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氣出現的時間並不長,當東方那一抹魚肚白逐漸被升起的朝陽之色覆蓋時,紫氣已經完全消失了。

男孩兒這才緩緩閉上雙眼,同時長長的呼出一口體內的濁氣,整個人的疲勞稍稍恢復了些許。 靜坐半晌,男孩兒才再次睜眼,眼眸中黑白分明,並沒有吸收東來紫氣后本該出現的紫意。顯然他在方才的修鍊中,並沒有吸收到東來紫氣。 頹然一嘆,男孩兒做出一個絕不應該出現在他這個年齡的無奈表情,滿臉失魂落魄的自語道:「為什麼?明明天地間充斥著濃郁的靈氣。但是為什麼我的玄天功根本無法吸收這些靈氣,究竟是為什麼?不僅如此,連只需要依靠紫氣東來,就能修鍊的紫極魔瞳,也毫無進展,我根本吸收不了紫氣。 玄天功毫無進展,我的玄玉手也修鍊不成。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是因為這個世界與我那原本的世界不同么?」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五年多快六年的時間了,剛到這個世界,經過開始的吃驚、恐懼,到後來的興奮以及現在的平靜,唐三已經完全接受了現實,在他看來,這是上天又給了他一次機會。前世最大的心愿,或許能夠在這一世來實現吧。 於是他從身體成長到能夠自由活動起,就開始有意識的修鍊前世的唐門絕學。但很快他發現,前世很輕鬆就入門的玄天功,今生卻無論如何也入不了門。體內連一絲內息也無法誕生! 而玄天功乃是所有唐門絕學的基礎,只有擁有內力存在,各種唐門絕學方才能夠施展而出。否則沒有內力的話,就只能施展一些簡陋的拳腳功夫了。 在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修鍊不出內力后,唐三並沒有放棄,仍然每天堅持不懈的跑到這裡修鍊。即便幾乎沒有什麼效果,他也不想放棄。渴望著自己的毅力,能夠出現奇迹!讓唐門的輝煌能夠在這個世界再現! 然而勤勤懇懇修鍊的唐三,卻不知早在他沒出生的時候,自己的一生被某位姓白的大佬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 「該回去了。」唐三看看天色,瘦小的身體還殘留著先前的疲憊,沒有玄天功的滋養增幅。他如今就是一個普通的六歲小孩,甚至因為缺衣少食的關係,比起普通的六歲小孩還要不如。 因此他下山的路途並不順利,山間坑窪不平的地面,讓他走得異常艱難。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總算是走回了家。 而由於他修鍊內功不成的關係,所以體能就是普通的六歲小孩,自然是連鎚子都拿不起。所以接下來本來該練習打鐵的唐三,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並沒有向父親唐昊提出自己要學鍛造。因為他知道那並不現實。 …… 三天後。 今天乃是聖魂村覺醒武魂的日子。 唐三非常期待,因為他覺得自己的玄天功之所以修鍊起來毫無進展。可能是因為沒有覺醒武魂的關係,他認為覺醒了武魂之後。自己或許就可以開始修鍊玄天功。 據他所知,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有武魂,很明顯這個世界人的體質與自己前世不一樣,那麼不能修鍊玄天功,可能就是因為武魂的限制吧? 7017k 「甘耀,你敢下毒,後果你有沒有想過,別偷雞不成蝕把米,為暗毒谷帶來滅頂之災。」 「甘耀,卑鄙無恥,我發掘兵團勢力遍佈戰爭大陸,趕緊將解藥交出來,來日江湖相見,本尊可以助你暗毒谷一臂之力。」 一時間。 地宮中。 各大勢力首領紛紛開始咆哮,對於甘耀的陰毒手段,他們怒不可遏。 「哈哈~」 「殺了你們,這裏的一切都屬於暗毒谷,有了火菩提的提升,暗毒谷何以懼怕你們背後勢力。」 袖雾 甘耀神情猙獰恐怖,目眥欲裂,慾望的促使下整個人膨脹了,輕蔑的目光從眾人身上劃過,移步向一旁火菩提走去。 「這就是傳說中的火菩提,真不愧是天地至尊寶物!」 「黎坤,將他們全部斬殺,本谷主先將火菩提收取,一切結束后,我們馬上離開!」 甘耀已經開始部署後路,其他人身中劇毒,只能憤恨望之,一道道陰狠的目光匯聚在甘耀身上,目光如劍,鋒利的好似要將甘耀碎屍萬段。 黎坤領命向中毒的眾人走去,輕蔑的目光劃過,將目標鎖定在羅世信一行身上。 羅世信,納牙阿,東方七夜多次壞他的好事,黎坤心中怒火積壓,所以他決定先向楚國一行出手。 「唰!」 一柄青鋒劍出現在黎坤手中,他完全一副狐假虎威的樣子,神情猙獰恐怖,鷹隼的眸子裏殺意翻滾。 「楚帝和沈墨卿已經葬身岩漿火海中,老夫這就送你們一起團圓!」 「唰!」 勁風嘶吼,劍光縱橫,青峰長劍輕挑划向羅世信脖頸,劍芒逼近,殺神籠罩。 羅世信面露絕望之色,可他心中卻是百般不甘,楚帝隕落,他自知罪不可恕,但未能將甘耀和黎坤斬殺,將成為他最大的遺憾。 「砰!」 一道清脆的碰撞聲響起,只見一道真氣劍罡碎空而來,驀然,黎坤手中長劍一分為二,鋒利的劍尖沒入地面。 劇烈撞擊下,黎坤身影一個趔趄向後退去十米之遙,頷首注視手中斷劍,眸子中浮現出驚恐。 「楚帝,沈墨卿?」 「不可能,這不可能是真的,你們到底是人是鬼?」 黎坤順着劍罡襲來的方向看去,眼帘中出現兩道身影,正是墜入岩漿之中的楚帝和沈墨卿,他瞬間臉色蒼白如紙,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 聽到黎坤顫抖的聲音響起,眾人回首眸光停留在楚帝兩人身上,此時最為震驚的當屬甘耀。 不可思議! 簡直匪夷所思! 要不是楚帝,沈墨卿結伴向前走來,甘耀都會以為他是眼花了,斷定兩人真實存在,甘耀下意識抬手將面前所有火菩提收入靈戒中。 「火菩提!」 「絕不能讓甘耀將火菩提獨吞,絕不!」 沈墨卿視線停留在散發着紅暈的火菩提上,急促的聲音響起,竟將身旁楚帝忽略,倩影掠動,快速向甘耀沖了過去。 「小主,小心!」 「墨卿,小心!」 東方七夜和楚帝同時出言阻止,沈墨卿前行的速度絲毫不減,楚帝擔心她的安危,掠動身形追了上去。 眾人從震驚中退出,皆是面如死灰,楚帝死裏逃生,豈會輕易放過他們。 … Read more

