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瑧被他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逗笑了。

見自家姐姐不僅不收斂,還笑起來,白源的小眼神從惱怒轉向怨念,那股怨念如有實質。 白瑧覺得她被這股怨念扼住了喉嚨,乾笑兩聲道:「哈哈,不說了,你調息吧!」 她的臉皮修鍊不到家,否則怎麼會感覺到尷尬呢。 白源扯著白瑧的胳膊搖晃,「我的親姐,你還是回去吧,弟弟我感受到你的關心了!」 他不想每次下台都要接受一波打擊,他年紀還小,受不住。 正在此時他們身後傳來一個欣喜的聲音。 「姐姐,小白,原來你們跑這來了!」 二人回頭,就見楊芷蘭拉著一個身著綠衣的高大青年往這邊來,這青年正是她的大哥楊江介。 到了近前,她鬆開青年的手,提裙坐到白瑧身旁。 白瑧對來人拱了拱手,「表哥(楊大哥),芷蘭(楊姐姐)!」 楊芷蘭理了理她的裙擺,轉頭說道:「剛台上看見你們,下台就不見了人影!」 豆蔻年華的少女,清新可愛。 白瑧拍了拍白源的小肩膀,與她說道:「這不是輸了嘛!」惹得後者怒目而視。 楊芷蘭理裙子的小手一頓,端正了神色看向白源。 「小白還小,修鍊也刻苦,日後會有機會的!再說小白的靈根也好,這次不行,外門大比時肯定可以……」 楊江介輕咳一聲,打斷妹妹的敘話,「就算在外門也還有我們照應,表妹也不必擔心。」 自家妹子說的什麼話,這次不行,外門大比就更難了,這哪裡是安慰,這是扎心吧? 白源倒是不在意,也許是沒想到,他拱拱手,「那就多謝楊大哥了!」 因為姐姐的關係,這兩年他與楊家大哥也熟悉起來,他畫的符籙也都放在楊家四叔的鋪子里***在門內貴上不少。 「聽說表哥的貢獻點已經夠了,為何不申請進內門?」 上次就聽楊芷蘭說,楊江介的貢獻點已經足夠進內門了,但是他一直沒有申請。 楊江介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家裡決定,下次宗門收徒時,將族中子弟都送到門派。我不放心,決定再登十年。」 雖說他們族中也有爭鬥,但那都是小打小鬧,在家族發展的大事上,他們從不含糊的。 白瑧點點頭,楊江介在外門已站穩了腳跟,從他可以時不時出入正初峰,就能看得出來他很有手段。 她的眼線也是楊江介幫忙安排的,雖然只是一個看管花草的雜役弟子。 不管是不是自願,這樣一個人願意為家族發展,延後進入內門的時間,白瑧是佩服的。 楊芷蘭看向楊江介,感激道:「只是委屈了哥哥!」 這幾年若不是大哥事事照顧,她也不能安心修鍊,還學了煉丹術。 正待幾人說些什麼,一道熒光浮現在幾人身前,確切的說是白瑧面前。 白瑧伸手接過傳訊符,從氣息上判斷,這是胡菲菲發來的。 。 半龍人王提起拓海踏雲,幾乎是面貼面的咆哮。 「噗~」 拓海踏雲張嘴,吐出大口淤血,噴在半龍人王臉上。 半龍人王彷彿沒感覺,繼續搖晃拓海踏雲,咆哮吼道,「說!我的聖物呢?在哪?你藏在哪?到底在哪!」 「噗~」 拓海踏雲再次噴血,然後腦袋一歪,昏死過去。 「啊啊啊!」 半龍人王咆哮,抓著拓海踏雲衣領,將後者狠狠摔砸在地上。 楊姓老者想阻止都來不及,唯有眼睜睜看著,隨後感知拓海踏雲的氣息,確定拓海踏雲只是昏迷,沒有身死,才吐出一口氣,放鬆下來。 半龍人王繼續發狂,咆哮怒吼。 楊姓老者沒有理會,這種陷入瘋癲的人,無論說什麼都是白搭,與其萬一惹惱了它,加害拓海踏雲,不如任由它發泄。 …… 同一時間。 「嗖!」 拓海踏雲、楊姓老者等人的空中,蘇景行快速飛掠閃過,拾取了一百多張卡片。 卡片到手,當即拐彎,向月盪山飛去。 此時的月盪山脈中,連綿的一座座山峰上,到處是歡呼聲。 渡劫成功,踏入六境。 心月狐從此以後,不用再忌憚任何妖族。 烈焰虎王等妖王恭賀過後,一個個已經離去。 蘇景行迎面飛掠來,直奔最中心的一座山峰,立即吸引了心月狐的注意。 不等蘇景行降落山頭,就有十幾個半人形半妖身的心月狐,極速飛到空中,攔住去路。 「這裡是心月狐聖地,閣下是誰?來此有何目的?」 一個屁股後面長了兩條尾巴的心月狐老者,警惕的看著蘇景行,沉聲詢問。 … Read more

