碰到的那些敵人呢,見聞色根本沒湧出來的必要,所以一開始沒發現船上其他地方的孩子。 「請跟我來!」中年男人連忙帶著他,走進了船艙。 盧卡斯看著船艙里的幾個小孩,連忙為他們解開繩子。 一個手長族小女孩,一個腿長族小男孩,兩人自始至終,都在互相瞪著對方,好像下一刻就要打起來一樣。 張狂低着頭沉默不語,他雖然敗給了林天成,但心裏卻不願意承認這件羞恥的事情。 司徒修皺了皺眉頭道,「一個叫林天成的小子!」 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站在一旁的周賀不免有些驚訝的說道,「林天成?」 護衛統領,緩緩轉個身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怎麼?你認識那小子。」 周賀感到不可思議。 就在昨天,林天成的實力還不過是金丹期中期的境界。 他區區一個人類,怎麼可能傷得了封月族兩位大乘期中期境界強者。 這着實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周賀快步上前,拱手稟告道,「是的,統領大人,他就是我之前和你提到過的古銘帶回來的兩個人類中的其中一個。」 護衛統領眉頭微微一皺,神色有些驚訝,「人類小子?」 這一下子,大殿之下十幾位封月族的強者都開始紛紛議論了起來。 「司徒修竟然被一個人族小子給撞傷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人族小子?就算他有大乘期巔峰境界的實力,那也不可能對付得了現在的司徒修啊!更何況張狂當時也在場。」 張狂的臉色顯得極為難看青一陣紫一陣的。 司徒修卻是抱拳稟告道,「護衛統領,那人雖然是人族小子,但他卻精通我封月族的龍象神功,而且施展出的威力也遠比我強大的多。我等確實不是他的對手。」 司徒修自愧不如。 他知道即便是再給他一次機會與林天成較量,恐怕林天成只需要在一招之間就能夠讓他鎩羽而歸。 因為林天成的龍象神功威力實在是太可怕了,完全不像是利用鳳凰精血作為能量支撐。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大殿外一名皇宮弟子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 「報,大事不好!」 護衛統領雙手負於身後,對那匆忙跑進來的弟子輕聲喝道,「講……」 「啟稟護衛統領,九幽境南面結界出現了裂縫,有一大批獸潮闖進了,負責駐守南面的封月族子弟傷亡慘重。」 一向沉穩的護衛統領也不免驚訝道,「結界怎麼會出現問題?」 按理來說,結界的能量尚且充足,並且只有從裏面才能打開。 而真正要完全破解結界的話,就必須得找到族長的信物天機盒。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似乎在預兆著一些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司徒修似乎聯想到了什麼,連忙向護衛統領拱手道,「統領大人,如果公主出了什麼問題,整個封月族都會迎來一場浩劫,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司徒修擔心這一次結界出現裂縫和古銘長老說的,關於公主的那個秘密有關。 但究竟那個秘密是什麼?卻只有古銘長老自己知道。 「無稽之談,」護衛統領甩了甩袖口,然後對大殿內一眾封月族強者說道,「好了,這件事情暫且不論,先想辦法抵擋住獸潮再說。」 護衛統領本打算在當上族長之後,藉助天機盒內的那部分能量成功突破到渡劫期境界。 這樣一來,他才有把握對付得了狐妖一族的妖月王。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結界竟然毫無預兆的出現了問題。 眼下只有親自帶領將士抵擋獸潮,然後再想辦法抓回公主,逼她交出天機盒。 其實天機盒內還暗藏着一部分伽羅王的功力,這功力十分的強大,只有成為族長的封月族人才能夠繼承。 臨走前,護衛統領將看守羅詩怡的任務指派給了周賀。 說到底,護衛統領還是想要逼迫羅布成為自己的右臂。 古苑內…… 李管家神色匆忙的跑了進來,連忙對古銘長老稟告道,「老主人,南面的結界出現了裂縫,已經有大批的靈獸闖了進來,負責守衛的封月族子弟損失慘重。」 古銘長老看了一眼在床榻之上還未蘇醒著公主,不禁低沉着頭對天祈禱,「伽羅王殿下,你一定要保佑公主平安無事,不然,我們封月族可就徹底完了。」 而林天成本打算將羅布送回到紫竹山靜養,卻發現院子裏有打鬥的痕迹,而且羅詩怡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古銘長老猜測羅詩怡一定是被護衛統領給抓走了,因為護衛統領一直想要羅布為他賣力。 要是等羅布醒來之後,發現他的孫女被護衛統領給抓走了,說不定真的會被護衛統領利用,而給他賣命。 到那個時候,羅布就算想要請他的主人出面幫助公主,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