Title Pawn: The Google Technique

The strategy of seizing collateral varies depending on the kind of collateral and your state legal guidelines. The application for every kind is very similar. Many software processes for secured loans take too long; it might take days, even weeks to get you approved for a loan. With a straightforward and painless mortgage utility course … Read more

看得顏卿忍不住心裡蠢蠢欲動。

玄戰和他的部下也太好騙了點。 連她的身份都不查,便輕易相信了她。 而這個副將,更是傻得可以。 她只不過是說,想吃外面的東西。 他便連夜出了山谷,第二天一大早,便帶著一大堆的好吃的,出現在她面前。 就連玄戰也很是讚許地嘉獎了他。 這讓顏卿明了,為了彌補這些年對女兒的虧欠,哪怕她要他們做出再出格的事情,他們大概也會去做。 只因為玄戰對明歆的內疚,以及對女兒十幾年不管不顧的虧欠。 。 「可惜,全軍覆沒,沒有一個人回來。」 「所以,綰兒,咱們現在不能在與那個女人正面起衝突,尤其是在玉巷園這件事上,畢竟房契和地契在她手上,官府那也備了案。」 顏白氏纖細的一雙玉手,在佛珠上輕輕撥動,眸中閃爍著毒意。 「母親,我就是不甘心,她處處與咱們顏家作對,就因為救了逸王,得了逸王的照拂,便讓咱們生生咽下這口惡氣?」 「呵」顏白氏冷笑。 「她以為救了逸王,便可以一步登天,她忘了,逸王也只是個王爺,而太子才是中皇朝未來的主子。」 「母親的意思……」 「她不是去杏林醫館坐堂了嗎?那就多給她製造機會,唯有攤上命案官司……」 钟意的模样 顏白氏眸光流轉,嘴角溢出陰森笑意。 …… 顏幽幽雖說是來杏林醫館坐堂,但醫館里的人對她,簡直畢恭畢敬到就差供起來。 小葯童自從那晚親眼看過顏幽幽剖開死人肚子取子后,再見她,真是又驚又喜又怕,一邊在前面帶路,一邊低頭說道: 「姑娘,孫大夫已經派人傳過話,如若姑娘今日來,便把他那間屋子收拾出來給姑娘用,醫館里的人,但憑您吩咐,藥材,只要您能看上眼,喜歡多少拿多少……」 顏幽幽一聽這話,頓時樂了,「這是師兄的原話?」 「是原話,小的不敢隱瞞。」 孫小七納悶,怎麼好好的,孫大夫何時成了這姑娘的師兄了。 顏幽幽撫了撫額頭,二人已經進了診室。 「你叫什麼名字?」 診室里煥然一新,之前孫書用過的東西全都換成了全新的。 「小的孫小七。」小葯童進退有度,恭敬有加。 「姓孫?也是師兄的……」 孫小七搖頭「小的是孫氏三代外的旁支。」 和孫書那族,得拐多少道彎才能攀上親戚。 「噢。」顏幽幽點頭,她對古代這種族系親疏並不是很了解。 「我來杏林醫館坐堂,是因為師兄有些私事要處理,等師兄回來,我便會離開,所以你告訴醫館里的其他人,不用對我特別照顧。」 「是姑娘。」 顏幽幽回身「也不用姑娘姑娘的叫,以後你們稱呼我顏大夫就行。」 「是,顏大夫。」孫小七點頭,退了出去。 顏幽幽這邊還沒等病患上門,杏林醫館外就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 一個臉型瘦削,面色黝黑的老婦人雙膝跪在醫館外,一邊磕頭一邊嘴裏大喊大叫着。 「救救我兒子,求大夫救救我兒子。」 老婦人的身邊是一張髒兮兮的擔架,擔架上一躺着一半大孩子,那孩子看年紀十四五歲左右,渾身是血,臉色青紫,左胸到肩膀處一條又深又長的刀傷,傷口呈黑紫色,血肉外翻,深可見骨。 醫館里的大夫一看,這孩子不但受了重傷,還中了劇毒,而且已然是危在旦夕,救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況且,能動外科術的孫大夫不在,武大夫又剛剛被丞相府請走了,剩下的兩位大夫簡直一籌莫展。 「大夫啊!求求你們,求你們救救我兒子,你們是救死扶傷的大夫,你們不能見死不救啊!」 老婦人激動的哭嚎,但話里話外卻清晰的向周圍的人群傳達杏林醫館的大夫自私自利,冷眼旁觀。 「你這老婦,說的是什麼話,我們何時見死不救了,是你把人抬來卻不抬進醫館里,偏偏要放在醫館外,還跪在這哭天嚎地,耽誤我們搶救時間。」一個老大夫上前怒懟了那老婦人兩句。 「快……快著人抬進醫館里。」 剛剛從診室出來的孫小七,一看到這種情況,心裏立刻多了個心眼,扭身就往顏幽幽的診室跑。 「顏大夫,顏大夫出事了。」孫小七焦急的敲了兩下門。 「出什麼事了?」顏幽幽起身。 孫小七便把醫館外發生的事匆匆的學了一遍。 「人呢?」顏幽幽抬腳往外跑。 「劉大夫收治了,但是劉大夫並不精通外科術,況且那人還中了毒。」 孫小七雖是個葯童,但在醫館里耳濡目染也看的出來,擔架上的人活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 Read more