門外,四爺十四爺還有烏拉納拉氏都在,溫酒整理好心情垂著眸子上前行禮:「爺,十四爺,福晉。」

四爺伸手過去將溫酒扶了一把,帶著她慢慢的往前走,走了幾步,才發覺身後烏拉那拉氏也在跟著。 「福晉,你留在永和宮陪額娘用膳吧,跟去乾清宮不合適。 烏拉那拉氏臉上的笑容帶了幾分勉強:「爺,溫妹妹都能去,妾身這個做福晉的就去不得了?說來,妾身於廚藝上也有些研究,也應當去幫幫的她忙才是。」 。 戰神|荒天帝:關於這方面我也沒什麼辦法,戰略歸戰略,實行戰略的途中還是要靠實力。特別是這種硬碰硬的實力,總不能放棄上黨郡直接去打游擊騷擾吧?剛剛的辦法那都是實在不行的招,現在還是得加把勁把青州的要塞群拔了! 至於戰場這邊大部分時間我會盯著的,我不在的時候就得看你們了,還有得組織一批能夜戰的兄弟,看看能不能半夜把他們的要塞偷了。 戰神|皇叔:嗯,夜戰的事各團長都問問自己團里的兄弟有沒有能夜戰的。至於指揮這事嘛,還得你多上上心,你要有事群里記得說聲。 戰神|荒天帝:ok!那我現在先去補覺了,你們讓公瑾頂下吧! 神威|周公瑾:沒問題!去吧! 神威|周公瑾也是老玩家了,他們一伙人和戰神一伙人本來是落涼州備戰的,結果撞車了。然後雙方友好協商合盟,而他們沒比過戰神一伙人,所以就合併到戰神這邊來了。 本來副盟是給他們一伙人其中一個的,後來他們不要,說就隨便當個指揮官員什麼的,盟主副盟還是讓他們當吧,反正也沒爭權奪利之心,乾脆就讓給他們。 。。。 揚州雪中悍刀行同盟管理群。 雪|徐鳳年:干他娘的,這個電玩小子有點大病吧?三十多人的老弱殘兵還來噁心我們?! 回首掏:是啊!他們雖然打不過我們甚至造不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可是在我們後方翻我們要塞噁心我們確實難受! 雪|徐驍:別慌,把他們錘爆了就沒事了!周圍他們的鏈接地翻下,打完了益州不管結局怎麼樣,找到他們挨個的淪陷翻地! 免費馬超:是啊,噁心我們,騰出手來直接把他們打的退游! 無極尊:這區益州還挺強的啊,不過我們揚州更強!還不是被我們打的節節敗退! 無極尊已經很合理的將自己帶入到揚州中了,已經徹底忘了自己是徐州出身了,一口一個我們揚州。我們就我們,說我們揚州可不就是忘了自己哪州的人嗎! 對於無極尊他們這些揚州管理都看不起他,不是說看不起投的人,而是看不起那種賣盟求榮的人!這遊戲打不過投很正常,誰也無法保證自己就能一直贏下去,而那些賣了盟友換取自己的利益的人,他們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所以誰也沒回他的話。 雪|徐鳳年:那還是有徐州兄弟的一份力啊!沒有你們我們也沒這麼輕鬆啊! 雪|徐鳳年見場面有點冷,還是決定出來搭理他一下,剩的直接冷群尷尬。一邊誇著徐州兄弟的功勞,一邊暗示無極尊,我們是我們整個集體,但揚州是揚州,徐州是徐州。不要分不清自己是哪州人。 哪裡都會有這種小團體,就好像涼州一樣,雖然大家都是一夥的,但內部還是分為了戰神和神威兩個團體。