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暫時不重要了,暫時……不重要……

眼前的這個怪物是孫岩這麼多的戰鬥中遇到的最強的一個對手,孫岩沒有再說話,因為孫岩知道現在憑任何東西,都是無法解決眼前的問題……除了刀。 「殺!」那怪人低喝了一聲。 在他的眼中流漏出無盡的瘋狂和殺意,嘶吼的聲音不斷從他的口中發出,兩柄彎刀彷彿消失一般,但是下一刻彷彿出現了上百柄彎刀,如潮翻湧,冒著詭異的黑色煙氣,撲向了孫岩。 「呼……」 但是一柄黑色的長刀卻出現了,在力量的爆發下快到幾乎失去蹤影,貼著地面而來。 不是防守,孫岩居然沒有進行防守,只是默默的突然暴起,迎著襲向自己的彎刀,悍然對沖。 揮刀一擊,黑色的長刀彷彿能夠吞噬周圍的光,詭異到了極致,刀身上纏繞著一道熾烈的白炎,長刀與兩柄彎刀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當」 孫岩玄氣洶湧而出,巨大的衝擊力從兩人交手的地方向外衝去,強勁的對碰,使得交戰中的兩人都是心頭一震,各自暴退而去。 孫岩警惕的看著對方,眼中流漏出絲絲忌憚。但是孫岩卻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更加瘋狂的神色。 「媽的」 孫岩沒有停留再次沖向了對面的怪人,剎時,刀芒閃過,戰技-黑月熾炎繁花。猛地大吼一聲,體內的玄氣瘋狂湧出,周圍的空氣彷彿沸騰了一般,天上的星辰都要在這一聲怒吼中破碎了。 「嘭」 狂暴的玄氣爆發開來,巨大的黑芒沖向了怪人,對面怪人手中的兩柄彎刀,猛地冒出了更加濃烈的黑色煙氣,煙氣與黑芒相交的瞬間彷彿實物碰撞一般發出了巨大的聲音。 但是下一刻熾炎與黑煙相交的時候,黑芒上纏繞的的熾炎彷彿火焰遇到汽油一般。 「轟」 熾炎的光芒衝天而起,瞬間吞沒了繚繞的黑煙,而孫岩的那道黑色刀芒也爆裂開來,如繁花一般無數小型的黑色刀芒沖向了對面的怪人。 這次孫岩幾乎是全力以赴,爆出的刀芒更加小了一些,鋪天蓋地的傾瀉向了怪人。而那強悍無匹的怪人,也沒有想到孫岩的這個戰技,但是此刻已經沒有辦法躲開。 「噗噗……」 血水迸濺,一聲凄厲的慘嚎聲響起,那怪人被孫岩的這一記戰技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身體猛地倒飛出去。 而孫岩看到的那把黑色長刀威勢絲毫不減的向那怪人砍去。 直到,「當!」 一記碰撞聲。 无人能温暖自己 孫岩的這把黑色長刀被一個兩把交叉的彎刀擋住,而此時孫岩已經在那怪人眼中看到了一絲驚懼。是自己的白色熾炎!自己的熾炎居然能夠剋制對方的黑煙! 孫岩手腕一翻,長刀被孫岩甩出,刀尖向著那怪人刺去,而孫岩順勢身體一矮向著那人懷裡靠了過去,左手猛地順勢擊出,拳鋒之上依舊纏繞著白熾色的火焰。 三道黑色拳影從白熾色的火焰上沖了出來,「嘭」,一拳擊在了那人身上,頓時一股猶如漣漪般的黑色水波,蕩漾開來。 孫岩反手又是一拳轟出,一輪黑光,猶如黑日,直接轟在了那人身上。 「噗」 一口黑血噴出那人身體再次被轟飛出去,而孫岩右手向後伸出,一把接住了落下的黑刃。 重新回到孫岩手裡的黑刃,向著前面怪人的喉嚨劃出,但是那人卻瘋了一般沒有管孫岩的長刀,兩手的彎刀當頭斬向了孫岩。 以命換命!孫岩不由得大驚失色,但是這個機會孫岩不想放棄,猛然松刀身體反而向後傾倒,胸口擦著刀鋒下墜,同時腳跟蹬地推開了有五六米的距離。 洶湧的玄氣讓孫岩這一次,不論速度、力量,都遠超之前。 「啪嗒」 當他雙腳穩穩的落回到原位站定,前方的地面上,那個怪人靜靜的站在那裡,只不過喉間多了一把黑刃。 「嗬」那人喉嚨發出一陣嗬嗬的聲音。 孫岩冷冷的看著那個怪人,沒有再次發出攻擊,只見他彎刀緩緩的舉了起來,手腕一抖,刀光斬落,孫岩的黑刃被磕飛出出去。 那人緩緩的抬眼看向孫岩,幾次交手讓他身體上也多了幾道恐怖的傷口,而且讓他很疑惑的是,眼前的這個人怎麼會這麼詭異,本身的實力並沒有比自己強,但是那白色的火焰,卻可以讓自己受不小的傷。現在他的體內還有大量白色火焰的能量在肆虐。 孫岩也還站在那裡,體內的玄氣湧出,一下就控制了被磕飛黑刃,現在除了身上的傷口又多了幾道,就好像他根本沒有動過。甚至他手中的刀,都好似從未動過。 「嗡~吱~」 就在這時候,從遠處衝過來一輛汽車,孫岩用餘光向一旁瞥了一眼,正是劉英和廖盼兩人開的車。 眉頭微微一皺,心裡不由得擔心起來,她們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但是當看到對面那人也看向了劉英兩人時,孫岩再次動了,他不能讓劉英兩人落到危險之中。 孫岩奮力揮出手中的長刀,一道熾烈的刀芒向前衝去,璀璨的光華激蕩出巨大的能量波動,挾帶著一股猛烈的狂風,發出陣陣異嘯。 而對面的那人也動了,向著劉英兩人的車衝去,其實他已經生出了退意,但是不擊殺一個人,他回去也不好交代。 所以他沒管孫岩的攻擊直直的向著劉英衝去,他相信自己的速度,但是他沒想到的是,孫岩這一刀居然也是沖著劉英的位置。 后發先至,「嘭」,一刀劈中,兩者交匯處發出雷霆之聲,無數耀眼的光芒在撞擊下映紅了整個天空。 就在這時候一條手臂飛到了空中,手中還握著一把彎刀,耀眼的光芒落下,孫岩就只看到一道身影消失在遠處,孫岩擎刀死死的盯著那人消失的地方。 「隊長!」 劉英也恢復了視線,就看到孫岩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不由得喊了一聲。 連忙下車,兩人向孫岩沖了過來,等來到孫岩身前,兩人不由得愣住了,孫岩現在身上滿是刀傷,右手死死的握著黑刃,雙眼望向遠處,但是那雙眼睛卻已經失去了焦距。 「隊長!」 兩人驚叫一聲撲了過來,摟住了孫岩。而孫岩則是在兩人剛出碰到自己的時候,緩緩地倒了下去。 真的只是隨便了解一下嗎? 隨便問問嗎?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