slot999 เว็บสล็อตออนไลน์

สล็อตออนไลน์ ( SLOT ONLINE)หมายถึงเกมส์พนันยอดนิยมเยอะที่สุด เกมส์หนึ่งของคาสิโน เพราะเหตุว่าลงทุนน้อยแต่สำเร็จตอบแทนสูง สล็อตออนไลน์ ก็เลยทำให้ได้รับความนิยมมาตลอดทุกยุคทุกสมัยตอนนี้ได้มีการปรับปรุง เกมส์สล็อต ให้เป็น เกมส์สล็อตออนไลน์สามารถเล่นผ่านเว็บไซต์ โดยไม่ต้องเดินทางไปถึงบ่อนหรือคาสิโนที่ให้บริการ เล่นสล็อตออนไลน์ จากเว็บไซต์ slot999 เว็บลำดับแรกๆที่ให้บริการ สล็อต ที่เยี่ยมที่สุด เราให้บริการ เกมส์สล็อตออนไลน์ ( slot online game) รับประกันได้เลยว่าคุณจะไม่ผิดหวัง เพราะเว็บไซต์ของเราเป็นผู้ให้บริการเกม สล็อต slot online เกมยิงปลาออนไลน์ และก็คาสิโนออนไลน์ เว็บ สล็อต ฟรีเครดิต ที่เล่น สล็อต999 ได้สนุกที่สุด ฝาก-ถอน เงินสบายเร็วไวที่สุด ด้วยระบบการทำงานที่ล้ำสมัย ดูแลโดยผู้ที่มีความเชี่ยวชาญ รวมทั้งคณะทำงานด้านเว็บไซต์ สล็อตออนไลน์ แจก ฟรี เครดิต ที่พร้อมดูแลคุณตลอดทั้ง 1 วัน ไม่มีการหยุดให้บริการ พวกเราพร้อมดูแล ให้แก่ท่านเล่น เว็บ สล็อตออนไลน์ ที่ดีเยี่ยมที่สุด … Read more

而在聽到慶叔的話后,峰哥也是哈哈的笑了起來,然後也是看著舞台上的沈天賜就開口了:「我說,天賜啊,你這樣可就沒意思了,你出現在這裡,是不是故意來嚇我們的呢?」

英姐的地位和成就在當今的娛樂圈兒,那可以說是大姐大的一般存在了,可是就是她這樣的大姐大對於如今沈天賜的地位和成就也是不得不從內心感到認可的,於是她也是一臉認真的看著舞台上的沈天賜開口:「我說天賜啊,你峰哥的話可是在理的,我看你還是坐到這個位置上來,我們幾個去哪裡站著好了。」

不得不說,依照英姐的地位說出這樣的話,那絕對是給足了沈天賜的面子了,同時,也可以看出,如今沈天賜別看他年輕,但是他如今不管是名氣還是地位在娛樂圈兒已經是達到舉足輕重的地步了。慕修瑥的這話在這時候卻如同一個救命稻草一般,讓薄雲深心中一直搖擺着的某個天平終於是定了下來。

可慕修瑥隨後的那句話,卻讓薄雲深的臉色直接冷了。

「只不過,江寧永遠也不會知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

《奔赴》第197章那天晚上的人,是你 卻見小姑娘頓時瞪著他,氣呼呼出聲:「你不可以這麼說林止姐!」

她把婁子風當成圈子裡為數不多可以交心的朋友,但是聽到他這麼說林止姐,林詩瑤還是忍不住火了。

「你忘了她之前怎麼欺負你的?」

婁子風眉頭皺得更深了,不明白林詩瑤怎麼這麼維護林止,居然還凶他

就見小姑娘紅著臉,認真的說:「之前林止是為了鍛煉我,她對我很好的,她還救了我!」

她想到了當時自己的威亞鬆了,就在她以為自己完了的時候,是林止姐救了她,還受傷了。

婁子風頓時被噎得說不出來話來,只覺得林詩瑤怎麼這麼天真。

你覺得威亞無緣無故會出問題?

婁子風很想和她說這句話,但是看著她天真清澈的眸子,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說。

凌勇 他之前讓人誘導林止蹭時晉熱度也是偷偷做的,不希望林詩瑤知道這圈子裡的骯髒事。

「詩瑤姐,倒你的場次了。」薇薇跑過來道。

林詩瑤回頭應了一聲,轉頭拉著婁子風到林止面前。

「林止姐,我上場了,你帶一下子風哥。」林詩瑤說完就拎著裙子跑了。

她想著大家之前也是一個劇組共事過,應該沒什麼問題。

留下林止和婁子風,兩個人看著對方,氣氛有些凝固。

林止眨了眨眼睛,婁子風表現得再溫潤紳士,也掩蓋不住對她的不喜。

她默不作聲的又吸了兩口奶茶,冰冰的,很爽口。

婁子風也打量著她,覺得她有些不一樣了,眼神和氣質。

「威亞無緣無故會鬆了?」男子低沉的嗓音響起,倒是沒有掩飾語氣中的懷疑。

「劇組不是發表聲明了?」林止也漫不經心的開口。

「《九天闕》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可你救人的視頻居然爆了出去,林止,你覺得最大的受益人是誰?」婁子風語氣溫和,ke臉色卻有些陰沉。

