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古斯都與他的精英衛隊守護著放置他們之間正在啟動的靈能干擾器,而剩下的士兵們則正在使用步槍、榴彈、火焰噴射器、單兵導彈和加強般的凱莫瑞安高爆手雷擊退企圖靠近的敵人——無論是地面上的還是天空中的。

「莎拉,集中精神,我相信嘎姆蟲群的腦蟲薩斯一定就在這附近了。」奧古斯都更加堅定了自己此前的判斷,這裡距離腦蟲所在的位置已經足夠地近了,這也一定是這些異蟲會變得如此瘋狂的原因之一。 「這兒太吵了。」莎拉·凱瑞甘聽到奧古斯都所說的話就集中精神感應可能存在的異蟲腦蟲的靈能信號,而星靈往往都會把這種狀態稱之為冥想。 「差不多有一千名星靈在他們的靈能鏈接中同時呼喊,他們所掌握的靈能足夠席捲城市。」凱瑞甘竭盡所能地照奧古斯都所說的去做了,她漂亮的眉毛正因痛苦而緊緊地皺在一起。 「呃——我感應到了,就在那個方向。」凱瑞甘在沉默地感應了十幾分鐘以後,忽然一手指向前方,那正是托亞斯克雷獸所守護的一個洞穴的入口。 「星靈一定也察覺到了。」 通常,托亞斯克雷獸的數量非常地稀少,它們往往只會出現在主巢區並由腦蟲直接控制。在一般的情況下,只有腦蟲認為自己受到直接威脅時才會派出這些可怕的護衛。 有這種雷獸出現的地方那也就意味著腦蟲就在不遠的地方了。 等待靈能干擾器啟動的時間變得極度地漫長,但好在奧古斯都的部隊堅持到了其啟動的那一刻。 只是當無形的干擾器力場向著各個方向擴散開來時,其效果卻相較於安撒達爾城市的那一個大為地減弱。僅有相當相當少的一部分異蟲受到了影響,不過它們發狂的模樣與平時倒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該死的,這玩意怎麼不起作用。」泰凱斯知道只要靈能干擾器一啟動,即使是正在衝鋒的異蟲也一定會調轉方向回頭攻擊自己的同類:「是不是我們在搬這個鐵疙瘩的時候碰到了什麼東西,要麼就是斯旺的人搞錯了什麼。」 「我想這是因為這兒距離腦蟲太近了,而我們的靈能干擾器的強度還不足以蓋過這隻腦蟲的靈能。」奧古斯都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隻腦蟲的靈能太強了。」 「腦蟲是異蟲中少由的具有強大靈能的品種,想一想就知道,控制著越多異蟲的腦蟲其所擁有的靈能力量也就越強大。「他對身邊的凱瑞甘說。 「記錄下來,讓斯旺重新評估這種武器的價值和風險,嘗試展開加強靈能干擾器能量輸出等級的項目。」 嘎姆蟲群的數量雖然比不上入侵了薩拉星系兩顆星球的耶夢加得成群,但也是異蟲的一支負責主要打擊的蟲巢分支。 如果只有人類一方攻入這座地下洞窟,那麼把賭注放在靈能干擾器上的這支部隊很可能就要全軍覆沒,而奧古斯都也絕不可能以身試險。 不過靈能干擾器畢竟還是有一定的影響的,哪怕僅僅只是一隻不受控制的、脫離攻擊隊形的異蟲也可能會帶來極大的混亂。而嘎姆蟲群的腦蟲對付這種無法被控制的個體極其的簡單粗暴——當作敵人一同消滅。 星靈部隊在與蟲群的交鋒中穩穩地佔據了上風,在大量爆發開來的藍色炫光與釋放的靈能風暴中,不斷出現的異蟲被成片成片地掃倒。同時依然有大批的異蟲從各個蟲道入口湧出,彷彿根本殺不盡一樣。 更多的高階聖堂武士加入了對托亞斯克雷獸的圍攻,他們強大的靈能來自於幾百年深度冥想的沉澱。 每一名高階聖堂武士都是艾爾守護者們中最傑出者,是在卡拉之道中臻至另一個層面的聖堂武士,他們本就是精於肉搏的戰士,在格鬥的技藝上已經是登峰造極的大師。 上百架金藍色的龍騎士機甲也開始向咆哮中的托亞斯克雷獸開火,把這個龐大而猙獰的深紅色怪物轟得皮開肉綻。 藍色光弧環繞著托亞斯克雷獸的周身,十幾名高階聖堂武士正在對著雷獸釋放他們足以擊穿甲殼的強大靈能力量。 即使是這樣,這頭托亞斯克雷獸依然在星靈部隊的猛攻下堅持了足足二十多分鐘。它死去的時候身體上的甲殼都已經被燒灼得碳化,倒下的轟鳴聲彷彿樓宇崩塌。 