青州也是如此,吸收的冀州和外州人員會天然的抱團在一塊,也不是說就一定和本體處不好,只不過他們先天上來說就有一層關係。 而無極尊也不可能聽不懂,他這種市儈小人最是懂人情世故,不然也不能忽悠的把盟都賣了。所以他也潛水不說話了。 雪|李淳罡:秭歸那邊大家都飛地建要塞群了,現在已經聚集規模了,等建好后就可以鋪路過去從白帝城進攻益州來減輕南陽戰場這邊的壓力了。 雪|徐驍:是的,到時候我們先打下來白帝,他們肯定會重點調兵駐守。而這時候我們立即調兵南陽,前面幾排有視野的就別調兵了陪他們在白帝玩玩,畢竟也需要兵力佯攻嘛! 這次的方案是雪|李淳罡和雪|徐驍兩個人一起討論出來的,從白帝城方面佯攻,南陽方面直接快速橫推然後把南陽城從益州手裡奪過來。 解決了南陽主戰場,剩下的就可以交給一個團清理戰場,主力再轉戰白帝守住對面的反撲之後修養一會就可以打入益州了! 。。。 益州八月望九州同盟。 【同盟郵件】指揮官那年忘帶饕:(坐標)揚州雪盟打到這來了,各位快速在白帝城關卡處建要塞! 雪中悍刀行打益州雖然是沒有一路順風推,但也在穩中求進,一步步的穩定推進中,甚至還從另一邊偷到他們後面了。 末路天堂本來正在翻同盟戰報,聽到郵件的聲音之後立即關了戰報,打開一看,然後又立馬點擊郵件里的坐標跳轉過去。 這個坐標是在秭歸不遠處,地處荊州西部,隸屬荊州南郡,距離四級城秭歸,近在咫尺。 「按照目前關卡的情況來看,揚州想要破關入益,最早也要明天白天,到是不用擔心對面玩夜襲了。」 順著關卡查看了一遍揚州雪盟的紅地情況,末路天堂心中放心了不少。 夕橙:我操!揚州真特么不要臉,玩偷襲! 含笑|半步跌:就是!正面硬剛多爽啊!雖然這是合理的手段,但我還是看不起! 含笑|五步色:特么的,我也看不起!不為了別的,就為了愛情! 含笑|半步跌:滾! 這一郵件不止是盟主末路天堂看到了,還有很多在線玩家都看到了,紛紛怒罵揚州不要臉,明明前線打的這麼開心,還要從下面來偷襲他們! 益州八月望九州管理群。 末路天堂:@全體成員,揚州在秭歸起了要塞準備破關白帝,我準備讓酒|呂小布的二團聯合益|沐孤星淚去防守,你們覺得怎麼樣? 酒|呂小布:讓我們團去守白帝是沒什麼問題,就是和二盟一塊能守住嗎?兩個盟不太好守啊,真的被攻破的話,那就全是漏洞啊! 那年忘帶饕:這點確實,不過我覺得揚州現在真破關入益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得不防,再說你們肯定比對面先到關口啊。 末路天堂:就是啊,你們肯定比揚州先到白帝啊,今晚就能鋪到飛地,到時候明天上午直接破關拆對面要塞就行了。 酒|呂小布:好好好,那沒問題了。話說為啥揚州真破關的可能性不大啊? 蒼靈城每年的年祭,都是極為熱鬧的。年祭這一天開始,城內會組織各種盛大的慶典。尤其是除夕之後,年祭這一天。作為新年開始的第一天,也是舉行真正舉行年祭的日子,格外隆重。 一大早,衛易因為昨晚的醉酒還有些頭疼。其實昨天年夜飯上,幾個男人里他是喝得最少的那個。奈何他酒量實在太差,完全屬於那種沾酒便醉的。他本來還想多休息一會兒,只是天才剛亮,老池就找上門來瘋狂砸門,讓衛易不得不爬了起來。 「快點啊!不是說好了去看年祭慶典的嗎?」 老池昨晚明明喝了那麼多酒,眼下卻像沒事人一樣,這不禁讓衛易大感鬱悶。不過他這時候也才想起來,之前確實和小隊其他人約好了,今天要一塊去看年祭慶典的。 「這才什麼時候啊?我多睡會兒行不行?」 衛易看了眼天色,頓時有些鬱悶。這會兒天色才剛剛亮,年祭慶典,可是要等到臨近正午才正式開始的。而且地點就在蒼靈城郊外,從永子巷這邊走過去,半個時辰都用不上。 「你去沒去過年祭現場啊?」 … Read more