這一字一句,都是在懷疑威亞是林止做的手腳,救人也是她自導自演。

「婁老師,您還有兩副面孔呢?」林止調侃的看著他,像是聽不懂他的質問。

在詩瑤寶貝面前對她客氣疏離,詩瑤寶貝一走,就對著她一通質問。

「詩瑤和你不一樣,你離她遠點。」男子冷聲道。

林止眸光微閃,和在圈子裡摸爬滾打多年的藝人相比,林詩瑤確實如同一般白紙,婁子風像是小心翼翼的保護著她的單純天真。

「按照婁老師的想法,詩瑤她和你不一樣,你是不是也該離她遠些。」林止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她的話似乎刺痛了婁子風,他沉默了,斂眸不語。

因為淋過雨,所以想著為他人撐傘。

林詩瑤是他看著走進娛樂圈這個大染缸的,他想盡自己所能讓林詩瑤保持乾淨。

可他呢,不知不覺早已被這個圈子同化,他做過的事,本質和林止又有什麼區別呢?

「久別重逢,你的腦子倒不是擺設了。」婁子風意有所指的說。

畢竟林止之前能被他慫恿去蹭時晉熱度,可不是個有腦子的。

。 緊接着陳宇身形一閃,出現在門外,一道凌厲的劍氣從他手中的離塵上涌了出來,伴隨着一陣慘叫,七八條身影向外飛了出去。

一陣血雨從半空中飄過,十名窮凶極惡的雇傭兵全部被斬。

於建和吃了一驚,他沒想到陳宇居然這麼猛,他一扭頭,轉身就要跑,但是他剛邁開步子,身後就傳來一陣涼意。

只見離塵虛浮在半空中,距離他的額頭只有幾寸,強大的殺意將他籠罩在當場,只要他敢動一下,離塵就能將他的腦袋給穿透。

「陳宇,有話好說。」於建和舉起雙手,手中的槍滑落在地上。

「你倒挺識時務的。」陳宇冷笑一聲,走上前:「為什麼要背叛?」

「因為何正業給的更多,陳宇,你想知道什麼都可以問我,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會說。」於建和舉著雙手,緊張地說。

「這麼配合?」陳宇有些詫異的看着於建和,他覺得這傢伙配合得有些不像話。

「因為,我識時務。」於建和說着,他的手指微微的一動。

這是一個信號,在他手指動的瞬間,隱藏在暗處的狙擊槍砰地一聲響。

這是大口徑殺傷性武器發出的槍響,這種口徑的子彈,一顆就能炸掉人的半邊腦袋。

可惜,這種殺傷性的武器對陳宇雖然有威脅,但不是絕對的威脅,在槍響的瞬間,陳宇身形一側,迅速地讓到了一邊。

啪…於建和的一條手臂被整個炸開,強大的衝擊力將他的身體向後衝擊了數米,他慘叫着,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右臂,他的整隻右臂被炸成了碎肉。

而隱藏在黑暗中的那名狙擊手呼吸一滯,他沒想到自己會失手,而且他親眼看到對方是硬生生的躲過他這一槍的。

他可是頂級的狙擊手,這種距離下,他不可能會失手。

但作為一名頂級的狙擊手兼殺手,他的一愣神也只不過是在瞬間,緊接着他便繼續自己的任務,但當他透過夜視鏡想繼續狙殺陳宇的時候,卻發現夜視鏡中空空如也,他已經找不到了陳宇的蹤影。

突然,一陣極其危險的感覺從他的心頭湧起,作為頂級殺手,他的反應極其迅速,他丟掉手中的槍,猛地拔出一把手槍,迅速地瞄準了身後的來人,毫不猶豫的開出了手槍。

然而對方身形一閃,他這幾槍迅速地落空,他猛地躍起,想向後逃離,任何時候,一名狙擊手被人近身,都不是什麼好事。

但是他剛剛躍起,一把匕首便抵在他脖子上,緊接着匕首輕輕一劃,他的喉嚨一涼,鮮血噴了出來。

戰魂出現在黑夜中,他看着倒在地上的敵人,把手中沾血的匕首在他身上擦拭乾凈,然後咧嘴一笑,消失在黑暗之中。

這邊的戰況已經結束,陳宇為於建和止住血,暫時保住了他一條命。

「誰讓你來的?」陳宇問道。

「呵呵,既然知道,你又何必多問呢?」於建和神色慘然,他死死地盯着陳宇:「我沒想到的是,你和何靈韻居然是母子,呵呵,你們兩個有那麼多像的地方,我居然沒察覺。」

「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我們待你不薄,為什麼要背叛我們?」沐夕走上前恨恨地說:「就知道你是一條養不熟的狗,怎麼對你好都沒有用。」

「所以……在你們眼裏,我一直就是一條狗嗎?」於建和死死地盯着沐夕:「所以我背叛你是必然的,我們誰也別怪誰。」

「是你背叛了我姐,怎麼我覺得反倒是我們對不起你似的。」沐夕大怒,她反手拔出一把手槍就在解決了於建和。

「沐夕,住手。」何靈韻上前制止了沐夕,她神色如常:「放了他吧。」

何必那么矫情c 「放了他?」沐夕一臉不可思議地看着何靈韻:「姐你是不是瘋了?這傢伙就是何正業的人,他在我們這裏處心積慮了這麼久,為的就是要你的人頭。」

「而且我們何家護衛隊這一次死了這麼多人,不都是他的原因?怎麼能放了他?」

「他現在已經是廢人了,他為我擋過子彈,數次救我於危難之中。」何靈韻神色複雜,看了於建和一眼道:「就當是這一次,我還他的吧,於建和,今天開始,離開盛京吧,你任務失敗,何正業也不會放過你的。」

「這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你真的要放過我?」於建和死死地盯着何靈韻,他有些不敢相信。

畢竟自己是要殺了何靈韻的,可以說是她的心頭大患,她放了自己,就不怕自己捲土重來?

