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說的不對,我在網上看到過了,我這不是胖了,是可愛到膨脹了,我才不需要減肥呢。」pat哼了哼說道,減肥就等於吃草,吃草就等於活不下去了。

「是是是,你才不是胖,是可愛到膨脹。」慕夏被pat逗的眉眼裏都是笑意,她笑看着他:「你不用減肥了,放心大膽的吃吧。」 pat這才高興的悶頭大吃。 而arro ,則是忍着腹中的饞蟲,等威廉夫婦開動之後,這才開始動手。至於他一個王子,為什麼要等威廉夫婦先開動,當然是因為這兩人是慕夏的養父母了,慕夏那麼在乎他們,那他愛屋及烏,在他們面前,自然也是放尊重很多了。 徐澤笙瞬間被她問住,不知如何答言。 車廂里的氛圍,因為兩個人的沉默,而變得有些窒悶起來。 徐澤笙轉過頭,想好好看着前方的路,目光卻又不自覺的落到了後視鏡上。 鏡子裏,穿着一身Dior小西裝,梳着精幹短髮的古靈,大眼俏臉,紅唇驚艷,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感。 明明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可是,徐澤笙卻總是覺著:這張臉放到她身上,簡直有些暴殄天物了。 因為她除了這張臉長得比較嬌媚動人之外,渾身上下,還真沒有哪一點像個女人。 她太冷血,太強勢,又太精明,太愛錢! 當初為了跟於嘉名正言順的在一起,徐澤笙跟她軟磨硬泡了許久,結果,卻還是被她以一千五百萬的天價違約金要挾,讓他斷了跟於嘉的聯繫。 從那時候起,她在徐澤笙眼中,就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女魔頭。 若不是生活在現代社會,徐澤笙一直懷疑她會變成一個跟李莫愁一樣的女人,甚至更甚。 也不知道她是被多少男人甩過,所以才修鍊得這麼狠心! 想到這兒,徐澤笙忽然有點嘴欠的問:「古總,現在有男朋友嗎?」 「沒有!」 古靈又說:「不過,正在考慮入手一個小奶狗,我看你就比較合適……」 說着,伸手朝着徐澤笙的臉上摸了過去。 這一舉動,嚇得徐澤笙的心跳都漏掉一拍,車子一下子就剎住,猛地停在了路邊。 徐澤笙沒有動,臉色卻也難看極了。 「業務能力太差,還不如夜店裏的鴨子知情解意!」 古靈做出上述評價,然後才收回了手,道:「好好兒開你的車吧!」 徐澤笙怔忡了會兒,才問:「你還去過夜店?找過鴨子?」 古靈揚了揚自己的小下巴:「所以呢?」 徐澤笙抿了抿唇:「那您挺牛的!」 說完,他很快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將車子開上了大路:「你家住哪裏?」 「我住壹號院」,古靈說:「你把我送到門口就行!」 徐澤笙哦了聲,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繼續開着自己的車。 壹號院,是帝都的富人區,好多明星大腕兒,富商巨賈,都在那裏置辦房產。 徐澤笙咬了咬牙:真是個女資本家! 車子在壹號院門口停了下來,古靈推門下車。 她回頭看了眼徐澤笙,忽然道:「經紀人交給你的任務,完成了嗎?」 徐澤笙不由愣住,腦子還沒有轉過彎兒來的時候,古靈已經笑着轉身,朝壹號院裏頭走去。 那一瞬間,徐澤笙忽然就覺著:自己竟然被一個女人給調戲了。 這叫什麼事兒? 徐澤笙惡狠狠的捶打了一下方向盤,隨後掉轉車頭,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開了過去。 古靈和得有些多,回到家以後,連保姆熬的醒酒湯都沒有喝,便倒頭睡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被手邊的電話聲給吵醒。 電話是妹妹古瑜打來的,聲音里透著些許興奮:「姐,我拿到博士學位了,我順利畢業啦……」 古靈一下子從床上彈了起來,跟妹妹一樣感到興奮:「真的?」 「嗯嗯,成績單等下發你的郵箱。」 古瑜興奮的說着,然後又道:「還有一個好消息:我終於拿到了美國矽谷的offer,下個月就要準備去公司上班了,所以我準備後天回國,好好陪陪你和媽媽,然後就準備上班的事。」 「你還要留在美國啊?」 古靈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一大半:「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你一畢業就回帝都來,我爸京津地區的生意給你練練手么?為什麼一定要留在那麼遠的地方?」 「當然是為了學點知識,不然,可惜了我的八級英語了。再說,我剛畢業,你就放心把那麼大一攤生意都交給我打理?萬一我搞砸了,豈不是白糟蹋了你的心血?」 古靈:「可是……」 「姐,事情就這麼定了。我不會一直留在美國,但我需要在這邊歷練一下,等我稍微有點資歷,再去你的公司上班吧。」 古靈嘆了口氣:「行吧,機票定好了,把航班信息發我手機,我開車去接你!」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 掛斷電話,古靈從床上爬起來,去浴室里洗漱。 對着鏡子,給自己化了個十分精緻的妝容,搭配了一套米色西裝,古靈拎着包包,足下生風的朝着樓下走去。 她一向是個特別理智的人,今天卻罕見的因為醉酒,而誤了上班的事兒,古靈忍不住在心中默默檢討了一下自己。 今天有一個早會要開,司機又不在,她來不及吃早餐,便開車朝着公司去。 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會兒。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