那時他看著坐上醉得不省人事的月卿,竟然有種慶幸的感覺,慶幸她的才貌沒被皇上看見,慶幸她……

「這是公公你的房間吧?」月卿抬頭掃了一眼四周,「我再住下也不合適,說好的除夕為止,以後我不便再來。」 月卿說在攏了衣袍起身就要走,手腕卻被郭公公給攥住了。 郭公公喉頭艱澀道:「你住這也可,我這兒暖和。」 「不必了,我那兒也不錯,被褥前不久也做了新的,不會冷了。」月卿一掙脫便脫離了他的桎梏。 說完,她只淡淡掃了他一眼,恭敬做了個福禮便走了。 她走後,郭公公重新躺倒在床榻上,本來少了一個人安靜得多該是能睡個好覺的,可郭公公輾轉反側了一夜,硬是一夜都沒合眼。 為什麼……他覺得這個房間這麼的空,這麼的靜……過分的靜了。 當然,離去的奚淺根本沒有把這號人放在心上。 因為此刻,她已經被人包圍了。 「居然追到了南域?厲害呀!」奚淺看著領頭的女子,眼裡帶著笑容。 沒有絲毫緊張的樣子。 這樣的奚淺,讓許媛咬牙切齒,就是十多年的時間,她居然成長到如斯地步。 就連那張臉,也越來越勾人了。 「小賤人,今天,就讓你給澗兒償命!」許媛元嬰巔峰的威壓鋪天蓋地的沖著奚淺而去。 旁邊圍著的人也全部是元嬰巔峰,卻沒有動手。 奚淺微微挑眉,心裡覺得他們很蠢。 要殺人不速戰速決,不僅啰嗦,還大意。 「賤人!」許媛看到奚淺嘴角的嘲諷,臉色微變。 這十多年,她在元嬰巔峰踏步,就是越不過去。 可這個賤人倒好,居然已經是元嬰中期。 奚淺眸色一冷,不管他們打的什麼主意,手腕一翻,神罰之劍出現在手裡。 「歲月如歌」斬了過去,只是輕輕的一劍,卻帶著沉重毀滅的壓力,劍光衝天,氣勢如虹,對著許媛頭頂斬下。 讓她退無可退! 面對強大得壓力,許媛臉色大變,想逃,卻挪不動腳步,只感覺被一股力量鎖住,動彈不得。 讓她真正的體會到膽寒的感覺。 旁邊的人也反應過來,顧不得讓她出氣。 同時動手,絢爛的靈力飛到空中,各種大招對著奚淺落下。 「轟——」 強悍如斯的劍道意境斬在凝聚起來的大招上,瞬間吞噬了大部分招式。 剩下一些速度極快的落在許媛的頭頂。 「啊——」 許媛慘叫出聲,挽得精緻的髮髻散落下來。 嘴角溢出血跡。 臉色慘白! 她是元嬰期,歲月如歌沒有全部落在她身上,自然只是重傷。 沒有丟掉性命。 但即使是這樣,她看向空中提著劍的女子,眼裡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絲驚駭。 旁邊的人亦是,收到的消息已經讓人震撼了,他們也沒想小看這個真正聞名大陸的女子。 只是親自和她對上后,你才明白,你以為的高看,終究還是小看了。 奚淺不管他們的想法。 又斬過去一劍「蒼穹之下」耀眼刺目的紫金色靈力鋪滿天際,巨大的劍影從天而降,封鎖空間,化作無數道鋒利十足的風刃! 阻斷了所有人的退路。 自然,在奚淺提劍的時候,就有人反應了過來。 感受到持續強勁的力量,心裡提起了十二萬分警惕和戒備。 眾人紛紛拿出了自己最強的招式。 迎了上去。 哪怕是重傷的許媛,也咬牙堅持,元嬰巔峰的術法纏上奚淺。 不過,卻在半中對上空間意境,全部被吞噬。 「噗!」許媛再度吐血。 其他的人,也臉色微白! 心裡已經升起了退意,看向倒在一邊的許媛,眾人忍不住,心底升起了埋怨。 宗主不同意她來尋仇,她卻收到明奚淺在南域出現的消息,非要過來。 如今倒好,偷雞不成,還折了自己。 感受到明奚淺身上傳來的無盡殺意,眾人雖然不甘,卻也知道活下去的希望不大。 不過,即使是死,他們也要拼一把。 … Read more

雲錚就像史萊克的定海針,哪怕是唐三,在冰火兩儀眼內,也被雲錚的氣度折服了!