「我們走吧。」何靈韻搖搖頭,轉身離開。

陳宇瞥了於建和一眼,發現一股死氣已經在於建和眉心處蔓延,他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我媽仁慈,今天饒你一命,我也希望你不要不知好歹,如果你識趣,現在就想辦法離京,這樣或許能保住你的命。」陳宇提醒了他一句,然後轉身跟着何靈韻等人離開。

眼看着數輛車從前面開了過來,何靈韻三人上了車,於建和才咬牙站起來,他反手從一名雇傭兵的身上摸出一支針劑,一咬牙,打入了自己的身體里。

這針劑是強效止血止痛藥,像這些雇傭兵在境外過着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所以他們身上都帶有救命葯的。

打入了針劑之後於建和的表情稍微好了些,但是他因為失血過多而臉色蒼白。

於建和定了定神,跌跌撞撞地往回走去,現在警方已經出動,警察很快就會趕到這裏來。

但是他沒走多遠,黑暗中一條身影便已經出現,這條人影全身上下都被裹到一件黑袍之中,夜色中他陰冷的眼神充斥着殺機。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神主坐下的十大冥使之一黑袍冥使。

於建和猛地停住腳步,看着眼前的黑袍冥使,他結結巴巴地說:「冥使大人,我們的計劃失敗了。」

「沒用的東西。」黑袍冷冷地說:「這點事情都辦不好,留着你有什麼用。」

「陳宇太厲害了,我…」

於建和的話還沒有說完,噗的一聲響,一根尖細的利刺從他的胸口穿過。

。 這份邀請函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但有一細節卻引來了無數的爭議。

原來邀請函最後的落款並不是中國足協,而是某位足協領導以個人身份發來的文件。

別看只是幾個字眼上的偏差,但其中代表的含義迥然不同。

如果以中國足協落款,通常意味着這份邀請函已經經過了會議的商討,是最終確定的方案。

與之相反,簽署名是個人則意味着足協內部就邀請宇恆的事情還沒有達成一致。

網友中當然不乏精明之人,看出邀請函的矛盾之處,他們直接把問題挑明在網上,於是乎各大論壇又一次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足協這不是坑宇恆嗎,萬一最終沒有通過這項討論,豈不是平白無故的浪費了宇恆的精力。」

「現在國王杯打的正激烈,宇恆一走,赫塔菲絕對被淘汰。」

「比賽還有一個月,沒必要擔心這麼多吧,說不定赫塔菲四強賽就被淘汰了。」

「樓上怕是沒有看賽程,下一輪赫塔菲對戰西甲實力相對較弱的西班牙人,只要宇恆發揮正常,拿下比賽問題不大。」

「淘汰了皇馬和馬競,在下半區其實已經沒有可以匹敵的對手了,不出意外赫塔菲一定可以進入國王杯決賽。」

「就算宇恆能帶領赫塔菲進決賽,那跟邀請函有什麼關係?」

「你仔細看看國王杯決賽時間!」

「我去,怎麼兩場比賽撞一天去了?這豈不是只能二選一!」

「唉,宇恆最好選擇參加國王杯,畢竟國家隊能不能上場還沒有譜。」

…………

就在網友們激烈討論的同時,宇恆也陷入了深深的糾結。

和正常人一樣,宇恆也想要兩場比賽兼顧,可問題是時間太相近了,除非有一架從卡爾爾直達西班牙的飛機,否則根本來不及。

就在宇恆不知該如何選擇的時候,他的電話響了,來電之人是最近一直忙碌沒有相見的楊沁。

「宇恆,這邊有兩個好消息告訴你,你想不想聽?」

聽到楊沁吊胃口的話,宇恆暫時將心中的煩惱放在一邊,有些奇怪道。

「當然要聽,好消息難道是關於公司的事情?」

楊沁電話里露出了嬉笑聲。

「不愧是宇恆,不過你只猜中一半,今天我們確實陰差陽錯地收購了沃瑪集團旗下的幾家公司。」

宇恆雖然知道匯梨公司發展的非常迅速,但他沒想到現如今竟然隱隱有了與沃瑪集團叫板的趨勢。

「沃瑪集團旗下的公司可不好收購,你是怎麼做到的?」

楊沁的聲音中帶有一絲小得意。

何必那么矫情c 「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主要是沃瑪集團在管理方面太過苛刻,我們做了幾次功課,這幾家公司大部分高層就被收買了。」

宇恆知道楊沁所謂的功課並不會很輕鬆,沃瑪集團的管理再怎麼差也是世界100強的水準,這其中所付出的汗水恐怕比想像中還要多的多。

當然,宇恆並沒有點破,楊沁之所以不說自己的艱辛,那就是不想讓自己擔心,此時再刻意詢問可就辜負了楊沁的一片好意。。周日,肖春梅來補課,周想拉着三哥一起學,正好肖春梅要從第一課學起。

仨人的學習,周裊參不進去,無聊的周裊就在屋裏畫畫,出去的話,這巷子裏的人,總愛用探索的眼光看着他。

周想也很着急,三哥和肖春梅這裏要追趕成績,大哥這裏就顧及不到。

「爸,下周你帶大哥回圩鎮,周日我們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600章期中考 見白君禾一直在維護這個小孩,赫連城也不好再繼續說他的不是,只是問道。

「那為何他的眼睛顏色和我們的不一樣?」

Martin Clunes is back in Cornwall for final series of Doc Martin

He is the leading man of one of the nation’s most adored medical comedy dramas.  And Martin Clunes – aka emotionally stunted Doctor Martin Ellingham – was spotted in Cornwall last week as filming continued for the final instalment of ‘s Doc Martin.   Suited and booted Martin, 60 – dressed in his character’s trademark attire – threw … Read more