倒下以後,托亞斯克雷獸的屍體竟然還在開始結繭癒合,奧古斯都甚至懷疑如果沒有人繼續處理這具屍體,它甚至還會復活,但星靈很快就使用他們姍姍來遲的金甲蟲把雷獸的屍體徹底地轟碎。 隨後星靈們就衝進了托亞斯克雷獸所守衛的坑道中,奧古斯都則率領著士兵們跟隨著他們。 在經過雷獸的屍體時,所有人都驚訝於那堪比泰拉多爾龍王鯨的巨型骨架。而要知道,雷獸僅僅是一種生活在陸地上的動物,這意味著他的骨架必須足夠牢固才能夠承受得住身體與器官的重壓。 托亞斯克雷獸所守護的那個洞穴連接著一個更加龐大的洞窟,其內只有布滿潮濕附著物與腫瘤的牆壁,地面上是潰爛的組織體,裡面正流淌著某種惡臭的膿水。 奧古斯都從一眾聖堂武士之間穿過,赫然發現正他們正圍著一隻散發著熒光的異蟲生物。 讓奧古斯都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這隻異蟲的周圍居然是一堆人類通信設備的電腦主機和顯示屏,而為這些供能的數據線電纜則沒入在地面上突起的組織體腫瘤之中,似乎異蟲正以某種生物制電的方式為其供能。 散發著光芒的顯示屏上滿是污垢、粘液與菌毯,某種特殊的異蟲發光生物環繞著它,就像是顯示屏上的燈光。幾個被異蟲感染的、渾身尖刺的感染人正使用著他們僵直的手指操縱著這些設備,至少有數十根蟲腸和粗大的經脈連接著他們的大腦與地面上的巨大腫瘤。 一隻在使用人類的全息投影裝置看UNN新聞的腦蟲。 顯示屏上的新聞是:奧古斯都蒙斯克,帶來災禍與厄難的人。 「可是你這樣也不是辦法啊,要不我先扶你進去休息吧。」 寧次點點頭,任由天天將自己攙扶起來,進入船艙里。 船艙進門就是一個走廊,走廊前半段兩側一共有四個房間,後半段有一個廚房和一個雜物間,設備十分齊全。 天天將寧次攙扶進左側的房間,房間很小,不過布置也非常簡單,因此並不決定擁擠。 「來,你小心點,我再去給你弄點吃的。」 天天將寧次攙扶到床邊後轉身準備離開,但是立馬就被寧次給拉住。 「別,天天,別給我弄吃的了,弄了也是白弄,咱商量一件事行不行?下次你能不能去和白學學那個大冰蛇的忍術?」 「噢,到時候再說吧,我去做飯了,你不吃我還得吃呢。」 「叩叩叩!」 就在這時,房門被敲響,天天將門打開,鼬站在門口。 「你有事找寧次嗎?他現在狀態不太好哎。」 「嗯,有點重要的事,你去忙吧。」 久居长白 「噢,那你們聊,我去做飯了。」 天天,給鼬讓開一點位置,鼬走進房間,天天則順勢離開房間,鼬將門關好走到寧次面前,眼神有些嚴肅地看著寧次,寧次有些奇怪。 「出什麼事了?怎麼這種表情?」 鼬搖搖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還沒出什麼事,就是覺得有些奇怪,寧次,你不覺得奇怪嗎?四代水影身死這件事情外界完全不知道,很顯然這個消息已經被水之國給封鎖了,可是絕卻知道這件事情,絕甚至還知道四代水影的居然死因,那就意味著絕當時一定在場,那麼,絕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三尾的下落呢?就算他當時不知道,以他的情報能力,要找出三尾也非常容易,那何必還要讓我們去找呢?」 一開始寧次還沒想這麼多,現在鼬這麼一提,寧次立刻想了起來,原著中似乎四代水影就一直在被帶土給操控著,就算絕不知道三尾的位置,帶土也一定知道,而絕又完全是帶土那一邊的人,想到這裡,寧次臉色立刻一變,就連雙眼都變成了轉生眼。 「也就是說,這是絕和那個傢伙的陰謀,為的就是讓我們去水之國?」 鼬點頭,表情變得有些凝重。 「我不知道絕和那個傢伙到底在盤算什麼,但是這一次的任務恐怕並不簡單,那個傢伙恐怕會在水之國搞一些動作,寧次,我覺得我們還是得小心一點比較好,說不定那個傢伙會直接翻臉。」 寧次眉頭緊皺,沉思了許久,最後搖搖頭。 「不,我不覺得那個傢伙會在這個時候和我們翻臉,鼬,你忘記了嗎?你可是那個傢伙介紹進入曉的,再怎麼翻臉他都不會選擇和你翻臉,恐怕這次他更多是沖著我來的,只是……他到底想做什麼呢?」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