可現在定海針出問題了,誰又能化解雲錚心底的芥蒂呢? 玉晴兒能夠安撫雲錚,能夠慰藉雲錚,但治標不治本,這不是玉晴兒的問題,是雲錚的問題。。。 至於其他人,誰都沒有這個自信。 哪怕是身為師長的大師和弗蘭德也不敢打包票! 。 「法克!原來龍國早有準備,這下可麻煩了。」 「杜恩,怕什麼,跟龍國拼了,反正咱們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也是當今藍星最為先進的戰鬥機,龍國的戰鬥機根本就沒有辦法跟咱們對抗。」 「老子早就想跟龍國的殲-20隱身戰機過過招了,只是以前根本就沒有這種機會,今天哪怕是死在這裏,老子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轟! 數十架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劃破長空,出現在天空之城的四周。 從蘇寒這個角度看過去,這十架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站位明確,無論天空之城開向何方,都會遭到它們的轟炸。 與此同時,龍國的殲-20隱身戰機也從天空之城內部飛出。 在離開龍國之前,蘇寒特意調動了將近四十假殲-20隱身戰機,藏於天空之城內部。 在秦嶺山脈之時,蘇寒曾經捕捉到一個美麗國的自由戰士。 儘管這個美麗國自由戰士對龍國讎恨到了極點。 可是終究還是招架不住種種『酷刑』,最終將美麗自由聯盟的事給說了出來。 蘇寒從那個美麗國自由戰士的口中得知,剩下的前美麗國國民一直在尋找機會,想要跟龍國『復仇』。 蘇寒知道,這群美麗國的餘孽留着就是一個禍害,所以一直設法想要將其找出,並且消滅。 可是那群美麗國戰士躲藏的十分隱秘,蘇寒根本不可能從偌大的通加斯國家森林裏面找出他們的藏身之所。 無奈之下,蘇寒只能以天空之城充當誘餌,讓這群美麗國的餘孽現身。 蘇寒很清楚,他們絕對不會放過這次絕佳的機會。 「卧槽,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殲-20隱身戰機這可是藍星最為先進的兩種戰機,沒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見到這兩種戰機過招。」 「從性能說說,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要高過殲-20隱身戰機一籌,可是從數量上來說,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並不佔優勢。」 「龍國這次恐怕出動了將近四十架殲-20隱身戰機,就算是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再厲害,也不可能以一敵二吧!」 此時,各國的衛星死死的鎖定大西洋的上空。 任誰都沒有想到,美麗國的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竟然會和龍國的殲-20隱身戰機撞上。 這一刻,各國高層心中都有一個想法。 究竟會才是天空的霸主? 大西洋上空,龍國的四十架殲-20隱身戰機形成了一個奇怪的陣型,跟前美麗國的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隔空而立。 那些自由戰士此刻不是不想攻擊天空之城,只是龍國的殲-20隱身戰機已經對他們造成了巨大的威脅。 倘若此時他們對天空之城展開進攻,肯定會受到殲-20隱身戰機的轟炸。 「蘇組長,所有的殲-20隱身戰機都已經出動完畢。」 蘇寒得到這個信息,裏面下令,天空之城潛入海底。 看着漸漸沉入海底的天空之城,美麗國的自由戰士有些急了。 他們這次之所以會傾巢而出,正是為了擊毀天空之城。 如果天空之城沉入海底,那他們將再無機會。 想到這裏,一輛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陡然下墜,朝着天空之城從了過去。 「目標,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坐標45182,攻擊。」 两个不同 下一刻,所有的殲-20隱身戰機尾翼一抖,數十枚夾雜着火焰霹靂-10新型格鬥搗蛋朝着某個方向飛了過去。 轟! 儘快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用極快的速度躲過了數枚搗蛋的轟炸。 可還是有兩枚搗蛋擊中了它的尾部。 大西洋上,響起一陣巨大的暴鳴聲。 那架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便如隕石一般,朝着海面上落去。 轟隆! 提前放弃 當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剛一落進海面,整個機身都燃了起。 一輛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墜毀,換成和平時代,絕對會登上各國的頭條。 可是這一刻,卻沒有人關心墜毀的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 在天空之城尚未徹底沉入海中之際,數十枚搗蛋攜帶着轟鳴之聲,直接朝着天空之城飛了過去。 「全體注意,攔截F-4鬼怪式戰鬥殲擊機發出的搗蛋,絕對不許它波及到天空之城。」 隨着蘇寒下達這樣的命令,所有的殲-20隱身戰機對着某片區域,直接發起了轟炸。 轟! 轟!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