เคล็ดลับ วิธีการลดน้ำหนัก แบบได้ผลไว

สำหรับคนไหนที่กำลังมองหาวิธีการลดน้ำหนัก ลดหุ่น ที่เห็นผลไว โรสมีกลเม็ดการลดน้ำหนักอย่างถูกแนวทาง มาชี้แนะกันค่ะ ไม่ว่าจะเป็นการเลือกผลิตภัณฑ์อาหารเสริมลดความอ้วนต่างๆแนวทางการเลือกกินอาหาร เมนูอาหารที่ช่วยลดน้ำหนักอย่างเร่งด่วน วิธีการลดความอ้วนแบบเห็นผลไว ภายใน 7 วัน แนวทางการออกกำลังกาย เทคนิคการลดหุ่นด้วยวิธี IF การควบคุมอาหาร ตารางอาหารลดความอ้วน แนวทางการดูแลหุ่น รูปร่าง กินยัยังไงไม่ให้อ้วน กินชาบู หมูกระทะยังไงไม่ให้น้ำหนักเพิ่มขึ้น รวมทั้งสูตรเด็ดเคล็ดลับสำหรับการลดน้ำหนักด้วยตัวเอง ด้านใน 1 เดือนจากคนเคยอ้วนมาก่อน แล้วก็ซูบผอมลงมาได้ขนาดนี้ โรสผ่านวิธีการลดความอ้วนทั้งยังแบบถูกวิธี แล้วก็ลดหุ่นแบบผิดวิธีมาก่อน เลยต้องการจะมาชี้แนะวิธีการลดความอ้วนแบบถูกวิธี ลดความอ้วนอย่างไรให้ผอมลงถาวร ไม่โยโย่ และมาเตือนภัยสำหรับการลดความอ้วนแบบผิดวิธีกันด้วย

沒辦法,她自認為是急性子,卻沒想到姜沫更是急性子,就離譜,累覺不愛。

「好好好,現在就設置,一會兒補覺,你就能夠在自己的房間了。」秦知羽摸了摸姜沫的頭髮安慰道。 【避難所融合成功,永久獲得的100平基礎面積,每次主避難所升級,可額外獲得50平的附屬避難所融合加成面積】 【是否現在布置100平基礎面積?】 【是】 【請選擇擴容方案】 秦知羽眨了眨眼睛,隨即面前出現了三個全息投影。 第一個方案,這100平直接接在後山的洞穴農場下方,等於說原本在地面上的100平洞穴,現在也有了負一層。 這倒不錯,這次不是升級,所以不能改變避難所布局,不過她上次獲得的券能改動避難所的布局,還沒有使用,現在剛好派上用場。 第二個方案和第三個方案則不是那麼實用。 100平開拓主避難所的地下負二層,要麼接著洞穴,給洞穴擴展到200平,顯示出來的圖像都特別奇怪,總之不是那麼協調,pass。 「第一個選擇,後面調整一下避難所布局,你自己選擇你的房間位置。」 「大佬說了算!」 【確認選擇第一種方案】 【確認改變避難所布局】 秦知羽把原本在一層的50平醫務室移動到負一層的功能區,余出來的50平給20平給姜沫做卧室,20平給聞周生做房間。 之前一直沒有考慮到聞周生的獨處空間需求,想來也是不應該,這次剛好加上,其餘的不變。 負一層的倉庫整個移動到洞穴的負一層,100平剛剛好。 剩下負一層的100平除了一半用作醫務室,另外一半給洛克和洛麗一人20平,剩下10平給秦藍它們玩耍使用。 不說秦知羽偏心,它們這三個小貓咪很多時候見地方就睡,現在避難所人口多,空間緊張,只能夠稍微委屈它們了。 【確認布置完畢】 秦知羽帶著姜沫走出來看著奇妙的一幕,此時聞周生也帶著秦藍它和洛克她們出來觀看。 避難所一行生物擠擠挨挨的站在一起,她都不好形容,品種太豐富了。 洛麗更是小孩子心性,新奇的場面讓她興奮的手舞足蹈的,她指著這些變化給洛克看,「姐姐,動,房間,在動!」 洛克縱然沉穩,可是帶著妹妹四處流浪已久,沒有家族照撫教育,對於這些也沒見過,「好厲害,主人好厲害!」 而旁邊的秦藍它們習以為常,並不當作一回事兒。 聞周生眼神掠過身邊的諸位,最後停留在秦知羽身上,「知羽,我們的避難所更進一步了。」 秦知羽眸光輕柔,「是啊,從此我們的避難所就有八位成員了。」 聞周生翹起嘴角微笑,他最近練習的比較多,已經能夠做到形神具備了。 秦知羽看到了這不免晃了眼,話說聞周生俊美,姜沫明媚,都挺養眼。 秦藍三個可愛,就連洛克姐妹,看慣了也有幾分英氣在其中。 姜沫沒有注意到這私下的交流,瞪圓了眼睛只顧著看熱鬧了,「大佬,這就是避難所優化嗎?好酷啊,太棒了吧!」 聞周生開口慢條斯理的道,「避難所升級、擴容、改布局都是這麼一副場面。」 姜沫看著一層的變化,她們的房間雛形已經出來了,「哈哈哈,大佬給我們布置了房間!太好了,一會兒無甲醛直接入住!」 聞周生聞言轉頭,「知羽我也有嗎?」 這輕聲細語的口氣只是平淡的傳達疑問,卻讓秦知羽再度升起了幾分愧疚,她的確心思都放在外面,忽視了避難所裡面的成員需求。 像其他人獸也就罷了,聞周生很妥帖的幫秦知羽打點好了一切。 可是他自己呢,避難所一個比一個小的生物又怎麼能夠照顧到他呢,如果自己再不能多上心,聞周生就更加不考慮這些了。 而這樣聞周生並不是秦知羽想看到的,之前也就罷了,機器的樣子,現在活脫脫就是一個披著機器皮的人啊! 再說了,聞周生跟她是最早一路攜手走來的成員,一起為避難所傾注心血,感情不一般,不能相提並論。 所以之後她要多對聞周生上心些,也是時候該把聞周生這身機器類人皮的彆扭感扔掉了。 …… 蕊盼 靜靜等待光芒散去,呈現在眾人眼中的避難所大致沒變,但是細節卻也大不相同。 秦知羽把避難所改變的地方都給他們說清楚了,聞周生帶著洛克姐妹去負一層布置,她則是帶著姜沫,把小倉庫的一些存貨幫她搬到房間里去。 至於聞周生自己的房間,他很有主意,就自己安排了。 打點好零零碎碎的一切,避難所生物四散而空,秦知羽這才有空繼續躺在床上看論壇,耳邊上更是清凈多了,畢竟說好了要和她一起看論壇的人,已經躺在自己的床上樂不思蜀了。 秦知羽往下瀏覽頻道,選擇點進去在線懸賞,繼續做她沒做完的事。 她想要發布一個永久性的任務——收購書籍。 當然是匿名發布,所有的赤鐵品質以上的書籍都有機會被她收購。 至於為什麼收集赤鐵品質以上的,當然是等級再低的話,交過手續費、交易費,收購回來一本普通書籍或者青銅書籍,那就非常的不划算了。 交易方法也很簡單,只要帶書籍屬性留言,並且自報價格,合適的直接成交,對於價格有異議的也能私底下溝通交流。 不過她的帖子名字很不起眼,就是內容獨特了一點,「本版主不知道學什麼書籍配的上自己的風格,來吧,讓本版主都見識見識有哪些書籍,本版主看上了就買!想賺錢就來吧!」 這樣能夠最大限額的隱藏自己的身份,她可不想買了什麼書籍都被其他人看到,畢竟她不是買一本兩本,而是長時間收購。 掠過尷尬的進場「動畫」,秦知羽又看了看其他的占卜天災、天災求生指南什麼的,都是沒太多乾貨,圖個新鮮,在天災中解悶兒倒是不錯。 剛掛上去就有人發布書籍屬性信息,不過秦知羽不打算現在就看,零星幾本懶得看,一天看一次就夠了。 … Read more

所以不管如何,她都想努力爭取一次,試着和李牧修復關係,一為自己,二為弟弟,三為她母親。

只是結果與她預期的不一樣。 李牧根本沒有一絲和她復婚的念頭,更因車子被她媽砸,直接將她媽送進精神病。 一天一針鎮定劑。 這是精神病院給她媽治療手腳不受控制的方案。 早上她去精神病,她媽發瘋似得拽着她的手,求她將她帶回去,可秦暮雪諮詢了一下,得知她媽的精神測試時間定為下個月。 也就是說。 她媽至少要在精神病住上一個月。 想到這裏,秦暮雪與余慧抱在一起,大哭起來。 余慧挨了打。 被騙了色。 她復婚無望,弟弟的債務沒錢還,她媽在精神病的凄慘模樣。 這些事匯聚在一起,讓秦暮雪的眼止不住往下來,哭到傷心處,她更是與余慧癱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錘著米白色的地板,彷彿發泄著對無眼老天的怨念。 「為什麼?」 想起自己被人白白玩了一個多月。 余慧抱頭痛哭,道「我就想找個有錢人嫁了,為什麼就那麼難!?」 她的委屈。 她的心酸。 都化在這一聲哀嚎當中。 聽自己姐妹如此傷心,同樣經歷那麼多不幸的秦暮雪也跟着大哭起來。 李牧的無情。 李牧的心狠,都是她哭的原因。 她就犯過一次錯誤。 現在已經誠心改正了。 為什麼不能給她一個機會!? 坐牢的人。 國家都會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偏偏李牧那麼心狠,怎麼也不肯復婚。 兩人抱頭痛哭。 大概十分鐘。 也可能十五分鐘。 總之傷心的人是沒有時間概念的,一開始客廳哭聲四起,彷彿遭遇了什麼天大不幸,可哭着哭着,兩人漸漸累了。 於是聲音越來越小。 直到某一刻。 已經哭不出聲音的余慧從地板上站了起來。 「不行,睡了我那麼多次,不給個二十萬,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吸了吸鼻子。 余慧從傷感的情緒中振作起來。 只見她快速打開包包,翻出小鏡子,開始化妝掩蓋臉上的淤青。 不過在化妝前,她讓秦暮雪拿手機將她臉上的淤青拍下來,這是打算要錢不成,方便報警取證。 「小雪」 余慧開始為自己閨蜜鼓舞士氣,道「李牧不過拒絕你一次,你千萬別放棄,你可是給他生了一個兒子,有這麼大的優勢,你再堅持一段時間,他肯定會同意的,既然老天不給命,那我們倆姐妹自己去掙命」 「嗯」 秦暮雪應了一聲。 她當然不會因為被李牧拒絕一次就打消復婚的念頭。 現在的她。 已經一無所有。 撞死人賠了一大筆錢,剛回來時幫她弟弟清理了債務。 除了和李牧復婚,再無他法。 只要李牧同意復婚,以他的性格,必然將家裏的存款給她存着。 然後她弟弟剛借的網貸也能還請,她媽也不用再被氣進精神病院,她每天只要照顧好自己寶貝兒子,李牧負責賺錢養家,這輩子也就知足了。 經歷了這麼多事。 秦暮雪現在的要求變得很低很低。 心里的你 她懂得了滿足。 「加油」 … Read more

完了,你要被處理了,還可能被報復,你這麼惹眼說不定會被識破卧底身份。

到時候,我們都得跟着倒霉。 別怪我們不護着你,眼下情勢比人強,我們是卧底,真的沒辦法出頭,一出頭可能就被一鍋端。 楚習瞬間暴怒,怒極反笑道:「哈哈哈哈,荒謬,此子竟然敢罵我,實在是猖狂!」 他轉向易歌,身上爆發出一陣威壓:「易老師,你怎麼說?」 易歌已經一頭黑線了,他也沒料到這小子竟然這麼硬氣,給學府惹來大麻煩,他若是處理不好,楚習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學府跟萬族研究所的關係可能都要受到影響。 一定要給楚習一個滿意的交待。 唯有開除陳玄,才能讓他滿意。 震驚之餘,易歌在心中冷笑,陳玄,這可不是我故意針對你,是自己往槍口上撞的,我現在開除你,連高層都不會有意見,其他人也說不出什麼。 想到這,他直接道:「陳玄,你敢罵學府的貴客楚老師?趕快給楚老師道歉,再寫一份深刻的檢討,記大過處罰,後面等著開除通知。」 陳玄好像看傻子一樣,一臉的驚訝:「你腦子有病吧?都要被開除了,我還給你寫檢討?我還給這傢伙道歉?」 易歌瞪大了眼睛:「你連我也敢罵?」 陳玄笑了:「我剛才說,『你也不是什麼好鳥』的時候,你沒領悟到『也』的意思嗎?」 「你剛才就連我一起罵了?」易歌這才反應過來。 他是真的動怒了,這個新生簡直是目無尊長,不但罵貴客,連自己學府的領導也敢罵。 這個學生不開除,天理難容! 他臉色冰冷,正帶說話,小貓突然站了起來說道:「明明是楚流風在坑陳玄,他才是事情的起因,你們為什麼一直盯着陳玄?」 易歌冷笑:「事情的起因?重要嗎?陳玄辱罵師長,必須開除,小貓同學,不要擾亂課堂秩序。」 被易歌狠狠一瞪,小貓本能的往後一縮,但還是爭辯道:「這件事也不全是陳玄的責任,他也是被針對了心情不好才罵人的。」 楚習臉色發青,他已經有些按捺不住,道:「這位女同學,我剛才還打算收你們兩個做實習生,現在看來,你們跟陳玄是一丘之貉罷了。」 他這話說的很明白了,因為維護陳玄,小貓和張偉的實習生資格泡湯了。 這就是幫陳玄說話的下場。 張偉臉一黑,心道我也沒說話啊,怎麼連我也帶上了,我還想混進萬族研究局呢,這下全泡湯了。 陳玄呀陳玄,你怎麼就這麼梗呢,從一開始,就算是被針對,你只要認慫一下,恭維兩句不就搞定了,結果鬧成現在這個樣子,這個時候更是要認真道歉,好讓楚習消消氣,說不定還能留你在學府,繼續做為卧底。 這個時候了你腰桿還要這麼硬? 作為卧底,這是大忌。 總之,你太不適合做卧底了! . 陳玄輕輕將小貓按在座位上,溫柔道:「小貓,此事與你無關,你不要摻和進來。」 易歌繼續施壓:「陳玄,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快給楚老師道歉。」 「呵,我若是不道歉呢?」 宁缺爱也不滥情 「你確定?」 「你覺得呢?」 易歌心中怒火難以抑制,本來他只是想狠狠的打壓一下陳玄,記過、開除也好,他沒打算直接動手。 可現在陳玄不但罵他,還三番五次的違抗他。再加上之前他還破壞了自己的泡妞計劃,新仇舊恨,易歌實在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渾身氣勢暴漲,幾乎是吼叫道:「陳玄,你已非本學府人員,作為學府老師,我有保護學府安全的義務,我現在要求不明身份的你在十秒內滾出學府,否則我會當你是外敵來抓捕,廢除全身修為,然後交給學府處置。」 眾人都是心頭大震。 易歌幾近瘋狂,不但要開除陳玄,還要廢掉陳玄修為。 實在太狠毒了! 楚習一臉可惜的搖了搖頭,若是陳玄能誠心道歉,或許他會饒恕陳玄,可陳玄如同頑石一般,怎麼也不肯低頭,還惹火了易歌,他想饒他也沒辦法了。 小貓死死的攥著拳頭,她都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只是,她能救下陳玄嗎? 宋千絕心中一片冰冷,若是陳玄被廢除修為,交給學府處置,那他的異族身份將會即刻敗露。 他們這些異族卧底都要危險了,就算能躲過這一劫,以後也要更加低調了。 陳玄,還真得是一個火藥桶。 全場的同學都是發懵,事情發展的太快了,轉眼陳玄就要被廢掉修為,可他為什麼還不道歉?在這麼強大的威壓下竟然還這麼淡定,這人的心理素質也太強了吧。 在易歌的氣勢威脅下,陳玄好似穩如泰山,仍毫無動作。 易歌深吸一口氣,忍住當場出手的衝動,冷聲道:「我說了,你只有十秒!」 9、8、7、6、5、 他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的念著,看陳玄的眼神彷彿擇人而噬的怪獸。 他心中惡狠狠的想道:「你可千萬別跑,繼續挺著,好讓我廢掉你全身修為,好好出一口惡氣。」 周邊眾人都是一臉驚愕的看着場中的陳玄,他們不明白陳玄為什麼還不跑? 易歌可是尊者境中期修為,再不跑你還跑的了嗎? 很多學生哪見過這場面,特別是一些女生,已經嚇壞了。 他們即將親眼看到一個新生被易歌瞬間打倒,再廢掉修為,終生成為一個廢人。 … Read more